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267章 弟兄们,跟我杀

作品:大汉从吹牛开始|作者:末日游侠|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0-08-25 15:05:02|下载:大汉从吹牛开始TXT下载
  ‘嗖……’

  锋利的箭矢无情的破开空气的防御,在空中鸣发出阵阵的嘶吼声。

  数万只箭矢造成的动静,如同数万只蜜蜂一样,嗡嗡作响。

  一瞬间,就连头顶上的太阳也要退让三分,不得不让自己的光芒暂避锋芒。

  项家军不缺防御,因为他们有皮甲。

  项家军又很缺防御,因为皮甲无法同时面对箭雨的袭击。

  对于弓箭的使用,各国也早就研究出来了。

  除了打猎以外,正常的作战,运用的全是抛射。

  抛射在精准度方面会比直射有所不如,但是在射程,在末端杀伤这一块却要远超直射。

  特别是在军队这种地方,动则几十几百,几千几万人的大阵,单一的去要求精准度已经没有意义了。

  汉军的训练标准是,要求一座军阵能够在接到命令后,三息之内下令发动攻击。

  其箭矢落地方位,应在对应的区域内。

  也就是说,训练的时候,前方的攻击区域是在地上有标注的,一个方阵射出去的箭矢,最终只能落在这个区域内。

  若是放在以往,难度很大,对于军官和士兵的要求极高。

  但是现在,在汉军,做到这一点却并不难,甚至对于士兵来说,也很简单。

  甚至,士兵压根就不需要去动脑子。

  弓箭正中央,往下开始,刻着几个横杠。

  每一个横杠代表着不同的射击角度,士兵们照着下命令的角度去准备射击就行了。

  而办法就更简单了,脑袋平放,目光平视,命令是几个角度,你能看到第几道杠就行了。

  而对于军官来说,指挥难度则是增加了的。

  不过这倒也不难,培养一万个能精确给出数据的军官很难,但是培养一百个还难吗?

  一些经验丰富的老射手,告诉他们每一个刻度代表的数据,让他们熟练了以后,基本上很快就掌握了。

  而汉军现在的配置是,每个千人队,有两个负责校正目标方位的校射官。

  韩信下的命令是全军射击,也就意味着三万人同时去攻击三千人。

  这个密度自然是不敢去想象的,若是乱来,箭矢在空中碰撞从而导致力量的改变,也会影响到射击效果。

  所以按照各自所占的位置,各个方阵也自己心里面有了个数,于是每个方阵给出一个准确的设计角度和刻度,各千人阵内的校射官再根据自己的站位,来决定是否向左或者向右偏移一些,以求达到最密集的射击目标。

  “噗……噗……噗……”

  密集的箭阵密密麻麻的从天而降。

  防御不足的项家军阵内,接连听到箭矢钻入身体,那肉被硬生生撕裂的声响。

  鲜血倒是没有喷出来,这会儿也很难喷出来。

  但如此密集的箭阵,还是让项家军瞬间倒下了至少一半人以上,其他的也几乎是人人带伤。

  项梁左臂上也中了一箭,没有时间去感叹汉军箭阵的威力。

  看了眼四周瞬间倒下一半还要多的弟兄,不由得双眼一红。

  “散开一些,加快速度,冲上去与他们肉搏!”项梁放声高吼着,就连声音都有些嘶哑。

  “将军,过不去的,这个距离汉军至少还能再射五轮!您先在这里等一会儿吧,之后再看有没有机会出去!”项梁的亲兵有些犹豫了。

  之前一直没跟汉军真正的交过手,所以只是听说他们很强,但到底有多强却谁也没见识过。

  但是今天,他见到了。

  汉军的确很强,就凭这一轮箭矢攻击,就让他意识到了楚军与汉军的差距,并非一点半点的。

  密集的箭阵靠着人数的堆积就能做到,但把数万只箭矢射在他们这么大一块区域内,着实不容易。

  虽然楚军也能做到,但却做不到像汉军这般,能让更多有效的箭矢落在这里。

  他们这三千来人,仅仅只是一轮箭矢攻击,就几乎是人人带伤,后面可是至少还有五轮呢。

  他,有点怕了!

  “混账,说什么呢?弟兄们还在拼命,弟兄们已经在这里躺着了,你让我躺下来装死人?”项梁知道亲兵是为了自己好。

  哪怕让自己躺下来装死人,他也绝不会苟活。

  所以也就没有骂的太狠,伸出还在往外渗着血的左臂:“把箭矢砍断!”

  箭矢入体,若要继续作战,最好的办法就是将其裸露在外部的箭身折断,以免影响自己的行动,同时也能保证血液流出来的没那么快。

  那些动不动就战场上拔箭头的,不是因为要耍帅,而是觉得自己死的太慢了。

  亲兵不敢多言,值得斩断项梁左臂上的箭身,然后随着他一同朝着前方冲去。

  第二轮,人员再次缩减一大半。

  第三轮,项家军的三千人,还能够继续向前冲的,仅仅只有不足二百人。

  第四轮,不足百人。

  第五轮,仅仅只剩下了二三十人。

  从第二轮开始,左右两侧的军阵就停止射击了。

  第三轮开始,中军后排停止射击。

  到第四轮第五轮,射击的仅仅只有前排的两个千人阵。

  即便如此,对面一个楚军所需要的面对的,也是至少十只以上的弓箭。

  终于,幸运的存活下来的二十余项家军士兵,冲到了汉军的阵前。

  项家军可谓是死的很壮烈,每一个人都是死在了前进的途中,没有人退缩,没有人逃跑,没有人恐惧。

  但是论这一战的场面,其实一点也不壮观,甚至有些乏味的感觉。

  不过这也是很正常的,从双方实力来对比,训练什么的就不说了。

  单说人员对比,哪怕满编的项家军,所需要的面对的也是十倍于己的敌人。

  让十个没玩过弓箭的人,在射程范围内同时对着你发射,哪怕你经验再怎么丰富,也总会有一支射中你的。

  所以,造成这一场面的原因很简单,就是巨大的人数差距所造成的,哪怕是抱着必死之心的楚军要玩近战,首先你也得能接近了才行。

  韩信说出那句兵者,诡道也的时候,就没打算跟项梁来一场轰轰烈烈的战斗。

  此刻的项梁也是浑身的鲜血,身上又多出了几只箭矢。

  先前劝他躺下来装死人的亲兵,也早在第三轮攻击就身中数箭躺在地上动弹不得。

  项梁能够感受到体内的力量似乎正在迅速的消散,而身旁的弟兄也是一样的,甚至有几个连站都不太能站得稳。

  项梁紧紧的握着手中的铁剑,双目通红的看着面前摆满了盾牌的大阵。

  “弟兄们,跟我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