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0041章 穷是原罪

作品:少帝成长计划|作者:中丞佐吏|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0-08-24 13:13:00|下载:少帝成长计划TXT下载
  这可能有点奇怪:都做皇帝了,还会缺钱?

  刘弘上一世也是这么想的!

  直到现在,屁股真正放在了龙椅之上,刘弘才发现皇帝也会缺钱。

  而且是很多很多钱!

  尤其是在少府游离在掌控外的情况下,刘弘可能还不如一个农民有钱——起码人家有存款!

  反观刘弘,浑身上下掏不出来一枚铜钱。

  千万别以为西元前的人,就比后世人蠢到哪里去;如果没有好处,哪怕你是皇帝,人家照样不吊你。

  都不用说别的,但凡刘弘手上有点钱,直接免关中一年税看看?

  数百万全副武装的农民表示:周勃陈平,滚回封地捏泥巴去吧!

  再不济,拿出个几千万钱发给北军,刘弘也有信心稳坐钓鱼台——大不了翻桌子咯~反正他姓刘。

  刘弘现在的困局,如果说有一半是因为年幼无权,另一半,就是因为手上没钱。

  道理很简单:如果刘弘财权在握,朝堂所有拨款都要经过刘弘点头,那刘弘还需要费尽心机收买拉拢?

  根本不需要!

  为了保证单位的正常运作,所有衙门的首官,都会变成刘弘的忠实马仔!

  再者:如果军饷粮草,武器装备更替、养护等开销支出,也需要刘弘点头?

  那那些不想被手下官兵撕碎的将军们,也同样会舔着脸找上刘弘,开口闭口‘万寿无疆’。

  归根结底,刘弘现在最大的困局就是——没钱。

  老太监王忠还好说,怎么着也算‘家奴’;秦牧、汲忡可就是正儿八经的臣子了!

  跟着刘弘都快半个月了,刘弘却连一分钱都没给过他俩。

  诚然,身为有编制的官员,丞相府会按照官秩发给他们俸禄。

  但那点钱,恐怕二人养活父母都不够,更别提攒下积蓄,发家致富了。

  ——秦牧身为侍郎,俸禄六百石,谒者仆射汲忡,一千石。

  什么意思?

  一年,他俩分别只有六百石、一千石粟米。

  现在长安米价近百钱,也就是说,秦牧年薪六万钱,汲忡十万。

  西元前的十万钱,能干什么?

  根据历史上文帝的看法,拥有十万钱,就属于‘中产之家’,算是小康了。

  但别忘了,这里是长安!

  虽然不至于到唐朝那个地步,但也称得上一句‘居长安,大不易’!

  都不用说别的:在长安一石粟米价值百钱,关东呢?

  最高不超过七十钱!

  长安随便一栋两进的宅院,动轨就要数十万,关东呢?

  撑死十万钱!

  假设秦牧家有五口人要养,那光是米,一年就要吃掉一百石。

  那身为皇帝身边的人,秦牧好歹也算是体面人了,一家老小也不能光吃粟米吧?

  怎么着也得三天两头见个荤腥。

  作为皇帝身边的人,秦牧也得日常应酬,喝个小酒吧?

  再算上每年给家人做两套新衣服,秦牧一年的俸禄,顶多就够一家老小吃喝,顶多加个穿,攒钱买宅根本无从说起!

  在后世人看来,这或许不可思议:一个相当于国家领导人秘书的官员,工资居然只够维持生活?

  这件事,就要从刘弘的便宜祖父,汉高祖刘邦时说起了。

  是时,天下初定,百废待兴,战乱加饥荒下,粮价飞涨,米价最高达八千钱一石!

  百姓民不聊生,易子相食,饿殍遍野···

  当时,天下所有人都穷,包括刘邦!

  刘邦的御辇,连八匹同样颜色的马都凑不齐;曹参贵为汉相,连马都没有,只能坐牛车上朝···

  而官员的俸禄,就是刘邦在那个粟米一石八千钱的时代定下的。

  在当时,二千石确实算得上高官厚禄了:留下家里要吃的,剩下的转手一卖,上千万钱就到手了。

  但在刘邦死后,吕后通过各种金融、政策等手段,使天下经济逐渐复苏,市场秩序步入正轨,物价逐渐回降到相对合理的范围。

  粮价降了,百姓轻松了,但官员们就要叫苦不迭了···

  因为封建时代的官员俸禄,是不给钱的——二千石,就是给你发二千石粟米!

  这就导致,官员们年末拿到手的粮食虽然没变,但其价值,早就不能和建国时同日而语了···

  但这个事,能给谁说?

  刘邦定下的规矩,谁敢改?

  没办法,身为国家高级官员,却只能堪堪维持日常生活,只能贪了。

  历史上到文帝朝时,贿赂之风更是发展到连皇帝都要低头,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地步了①!

  刘弘很清楚,贪官污吏是杀不完、杀不尽的;如若不然,朱元璋也不会被读书人骂成‘朱扒皮’。

  所以,刘弘已经计划好在掌权之后,全面改善官员的待遇问题了。

  诚然,贪婪是无法禁绝的,但刘弘还是愿意相信,此时绝大多数官员,都是被生活所迫,才无奈伸手。

  毕竟西汉,可是以风骨血性著称,‘以强亡’的时代。

  眼下,刘弘自然是管不着全天下,但哪怕为了保证手下人的工作激情,刘弘也得隔三差五关心属下,给些赏赐改善生活。

  简而言之:解衣衣之,推食食之。

  好歹也是活到过三十岁的老男人,刘弘自然不会天真的以为‘理想’、‘追求’就能忽悠得了追随者。

  归根结底,还是要给钱。

  如是想着,抬起头,扫向殿内众人,刘弘心中满是决绝。

  “诸位既无事,便退下吧;朕另有要事。”

  语气中一片清冷,满脸正色,丝毫没留情面。

  殿内众人见此,或低头战栗、或咬牙切齿的站起身,拱手一拜,便一同退了出去。

  “一群蠢货!”

  刘弘都在早朝那样点他们了,这帮家伙还想着护食?

  简直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至于这样做会不会将这帮废物推向陈平,刘弘却是一点都不担心——这点政治敏感性都没有的贵二代们,刘弘巴不得统统塞给陈平,给陈平拉拉后腿!

  心情顿时被这帮人破坏,刘弘心中不由恼怒起来。

  “王忠如何了?”

  刘弘身为皇帝,自然是不方便亲身前往探视一个宦官,便在昨晚令秦牧过去看一眼,秦牧却是今天早上才回到刘弘身边,紧接着就是上朝了。

  只见秦牧眉头微皱,沉声道:“太医令不愿救治王公,末将使了些金疮药,才堪堪止住血。”

  “然王公烫热不退,属下担心···”

  闻言,刘弘心中烦躁更甚,也顾不得身份了:“王忠现在何处?”

  ·

  ·

  ·

  PS:1.文帝时,将军张武受贿,被文帝知道了,但文帝非但没有怪罪,反而是又赏了张武一千金,说是‘养廉’、‘以愧其心’;虽然不排除文帝软刀子杀人得嫌疑,但某种程度上也能体现出,对于贪腐,当时的皇帝也是没什么太好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