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三十五章 无解怒火

作品:蓁蓁美人心|作者:十四郎|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8-21 15:12:38|下载:蓁蓁美人心TXT下载
  令狐蓁蓁浑身滴着水跑进水榭时,姜书正揪着赵振的衣襟,使劲抽他巴掌。

  “于飞师兄!快醒过来!”她急得满头大汗,可怜的赵振已被扇得两颊通红,依旧如喝醉了似的只会傻笑。

  “师姐!我怎么都打不醒!这怎么办?!”她就差跟着傻哭。

  令狐蓁蓁抄起一把白雪塞进赵振后领里,他立即冻得一个哆嗦,醉酒般的眼神渐渐恢复清明。

  “舀一盆水泼他们。”令狐蓁蓁拧干头发,“情况你说,叫他们快点跟上!”

  她狂奔出行宫,榣山又是刮风又是下雪,这么会儿工夫衣服都冻硬了,真是冷得钻心。

  可她必须要找到两个太上面,细究起来,这些麻烦都是因为她,绝不能让他们出事。

  风很大,雪地很滑,令狐蓁蓁跌跌撞撞地在林间狂奔,忽然便望见林间突兀地生了一片铁荆棘海,秦晞周身缠绕着沉重的铁荆棘,动也不动站在中心。

  是受伤?是被人困住?

  令狐蓁蓁拔出短刀便往坚硬无比的铁荆棘上砍,刚劈两下,那漆黑的荆棘海便迟疑而缓慢地有了反应,荆棘枝条卷曲舒展开,波浪般此起彼伏,朝她寸寸逼近。

  “秦元曦!”

  她大声叫他,捡了块石头毫不客气掷出,“咚”一声砸中他脑袋。

  秦元曦没动静,铁荆棘海却跟受了什么威胁似的一下暴起,呼啦啦潮水般铺天盖地扑来。

  令狐蓁蓁大惊之下转身便跑,冷不丁被一根荆棘拽住手腕,冰冷锋利的尖刺一根根扎进血肉,她当即反手便狠狠劈下。

  然而这术法化作的荆棘比铁还硬,她砍得指骨疼痛欲裂,还是没能劈断,很快又被数根荆棘枝条缠住四肢,痛得浑身冷汗。

  身后忽然有个低沉而沙哑的声音狂笑起来:“不枉我等到现在!这自相残杀的戏有意思!”

  令狐蓁蓁不由重重抽了口凉气。

  这才真真叫屋漏偏逢连夜雨,她急忙扭头,果然便见久违的万鼠妖君悬在荆棘海之外,一副要吃人的狰狞模样。

  危机下她也不知从何处突生一股气力,短刀急挥,瞬间斩断所有枝条,转头卖力朝行宫狂奔,只恨肋下没生翅膀。

  万鼠妖君倏地大吼一声,妖云陡然伸长十几丈,没头没脑朝她卷过来。

  她在溜滑的雪地上躲得狼狈,偏生手脚冻得不利索,踉跄着躲过一波妖云,终究没躲过第二波,妖云死死缠住她两条腿,拖着滚了老远,她只觉浑身皮都要拖烂,连声道:“别拖!我和你走!”

  她终究不是修士,遇到妖君只有干瞪眼的份,他们的差距大约有假山与真山那么大。

  万鼠妖君哈哈大笑,飞快收回妖云,将她一把捏在利爪中。

  先前两个太上脉修士都出来了,令狐后人却迟迟不出,他还以为墨澜那边出了什么岔子,想不到这令狐后人竟自投罗网,真乃意外之喜!

  总算没有白来一趟西之荒,昌元果然还是有一手,他也终于明白什么叫“合适的时机”,“合适的手段”。

  恰逢几十年一次的炎神之宴开启,神迹之下,妖气被压制到近乎虚无,不至于让修士们对妖君磅礴的妖气心生警惕;炎神之宴结束后时常有人失踪,几个修士消失也不会引发猜疑,此乃合适的时机。

  而那个叫墨澜的花妖竟是极珍稀的墨玉牡丹血脉,三法俱齐的幻香摧魂阵几近无敌,且防不胜防,此乃合适的手段。

  天时地利人和俱齐,计划总算是成功了一半。

  万鼠妖君恨恨望了一眼荆棘海中心的年轻修士,虽然恨透了这小贼,却也不得不承认他实在厉害,明明中了幻香摧魂阵,还以为手到擒来,结果铁荆棘术铺开瞬间杀了十几个妖兵,若非他跑得快,只怕也是重伤。

  照这情形看,他大概是没法将这小贼带走了。

  也罢,反正最重要的令狐后人到手,三公子那边也顺利捉了另一个太上脉修士,这笔账只有恢复妖君封号后再慢慢算。

  他将令狐蓁蓁拽到面前,利刃似的爪子比了比,仿佛考虑戳穿她哪个地方不会死,又能把她安稳挂在手上。

  她敏锐地察觉了他的意图,急道:“别戳,会死!死了没法献给南荒帝!”

  万鼠妖君铜铃大的惨绿眼睛死死盯着她:“哦?知道要被献给南荒帝,你不怕?”

  “怕。”

  可他觉着她好像不怕,还有心思跟自己一唱一和,语气还挺淡定的,他要先弄断她一条腿,杀杀她这股莫名的淡定劲,看着就讨厌。

  令狐蓁蓁又一次敏锐地察觉了他的意图,连连摇手:“你想听什么?别掐!我们可以慢慢说!”

  万鼠妖君忽觉有什么不对,眯眼看她:“你怎么没被幻香摧魂阵操控?”

  她慎重地思考了一阵:“可能因为我是令狐后人?”

  令狐后人有个狗屁关系!当年令狐羽自己都中过幻香摧魂阵!

  万鼠妖君觉着她又在耍自己,立时便欲折断她的四肢,冷不丁一道电光劈在头顶,他浑身一颤,便见漆黑无光的荆棘海铺天盖地而来,乱舞的巨蛇一般,顷刻间便将令狐蓁蓁吞噬进去。

  完蛋!她要被撕成碎片!

  令狐蓁蓁竭力护住眼睛,但觉无数柔韧却并无刺的枝蔓紧紧缠住身体,倏忽间扯着她倒退,又猛然停下,她结冰的长发被这股力道带得狠狠飞起,再重重砸在脸上,痛得要命。

  翠色的风雷术海潮般铺开,雷声尚未传来,她身上已是一松,当头撞进一人怀中,一双胳膊紧紧抱住了她。

  暖洋洋的晒干花草香气铺天盖地。

  秦晞的声音在头顶响起,是罕见的冰冷:“把耳朵捂上。”

  心情极差,从未这么差过。

  他在那场幻境中守了很久,久到自己都记不得有多少次轮换的残月与烈焰,却始终无法看清刺杀者。终于不得不承认,从回忆里揪出下手者是不可能的,从一开始就这样简单残酷,没看清就是没看清。

  秦晞带着巨大的失望与杀意从幻境中脱身,第一眼见着的景象便是万鼠妖君手里提着令狐蓁蓁,她身上血迹斑斑。

  一瞬间,他好似又看到她血肉模糊躺在妖君地宫里的模样。

  令狐已因为他的疏忽重伤濒死一次,作死的万鼠妖君还要再来一次,还当着他的面。

  磅礴的杀意似烈火烧心,秦晞压制不住,也不想压制。究竟是冲着这些胡作非为的大荒妖,还是为着那场刺杀,他也再分不清。

  低沉可怖的雷声阵阵传来,鲜亮翠绿的风雷术法不多不少,铺开百尺,不再是轰雷炸裂般的声势,反而极低沉,带着一种奇异的嗡鸣声。

  万鼠妖君如一片毫无重量的羽毛,狠狠被拽了进去,巨大的身影在其中颠倒调错,漆黑妖血从他五官里溅射出来,明明极痛苦,却发不出声音,其惨状令人毛骨悚然。

  秦晞下意识摁紧怀里的人,可她抖得厉害,尽管依言紧紧捂住了耳朵,多半还是吃不消风雷术的声势。

  翠绿的光潮终于收回,万鼠妖君像一块被拧干的抹布砸在地上,看上去只剩一口气。

  糟糕的是,令狐看上去好像也只剩一口气了。

  秦晞懊丧地松开手,却觉她没骨头似的顺着他整个人往下呲溜,竟已晕了过去。

  不晓得什么缘故,她像是掉进过水里,衣服和头发都结了冰,而且看着像是在地上被拖了一段,衣衫破裂,斑斑点点的血迹渗出来。

  可她最重的伤在手腕,被铁荆棘术刺穿,血流不止。

  真是没常识的大荒人,铁荆棘术怎能碰?

  无名的怒火开始灼灼跳跃,找不到可发泄的对象。

  秦晞一言不发疗完伤,脱下身上的霜色氅衣罩住她,便在此时,行宫内传来动静,修士们终于吵吵嚷嚷地找出来。

  他们多数是被姜书用冰水泼醒的,一个个满头结冰,什么情况都没搞明白,就被告知外面有妖君要戕害太上脉,只得慌忙出来寻找,此时乍见万鼠妖君几乎成了老鼠干,登时纷纷惊呼。

  赵振面颊上犹带被抽出来的红痕,只急急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这鼠妖莫不是那个被褫夺了封号的?为何他……”

  秦晞扫视一圈,没见着周璟,便道:“这些回头说,我先去找丛华。”

  赵振终究老成些,急忙拦住:“榣山甚广阔,只怕还有什么厉害妖类潜藏,万鼠妖君和这位师妹先让我师弟妹们送回水榭,我们剩下的去找丛华兄,有紫合镜在,断不会错过一丝痕迹。”

  送回去?又让她在这危机四伏的地方离开视线?不可能。

  秦晞一把将昏迷不醒的令狐蓁蓁抱起:“我带她一起。”

  *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周璟失踪了。

  修士们几乎把榣山翻了个底朝天,他却像一片融化了的雪花,毫无痕迹。

  赵振见秦晞眉头紧皱,便安抚道:“丛华兄修为精湛,不至于被大荒这里的妖所害,等天再亮些我们上妖兽坐骑再细细找一遍。只怕行宫那些妖兵守卫也要醒了,此事绝不能叫他们发觉,我们先回去。”

  秦晞低声道:“……他是被劫走了。”

  周璟于剑道武行上十分犀利,术法却不算上乘,遭遇摧魂阵自然更难以脱身。他倒是不担心周璟轻易丢命,身为太上一脉的修士,比眼下更可怕的危机都遭遇过,唯一不确定的是,昌元妖君究竟打算干什么。

  如今想来,炎神之宴下,妖气被压制到虚无,修士无法察觉,且神迹素有惑人失踪的传闻,确然是动手的最佳时机,可见这是布置周密的计划,绝非冲动行事。

  然而,为何?

  大荒的妖君们虽然个个嚣张跋扈,但能当上妖君,总归要有些眼光见识的。百年前一战,太上脉让大荒吃足了苦头,连荒帝也要让三分,两个妖君却阴魂不散,从南之荒追到西之荒,难以相信是为了栾木与臷民庄愤恨至此。

  “回水榭。”

  他有很多话要问万鼠妖君和那个牡丹花妖。

  谁想水榭里却多了一位不速之客。

  众修士刚踏上九曲桥,便见白玉台上横着一只巨大的银色收妖铃,本应被困在其中的墨澜伶人正被一位绝色女妖提在手中。

  女妖长裙如金光织就,身量高挑,正是忘山伶馆的虞舞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