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3225章 神奇的幻符

作品:贴身兵王俏总裁|作者:江海湖|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8-22 15:49:40|下载:贴身兵王俏总裁TXT下载
  “……不知你们有没有看过一些相关的记载,古老的某一个阶段,我们断脉大陆极尽繁华,已经达到了一个顶峰。”

  段庆的声音传来,所说的话,也转移了夏天与左小鱼的注意力。

  暂时将悲愤与仇恨强压在心底。

  “那个时候啊,我们断脉大陆建立了许许多多位面传送阵,连接了一个个千奇百怪的位面。”

  段庆的神色之间流露向往与羡慕。

  夏天心中一动。

  他知道对方说的是哪一部分的历史。

  并未打断。

  “可是那段繁华时期的时间非常短暂,也就数百年吧,几乎所有位面通道都坍塌了,哪怕重新建立,却无法传送过去……不过仍然有一小部分位面通道没有损坏。”

  说到这里,段庆正色道,“传闻,混乱小界连接着真正的混乱大世界,只不过真正的位面通道,已经被数位超级强者封印了起来,并且截取了一小段空间,就是混乱小界。”

  夏天眼眸一闪,“我们考核是要猎杀混乱小界的生物?”

  “对。”

  段庆点点头,“确切的说,是夺取里面生物的生命力。”

  夏天面色好奇,竖耳倾听。

  左小鱼的黛眉却是微微一蹙。

  看她如此,段庆笑了笑,“无需有心理障碍,里面的生物……或者说,他们都不能算是活着,用怪物来形容更加贴切,他们几乎也没有智力,完全凭着本能行事,残忍暴戾,对我们人类有着天然的敌对,你或许在里面可以看到骷髅,看到僵尸,或许能看到各种尸体堆积起来的缝合怪……这些怪物处于不生不死的状态,他们没有灵魂,只有一种奇怪的力量,驱使着他们杀死所有一切同类之外的任何活物,这种奇怪的力量,我们称之为混沌生命力。”

  看到左小鱼欲要开口,段庆摆摆手,“明日我带你们去联盟总部,领取幻符的同时,也会给你们每个人派发一只手环,只要猎杀怪物,便会将其身上的混沌生命力摄取其内。”

  顿了顿,又道,“对了,手环也是个好东西,比赛之后,便归个人所有,选手得到多少混沌生命力,内院并不会收回和夺取,也归你们个人所有。”

  左小鱼忍不住问道,“混沌生命力有什么用处?”

  “用来浇灌幻符。”

  嗯?

  闻言。

  夏天与左小鱼皆一愣。

  段庆笑道,“幻符的正常成长,是以自身精血和元气喂养浇灌,但是如果以混沌生命力浇灌的话,会加速成长……”这一夜,段庆与他们讲了许多。

  甚至简单说了一些帝丘城当前的形势。

  极武内院有数百上千座大型城池。

  有的超级大势力,仰仗自身的整体实力,能占据一座或几座大型城池。

  但有的势力弱小,只能几个拥挤在一座城池,相互争夺资源利益。

  帝丘城算是中等。

  只有十二联盟和悬河会盟两大势力。

  自然也有诸多小势力,但不足为虑,全都仰仗着两大势力的鼻息生存。

  很多事情就是如此,不进则退。

  三十年来,十二联盟几乎没有新鲜血液,只能招收外面的散修来补充力量。

  悬河联盟就不同了,无论高手的数量,还是中层的力量,都要超过十二联盟。

  如此之下,悬河联盟自然迸发的野心,想要将十二联盟打垮,或者挤走。

  从而独占帝丘城的所有资源。

  可以说,三十年来,十二联盟过的很艰难。

  最后逼的大盟主不得不闭死关,冲击灵海境大圆满。

  好在他成功了。

  但是,也仅仅能让悬河会盟略微忌惮而已。

  悬河会盟同样有灵海境大圆满的强者,而且不止一位。

  重要的是,其背后还有力量支持他们。

  为何大盟主和各位宗主会这么看重此次的考核。

  并不是指望这些年轻天才能够力挽狂澜什么的……那样根本不现实。

  而是要让所有人看到,大夏国并没有衰弱,依然有天才能够成为内院弟子。

  所以此次考核就十分重要。

  大夏国在极武神宫之中,自然也有支持的高层。

  若此次十名天才,全部淘汰的话……那才是真正的危险了。

  那意味着,大夏国已经不堪造就,那些支持的高层,态度必然发生转变。

  若十二联盟被挤出帝丘城……大夏国也将危矣。

  最后,段庆意味深长的望着夏天,“自从得知你的事之后,大盟主分外看重,可是你迟迟未来,派出去好多人都找不见你们……王祤,小鱼,我和你们说实话吧,大盟主的态度我不知,但十二位宗主对你们的观感很不好。”

  左小鱼忍不住道,“我们并未游山玩水,我们去龙鼎山闯关去了……”“龙鼎山?”

  段庆略感意外,很快平复,不以为意道,“那你们成功了吗?

  我也闯过,又用不了多长时间,也就一炷香左右,难道你们闯关用了二十多天?”

  “是啊,我们成功了……”段庆点点头,“对吧,龙鼎真人的迷幻阵非常玄奥,别说是你们就是武王……嗯?”

  未说完,他脸色一变,“你说什么?

  成,成功了?”

  左小鱼情绪并不高。

  再加上凌烟的死亡,让她心中也憋着一口气,赌气道,“当然成功了,我们还见到了龙鼎真人呢……”未说完,声音逐渐变低,有些底气不足道,“我,我没见到龙鼎真人,但我见到了龙鼎真人的徒弟,可王祤见到了龙鼎真人……”段庆瞪着眼睛,直勾勾望着左小鱼,又对准了夏天。

  他猛地一摇头,不可置信道,“真的见到龙鼎真人了?”

  夏天点了点头,“见到了,我向龙鼎真人请教了一些修行上面的问题,又在他那里闭关的……”沉默。

  持续沉默。

  好半晌,段庆才苦笑一声,“看来大家误会你了……哈哈。”

  说到这里,他走过去猛力拍了拍夏天的肩头,“王祤,好样的,好了,天色已经晚了,你们早点休息吧,明日我带你们去总部。”

  他主动抱拳,急匆匆离开了。

  显然要把这件事告知联盟上层。

  待他走后,夏天苦笑道,“小鱼,没必要这样的。”

  “我……我就是看不惯,这也不是我想看到的世界,我……”左小鱼的眼眶再次发红,泪光闪动,“凌烟姐那么好一个人,就在街上,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被人捅了一刀,又被斩了头颅……王祤,我,我心里堵得慌……”她用手背狠狠一抹眼睛,“说什么街上不允许私斗,悬河联盟在街上当场杀人,为什么没有人出来阻止,执法堂的那些人呢……我不信他们没看到。”

  夏天深深呼吸一口气,“弱小就是原罪,所以我们赶快强大起来吧,你说呢?”

  他只能如此劝慰。

  ……翌日清晨。

  段庆再次来到驿馆,见到了夏天与左小鱼。

  并未多说什么,带着他们赶往十二联盟的总部。

  驿馆距离总部并不远,也就走了约莫一炷香,来到一处占地极广,规模宏大的宫殿群前方。

  大门口不断有人进进出出,也会有人主动与段庆打招呼。

  只是在打招呼的同时,也在打量夏天与左小鱼。

  显然。

  他们虽然是第一次来,可两人的名字,已经在十二联盟人尽皆知了。

  “你们就是王祤和左小鱼吧,呵,不错,不错。”

  “你们可真厉害,来内院不来帝丘城,竟然游山玩水了。”

  “你们可知道自己错过了怎样的大机缘?”

  “少年郎,你们现在的任务是进入内院,而不是谈情说爱……”“……”进入大殿内,但凡遇见人,都会过来说两句。

  有人的语气较为客气和委婉。

  有些人完全没给好脸。

  左小鱼几次想要辩解,都被夏天制止了。

  没必要。

  重要的是,他能感觉到,这些人的话虽然重,但并不是讥讽和嘲笑。

  而是一种恨其不争的不满。

  好几个明显是灵海境的强者走上前来,毫不客气的当面斥责。

  最后又铁青着脸询问夏天和左小鱼,有没有遇到修行上的难题。

  恶意和善意,夏天分的很清楚。

  期间,段庆一直在旁边乐呵呵的看热闹,同样没有为两人辩解。

  一路不停,他们穿行重重殿宇,最后进入一座大殿,又上了第八层。

  八层左侧方向,摆着一个案桌,案桌后面坐着一位黑袍老者。

  此刻他端着一杯香茶,正在滋滋有味的品着。

  “张师弟,之前就看到你了,本想喊你一起走,没想到刚和别人说了两句话,你就不见了。”

  段庆笑着打招呼。

  老者也立即站了起来,那张堆积着皱纹的老脸同样满是笑容。

  “原来是段师兄……”他笑的很客气,甚至有些恭维和讨好。

  别看段庆是青年的模样,可真实年龄比他还要大。

  毕竟,七八十岁的年龄,对于拥有千年寿元的武王境强者而言,只能算刚刚开始。

  重要的是,段庆喊他一声张师弟,也只是客套话。

  他并不是内院弟子,而是外院弟子在这里的一名执事,如今仍然处于武宗层次。

  两者的身份相差很大。

  “你之前路过只怕也看到和听到了,他们也此次考核的天才,我带他们来领取幻符和生命手环。”

  “好,好的。”

  黑袍老者略显恭敬的应声,旋即又热络看向王祤和左小鱼。

  “少年,麻烦把你们的身份令牌拿出来,职责所在,我需要验证一下。”

  两人早有准备,分别拿出令牌递给对方。

  而段庆笑道,“看到这栋楼的四个房间了吧,里面有货架,货架上有一个个密封的铁盒子,你们随便进一个房间选择就行。”

  顿了顿,他耐心为两人介绍道,“如今的幻符都属于幼生雏形状态,而且被封印,之前我已经说了,这种状态之下,谁也不知道幻符将来会成长为什么东西。”

  他笑道,“有的成长后,会变成辅助战斗的植被,有的也许会直接变成一个幻灵,就是虚幻灵兽,能够辅助战斗,还有的,或许会变成一把极品玄宝也说不定……”正在笑呵呵检查两人身份的长老,忍不住说了一句,“这个真是看运气啊,我记得我那一年考核吧,有一个选手的幻符最后成为了药性极强的万年野生王,他将野生王炼化之后,半年之内通了百脉,每日炼化的药效,都抵得上上品玄丹了。”

  夏天和左小鱼皆流露出好奇之色,同时跃跃欲试。

  感觉幻符太过神奇了。

  “你说的是白开心吧,我记得他。”

  段庆笑着接话,随即摇摇头,叹了一口气,“可惜,那种超强药效也造成了他根基不稳,冲击武王的时候陨落了。”

  “谁说不是呢。”

  长老也苦笑一声,将令牌递还给两人。

  他一甩袖子,舞动双臂,不断结印,继而隔空连续印出几道掌印。

  “喀喀喀……”后方的四扇大门,都传来轻响,“你们可以进去选择幻符了。”

  夏天接过令牌,并未立即向前,而是好奇问道,“段师兄,幻符这么神奇,有什么来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