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185章 出手如此顺利,这地盘你还真就保不住

作品:唐末大军阀|作者:云霄野|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0-08-21 19:27:28|下载:唐末大军阀TXT下载
  既是本地节度使齐克让嫁女的大好日子,又是与义成军节帅李天衢结成姻亲。以双方的身份地位,自是贺客如云,泰宁军下辖诸州刺史、牙将,牙署幕僚佐臣悉数至治所瑕丘道贺,届时齐聚一堂,倒也正方便将他们一锅端尽数都控制住。

  而李天衢休歇一日,次日又在接迎人手的引请下行至瑕丘,就见齐克让带着一众人马在城门口处等候。彼此应酬问候,也是其乐融融,只是李天衢入城时看似有意无意的环视一番,果然城内牙兵十分松懈,出其不意的迅速占领各处城关,应该也不是什么难事。

  而且义成军一行迎亲仪仗人手,也都安顿在距离藩镇官署不远处的房舍当中。

  接下来与泰宁军治下各方来贺之宾虚礼应酬的过程也无需赘叙,两日后便是迎亲的良辰吉日,李天衢召集王彦章、张归霸、王重师、解青等一众亲随属下密议一番,到了那一天,他们每个人也都很清楚自己到时应该做什么。

  动手之日,泰宁军藩镇官署与齐家宅院披红挂彩,十分喜庆,李天衢身着绯红喜袍,骑乘披红的骏马,与一众吹吹打打的仪仗往藩镇官署的方向赶去。沿途自然也少不了城中百姓避让在道路两旁,不但摩肩擦踵的看着热闹,倒也是眉开眼笑的要沾沾喜气。也有些人瞧见李天衢坐着高头大马往齐节度的官邸行去,又下意识的哈腰施礼,那般模样,也甚是诚惶诚恐。

  毕竟天高皇帝远,如今唐廷皇家威严扫地,各处拥兵自重的藩镇节度使就是当地的土皇帝。

  对于老百姓而言,所居住地界所属的藩镇节帅才是他们头顶的天,节度使为人秉性、能力如何,这也直接与藩镇治下黎民百姓的生计息息相关。而李天衢虽说是外来的,迎亲之后还是要返回义成军地界去,可两个对城内民众而言都如同天一般大的节度使结成姻亲,会有好奇的百姓前来驻足观望,也有很多人会本能的感到非常敬畏。

  然而这些百姓也都没有料到他们会见证泰宁军“变天”的过程,而且这个过程也可说是十分的古怪......

  毕竟是藩镇节度使的身份,面子上也须过得去,所以迎亲时什么堵门、障车(拦路索要礼财),乃至唐朝时节女方宾客拿棍子轻敲新郎官,寓意善待妻子等流程也是能减则减...行至藩镇牙署大门前,李天衢翻身下马,满脸堆笑的行将进去。

  只不过李天衢这个新郎官迎亲时看似正常,可他身后还有持着雁、五色丝、蒲、苇、九子墨等唐时男方送于女方寓意吉祥的纳采礼,还有那成箱成箱聘财的迎亲随从接下来的动作,可就完全出乎牙署内接迎人员,以及外面看热闹百姓的意料之外了......

  随着李天衢捧纳采礼入了牙署的随从,也都对府内泰宁军牙兵笑脸相迎。然而他们有说有笑的,竟当众人的面直接打开原以为装乘着聘财的箱子,取出一把把明晃晃的钢刀,随即先后扯下衣帛,露出内着的半身铠甲。

  一众接迎人员当即瞧得个愣怔,期间有个泰宁军幕僚刚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便有员义成军小校凑到他身前,而绰着刀笑呵呵的说多有得罪,还望莫要妄动......

  “劳驾,还请让个地。”

  泰宁军牙署大门前,王重师也正对着一个满脸惊愕的将官说道,他也从马拉的厢车舆板下抽出宽刃大剑擎在手中。连同留在府外的诸队军士也纷纷抄出了兵刃,不但立刻控制住了泰宁军方面的兵卒,也顺利的顶替他们控扼住藩镇牙署各处要道。

  这也让扎堆凑在藩镇牙署不远处的百姓都看得傻了眼,义成军前来迎亲的人手,与齐节度的牙兵本来还有说有笑的,这怎么突然亮出兵刃来?关键是泰宁军方面的将官兵卒完全没有反应过来,被人控制住,且交接把守牙署的过程看起来又十分的自然,就好像是双方本来便已说好了一般......

  明明是在泰宁军的地盘,也更是人多势众,自家节帅按说不应该如此被人轻易的给控制住。可李天衢趁着迎亲之日迅速发难,仍然顺利的控制住了治所藩镇牙署。说到底兵者,凶器也,齐克让倒也很忌讳这一套,自家女儿大婚之日周围什么刀刃兵器多了不祥,所以泰宁军方面接迎的、把门的、在府外维持秩序的虽然也有几队兵卒,可绝大多数人手里也没个家伙事......

  所以本来还攀谈得一团和气的义成军迎亲人手突然抄出兵刃,泰宁军方面的将官兵卒也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而只得受制于人。

  而瑕丘四面城门楼上,其中也有一员牙军小校又惊又怒喊着“你们这是......”,然而还没等他高呼示警,便立刻被三四名军汉上前生生制住,又死死的将其按在了地上。周围若干兵卒还没等捧起酒罐开喝呢,便也都被缴了兵刃,李天衢一方的军士也将他们都看束住,再无人敢有所动弹。

  解青也按李天衢授意,分拨带着一众人手至瑕丘城门楼上,与这两日混得个脸熟的守门牙兵攀谈,又唤人呈送来喜酒,就说这大喜的日子众位劳苦,眼下泰宁军地界也还算太平,这迎亲之日还能耽误得什么把门职事?

  然而突然出手,迅速控制住城门楼上的一众守城将兵之后,解青背负着双手,也正横眼俯视着被按在地上的那个泰宁军小校,他冷冷一笑,随即悠声说道:

  “诸位稍安勿躁,待我家主公与齐节度商议事罢,泰宁军诸部弟兄也照样能领受军俸过活,如此为谁卖命又不是卖命?我奉主公之命虽暂时制住各位,也是指望能兵不血刃的并下贵镇...虽多有得罪,但也请诸位莫要逼我出手,否则杀几个以儆效尤,也妨碍不了大事......今日过后,咱们便都有了同僚的情分,我当然也不想把事做绝。何况你们也不好好想想:

  方今是什么世道,各处藩镇弱肉强食,兵灾战祸频起,比起我家主公迎娶了贵镇节度之女之后仍不免各据一方...义成军与泰宁军倘若能合并至一处,不更能震慑得别处藩镇不敢小瞧咱们?我家主公既注定要取泰宁军,自会善待众部将士,可若哪个不开眼的非要来碍事,今日性命也只得休了。你们说...这死的又值不值得?”

  虽说李天衢以及护卫牙兵、装扮迎亲仪仗的将士出手实在太过突然,但城内观望瞧热闹的百姓缓过神来,眼见得牙署府门外亮起一片明晃晃的兵刃,也不免惊呼的喊出声来。

  这也惊动的周围民众开始慌张的奔走起来,生怕过不多久还要动刀子流血,届时又怎知会不会殃及到他们城内民众!?

  瑕丘城内引起的骚动混乱眼见要愈演愈烈,然而忽然一阵阵急促的马蹄声在长街上回荡起来。一众骑军甲士奔走相告、晓谕百姓,最前面绰枪催马的张归霸来回张望睥睨,更是霸气的大声喊道:

  “义成军李节度今日接管泰宁军,告知城中父老乡亲切勿惊惶,各安其事,我军绝不侵扰!诸部牙兵,已然厚待优叙!可我等巡查城内,倘若见到有人胆敢生乱作歹、淆乱治安,也必然严惩不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