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907 江小歪胜负欲,论堵嘴封口的方法

作品:婚后被大佬惯坏了|作者:月初姣姣|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8-25 10:42:39|下载:婚后被大佬惯坏了TXT下载
  关于暑期辅导班这事儿,江小歪一听要和三伯家的妹妹一起去,原本很抗拒的,后来知道报了些什么辅导班,又来了兴趣,便想暗戳戳拉着小意外一起去。

  “小舅舅,我们一起去吧。”江小歪那日还特意拿了好吃的讨好这个小长辈。

  “辅导班啊……”小意外默默把江小歪送来的一堆小零食塞进书包,才说了句,“可是爸爸说暑假要带我和妹妹出去玩,我今年不上辅导班。”

  江小歪瞬时蔫了,“你们要去哪里玩啊?”

  “说是带我们去外面旅游,还要去平江探望太公。”

  沈老爷子夫妻俩几年前回了平江,就再没搬回来,老人家还是不喜欢大城市的生活,觉得老地方住的舒服。

  正好与唐老爷子做个伴,几个老人近些年身体还算硬朗。

  “哦。”江小歪咬咬小嘴,觉得孤独弱小又无助。

  幼儿园放假的当天,各班还开了个小会,邀请家长到场,无非就是为整个学年做个总结,表现好的有奖状、小红花和玩具。

  小意外当天算是出尽了风头,因为是霍钦岐过去的,一群家长中,他算是鹤立鸡群,格外突出的,个子高大,身形挺拔,又听说职业身份,惹得不少小朋友艳羡。

  “霍听澜,你爸爸好高好帅啊。”

  小意外格外傲娇,“还行吧。”

  江小歪则一直心不在焉,若是寻常,还能去小舅舅家躲躲,结果他们一家要出去旅游,那他怎么办啊。

  ……

  不过放暑假的前几天,他还是挺高兴的,无拘无束,乐颠颠得玩了几天,很快就到了辅导班开学的日子。

  唐菀并没有强迫他去学他不喜欢的东西,都是他感兴趣的,一个跆拳道,一个画画,所以江小歪才想拉拢小意外陪他。

  如果都不喜欢,肯定早就打电话给唐云先,让外公接他去平江过暑假。

  唐云先毕竟住在平江,难得与外孙相处,所以小家伙有求,只要不是出格过分的,他都会答应。

  其实江小歪每逢暑假都会在平江待很长一段时间,有一年唐菀和江锦上都很忙,让他跟着回京,小家伙又不肯。

  等唐菀再过去时,小家伙晒得像块小黑炭,跟小公园的爷爷奶奶打成一片,甚至连太极拳都学会了。

  那年幼儿园的六一文艺汇演,他就上台表演了一套太极,有模有样,还拿了奖品。

  当时还有家长询问唐菀在哪里报的班,“让孩子学太极,还蛮特别的。”

  唐菀只是悻悻一笑。

  跆拳道的课程在上午九点,今天就是报道领衣服,然后教练会交代一些事,唐菀载着江小歪刚到门口,就看到了林鹿呦,身边还站着一个半高的小姑娘。

  “慕棠,妹妹已经到了。”唐菀偏头看着儿子,她降下车窗,和林鹿呦打了招呼,说去停好车再过来。

  “你去吧。”林鹿呦只是一笑。

  而她身边的小姑娘则甜津津得喊了声,“小婶好。”

  小姑娘穿着简单长裤短袖,梳着马尾,遗传了林鹿呦,生了双漂亮灵动的小鹿眼,不过她的脸型,整体五官却不太像这夫妻俩,反倒是有点像江承嗣。

  有这个年纪女孩固有的甜美娇憨,却又灵动飞扬,再长几年,定然是洒然飒爽。

  用祁则衍的话是怎么说来着:

  “得亏生的是女儿,这要是男孩,以后要伤了多少姑娘的心啊。”

  江承嗣对这个侄女也是格外偏疼,他自己又有个女儿,但凡给她女儿买什么,肯定有这个小侄女的一份。

  江小歪颇不情愿的下车,牵着唐菀的手,与林鹿呦打了招呼。

  “哥哥好。”小姑娘的声音是固有的稚声奶气。

  “妹妹好。”

  兄妹俩还有些客气,惹得唐菀一笑,松开儿子的手,“你去牵着妹妹,我们一起进去报道。”

  江小歪:“……”

  “愣着干嘛,做哥哥的要主动点。”唐菀拍了拍他的小脑袋。

  江小歪只能硬着头皮走过去,颇为尴尬的扒拉着头发,“那个,那……”

  小姑娘认真看他,漂亮的小鹿眼,天真单纯。

  唐菀和林鹿呦就像个两个老母亲,就这么在边上看着。

  “可能不是经常在一起玩,这兄妹俩还有些生分。”林鹿呦笑着。

  她和江时亦工作都比较忙,一旦忙起来,不分昼夜的,这两年还经常往国外跑,开会或者作报道研究。

  所以带着女儿一起,小姑娘别看年纪不大,已经可以用简单的英文在国外与人交流,只是和江小歪在一起玩的时间,肯定不如霍家那小意外了。

  “就是让他牵个手,你看他扭扭捏捏的,这样长大以后,可怎么交女朋友啊。”唐菀哭笑不得。

  又不是让他去谈恋爱,怎么还别扭起来了。

  可是以后某人真的谈恋爱,唐菀怕是要担心,太过主动该怎么办了。

  “慕棠。”唐菀开口催了句。

  江小歪这才硬着头皮说,“那个……我牵着你进去。”

  “好。”小姑娘倒是大方。

  兄妹俩走在前面,后面的两人才露出老母亲般欣慰的微笑。

  “哥哥……”

  “嗯?”江小歪偏头看她。

  “你很热吗?”

  “啊?”他们此时已经进入室内,空调凉风徐徐,早已吹散了盛夏的燥热。

  “你的手心都是汗。”

  江小歪:“……”

  小姑娘松开手,从口袋摸出手帕纸递给他,江小歪叹了口气,而此时前面已经有辅导班的教练在等着,“两位小朋友是来学跆拳道的吧?跟我来这里吧。”

  几人进入办公室,今天有临时报名的,也有类似唐菀这种,是提前就报班的。

  “两位小朋友叫什么名字?”教练打量着他们。

  “江慕棠。”

  江小歪话音刚落,就听身边的小姑娘说了句:“江瑟瑟。”

  说起是这个名字,还是江时亦取的,林鹿呦的名字取自《诗经》,后面有两句是“我有嘉宾,鼓瑟吹笙”,其中有瑟。

  而瑟瑟二字,又有“宝石如珠,真者透碧”的意思。

  除却和林鹿呦名字呼应,也是想说,他的女儿是真正的珠玉宝石。

  “是兄妹吗?看你们手拉手过来,感情很好吧。”教练也是第一次接触他们,只是想找个话题聊聊,不曾想,兄妹俩同时沉默了。

  教练还以为是两人害羞不好意思,也就没继续聊。

  ……

  只是后来两兄妹经常过来,他就慢慢察觉到了不对劲。

  每次训练开始,江瑟瑟小朋友,总是会拿出一瓶免洗洗手液,搓搓小手,这一旦训练结束,肯定立马去换衣服。

  他们这里有兼职的女大学生,原本还担心孩子太小,自己应付不来,会让兼职的学生去帮帮忙。

  结果女学生说,这个女孩子根本不需要她帮忙,自己换好衣服,还把衣服折叠得整整齐齐,根本不似同龄孩子还需要父母帮忙。

  就连训练的时候,都格外认真。

  她是这里最小的学员,又是女孩子,教练肯定会多加照顾,有些孩子就是来打发时间的,她年纪不大,可能是这里最认真的。

  教练多次夸奖表扬,拿她做典型,让大家多向她学习。

  这可把江小歪郁闷死了。

  他是做哥哥的,妹妹可以的,他怎么能不行呢?

  不过有一点唐菀很高兴,就是他儿子每天回来,几乎都是干干净净的。

  江瑟瑟有没有洁癖,大家不知道,可是有江时亦这么一个爹,从小就特别注重卫生,加上经常跟着父母出入化验所实验室,这类地方都是格外讲究个人卫生的,所以小姑娘很注重这一点。

  江小歪若是脏兮兮的,都不好意思出现在她面前。

  跟她在一起不能放开了玩,江小歪自然不想跟她待在一处。

  妹妹认真上课,做哥哥肯定不能被她比下去,只能更加刻苦。

  所以江锦上某次回家,就看到儿子正在家里,蹲在唐菀的瑜伽垫上,练习劈叉。

  “菀菀……他、他这是在干吗?”

  “说是温习教练今天教的内容,我就把瑜伽垫拿出来给他用了。”

  唐菀这瑜伽垫,买了两三年,大概就用过那么四五次。

  “他不是学跆拳道的吗?还需要练习劈叉?”

  “这是必须要学的,改天你有空陪他去上两节课就懂了。”唐菀笑道,“就是没想到他这么认真,第一次见他回来还要温习功课的。”

  “爸爸!”江小歪看向江锦上,“你过来帮我按一下。”

  江锦上走过去,给他按了几下,只听小家伙嗷嗷直叫……

  “还要继续?”江锦上听他嚎叫,都觉得疼。

  “继续。”

  又是一阵鬼哭狼嚎。

  最后某人洗澡上床时,都是瘸着腿的,第二天哼哼唧唧不愿起床。

  一听说,妹妹已经出发去跆拳道馆了,就蹭得从床上跳了起来。

  江锦上哭笑不得,还私下和江时亦调侃过:

  “慕棠好像跟瑟瑟杠上了。”

  “是吗?”

  “反正我没看他这么用功过,每天回家还要加练,瑟瑟回家都干嘛?”

  都说高智商并不会遗传,不过江时亦的闺女,确实比同龄孩子学习能力更强,江锦上也好奇,他是怎么教育女儿的。

  “她回家?”江时亦皱眉,“看动画片。”

  “你不会帮她补习?”

  “这么大点的孩子,需要补什么东西?而且我也没空。”

  **

  江小歪是非常认真的,他一直都觉得,作为哥哥,肯定不能输给妹妹,每天都格外刻苦。

  很快他也开始频繁被教练夸奖,某人的尾巴就开始翘上天了。

  某次训练结束,被教练夸了,就想找她炫耀,让妹妹夸夸自己。

  江瑟瑟却说:“哥哥这么厉害,要不我请你吃冰淇淋吧。”

  “不用,我有钱,我请你。”现在的孩子,身上总有一点零花钱的。

  兄妹俩吃着冰淇淋,江小歪心底还美滋滋的,回去的时候,还特意跟江锦上炫耀,说和妹妹关系处的不错。

  “你们相处得好就行。”

  “现在很好啊,她还要请我吃冰淇淋,不过后来是我付钱的。”

  “她主动请你的?”

  “是啊。”江小歪想起这个,还挺高兴。

  而另一边,今天是江时亦接女儿下辅导班,也就循例问了下今天都发生了什么,他接到女儿时,她还在吃冰淇淋,自然就会询问,是谁买的?

  “我说请哥哥吃,不过是他付的钱。”

  “你主动的?”江时亦笑着,“看样子,你们相处得还不错啊?”

  “还好,就是觉得……”江瑟瑟抿了抿嘴,“他话好多。”

  江时亦皱眉:

  话多?

  而紧接着,他就听自家小姑娘继续说道:“四叔说,让一个人不说话,封住他嘴巴的最好办法就是拿东西堵住他的嘴!”

  江时亦嘴角狠狠抽了下,江承嗣到底都教了孩子什么东西?

  ------题外话------

  江小四:与我无关,我什么都不知道……

  三哥:没关系,我们可以好好聊聊。

  **

  话说今天是七夕啊,大家都有活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