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0039章 泥塑雕像(下)

作品:少帝成长计划|作者:中丞佐吏|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0-08-23 07:14:08|下载:少帝成长计划TXT下载
  不孝,汉室最严重的道德谴责。

  除了乱论外,封建社会再没有比‘不孝’更严重的污名了···

  哪怕是失节、叛国,也没有不孝严重!

  汉时的官员录取标准只有两个:伟岸的外貌,和完美到无懈可击的个人道德。

  几百年后的蜀汉,凤雏先生就险些因为外貌丑陋而蒙尘,被刘皇叔错过。

  外貌不佳,尚且还有被皇帝赏识、提拔的机会;但私德有亏,则根本不可能为官——如果皇帝敢提拔一个品德低下的人,那汉时的臣子绝对敢连着皇帝一块儿喷!

  现在,少府监杨毅被刘弘扣了一个‘不孝’的帽子···

  这意味着,他完了。

  别说是为官做吏了,哪怕滚回家种田,杨毅也将承受乡亲们的千夫所指!

  即便是陈平,也同样救不了他——但凡陈平敢替杨毅说一句话,那他也将被拖入到这个泥潭中。

  但凡认识杨毅的人都知道,杨毅之母早已亡故,刘弘说杨毅侍母不孝,根本就无从说起——杨毅的母亲还在人世时,刘弘连开裆裤都还没脱下来呢!

  但,谁让说出这句话的刘弘是皇帝呢?

  除非刘弘马上下封口令,不然在朝会结束后一个时辰之内,这件事便会传遍整个长安,并在将来几日传遍关中。

  百姓听说了这件事,可不会管杨毅到底有没有妈,他们只会想:哦~有个大官儿因为不孝顺,就没能升官儿啊~

  汉家果然是以孝治天下!

  连陛下都不敢用不孝顺的人呢!

  甚至陈平的身亡,也会顺带受到不小的影响:丞相居然举荐一个不孝顺的人,根本就是识人不明啊···

  这一切,就是刘弘想要得到的结果,同样也是他现在唯一能利用的:舆论。

  作为后世人,刘弘实在太清楚‘键盘政治局’对官员的影响力有多大了!

  尤其是在民风淳朴的汉朝,控制舆论简直无往而不利。

  光是陈平此时皱在一起的苦瓜脸,就足以证明刘弘这一招有多狠了。

  就连朝臣们,也是略有些失神的看向刘弘——这已经是这位第二次,靠着信口互掐整死朝臣了···

  看到这一幕,刘弘面色也略有些黯然。

  其实无论这次还是上次,刘弘都很不想用这种欲加之罪的手段,去报复和自己不对头的臣子。

  ——始作俑者,其无后乎?

  若是将来子孙不屑,学刘弘玩儿这一招,那朝堂岂不就变成‘亲戚贪妄之类,皆任二千石;妨功害能之臣,尽为万户侯’了?

  而且这么做,也不利于刘弘竖立威信——威信威信,得讲信用,遵守规则呀!

  但除了耍赖,刘弘实在没别的办法了···

  老太监现在还浑身鲜血的躺着,粗一气浅一气吊着命呢!

  不为老太监报仇,刘弘念头不会通达;也不利于刘弘将来的团队建设——不为属下出头的领导,是不会有人追随的。

  陈平却是心中一紧:莫非,小皇帝想伸手少府?

  “丞相还是另择贤达,以任少府为好。”

  没等陈平想明白,刘弘的声音就在御阶上响起

  抬起头,看见刘弘脸上满是自然,陈平顿时琢磨不定起来。

  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陈平开口试探道:“陛下之意,何人可担少府之责?”

  刘弘却是毫不顾忌形象的摆了摆手:“嗨~只要不是少府监便可~”

  一句话,彻底钉死了杨毅的棺材板——如果杨毅还要脸,回家之后,就应该羞愧自尽,以免让宗族蒙羞了。

  陈平孤疑着报出了一个彻候的名字,见刘弘随意的点了点头,不由有些慎重起来。

  ——小皇帝为了给一个宦官出气,居然不惜否决权臣的决策?

  这种品性,陈平只在另一个姓刘的人身上见过···

  小皇帝,所图甚大!

  疑虑间定下廷尉,以及刘揭留下的典客人选后,陈平定了定心绪,再拜。

  “陛下曾明诏:凡诸吕有功之将士,皆按律赏以钱粮。”

  “军法云:赏罚不逾月。”

  “臣老朽,还请陛下明示:赏赐所用之钱粮,当从何得之?”

  话说出口,陈平心中的担忧才消散了些。

  这,就是陈平对周勃说的,让‘刘弘威严扫地’的计划。

  说好给战士们发钱的,倒是把钱拿出来啊?

  见刘弘满脸困惑,陈平还好心的解释道:“今国库空虚,存钱甚少,且俱留于明岁用度,不可擅动。”

  “前时太皇太后崩,丧葬之事所耗甚多,少府亦无力拨金以赏将士···”

  就一次,陈平只需要刘弘失信这一次,就可以彻底掌控局势!

  ——赏赐军士,那可是诏书上写的!

  刘弘没能兑现承诺,那就是朝令夕改!

  一个失信于天下的皇帝,陈平让他一个手都能玩儿死!

  窃喜着抬起头,陈平却发现刘弘脸上,丝毫不减自己期望中惊慌失措的表情。

  只见刘弘脸上笑意更甚,语气中满是轻松:“诶~丞相糊涂了。”

  “北军将士,太尉不是已经替朕赏过了?”

  说着,刘弘还暗含深意的看了周勃一眼:“既然太尉赏了,那朕便不赏了吧···”

  话音未落,殿中就顿时陷入沉寂之中。

  所有人都在咀嚼刘弘话里的深意。

  如果这句话不是刘弘随口而出的话,那···

  众臣的目光不约而同的汇集在了周勃身上,目光中满是复杂。

  替皇帝赏赐军卒···

  打个寒颤,众臣赶忙打住思绪,不再想下去。

  而殿中的陈平,则是目瞪口呆的回过头,痴楞的看向跪坐一旁,正坐立不安的周勃。

  陈平脸上的表情,像极了上一次常朝时,殿中的周勃望向他···

  刘弘却没在意二人之间的‘眉目传情’,站起身,提高些音量道:“前时吕氏之乱,诸位臣公所劳者甚多,朕不得不赏。”

  言罢,刘弘淡笑着轻抬了抬手,示意御阶下的汲忡宣读。

  陈平呆愣的回过头,就见汲忡向御阶上一拜,然后从怀里取出一卷令他目眦欲裂的竹简!

  “绛候周勃,诸吕有功,赏金八千七百五十二金,钱九千七百一十一万···”

  ···

  “平阳侯曹窋,诸吕有功,赏钱七百六十一万六千,玉砚一台,马十七匹···”

  ···

  “朱虚侯刘章,诸吕有功,赏婢七人,匠二十三人,金四千五百五十一金,宝剑三,大黄弩一···”

  ···

  正当朝臣们满脸莫名其面,听着这一串精确到个位数,种类五花八门的赏赐时,刘弘的声音从御阶上传来。

  “诸般赏赐,皆可自往少府取之。”

  抬起头,看着刘弘脸上人畜无害的笑容,朝臣们脊背顿时一凉,深深低下了头颅···

  ·

  ·

  ·

  PS:这~不得犒赏犒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