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001章:怒其不争

作品:别叫我歌神|作者:君不见|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8-24 23:27:24|下载:别叫我歌神TXT下载
  郝凡柏一时半会顾不上打死自己的亲侄子,他皱着眉头刷着手机。

  俞文鸿说的没错。

  谷小白最后一站黄海站的演出,22日、23日、24日,依然是连续三晚的演出。

  如果算上之前的魔都场,以及21日晚上的毕业典礼特别场次的话,谷小白就要连演7场。

  这种情况,之前网络上其实也有各种质疑的声音。

  譬如,连续唱的话,如何保证每一场的质量不受影响?

  谷小白是不是为了捞钱无所不用其极,压根就不在意演出的质量。

  这一点,已经完全被现场的观众打脸了。

  谷小白的演出,就算是毕业典礼那天晚上的演出,都一如既往的高水准,从无丝毫的瑕疵。

  但是,谷小白的后面两站——东海和黄海站的演出,距离实在是太近了。

  而且,因为粉丝们太过热情,每一站都连唱三场,结果就变成了连着唱的情况。

  而且是连唱七天。

  这可能是前所未有的情况。

  郝凡柏其实也很担心。

  不是担心谷小白的嗓子或者体力。

  在他看来,谷小白这孩子,体力充沛着呢,他的嗓子实在是太强悍了,晚上搞巡演的时候,白天他一整天还都在忙实验。

  这家伙的嗓子,简直就是一部机器。

  而且谷小白的演出,和别的演出有最大一点的不同,那就是别的演出,到了任何一个地方,都要先搭台,适应场地,排练走位,调整各种音响器材。

  但是谷小白是自带演出场地的,演出居住实验,都在海上龙宫里……

  虽然单场演出复杂无比,环节众多,但是相当于驻场演出,一切都太熟悉,太方便了。

  嘉宾上台客串的时候,他都能连跑带颠,跑回自己的实验室看一眼实验数据再回来接着唱歌你能信?

  这种情况,让郝凡柏情不自禁回忆起了当初谷小白中午在食堂唱歌的时候。

  似乎对谷小白来说,每天晚上的巡演,真的像是每天中午到食堂唱一首歌似的那么简单。

  郝凡柏甚至怀疑,如果可以的话,小白可以这么地久天长的唱下去。

  但是这种情况,真的是太反常识了。

  在人类的正常认识范畴里,一个人是不可能这么高难度的演出,唱这么久的。

  网络上,已经出现了各种各样的谣言。

  “据传谷小白演出结束之后,嗓子剧痛难当,被逼打封闭针坚持演出……”

  “网友爆料谷小白在演出中坠马受伤,下台时走路一瘸一拐。”

  “传谷小白和郝凡柏产生冲突,在后台大吵大叫,闪姐劝都劝不住。”

  “一张照片揭示一个事实,知情人称,谷小白和自己团队的感情已经破裂……”

  俞文鸿肯定是买了各种自媒体,郝凡柏也是这么过来的,对这些常见的手段,特别熟悉。

  网络上那些捕风捉影的照片,各种挑拨离间的话语,其实都经不起推敲。

  但是现在有一个最大的事实摆在面前。

  那就是谷小白已经连唱六场了。

  今天晚上,就是连唱七场!

  正常的人类,都不可能做到这种事!

  所以,在预设立场的情况下,网络相信这些爆料、谣言的人就多了起来。

  许多人已经开始在小白娱乐的官博下方,抨击郝凡柏、闪姐要钱不要命了。

  “心疼小白”、“要钱不要命”、“垃圾团队”等字眼,在网络上发酵肆虐。

  甚至有人号召让最后一场的观众退票,“让小白可以歇歇”、“让小白休息一下”、“别再压榨小白了”。

  这些人打着心疼谷小白的旗号,在各种搅浑水,让郝凡柏看着就头痛。

  就在郝凡柏头痛的时候,突然听到了身后传来了几个熟悉的声音。

  “嗨,这一个月可累死老子了!来来来,再喝一杯……”

  “对啊,这都第七场了,老板真是不把我们当人看,给钱多也不能把人这么用啊,可算是要结束了……”

  “老陈呢?老陈怎么没来?”

  “老陈还有一个别的录音,跑去棚子里去了,他待会儿就过来……”

  “你们现在身价高了吧……”

  “你还别说,我们搞了这么多年,身价都没这一次提的那么快……就说老陈这个录音吧,我当时就试着提了一下价格,没想到对方连犹豫都没犹豫,就答应了下来,只是要快,这三天白天老陈都跑这个录音去了……”

  “晚上还要上场,赵指挥您就别喝了吧……”

  “嗨,怕什么,都演了那么多场了,我闭着眼睛也能应付得来!”

  郝凡柏在旁边听着听着,脸就黑了下来。

  他探头向旁边的卡座看了过去,就看到了几张熟悉的脸。

  和谷小白的脸盲不同,经纪人出身的郝凡柏,特别擅长记人。

  因为经常要和很多不同组织的工作人员打交道,郝凡柏可以见一次面就记住一个人,甚至几年之后在其他地方再见到这个人,都能一口叫出对方的名字。

  这大概也是一种天赋了,所以郝凡柏在圈内的口碑一直很好。

  正对着他的这个人,他记得很清楚,是“碧海骑鲸”海上巡演大乐团里的一名乐手,是铜管乐组的。

  而旁边几个人,有两个也是他能认出来的乐手。

  而背对着他的这个人,就算是只能看到一个后脑勺,他也一眼就能认出来,是其中一个大乐团的团长,而旁边还坐着这个乐团的指挥。

  看到对方竟然在这个时候来喝酒,郝凡柏真的是快要气炸了。

  距离现在不到六个小时,就要进行晚上的演出了,还剩最后一天了,你们就这么按捺不住,连一天也等不了?

  今天上午的时候,谷小白就曾经跟他说过日本的小森纪念乐团的事。

  其实郝凡柏是不怎么建议谷小白更换乐团的。

  第一个原因,是因为海上龙宫的秘密太多了,他并不喜欢让太多不可掌控的人来到海上龙宫。

  而更重要的原因,是郝凡柏有着一些固执的观念,认为用人还是用自己人比较好。现在的大乐团差点怎么了?说句不好听的话,一万个人,有一个人能听出来差别吗?

  再说了,差点也是可以调教的嘛,只要钱到了,排练够了,练习多了,再找个好指挥调教一下,都还是有机会的嘛。

  谁说中国就出不了顶级乐团?说不定这个顶级乐团就出在我们手里呢。

  郝凡柏和乐团的领导层接洽过,觉得他们还是挺有上进心的,觉得应该该给他们这个机会,谷小白的下一波巡演肯定还有一段时间,谷小白的未来还很长,总能进步的。

  郝凡柏花了很大的精力,让谷小白接受了他的意见。

  但是现在,他真的是后悔了。

  只有四个字,能够形容他现在的心情:怒其不争。

  (情节需要,请勿对号入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