阅读历史
换源:

第0036章 阴云密布

作品:少帝成长计划|作者:中丞佐吏|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0-08-22 07:11:05|下载:少帝成长计划TXT下载
  刘弘感觉自己就是个肥皂狗血剧主角!

  不对,是配角!

  人生三大仇怨,不过断人财路、杀人父母,再就是横刀夺爱了。

  秦牧却一下子就经历了其中两件!

  还是在同一个人、同一件事上!

  在心中礼貌性的哀悼了一秒,刘弘终于放下了心中的猜忌···

  ——要知道秦牧,同样也是北军的军官!

  现在好了,起码刘弘能确定秦牧不会对他不利;顶多就是出于对陈平、周勃的怨恨,从而利用刘弘达到自己报仇的目的罢了。

  作为后世人,相较于虚无缥缈的‘忠心’,刘弘还是更习惯这种简介明了的利益关系。

  起码这是个可以让刘弘理解的动机。

  至于王霸之气什么的?

  别闹了~

  放下心中疑虑,刘弘心中的郁结总算是消散了些。

  明天,就又是常朝了。

  刘弘还不知道这一次,要面临怎样的困局。

  朝中三公就不提了,九卿中,陈平周勃得其三,刘弘勉强掌控了最没用的奉常。

  剩下五个,刘弘大概率也是无法安排人选的。

  ——就连皇帝内库少府,刘弘都只能看着别人撕咬干净,就更枉论别的了。

  而剩下的四个坑,有一个刘弘十分渴望掌控的。

  ——卫尉!

  余者,廷尉掌司法,刘弘还没有迫切需求去掌控;内史治长安,刘弘就更没必要因此去刺激陈平、周勃了。

  宗正,刘弘已经打算直接让刘不疑兼任了——反正宗正只管皇室宗亲之事,属于九卿中存在感排倒数第二的隐形人,仅次于典客。陈平、周勃应该不至于因为这个跟刘弘起冲突。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刘弘隐约感觉到,即便是在刘弘实际上已经失去了北军的现在,陈平对他依旧有些忌惮。

  如若不然,早在那日刘弘面会代王刘恒时,陈平就该赶紧进宫,提议‘代王久居长安,于礼不合,当就国’了。

  卫尉,则是九卿中,刘弘最迫切想要掌控的!

  原因无他:卫尉的职责,就是保卫皇城!

  在北军再再再一次‘跳槽’,南军又暂时不堪重用的现在,刘弘迫切需要一支武装力量,来保证自己的安全。

  他已经有好几天没睡好觉了···

  更让刘弘无法忽视的是,由于卫尉的准确职责,是‘尽掌长安卫戎事’,所以卫尉天然具备对长安军,也就是南、北两军的掌控权!

  如果在卫尉的位置上安上一个自己人,那刘弘无论是处理北军,亦或是重整南军,都不用再被陈平、周勃掣肘。

  在原本的历史上,刘恒登基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连夜任命宋昌为卫将军,统领南北两军。

  而‘卫将军’,就是刘恒在无法插手九卿人选,不能掌控卫尉的情况下‘发明’出来的官职。①

  光从这就不难看出,刘弘想要掌控卫尉,其难度不亚于让陈平也被高祖皇帝一道雷劈死!

  ——历史上的刘恒都没做到,刘弘面临的局面,可比历史上的刘恒艰难多了···

  刘弘和陈平、周勃集团之间,光是一个‘弑君’的矛盾,就是无论如何也无法调和的!

  两方必将会出现一个败者,并遭受从肉体到精神的全面毁灭!

  想到这里,刘弘哀叹一气,打量起眼前的秦牧。

  年轻的脸上满是朝气,厚唇上也已挂上浅浅一层胡须。

  这很重要!

  在选官基本全看脸的汉朝,成熟稳重的外表是跻身庙堂必备的条件之一。

  而胡须,则是男子步入成熟的象征——嘴上无毛,办事不牢嘛。

  没错,秦牧,就是刘弘选择的卫尉人选;虽然八子还没一撇,但先把人选定下来,能在将来以最短的时间掌控局势。

  秦牧才二十多岁,便已经是队率,这意味着他的前途将不可限量——汉时,军官等级的分水岭,就是队率司马。

  司马以下的,与其说是军官,不如说是纪律委员加传话筒;但从司马开始就不一样了,战时的自由指挥权,不止可以更大的发挥出指挥官的战斗天赋,也可能更好的磨练指挥技巧。

  再被某个高层将领赏识,借几片兵书残卷抄录,更是将为家族跻身‘将官世家’之列打下坚实的基础。

  卫尉位列九卿,秩中两千石,银印青绶;二十来岁的秦牧自然是年轻了些,资历不深。

  但这不重要,只要能掌权,刘弘哪怕任命一个小孩子做三公,朝臣也只有歌功颂德的份儿。

  越想越无法按捺激动,刘弘不由自主的开始盘算起手中的筹码来:究竟付出什么代价,才能将秦牧推上卫尉的位置呢?

  想来想起,刘弘挫败的发现:除非他愿意把皇位禅让出去,不然根本没有可能——他手上,压根儿就没有筹码可言!

  接二连三的挫败,令刘弘心中积攒的郁火渐涨,耐心也逐渐消逝,大脑飞速运转着,思考破局之法。

  他还有远大志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他没有那么多时间,消耗在跟陈平周勃的明争暗斗上!

  契机。

  刘弘需要一个契机,为自己赢得一些筹码;也不需要全面掌权,只需要能有一块属于自己的小地方,刘弘就可以开始自己的计划。

  这就好比整理一个纠缠在一起的毛线团,刘弘需要一个线头,来作为开始。

  实在想不出找到那个‘线头’的办法,刘弘揉着额头起身,满是疲惫的问了句:“王忠可曾回宫?”

  话出口,却久不闻秦牧回答,刘弘诧异的抬过头,就见秦牧攥拳而立,胸膛剧烈起伏了起来。

  刘弘心里咯噔一下,尽量维持着表情的平淡:“人在哪儿?!”

  其实他下意识想问的是:人还活着吗···

  闻言,秦牧强自按捺着胸中怒火,从胸前取出一卷竹简,牙槽紧咬:“陛下,王公于午后被少府监捉拿,夕时方从少府逃出,身遭足足十七创!”

  “此薄,王公托末将转呈于陛下···”

  手掌微颤着接过竹简,刘弘将竹简狠攥在手心,双肩隐隐颤抖起来。

  “少府监者,何人!!!”

  ·

  ·

  ·

  PS:卫将军.这个官职首次出现,就是历史上后少帝死,代王刘恒入长安登基后,面临了和主角一样的问题:迫切需要保障宫廷禁卫的可靠性,又没有办法染指卫尉,所以刘恒索性耍了个赖皮,以‘恩赏潜邸之臣’的名义,将宋昌封为‘卫将军’,起初陈平周勃没反应过来,等正式诏令发布之后,才发现这个卫将军不是野战军将领的官职,而是只负责南、北两军,拱卫皇宫的高配版‘卫尉’。

  刘恒这个骚操作,曾让陈平、周勃手上的卫尉直接失去意义;刘恒也是在保障了宫廷安全后,才安心的开始苟发育。至于刘恒为什么突然乖乖苟起来,大概率也是因为他认为‘卫将军’一事已经刺激到了陈平周勃,再有动作可能会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