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四十二章 南之荒帝

作品:蓁蓁美人心|作者:十四郎|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8-23 15:23:48|下载:蓁蓁美人心TXT下载
  “为何心神不宁?”大脉主甚少见他如此模样,这位最小的弟子向来是闲适而淡定的。

  秦晞道:“弟子有些挂心令狐姑娘,不知两位妖君要拿她怎样。”

  大脉主微不可查地皱了皱眉:“这位令狐姑娘,她……性格容貌如何?”

  秦晞愣了一下:“她年纪不大,看上去不会超过二十岁,容貌……还不错,性格、性格……”

  不知为何,他罕见地期期艾艾起来,像是找不到合适的词来描述她。

  大脉主并未在意他的纠结,反而问道:“她可是聪慧至极,舌灿莲花,人话鬼话都能说?”

  师尊何有此问?秦晞望向他,却看不出什么端倪。

  “她性格十分直率且无邪,与常人很是不同,听说在深山里长大,应是见识不多的缘故。”

  大脉主皱眉不知想着什么,过了许久,他才沉声道:“她现在何处?”

  “她是手艺人神工君的弟子,此时应已回到师门了。”

  大脉主倒有些错愕:“手艺人?”

  门外忽然传来恭敬的声音:“大脉主阁下,南荒帝陛下请您前往归一殿一叙。”

  秦晞又是一愣,这里是南荒帝的荒帝宫?他这位师尊也未免太不客气,在荒帝宫就用召唤令召唤弟子,属实不给面子。

  大脉主翩然起身,千万道拂尘银丝缓缓摇曳,道:“小九随为师一起。”

  *

  有关四位荒帝是如何执掌大荒的,时至今日,已无人能说清。荒帝一代代传下来,修士们只知道,荒帝的血脉都是传说上古时令诸神焦头烂额的那些著名凶兽,犹以南北两位荒帝最为闻名。

  传闻中,北荒帝是相繇的后代,而南荒帝的祖先则是偷食天帝神药的玄蛇,因此,秦晞对南荒帝的想象难免质朴了些,他觉着多半跟现了妖相的虞舞伶差不多,眼瞳竖起,还有獠牙,反正没啥人样。

  谁想南荒帝出乎意料地年轻,看上去年约三旬,甚至可称得上丰神俊朗四字。

  就是脸色不大好看,整个人像是被千斤重的阴郁压着,见着须发如银的大脉主还好些,见着他身后年少隽秀的秦晞,他便眯起眼,眼里射出令人胆战心寒的冷光。

  “太上脉,呵。”南荒帝的声音比眼神还冰冷,“又是太上脉。”

  看来外面传他厌恶修士,还真不是胡说,对脉主还给几分面子,对年轻修士简直跟见到仇人似的。

  秦晞把头微微垂下去,以免刺激到这位看上去情绪不太稳的荒帝。

  大脉主优雅行礼:“陛下,正是太上脉来访,一别五十年,陛下风采依旧。”

  “五十年”三个字让南荒帝的脸色更难看了,就在秦晞以为他接下来会大发雷霆时,他反而收敛了阴郁神色,缓缓道:“若孤没记错,当年商议开放大荒,有律法规定仙门首领不得随意前来。大脉主,今日来这荒帝宫,所为何事?”

  大脉主分外气定神闲:“当年也说过,中土修士可以自由来往大荒,荒帝也好,妖君也好,不得阻挠为难。陛下觉得,老朽今日来能为何事?”

  南荒帝语气冷淡:“哦?莫非昌元妖君已在孤的地界内杀得血流成河?当真如此,大脉主请放心,孤定然让他给中土仙门赔罪。”

  大脉主笑得风轻云淡:“血流成河倒还没有。老朽猜测,陛下是不知昌元妖君做了什么,只怕连他想做什么都不知。”

  “大脉主,孤不爱你们中土修士虚虚实实那套,你有话不妨直说,能惊动你前往大荒,想来必不寻常。”

  大脉主颔首道:“老朽是为令狐羽后人而来。”

  话音刚落,只见荒帝座上黄金的蛇头装饰被南荒帝一把揉烂在掌中,他骤然起身,眼眸变成了惨白的,正中一道漆黑瞳仁竖起,看着十分可怖。

  他显然心绪激荡,竟控制不住现了些许妖相,声音更有细微的颤抖:“你——说什么?!”

  大脉主温言道:“众所周知,劣徒令狐羽五十年前死于西之荒,是否有后人,曾争议一时。近日昌元妖君似是探到了令狐后人的消息,老朽猜想,妖君应是想捉了她献给陛下借此邀功。”

  南荒帝眼怔怔看了他半晌:“后人?他和她……有、有后人……”

  大脉主缓缓道:“老朽正为此事而来,陛下明鉴。”

  南荒帝愣了许久,忽然厉声道:“令狐羽竟敢——!怎么敢!他怎么敢让她?!在哪里?那孽种在重阴山?!孤要亲手将那、那孽种……将那孽种擒拿!孤要亲手将之碎尸万段!”

  大脉主料不到他竟激狂至此,方劝了一句:“陛下息怒……”

  一语未了,南荒帝忽地纵身而起,霎时间归一殿内像是起了团团厚重妖异的乌云,殿门大开,那庞大而可怖的妖云如巨龙般急窜而出,整座荒帝宫剧烈震颤起来,原本晴朗的天顶刹那间便暗了下去,隐有电闪雷鸣。

  荒帝一怒,天地为之变色。

  妖云往南疾飞,雷云也阵阵铺开,狂风吹得殿内水晶瓶都倒在地上,大脉主眉头紧皱,拂尘一扫,撩起一丝风尾闻了闻,淡道:“难怪暴怒到如此地步,有?草的味道。”

  ?草只长在中土的泰室山,其果实虽能治梦魇症,可天地生灵物,自有其规律,?草本身的味道会令人暴躁易怒,沉湎旧忆无法自拔。

  南荒帝多年不管事,南之荒大小事全交给昌元妖君,搞得乌烟瘴气,原先只以为是他性子如此,可若有?草,便不一样了。

  只怕涉及到大荒内部什么权力之争,个中隐情不是中土仙门该过问的,况且此番两个太上脉年轻修士被如此针对,定是有人借机撩拨,更不能轻易入彀。

  大脉主道:“此地不宜久留,待寻回小七,你们先回中土。”

  秦晞的眉头也皱了起来,回中土?他可是为了最紧要的事才来大荒的,正经事还没办,怎可能回。何况那陈年心病被翻出来的南荒帝杀气腾腾地冲着令狐去了,怕是一根指头就能摁死她,他不能让她死,就是不能。

  他拱手道:“师尊,弟子先行一步去重阴山。”

  大脉主却笑着摇头:“待你找对路,那姓令狐的小姑娘坟头草得有三尺高。”

  ……说的太对了。秦晞揉了揉眉心。

  大脉主道:“南荒帝走得也太急,事情都还没与他说完。也罢,为师与你同去,若她真是……太上脉绝不会让她死。”

  秦晞想起他方才说令狐羽是“劣徒”,怪不得他觉着名字耳熟。

  太上脉的藏书楼里有许多禁书,他还是叛逆孩童时偷偷翻过大半,有好几本记载的都是昔年走上邪道的太上脉修士,要么是修行出了岔子,要么就是干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被逐出师门遭所有仙门追杀。

  令狐羽属于后者。

  他干的事匪夷所思,十年内杀了中土各大仙门年轻精英修士不下百人,甚至专门建了一座隐蔽城镇囚禁无数男女,强迫他们怀孕生子,直到现在也没人明白他到底想做什么。

  当然,更不得了的是,这位师兄逃去大荒后也没收敛,居然还拐走南荒帝的宠妃,看这南荒帝气的,到今天还苦大仇深。

  令狐竟是这样一个魔头的后人,实在不像。

  秦晞问道:“师尊要回护令狐师兄的血脉?”

  怎样想也觉奇怪,修士向来不看重血缘纽带,两个脉主若是为了令狐羽后人便亲自赶往大荒,说不通。

  大脉主语调平淡:“那要看她是否真的只是血脉后人。”

  不等他询问,他忽又问:“小九,你们这趟来大荒,可有找到什么天财地宝?”

  是了,东海取到神物之后,还未来得及与师尊说,便遭遇刺杀丢失。此事委实外传不得,他与丛华来大荒,对师门用的理由是来这里收集些天财地宝。

  秦晞摇了摇头:“弟子们从摘取栾木果实后,便一直被昌元妖君追杀,尚未来得及仔细体验大荒风土,天财地宝自然毫无踪迹。”

  大脉主将拂尘轻轻搭在肘间,返身款款步出归一殿,温言道:“既是天财地宝,哪能这么容易寻到。眼下这大荒不宜久留,想寻什么宝贝,中土也多得是。”

  师尊今日不知怎么了,说的话都大有深意,叫人琢磨不透。

  秦晞方沉吟时,便听他说道:“走吧,去得迟了,那令狐小姑娘怕是真要被南荒帝碎尸万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