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三十八章 师门来人(上)

作品:蓁蓁美人心|作者:十四郎|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8-21 15:23:53|下载:蓁蓁美人心TXT下载
  周璟觉着自己像是在做一场杂乱无章的梦。

  他应当是在榣山观赏炎神之宴,间隙唯恐天下不乱地使劲撮合元曦与令狐,虽然总不成功,但他乐此不疲。

  可是,他又见到了绝不可能出现在榣山的叶小宛。

  她就站在面前,纤细的肩膀,甜美的面容,那双会说话的眼睛一直望着他笑,笑得他心烦意乱。

  后来还有很多凌乱的光影,他时而回到了太上脉,时而又在某个小酒馆里饮酒。

  最后的最后,四周忽然起了熊熊大火,刺目的火光照亮了满地斑驳鲜血,远处是密密麻麻惊呼乱窜逃命的人影。

  有个很熟悉的声音便在耳畔惨呼:“孩子快逃——!他们是来抓你的——!”

  周璟浑身一震,骤然睁开眼,只觉满目奇异青光,身体像是被什么东西紧紧裹住,一丝一毫也不能动弹。

  转瞬梦醒,他一时分不清何为梦境,何为现实,无来由地惊恐,周身金光如潮水般迸发而出,巨大的碎裂声阵阵回荡,包裹住身体那些层层叠叠蛛网般的青光瞬间被撕得粉碎。

  甫一落地,周璟只觉心悸头晕,张口欲呕,却是吐出几行血沫。

  眼前一片猩红,他下意识去擦,却擦了满手的血——这是中了蝠声术?

  此时低头再看,才发现先前包裹住身体的青光正是昌元妖君的妖言结界,这老狗日的妖君竟然老谋深算到了西之荒?!

  他急急打量四周,此地应是地牢,逼仄无光,外间有无数杂乱声音,潮水般的脚步声,还有许多妖兵在嚷嚷:“不好!修士醒了!灭灵阵呢?还没开好?”

  灭灵阵?

  周璟微微一惊,但闻头顶脚下嗡嗡一阵乱响,妖红光辉骤然跃起,袖中乾坤法瞬间失去效用,放在袖袋里的东西哗啦啦掉了一地。

  灭灵阵是百年前大荒与中土仙门一战时,由南荒帝所创妖阵,阵法之下,修士一切术法无用,一切灵气运转不了,当年多仰仗此阵,大荒才不至于顷刻间溃败。

  想不到昌元妖君连这玩意都放出来了。

  地牢黑铁门被撞破,潮水般的妖兵鱼贯而入,争先恐后地拔出妖刀,一面厉声呵斥让他跪下。

  他们似乎觉得有了灭灵阵就可以把太上脉修士当面团来揉捏。

  到了这种地步,大荒铁律已然是个屁,那幻术叫他想起了十分不愿想起的东西,现下邪火燎心,他要大开杀戒,把昌元一家子撕成千万条蝙蝠干肉。

  周璟从满地杂物中挑起自己旧时用的长刀,气势如虹地迎上,妖兵们被无法抵抗的蛮力撞得倒飞出去,他动作疾若闪电,手起刀落,眨眼便杀了十几只妖兵。

  “轰”一声巨响,第二道黑铁门被他一刀劈碎,见势不妙的妖兵们纷纷往外窜逃,漆黑的暗道里杂乱脚步声与惨叫声连绵不绝。

  周璟一路杀到第三道黑铁门前,劈碎后发觉前方依然是漆黑暗道,这妖君地牢建得够深,不知到底有多少道门。

  先前冲进来的妖兵几乎被他杀了个干净,暗道里死寂无声。他侧耳细听片刻,忽地将手中血迹斑斑的长刀掷出,只听前方传来惨叫,一道人影从墙壁上滚落下来,却是个满面惊惶的妖兵,观其服饰与妖力,只怕还是个小头目。

  周璟笑得凶神恶煞,数行鲜血从五官里细细滚落:“怎么,那狗日的昌元还真敢动太上脉?”

  那妖兵吓得瑟瑟发抖:“饶命!我、我只是听妖君吩咐!”

  周璟四处看了看:“这里是什么地方?我被带来多久了?你们还抓了谁?那个墨澜伶人和你们妖君是一伙的?”

  妖兵战战兢兢有问有答:“这里是南之荒重阴山,妖君的地宫。您是今日拂晓被三公子带来的,他就带回您一个人。墨澜伶人的事我真的不清楚,只听说妖君与她是旧识……”

  “狗日的三公子和妖君呢?”

  “三公子已出去了,妖君仍未归。”

  周璟还想再问,忽觉一口气上不来,重重咳了数下,吐出一大团血沫。

  有些不妙,三公子只怕对他用了不少次蝠声术,眼前已开始阵阵发黑,气都透不过来。

  对面那妖兵小头目多半以为他要不行了,鬼鬼祟祟地把手往怀里掏,周璟懒得与他废话,长刀化作一线寒光,轻而易举切落了他的脑袋。

  无头的身体米袋般重重砸在地上,襟口内忽然急窜出一道黑烟,见风便化为密密麻麻的小蝙蝠,没头没脸朝他扑来。

  妖刀又一次挥舞,卷起的利风将小蝙蝠们扯个稀碎,然而到底因着不能运转周天,脖子上还是被咬了几口——不好,这玩意儿肯定有妖毒!

  他娘的,真是流年不利,想不到来一趟大荒被个妖君折腾到这种地步。

  鲜血顺着下巴不停滚落,视界猩红一片,他随手擦了一把,强撑着继续往前走,长刀拖在潮湿的地砖上,发出刺耳的声响。

  蝠声术不停撕扯经脉,胸前伤口亦是血流不止,此地遍布收灵阵,无法运转周天,灵气全无,若非他专修金土二行,此时必已倒地不起。

  周璟喘息粗重,扬手正欲劈碎第三道门,忽闻门外响起一个很熟悉的女子的怒喝声,黑铁门被一脚踹破,要不是他躲得快,差点被碎片蹦一脸。

  一道瘦削身影踏着满地碎石走了进来,一手提两个妖兵,一面犹在怒骂:“一帮不识好歹的东西!非逼我动手!”

  周璟整个儿傻了,他突然怀疑自己可能还中着迷魂术,这、这、这不是三师姐俞白吗?!

  “老七!真在这里!”

  俞白一见着他,毫不客气揪着领口把他拽到面前细细打量,这下动作太大,周璟不由“哎”地叫了一声。

  按她的脾性,多半接下来是破口大骂,他屏息等候,等她骂完了再行礼招呼。

  可是没人骂他,黑暗里,她只卷起袖子擦了擦他脸上的血。

  “三师姐……?”周璟试着招呼,不会真是做梦吧?

  俞白语带嘲讽:“竟伤成这德性!还要其他仙门的小丫头巴巴跑来太上脉求助,脸都被你丢尽了!”

  莫不是在说叶小宛?周璟乍见师门中人,强撑的骨头都软了,笑叹:“其他仙门的小丫头?是叶师妹?她真去了?我还当她回中土就忘。”

  “你都一下就知道是叶师妹,她又怎能轻易忘。”俞白语气冷淡,“只是想不到,我若不来,你还真能死在这里!”

  说着,她反手便将他背在背上。

  他身量颇高,被她背着好不狼狈,只好说:“三师姐,我自己能走,又不是小孩了还要你背。”

  “闭嘴。这灭灵阵让我浑身不舒坦,快些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