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002章:演出事故(七夕快乐)

作品:别叫我歌神|作者:君不见|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8-25 09:14:19|下载:别叫我歌神TXT下载
  最让郝凡柏生气的是,现在有人在攻击自己和小白娱乐,自己本来打算集中精力去搞定这件事呢,结果家里后院出了乱子。

  他站了起来,沉着声音,黑着脸,道:“高团长,你们怎么在这里?”

  听到这个声音,高团长的耳朵一抖,猛然转过头来,脖子都差点因为转动的力气太大而扭了。

  看到郝凡柏的瞬间,他的眼睛猛然瞪大:“郝……郝总,我……”

  不知道是因为喝了酒还是因为突然见到了郝凡柏的缘故,高团长的脸红得像是猴屁股一样。

  “你们为什么没有留在海上龙宫排练?”郝凡柏郝凡柏对自己的艺人非常好,大部分时间都是个老好人不错,但是他可不是良善之辈。

  不然当初也不会对谷小白落井下石,使出各种手段了。

  他只是对自己人好而已……

  这会儿,他的内心已经开始动换乐团的念头了。

  高团长期期艾艾道:“我……我们已经对演出很熟悉了……这个,不用排练了吧……”

  你以为你们是小白啊,不用排练就能上台?

  你们知不知道,自己刚刚刚刚被人家日本的乐团嘲讽的体无完肤,我没有告诉你,还是顾虑你们的面子!郝凡柏真的气不打一处来。

  但这还不是郝凡柏最生气的一点。

  “你们在碧海骑鲸期间,还接了其他的演出?”郝凡柏问道。

  “我们,呃,有一个之前约定好的录音……我们就是分了几个人回去录了一下……这个之前就约定好的,推不掉啊……”

  “我们的合同里,可不是这么写的。”郝凡柏面色更冷。

  碧海骑鲸的交响乐团,是由两个乐团合成的,每个团大概50多人,两个团的指挥轮流指挥,而高团长,就是其中一个团的团长。

  在第一站巡演之后,郝凡柏觉得他们的表现不错,于是又签下了他们的后面三站的合约。

  他们一站演出三场,每个乐团可以分到的金额大概在100万左右。

  这个金额对这个交响乐团来说,价格也算不错了,当然还不算高。

  单场价格不高,但是碧海骑鲸是在一个月内的四站巡演,一共十三场演出。

  一个月,一个乐团可以收入400万。

  平均下来,每个参加演出的人,一个月可以为乐团创造8万的收入。

  大部分普通乐手,一个月的工资也就是万元左右,首席之类的收入才高一些。

  这对大多在亏损,依靠补贴生活的交响乐团来说,已经是高收入高利润了,国际一线乐团的价格也不过如此。

  更何况,在海上龙宫期间,吃住都是免费的。

  郝凡柏在音乐圈子里混了很多年了,他经常看到这些乐手们出来接活,录音或者演奏之类的,知道他们圈子里的潜规则。

  所以,郝凡柏在条款里专门加了一条,这段时间这两个乐团不能去接受其他的工作。

  但他没想到,在他给出了高价和这么优厚条件,还签了协议的情况下,这些人竟然还跑出来接私活?

  你们就这么缺钱吗?

  有这时间,你们为什么不能多排练一下曲目,把碧海骑鲸巡演的演出效果提升一些?

  你们的技术再提升一点,表演效果再好点,难道我钱不会多给点?

  还是你们觉得自己有了铁饭碗了,不需要努力了?

  或者觉得自己现在演成这样子,已经很优秀了?

  看高团长的样子,郝凡柏不禁想起了当初第一次和他接洽时的模样。

  那时的高团长一脸真诚地对郝凡柏说:“我们团,是想要做到中国最好的团,做到世界一流的团,我们是有追求,是有梦想的,我们会一直孜孜不倦的努力……”

  到底是套话说的太真诚,还是人真的变得很快呢?

  一场碧海骑鲸海上巡演,足以让这支乐团的知名度火爆出圈,《碧海我骑鲸》的一场大秀,更是让这个乐团里的许多乐手身价暴涨。

  并不是所有人,都能不变初心的。

  想到自己还帮他们劝小白不要换乐团,郝凡柏就觉得恶心。

  他冷冷道:“如果半小时之后,我没能在海上龙宫看到你们排练,你们就等着被解雇吧!”

  说完之后,郝凡柏转身就走。

  高团长等人坐在那里,面色青一阵白一阵。

  “我们不会真被炒了吧……”

  “嗨,没事……已经合作了这么久了,总不能临时换人吧……”

  “想要换人换谁去啊……国内就那么几个交响乐团,谁比我们更好……”

  “没事吧,就是出来喝点酒而已,又没有耽误演出……”

  “老陈那边快让他们回来!别再录音了!”

  几个人三言两语交流了几句,然后又对望了几眼,终究不敢耽搁,转身就跑。

  孤云乐队看着他们的背影,然后面面相觑。

  “云帆,我们怎么办……”

  “怎么办?当然赶快收拾乐器,去海上龙宫啊!”

  甭管这些乱七八糟的什么事儿,和我们没关系!

  晚上,碧海骑鲸海上巡演的最后一次演出。

  演出已经到了半途,全场中,最见乐手功力的《拾星》。

  谷小白的这段编配,前段格外宏大,到了快到中段的时候,谷小白恶念变身之后,所有的乐器依次进入,一点点加入,一点点增强,就像是一点点重燃希望,一点点燃起斗志,直到光芒再次充满人间。

  但到了中段的时候,几个木管乐器先进入,弦乐组继续进入烘托气氛,然后铜管组再进入。

  但就在这个时候,小号手突然冒了个泡(破音)。

  铜管乐器比较容易冒泡,冒泡也就冒泡了,糊弄过去也就罢了,谁还没冒过泡咋滴?

  但是接下来长号不知道在想什么,该他进入的时候,结果一声也没出,圆号左右看了看,有点懵逼了。长号没进呢我怎么进啊,不管了,还是进吧。

  这边圆号进了,那边长号也终于意识到了不对了,赶快也向里面挤,可他已经晚了两个半小节了,急匆匆向前赶。

  但圆号看长号又进来,顿时懵了,难道我刚才进错了?我抢了?我怎么办?

  他下意识地停了下来。

  圆号一停,后面更乱了,圆号怎么停了?我进还是不进?

  打击乐组这个时候该进了,定音鼓在后方乒乒乓乓敲了两下,总感觉哪里不对。

  整个乐团都乱了起来,就算是再外行的人,也能感觉出来,这时候不对了。

  整个乐团慌张的像是一群抢米的鸡,你拉你的,我吹我的,指挥的脸整个都青了,像是长满了青苔的河边石一样。

  就算是再怎么外行的人,也能听出来不对了,他们茫然地看向了两边的大乐团。

  这是怎么了?

  演出事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