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四十四章 孤莲托生(下)

作品:蓁蓁美人心|作者:十四郎|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8-25 15:24:07|下载:蓁蓁美人心TXT下载
  令狐蓁蓁觉得自己好像是被疼晕的。

  毫无征兆,突如其来,皮肤下忽然生出一团团看不见的尖锐铁丝,它们暴动挣扎,像是要把她撕碎一样。

  她不晓得这是什么,但总之“发烧”应当不是这样,她怀疑自己马上会裂开。

  晕过去的瞬间,她好像看到了秦晞,他转过头不知在看哪里,长发拂动间,莹润的玉环落于耳畔款款摇曳。

  是不开心吗?担心葱花?不用担心,她已经把惹是生非的昌元妖君杀了,再不会有谁一直追着找他们麻烦,他们还可以在大荒开开心心地游玩。

  她也可以回自己喜欢的那个院落了,只是师父被砍了拇指,她开心不起来。

  巨痛来得快去得也快,令狐蓁蓁迷迷糊糊,只觉脑海里翻腾起无数杂乱的声音与画面,有些认得,有些不认得,吵得她头晕目眩,特别想吐。

  最后,杂乱的声音变成了大伯在说话,是她最熟悉的语气和声音,说的却是她毫无印象的东西。

  “蓁蓁,飞刃是你天生就会的,大伯不会,大伯只能教你让它飞高些,飞远些。”

  飞刃?

  “蓁蓁,把念头附在飞刃上,这样你可以看很远。当你能用飞刃看清西面那片大海的时候,就算练成了。”

  飞刃!

  仿佛迷雾瞬间被吹散,令狐蓁蓁恍然大悟。

  飞刃!飞刃!她当然是会飞刃的!

  好生奇怪,她怎么会忘掉这些事?明明是理所当然无比熟悉的往事。

  眼前似有无数画面流淌,最终变成大伯离开的那天,她站在高高的悬崖上,极远处是波光粼粼的大海,心里有一个念头:大伯要走了,她得送送他。

  念头一起,带着奇异啸声的飞刃便悬浮在眼前。

  飞刃莹润半透,把念头附在上面,便成了她的眼睛,那样她可以看得无比远,可以把大伯一直送到山下,跟着他再走很久很久。

  舍不得他,很久没见了,他若能回个头那可再好不过。

  但他并没有,直直朝前走着,直到她再也维持不住飞刃,沉默视界的最后一瞥,是大伯的身影消失在冬末的一片荒凉景色中。

  短暂人生中的第一场离别,滋味犹如苦涩的果子,唯有默默面对。

  有一只手轻轻摸在脑袋上,一下下,像是要替她理顺脑海里纷乱的记忆,很温和,也很温暖。

  令狐蓁蓁缓缓睁开眼,视线一片模糊,身侧有个人,她下意识唤他:“大伯。”

  他很快便给了回应,陌生的声线:“小姑娘,你醒了吗?可有不适?”

  她实在看不清一切,只能喃喃问:“你是谁?我师父她们……”

  “我是太上二脉的脉主,神工君师徒皆安好,不要担心。你若有不适可以再睡片刻,不着急起。”

  令狐蓁蓁合上眼睛,浮絮般的思绪渐渐沉淀下去。

  怎么一个太上面还不够,又来个太上二面?

  只是不能够想更多,很累,很想睡。

  二脉主见她鼻息渐沉,是睡着了,便抬头望向西荒帝的万丈幻象,缓缓道:“二位陛下亲眼所见,令狐羽的飞刃对她毫无反应,搜魂术也是二位监督下用的,既然搜不出什么东西,便证明小姑娘不是令狐羽本人,我太上脉必保之。”

  西荒帝不想搭理他,只转向大脉主:“大脉主,孤莲托生一事可是你说的,既然并非本人,为何她年纪对不上,且会龙群飞刃?”

  大脉主沉吟道:“依老朽看,这确然是孤莲托生,只不过令狐羽的神魂未能投入,想来应是失败了。”

  所谓孤莲托生,即是施术者将毕生修为转到尚未离开母体的婴孩身上,待母体分娩时,神魂一并投入,彻底侵占崭新的身体,这样一来,施术者在挑选后不但能拥有更加优秀资质的新肉身,也不至于从头开始修行。

  想当然耳,此术逆天且违背人伦,自然有无数限制条件,加之出生后立即便要沉睡数十年,其间若遇危险,便是任人宰割,时至今日,几乎无人能成。

  从令狐蓁蓁的身世来看,令狐羽选择了南荒帝的宠妃作为母体,目的是占据亲生骨肉的身体,最终神魂未能投入,究竟是失败了,还是有什么别的缘故?

  人已死,时至今日,只怕谁也无法得知个中因果。

  这些倒也罢了,令狐蓁蓁人生经历虽极简单,却有个让大脉主异常在意的人——她的大伯。

  这位大伯必然便是当年抱走她的人了,只是他出现得离奇,消失得也离奇。

  搜魂术只能勾出本人知道的东西,令狐蓁蓁对这位大伯的事一问三不知,只晓得他叫徐睿,恐怕还是个假名,如此看来,诸般疑惑也只能等日后慢慢探查。

  大脉主将拂尘搭在肘间,笑得风轻云淡:“二位陛下,既然她并非令狐羽,且身怀太上脉绝学,依照先前所言,太上脉要将她带走。”

  西荒帝万里迢迢投了幻象过来找麻烦,一是被言辞毫不让人的二脉主弄得有火气,二来,五十年不见,也有探望一下南荒帝的意思,此时见他失魂落魄怔怔出神的模样,他不由暗暗一叹。

  这位南之荒帝在四荒帝中年纪算小的,却生来聪慧,百年前与中土仙门大战,所向披靡的灭灵阵正是他所创,可惜偏生成了个情种,五十年还洗不干净满身怨气,看着比以前还扭曲了,难怪南之荒这些年被昌元妖君搞得乌烟瘴气。

  他收回万丈幻象,化作一团幻影落在黑石平台上,道:“那孤也依照先前所言,开启四方荒帝决策。”

  *

  子时上下,俞白的火行术驱毒已接近尾声,她缓缓把手从周璟后颈大椎处收回,松了口气:“这下才算把妖毒弄干净,看来我这趟还真来对了,要是没有火行驱毒,你就等着以后痛不欲生吧。”

  周璟本想说话,然而不远处神工君母女犹在低微啜泣,他只得用眼色示意俞白去安抚一下。

  昌元妖君抓来神工君师徒三人,竟没关在一起,他们在地宫里遇到的是神工君母女,还有个二弟子巫燕君被三公子单独关在地牢。

  只是发现时,巫燕君两根拇指已被绞断,最后是在令狐蓁蓁紧紧攥着的拳头里找着她的两根断指,因伤势耽误不得,大脉主便嘱咐三个弟子送神工君师徒三人来展元镇疗伤。

  俞白见神工君母女神色萎靡,便柔声安抚道:“二位不必担忧,天亮时便可接上断指。”

  然而神工君毫无反应,俞白心思剔透,猜测她多半是担心仍留在重阴山等候四荒帝决策的令狐蓁蓁,又道:“令狐姑娘也不会有事,太上脉必然保她。”

  神工君终于有了反应:“蓁蓁……要做修士?”

  俞白想起她极厌恶修士,只好说:“现在还不是。”

  神工君又一次陷入沉默。

  俞白见她如此,索性不再劝慰,只凑去床边,看秦晞施展疗伤术替巫燕君修补断指。

  这老九也有些不对劲,向来他术法是最好的,更重的伤他都治过,她还是头一回见他浑身紧绷心神不宁的模样,这可与他平日里的作派截然不同。

  俞白想起周璟在地宫里夸张的描述,在他嘴里,元曦跟令狐就差私定终身了。

  她虽不信,但老九这样子确实颇不寻常,她有心开解,便道:“你向来不是挺聪明?师尊在那边,还怕令狐有事?”

  他像没听见似的,眉毛都没动一下。

  俞白干脆换话题:“对了,老七说你们这趟来大荒是为了找什么宝贝,找到没?”

  找到了。

  出乎意料、石破天惊、突如其来地找到了。

  原来要找的人,一直都在他身边,从刚到大荒,上了云雨山的初遇开始。

  “老九?”俞白诧异地唤他。

  秦晞沉声道:“三师姐,断指不比其他伤势,须得专心。”

  俞白喜怒无常的暴脾气向来只用在周璟身上,见他实在不想说话,她也不在意,只端了杯茶放在他手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