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0038章 泥塑雕像(中)

作品:少帝成长计划|作者:中丞佐吏|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0-08-22 19:47:01|下载:少帝成长计划TXT下载
  景帝朝时,故太子家令晁错任内史,力主削藩。

  而时任丞相申屠嘉则坚决反对,认为当时天下安定,百姓安居乐业,贸然削藩会刺激各地诸侯王,破坏安稳的局面。

  而晁错仅以内史之身,便让身为丞相的申屠嘉无可奈何,竟只能以‘私损高庙墙恒’来攻击晁错的私德···

  更恐怖的是,申屠嘉依旧没能奈何得了晁错,最终吐血而亡!

  虽然景帝对晁错的无条件新任,以及晁错‘帝师’的身份同样不可忽略,但内史这个怪物的恐怖之处由此同样可见一斑。

  在历史上,这个怪物直到近百年后的武帝朝,才被猪爷借着重夺河套的威势一分为三——京兆尹、左冯翊、右扶风。

  陈平拿内史出来试探刘弘,潜台词相当浅显:陛下是否图谋关中?

  关中,从刘邦首入咸阳,与关中百姓‘约法三章’开始,就是被老刘家当最后的基本盘来运营的。

  各种减免税赋、赏赐酒肉不说,光是‘大小亩’之别,就足够让关东的农民们酸掉大牙。

  ——汉时,以宽一步,长一百十二步为一亩;但关中行‘大亩’,即:宽一步,长二百四十步为一亩。

  这意味着,在汉初刘邦‘编户齐民,论爵赐土’的时候,虽然全天下百姓都是按照每户百亩的标准,但关中百姓实际得到的土地,是关东百姓的两倍!

  更不提关中水利建设完备,水资源丰富,粮食产量同样甩关东好几条街!

  如此大的恩惠,足以使关中绝大多数农民百姓,在老刘家的皇帝登高一呼时,便毫无顾虑的带着刀剑追随——武帝太子据兵变时,仅以储君的身份就得到长安数万百姓的追随,就可以证明这一点。

  而汉家,是全民皆兵的!

  每个男子年满十七岁之后,都要服兵役:一年拱卫关中,一年守戎边墙。

  在服兵役之前,每个县都会由县尉出面,负责召集治下青壮,进行为期一个月的军事训练——可不是后世那种练习队列的军训,而是真刀真枪,学习杀人技巧得训练!

  如果刘弘意图掌权,所要做的第一件事,就必然是将关中牢牢掌控在自己手里,以确保基本盘不失。

  如是想着,陈平微微抬起头,等待着刘弘地回答。

  却不曾想,刘弘想都没想就点头道:“既然丞相以为善,自无不无可。”

  言罢,刘弘将温和的目光撒向陈平,示意他继续。

  陈平心中大定,不再试探,将早已打好的腹稿尽数说出。

  “博阳壮陈濞,自高祖皇帝时,便历任诸郡之守、尉,允文允武,当可任太仆之职。”

  刘弘闻言,心中微微一诧异,淡笑着点头:“准。”

  这位与此时的吴王同名的博阳候,是刘邦开国后所封的那批列候之一,在‘开国勋臣表’上位列第二十位。

  可别以为陈濞排二十名,就觉得他很辣鸡——紧随陈濞之后,排第二十一位的,就是淮阴侯韩信!

  即便是现如今的朝堂之上,也仅有排第四的周勃,第九的灌婴以及第十二的王陵排在陈濞之前。

  至于丞相陈平的曲逆候,更是排到四十七位去了。

  也就是说,除非陈濞是周勃的人,不然陈平推举陈濞担任太仆,就根本不是为了掌控太仆衙门,而是褒奖、收买陈濞。

  诚然,陈濞得了太仆之位,自然会对陈平的‘建议’多加考虑,但作为陈平的‘前辈’,陈濞也还不至于到唯陈平马首是瞻的地步。

  对现在的刘弘而言,有一位新任九卿可能不是陈平的马仔,已经算是难得的好消息了。

  就听陈平继而道:“曲成候蛊逢,高祖皇帝曾攒曰:剑士无双!臣以为,当可任卫尉,以宿卫两宫。”

  听到这里,刘弘心中早已仰天狂笑起来!

  蛊逢,确实是汉初少有的剑术大师,天下闻名,个人武力值极高。

  但同样的道理,在开国功臣表里排第十八位的蛊逢,依旧不是陈平可以支使的!

  更让刘弘幸灾乐祸的是,按照原本的历史,这位剑道宗诗,明年就要过世了!

  虽然这么想略有些不恭,但不能怪刘弘,实在是封建社会的官场,太让人绝望了···

  不出意外,蛊逢接下来就要任职卫尉了;假如说蛊逢还能活二十年,刘弘想换一个卫尉,那就只有两种选择。

  一,给蛊逢升官,升到比卫尉更高的位置,把卫尉的位置空出来。

  二,等二十年,熬到蛊逢死!

  再也没有第三种选择了!

  罢免?

  汉初的官员,自尊心是很强的!

  但凡皇帝敢无缘无故罢免某人,人家回家就敢‘羞愧自尽’给你看!

  然后民间的八卦党们就又有素材了:究竟是什么原因,让陛下将XX候给逼死了呢?

  过几十年,太史公也有东西写了:孝X皇帝X年,上免XX官,后又杀之···

  现在,陈平将明年就能腾出位置的蛊逢推出来做卫尉,那等明年蛊逢死后,刘弘就好安排人接过卫尉的位置了!

  至于到时候有没有那个能力···

  拜托,刘弘是穿越者哎!

  总不能真跟历史上的刘恒一样,拖到陈平死才开始下手吧?

  穿越一趟多不容易,怎么能那么浪费时间。

  “准。”

  刘弘废了好大的力气,才将因为激动而颤动的声线压了下来。

  到这里,刘弘心里也大概明白了,陈平的意图不是在九卿的位置安小弟,而是在收买一些老派勋臣的同时,一定程度上施加影响。

  刘弘心中不由安定了一些——既然不是死忠马仔,陈平能收买,刘弘同样也能拉拢!

  甚至于,刘弘能拿出的筹码,或者说承诺,比陈平能许诺的多得多。

  正想着,陈平的声音再度传来:“少府监杨毅,履任多载,朝中多赞曰:毅者,干臣也。”

  “臣以为,当可迁为少府。”

  刘弘闻言一愣,旋即满脸不敢置信的看向陈平!

  副官转正,陈平是不想让外行来少府捣乱?

  刘弘却没多想,只一副纠结的表情道:“朕闻少府监张毅,侍母不孝,私德有亏啊···”

  闻言,片刻之前还感激的望着陈平背影的少府监,猛然匪夷所思的望向御阶上的刘弘,剧烈颤抖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