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0042章 滔天怒火

作品:少帝成长计划|作者:中丞佐吏|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0-08-25 08:45:25|下载:少帝成长计划TXT下载
  随秦牧一同来到长乐宫内的太医属,刘弘没理会出门迎接的太医令,径直向后院一处阴冷的茅草屋走去。

  太医令,秦时便已有之,由于此时巫、医尚不分家,‘巫’又与祭祀牵连甚深,所以隶属奉常麾下,主掌宫廷医治事。

  西汉增设少府太医令,负责少府库存中的药物储存。

  通俗来讲,奉常太医令可以理解为皇家诊所,少府太医令则类似于药房。

  刘弘此时,自然是身在奉常太医属。

  至于奉常太医令为何不愿意治疗王忠,刘弘也能猜到大概:左右不过是那一句‘阉庶之辈,触则污手’。

  鄙视宦官,属于这个时代普遍认同的价值观,刘弘无力改变;但这依旧无法阻止刘弘胸中的滔天怒火——奉常好歹算自己人了,还让人这么糟心!

  见刘弘面色不愉,太医令也只能苦着脸陪同在一旁;走进后院之后,却是怎么都不愿走进那间茅草屋了。

  刘弘眉头紧皱,冷了太医令一眼,便弯下腰,走进茅草屋中。

  ——这茅草屋,最高不超过一米二!

  刘弘都有些怀疑,这地方原本是给牲畜准备的了···

  走进草屋,半蹲下来,草席上躺着的王忠便映入刘弘的眼中。

  老太监除了那张苍白的脸露在外面,上半身全被淡黄色的粗麻包裹;星星点点的血迹从麻布中渗出,让本就破旧的麻布看上去更加肮脏。

  即便在如此昏暗的光线下,刘弘也能从王忠糟糕的面色推断出,他受的伤到底有多重。

  一旁的秦牧趴跪下来,费力的走到草席旁,替王忠擦了擦额角流出的汗,低声道:“昨日王公方至少府,便遭少府监以‘伪谓天使’之名缉拿;日暮时分,王公欲遁,少府卫卒追杀王公至司马门,见宫门卒遂止···”

  听着秦牧沉痛的话语,刘弘的牙槽再度紧咬在一起,双手紧握成拳,浑身都抑制不住的剧烈抖动起来。

  “陈平!!!”

  咬牙切齿的吐出这个令刘弘深恶痛绝的人名,刘弘转身走出草屋,来到太医令身旁。

  “陛下···”

  “人,汝治是不治?”

  刘弘怒目圆睁,直勾勾等着太医令眼眸深处,语气中满是躁怒。

  老太医顿时冷汗直冒,只得微微躬身:“陛下赎罪,臣···”

  “秦牧!!!”

  一声怒吼,草屋内的秦牧赶忙走出:“陛下。”

  刘弘胸中怒火再也按捺不住,牙齿都快被咬碎:“走!”

  “带王忠回寝殿!”

  闻言,太医令赶忙阻止道:“陛下不可,刀锯之余怎能···”

  “滚开!”

  一脚将太医令踢翻在地,刘弘不顾散乱的衣衫,龙行虎步向院外走去。

  “告诉刘不疑,别特么什么人都往宫里塞!!!”

  身后的秦牧闻言一愣,琢磨许久,才明白刘弘话里的意思,道了一声诺,快步向马厩方向跑去。

  看着二人分别远去的背影,太医令满脸苦涩的从地上爬起,哀叹一气:丞相,可把老朽害惨了啊···

  ·················

  长安,齐王府。

  齐王刘襄正颓然倚靠在塌沿,双目无神的看着眼前冒出屡屡白烟的香炉,任由刘章在一旁说的口干舌燥。

  “事尚有可为,王兄万不可如此啊!”

  突然发现耳边清净下来,刘襄才回过神,木然抬起头:“朱虚侯说完了,便退去吧,退去吧···”

  刘章见此,心中更加烦闷起来:“王兄!”

  没等刘章继续说下去,刘襄便开口打断道:“寡人闻,朱虚侯自少府得大黄弩一柄?”

  “如今勋贵大臣均于未央宫外,朱虚侯怎还不去?”

  刘章顿时一愣,旋即焦急的靠前,低声道:“王兄,那小儿不过知吾等取了一柄大黄弩而已···”

  “呵!”

  话音未落,刘襄顿尔讥笑一声,慵懒颓废的看着刘章:“若那小儿真在未央宫说出尔之丑事,尔还有命活?”

  刘章这才止住话头,不再多说。

  自陈平传出那句‘自往少府取之’的许可后,刘章便径直前往少府位于城外的作坊,取走了许多尚未勒名的军械。

  光是大黄弩,就装了足足十余辆马车···

  刘襄缓缓站起身,负手来到刘章面前,眼中尽是绝望。

  “将那批军械拿去,还了吧···”

  情况已经很明了了:小皇帝和朝臣们的斗争即将进入白热化,无论哪一方得胜,另一方都将一败涂地,失去包括,但不限于生命的所有。

  而刘襄,早在朝臣们打算迎立刘恒的时候,便已经不再是这盘棋的执棋方了···

  “只怕最初,寡人便是棋子一枚···”

  到现在这个份儿上,刘襄也想明白了,为什么陈平、周勃等人当初会要求自己出兵,并承诺要迎立他为皇帝。

  如今看来,只怕是陈平、周勃等人忌惮吕氏手中的南北两军,才让他自齐地起兵,逼迫吕氏将大半支北军交到灌婴手中,令其前往荥(Xíng)阳,阻挡自己所率领的齐军。

  这样,吕氏手中兵力就将大幅缩水,诛吕之事才有成功的可能性。

  可笑刘襄听闻吕氏尽除,便着急忙慌带着数百随从入长安,等待着大臣们迎立自己。

  只怕周勃等人,从最开始就没有想过拥立他,那个承诺,也不过是想利用自己手中的兵力罢了···

  自嘲一笑,刘襄再度看向刘章:“听为兄的话,将那批军械拿去还了,吾等尚可自长安全身而退···”

  事到如今,无论是陈平等人获胜,将刘恒扶上皇位也好,还是小皇帝君临天下也罢;都和他,和他们‘齐悼惠王’一脉,没有多大的关系了。

  刘襄已经心如死灰,只想赶紧逃离这个伤心地,回到临淄的王宫中,醉生梦死···

  闻言,刘章却满是不甘心:“王兄何以如此自轻?今小儿年幼,正值主少国疑之际;朝臣不恭,宗室不敬,王兄若有心,自可行摄政事···”

  “够了!”

  刘襄突然一声怒吼,顿时止住了刘章未尽之语。

  只见刘襄缓缓闭上双眼,痛苦的扬天叹息着:“朱虚侯若不想扶寡人灵柩回临淄,便照寡人说的做吧···”

  “将军械还回去,寡人便向陛下请辞,回临淄,此生不复朝长安···”

  ·

  ·

  ·

  PS:史料中可以参考的是:齐王刘襄响应陈平、周勃等人的号召,自齐地起兵,向关中进发;吕氏慌乱间任灌婴为大将军,领军前往荥阳,阻止刘襄。灌婴大军到荥阳后,给刘襄送信:我们是一伙的,我不阻拦你,我们一起杀回长安杀光吕氏。

  之后的事就没记载了,刘襄到没到长安,灌婴回没回长安,都未知,只记载了在一个多月后,灌婴‘班师回朝’。

  佐吏根据合理性推测,刘襄不管到没到长安,起码刘襄的大军是没到的,不然周勃陈平应该不敢迎立刘恒。所以,本书中用佐吏认为最合理的情况作为设定——灌婴和刘襄刚在荥阳达成一致,长安就传来朝臣打算迎立刘恒的消息,刘襄来不及整点部队,便赶忙轻车简行前往长安,手中无兵权,所以才被周勃陈平阴了。至于灌婴,应该是不想蹚长安的浑水,所以在荥阳整点部队,打算晚点回长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