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265章 范增落幕(内附活动公告)

作品:大汉从吹牛开始|作者:末日游侠|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0-08-25 14:55:18|下载:大汉从吹牛开始TXT下载
  自从一年半以前,范增带团出使汉国归来的时候,肚子里便憋着一口气的。

  而回到楚国以后,虽然敢去明着憎恨范增的人并不多。

  但范增却也知道背后指不定有多少人在骂自己。

  身上的压力越来越大,想要告老还乡,却又不能一走了之。

  只能忍辱负重的继续干下去,好不容易等来了机会。

  打算趁着汉国秋收之际,发兵攻打,让汉国陷入断粮的危机。

  这样的话,即便汉国能够扛过去这一波,但至少来年一年,汉国是无力进攻的。

  只是范增失算了,没想到汉王更是技高一筹。

  直接调集部队,放弃屯田先行出兵进攻楚国。

  而楚国此时尚未完全准备好,被汉国反过来打了个措手不及。

  范增很清楚汉楚之间的实力,所以才促成了彭城决战的大战略。

  因为他很清楚,楚国绝对不能进入汉国的节奏,他们玩不起,也不敢玩。

  然而范增又一次失算了,汉王虽然年幼,但行为作风却像是个老狐狸似的。

  每一步都能卡准楚国的命脉。

  你想决战,你想在彭城用你舒服的姿势一决胜负。

  汉王就偏不让你如意。

  正面集结三十余万大军缓慢推进,拖住你集结在彭城的近十四万主力,而又分别命令王离和韩信一北一南迅速收割,对彭城实施战略大包围。

  这个时候的范增已经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但是他没有任何的办法。

  用于决战的主力已经被拖死在这里了,根本就动弹不得。

  不动尚且能够多活一些时日,动了,说不定下一刻就会遭到汉军的雷霆怒击。

  内部意见一直很难统一,范增也是百口难辩,只能祈求汉军早些来决战。

  但他又失算了,汉军压根就不来跟你决战,甚至停下来与你遥相对望。

  直到最后,不得不做出决定的时刻,范增才建议封王,分散出逃,再寻机会。

  虽然这段时间主事人一直都是项梁,但作为谋士,范增身上的压力要比项梁更重一些。

  本就憋着一口气,又连续一年半的不顺心,再到被迫逃离彭城。

  范增是越想越郁闷。

  就连正常人,在一年半时间内遭遇这么多的打击,恐怕身体也会出现一定问题的,至少也得内分泌不调。

  况且范增已经七十多岁了,身体本就不能与年轻人相比较。

  还没离开彭城的时候,范增的身体就已经出现了一些问题了。

  而逃离彭城的这一路上,风吹日晒的不说,行军速度又很快。

  毕竟是逃命,而不是游玩,舒适度自然就不用提了。

  人,老人,最怕的就是折腾,本来看着没什么事的,来回折腾几趟,这身体就渐渐的不行了。

  更何况范增这已经出现了症状的老人了呢?

  先前的行军速度快了些,就让范增的病情加重了不少。

  而今日的行军速度更快了,范增身上的症状也就愈加愈明显了。

  对于一个病入膏肓的老人来说,任何一丝的不慎,都有可能是致命的。

  “范公……”

  “亚父……”

  项梁项羽叔侄二人连忙来到范增的车旁。

  看着病恹恹,毫无精神可言,并且伴有很重的粗气。

  更重要的是,范增竟然不咳了!

  “来了?”现在的范增脸上虽然还是一副病态,但看起来精神却好了不少,状态什么的也没问题,让人看起来就跟生了一场小病似的。

  而看到范增这种状态,项梁与项羽两人心中不由的一酸。

  谁还没见过死人呢?

  正常死亡的,非正常死亡的。

  这都不是什么稀奇事。

  当照看范增的士兵和医官发现范增的状态突然好转,病情也突然的减轻了以后,心瞬间就凉了。

  连忙让人去喊项梁,特别是医官,见识就更多了。

  范增现在的表现,就是典型的回光返照,因人不同,时间也有所不同。

  但他也能肯定,范增肯定是见不到明天的太阳的,至于能不能见到今晚的月亮,或许只有一半的机会吧。

  “好好的哭什么?”看着项梁与项羽眼角的泪水,范增不由得有些不高兴了。

  “没!没哭……”项梁连忙擦了把眼角,强迫自己不要哭出来。

  “臭小子又惹你叔父不高兴了吧?”范增又笑着看着项羽,说道:“去给老夫搞些肉来,还有把你的好酒也弄一些,让老夫解解馋!”

  “没……”项羽愣了下,下意识想说没酒了,酒昨晚都喝完了。

  但被身边的项梁狠狠的瞪了眼,训斥道:“还不快去准备?范公待你如子辈,要你点酒就舍不得了?”

  “好,孩儿这便去准备!”项羽连连点头,转过身子的那一刻,泪水终于止不住的滑落了下来。

  “都说好了?”见到项羽转身离开,范增这才低声的问着。

  “说好了,今晚就走!”项梁连忙点头。

  “那就好,只要肯走,就还有希望,也不枉这么多弟兄的付出了,只是可惜了你……”

  “范公,您这是说哪的话,总要有人留下来的,您不是也留下来了吗?”项梁连忙打断。

  “那不一样,老夫估摸着也就今明两天的功夫了,虽然死的很窝囊,但也要比你幸福多了,至少不用被砍那么多刀,至少死了还有人埋!”范增笑着说道。

  范增是病死的,也算是寿终正寝了,而且活了七十多岁,这辈子也不算亏什么的,虽然有许多的不满意,但能走到今天这一步,他还有什么好抱怨的呢?

  另一边,项羽翻遍了军营,没有找到一滴酒。

  急不可耐的项羽暴躁的想要揍人,这时却听到手下人说道:“将军,范公又何尝不知军中早已无酒?让您找酒,估计是想跟武信君交代什么话,您现在就是端着一坛水过去,范公也不会说这不是酒的。”

  于是,项羽端着一碗掺了肉,没有温度的粥,以及一坛凉水走了过去。

  “好酒!”一碗凉水下肚,范增果然叫着好酒,而这也更让人心碎了不少。

  夜幕降临,好的状态已经渐渐的离开了范增,似乎在下一刻就会死掉似的。

  范增很是无力的靠在马车的粮袋上,眼睛半睁的看着周边,也不说话,若不是时不时的还能听到一些呼吸声,怕是周围的人早就觉得他已经去了。

  “走……走吧……”范增有气无力的对着项羽说道。

  项羽落着泪点着头,脚下跌跌撞撞的离开了军队,没有骑马,只拿着自己的一把剑。

  项羽刚刚离开军队不到百步远的位置,便听到了黑暗中的哭泣声。

  抹了把眼泪,继续朝着前方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