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四十一章 心之所在

作品:蓁蓁美人心|作者:十四郎|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8-23 15:23:48|下载:蓁蓁美人心TXT下载
  师门大宅建在城外六十里的荒山内,那里有一座不高不矮的小山坡,种满了梨花树。此时鹅毛大雪搓绵扯絮般落不停,堆积在枝梢上,仿佛雪白梨花在盛放。

  令狐蓁蓁踩着雪,慢慢向坡顶走。

  扭曲的黑铁灯架里火光灼灼,大宅的院墙很高,院门很窄,黑铁门开了半扇,不时有打砸声从里面传出。

  她探了半个脑袋进门,便见满院野妖狂欢,有的砸门,有的砸窗,柴房已被他们拆碎,柴禾撒了一地。

  令狐蓁蓁在黑铁院门上推了一把,野妖们听见动静,叽哇乱叫着便欲扑上,因发觉是她,昔日余威犹在,惊得他们又乱叫着四下散开逃跑,眨眼就跑了个精光。

  她在满院凌乱中站了好一会儿,方抬手敲门:“师父,是我,我回来了。”

  没有人应答,屋内一片漆黑。

  手艺人的门并没有锁,只有稀奇古怪的机关,她推开屋门,地砖与家具上积了薄薄一层灰,应是有数日无人清扫。

  令狐蓁蓁一言不发走遍大屋里所有的房间,没有人。

  拉开自己的房门,还是没有人,床上却多了一只金灿灿的金雕镯。

  她拿起金雕镯细看,镯身细细刻了许多芝麻大小的棠棣,做工繁复而华美,这是二师姐巫燕君的风格。

  加持袖中乾坤法的宝具有木雕玉雕金雕,一个比一个贵重,金雕镯不但装的东西多,还耐砸,也不惧水火,就是要的材料太奢侈,二师姐自己都没舍得用金雕镯。

  镯子里已放了许多东西,一沓沓厚厚的若木树皮纸,一套崭新的木雕工具,一壶珍贵的银墨,以及三件一看就是新裁的漂亮衣裙,上面已绣好了避字诀真言。

  枕畔还有一张精致小笺,上面墨迹淋漓,是师父的字迹:腊月初四,生辰礼。

  对了,腊月初四是她生辰,当初不过是二师姐随口一问,她也是随口一说,原来她们记着,她自己都忘了。

  头忽然很疼,像是要裂开一样。

  她用力揉着脑袋,说不好是疼还是冷,抖得停不下来。

  小院里忽然传来异乎寻常的动静,夹杂着妖马的高声嘶吼——是师父她们?!

  令狐蓁蓁一阵风似的狂奔出屋,漫天暴雪扑头盖脸砸下,密密麻麻的雪片后,她只看见一辆有些眼熟的巨车悬在半空。

  车门开启,瘦削的妖君三公子扶着门框冲她笑:“哟,还真是一个人。”

  他毫不客气地上下打量这位天生丽质却总穿错衣裳的美人。

  她现下套着个男人的氅衣,从头到脚都乱糟糟一塌糊涂,而且不知怎么回事,她面上一丝血色也没有,额上冷汗涔涔,竟是在生病的模样。

  三公子笑意更深,长袖一扬,一团黑影重重砸在令狐蓁蓁面前,发出巨大的响声。

  是师父的青铜传信鸟,离开南之荒后,她每天每夜都开着半扇窗,等待它的到来,它却再也没来过。

  原来,是落在三公子手里了。

  传信鸟腹部已被打开,里面放了一只木雕镯,银墨在木镯上细细画出无数纹饰,这是师父亲手所制的宝具,门下三弟子一人一个。

  这枚是她的,三公子曾亲口说已焚烧殆尽。

  令狐蓁蓁慢慢捡起木雕镯,看了许久。

  三公子如胜券在握般淡淡讥讽道:“令狐姑娘,你既为令狐羽的后人,怎能如此不谨慎?先是在我的俊坛行宫留下木雕宝具,又是逃亡途中与神工君用那么显眼的青铜传信鸟通信,这样可不行。你看,不是一下就被我带走了神工君一家子?”

  她抬头看他:“你带走的?”

  三公子佯叹道:“我也没想到,传闻中脾气古怪的神工君竟那么疼爱小弟子。我只不过派手下把传信鸟和木雕镯给她过目,顺便邀请她们去重阴山做客,想不到她一下就答应了,真叫我意外。”

  令狐蓁蓁没说话,像是不知所措,又像是回不过神似的,目光散漫地环顾四周。

  雪虐风饕,庭院杂乱不堪。

  不该是这样的,它不该这样,这座小小的庭院理应整齐干净,劈柴的斧子永远会被她磨得煞亮,打水的水桶永远被她擦洗得干干净净,墙上的薜荔藤萝从来长不了几寸。

  眼前忽然浮现出师父买她当关门弟子的情形,那天,满院阳光璀璨,耀眼生花。

  起初,她只是被银钱吸引,太阳映在上面的光太耀眼,太好看。

  她刚从深山离开,无处可去,无事可做,对外面的一切都感到新鲜而陌生,对时间全无概念。

  十年关门弟子是什么,那时她不很在意。

  可她现在想做手艺人,她开始喜欢这个院落了,不管天晴还是天阴,刮风还是下雨,每一刻的色彩都好看,连一棵草都是漂亮的,让人安心的。

  是她喜欢,与银钱无关,与结清人情无关。

  她喜欢这里,现在,有人要毁掉这些。

  三公子见她默然不语,便故意也停了一会儿不说话。

  他对女子颇精通,晓得对付她这样的,得先从精神上打垮了,不然绝不会乖乖任由他摆布。

  过得良久,他才柔声道:“其实我对父亲的筹谋并不感兴趣,我只对你感兴趣。令狐姑娘,不然这样,我替你偷偷把神工君一家子放了,你把自己左手与左脚砍下,如何?”

  她多半要纠结很久——他是这样想的,结果想错了,她眉毛都没动一下,回绝得无比干脆:“不行。”

  三公子又道:“那我先砍了神工君的两只手,再砍她女儿的两只脚,最后把你二师姐的脑袋割了,你觉得这样更好?”

  她依然没纠结,只有短短两个字:“不行。”

  三公子猫耍耗子似的扬眉:“这也不行,那也不行,谁叫你是美人呢?我再让一步好了,你把衣裳全脱了,我便放她们走,怎样?”

  这次她多半纠结后要说好——他这样想,谁知再次想错,她只淡道:“有人交代过衣服不要脱,我不脱。”

  还挺难折服。

  三公子一下来了兴头,非要将她彻底降伏,忽听车厢内妖兵低声道:“三公子,夜长梦多,先把人带回地宫吧。”

  也对。

  他笑着做了个“请上车”的手势:“神工君师徒三人正在父亲的地宫做客,令狐姑娘想见的话,便随我一同来。”

  这病恹恹的美人半丝犹豫也没有,利落上了车。

  车门轻轻合上,三公子伸手便去抓她的腰。

  一旦回重阴山,父亲定然不会允许他放肆,西之荒到南之荒路上就那么点时间,可不能浪费,他现在就要尝尝令狐后人的鲜美滋味。

  突如其来的寒光划过视界,三公子只觉双臂一阵冰寒彻骨,紧跟着,一只柔软的手紧紧扣住口鼻。

  巨痛与窒息下,他只听见车内几个妖兵的惊叫声,最后残留在视线里的,是令狐后人如冰的双目。

  *

  握住铜铃的瞬间,秦晞只觉清光顷刻间笼罩上来,这是太上脉要求立行必到的召唤令,全然由不得他抗拒。眼前景致倏忽万变,待清光如流水般褪去后,却见四周雕梁画栋,竟是一间极奢华宽敞的屋子。

  对面站着一位老者,皓首银须,霜白宽松的长袍上绣满了云纹,面容虽老,双目却极亮,融融然若三月日光,正是赫赫有名的太上一脉大脉主唐虞。

  想不到师尊竟当真来了大荒。

  秦晞躬身极恭敬地行礼:“弟子见过师尊。”

  大脉主微微颔首,开口说话时,仿若铜钟轻鸣:“你无事,甚好,小七却是召不过来,出了何事?”

  “七师兄应是被昌元妖君劫走了,此事说来话长。”

  大脉主雪白的拂尘微微一撩:“老三已去找他,不必担心。小九,给为师说说你们来大荒后的经历。”

  秦晞叙事向来快而简洁,一句废话没有,很快便将来大荒后遭遇的事分毫不乱地说了个清楚。

  见大脉主沉吟不语,他索性直截了当地问:“师尊为何会来大荒?”

  这位大脉主在弟子面前向来亲切有余,似周璟秦晞这样辈分小的,更觉师尊可亲,故而并不拘谨。

  大脉主笑了笑:“有个灵风湖的小姑娘十万火急找来太上脉,说那昌元妖君找麻烦,你二人怕是难熬,老三当时就坐不住,如今看着,倒是来得对了。”

  一个昌元妖君找麻烦而已,就能惊动大脉主亲自前往大荒?

  若在平时,秦晞必要细细琢磨其中缘故,可他此时难得有点乱。

  外间阳光璀璨,青山隐隐,一看即知离西之荒定云城极远,令狐犹在发烧,妖君犹虎视眈眈,放她一个人实在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