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0040章 愚蠢至极

作品:少帝成长计划|作者:中丞佐吏|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0-08-23 23:32:56|下载:少帝成长计划TXT下载
  砰!!!

  曲周侯府内,奴仆下人们才将客堂地上的碎碗打扫干净,书房便再度传来一阵破碎声。

  “尔这废物!”

  “吾不是说了,那等东西留不得!”

  “汝倒好,竟叫那腌臜阉庶夺了去!”

  只见杨毅惊慌失措的跪倒在陈平面前,紧紧抱着陈平的大腿:“丞相,丞相救救下官啊!”

  看着腿上杨毅涕泗横流的脸,陈平胸中恼怒更甚,一脚将其踹开,气冲冲背过身去:“送客!”

  顿时就有两个健壮的家兵走进书房,架着哭嚎间哀求的杨毅,向外走去。

  一旁的周勃眉头紧皱,大拇指紧紧捏在手掌之间,满脸焦急。

  “丞相,事已至此,该如何是好啊?”

  闻言,陈平猛地回过身,骂娘的话到嘴边,又生生咽了下去。

  深吸几口气,稍微按捺了怒火,陈平快步走到周勃身旁,恨铁不成钢道:“太尉怎不告知老夫一声?”

  “若老夫早知,也不至于闹到如此地步啊!”

  陈平想过周勃可能参与了少府之事,但他万万没有想到,周勃居然拿着那笔钱,去赏赐北军将士了!

  周勃从少府拿钱,这无所谓,反正小皇帝也没法怪罪;周勃赏赐军队,虽然法理上有些逾矩,但在现在这种情况下,也顶多是落些流言蜚语罢了。

  ——反正小皇帝无权无势,谁又能治的了周勃?

  可周勃千不该万不该,拿那笔钱去赏赐军卒!

  现在好了,陈平留给刘弘的‘惊喜’,被刘弘轻飘飘一句‘太尉替朕赏过了’,给打的支离破碎。

  更让陈平恼怒的是,杨毅出于‘谨慎’记录下的‘支出’明细簿,居然落到了刘弘手上!

  陈平用膝盖都能想到,此时此刻,长安高门估计全在府中手忙脚乱,忙着将那笔从少府得来的钱、物装上马车,然后送回未央宫,‘谢绝’刘弘的赏赐。

  而对陈平而言,且先不提勋臣们得而复失产生的怨气;光是一件事,陈平就无法解释——那本详细记录着每个人从少府拿了多少东西的账簿,为什么会存在?

  但凡有个脑子的人,都会想到这样一种可能性:丞相留那么一个东西,是不是为了将来掣肘吾等?

  现在,无论陈平再说什么,恐怕都不会有人再相信他了。

  陈、周为首,朝臣勋贵为主体的政治联盟,在那卷账簿出现在未央宫时,就已经宣告瓦解。

  除了陈平、周勃这样再也没有回头路的人外,其余人估计都在找寻门路,向宫里的小皇帝献忠,以求保全自身。

  越想,陈平心中就越恼火——如此大好局面,居然都被那小儿占了便宜!

  “作茧自缚啊···”

  回想起前几日对周勃说的话,陈平心中顿时一片苦涩——可真是偷鸡不成,蚀了把米···

  再看看周勃略显羞愧的面色,陈平头脑稍微冷静了些。

  “绛候也不必过于担忧,如今朝堂、兵权俱在吾等之手,那小儿纵是得胜一筹,于大局亦无大碍。”

  诚然,刘弘此举,势必会得到一些墙头草的献忠,但那些人能被刘弘这么轻易吓住,本身就足以证明其价值——毫无价值!

  而周勃等有影响力的人,哪怕今后不信任陈平,也早已没有了退路;为了活命,只能一条路走到黑。

  ·

  下朝之后,刘弘悠然走回后殿。

  为了回去的足够晚,刘弘甚至在宫中逛了一圈!

  等走到殿外时,果然见到十几个衣冠华丽的男人围坐一团;见刘弘出现,赶忙走了过来:“臣等参见陛下,吾皇万寿无疆~”

  刘弘淡笑着虚扶起众人,面上略显出些疑惑:“诸公这是?”

  只见一年纪稍长的贵族稍稍往前,拱手拜道:“陛下隆恩,臣等无以为报,唯肝脑涂地,以效犬马之劳而已···”

  刘弘顿时爽朗一笑:“诸公真乃忠臣也!”

  负手畅笑着,刘弘便一马当先跨过门槛,向殿内走去。

  要不是想多给这帮墙头草一些时间,刘弘才不用费时费力去绕未央宫好几圈呢——肚子都快饿死了!

  坐回御塌,刘弘淡笑着吩咐一旁的秦牧:“赐座。”

  秦牧微一躬身,便亲自取来十数个筵席,放在了殿两侧。

  昨天,刘弘已经下令:任秦牧为侍郎,汲忡为谒者仆射(yè)。

  侍郎,官职不高,六百石而已,但职责是皇帝近侍;一般非勋臣家族出身的高官,都是从侍郎开始,然后外放为官,一步步爬上高位。

  至于谒者仆射,则是刘弘玩儿了一招偷换概念——谒者仆射,秩比千石,为宫中谒者之首,隶属郎中令。

  但刘弘以‘谒者堪用者甚不足,无人宣读诏书’为由,将汲忡抬了上去。

  出乎刘弘意料的是,到现在为止,依旧处于不明阵营的郎中令曹岩,居然对刘弘的举动毫无意见!

  这让刘弘动了心思:或许是时候,该试着拉拢一下曹岩了。

  敛回飞散的思绪,刘弘笑意盈盈的望向跪坐两侧的‘勋贵’们。

  “诸公深明大义,先皇父在天有灵,亦当赞诸位之忠义。”

  殿内众人配合着一笑,道:“为人臣者,自当以忠君为要,此乃臣等之本分···”

  淡笑着与众人客套两句,刘弘便疑惑道:“诸公今日前来,所为何事?”

  只见先前那位年长者看了看左右,然后费力的挺着大肚子站起身,来到殿中:“陛下重赏,臣等实诚惶诚恐,坐立难安。”

  “有言道:无功不受禄;臣等愚钝,还请陛下解惑一二···”

  闻言,刘弘的脸色顿时一僵,旋即尴尬的笑道:“原来如此啊···”

  嘴上说着,刘弘心里差点把牙龈咬碎!

  什么愚钝,什么惶恐,全都是借口!

  正殿到后殿不到三百步的路,刘弘足足花了一刻才回来,要的就是有一批聪明人带个头,将从少府偷走的东西还回来!

  这帮家伙倒好,家都不回,就来刘弘这里探口风,看能不能把东西留在手里···

  什么解惑一二,话里意思根本就是:陛下如果想让我们效忠,就不要再提那笔钱了吧?

  笑话!

  刘弘忙里忙外演的那么嗨,是想得到这一帮墙头草的所谓‘效忠’?

  他要的是钱!

  ·

  ·

  ·

  PS:今天更新晚了些,主要是上午有些卡文,下午被哥老官拉出去踢球了,回来晚了。

  骚瑞骚瑞,之后不会了,会按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