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190章 一步百计,智将刘鄩

作品:唐末大军阀|作者:云霄野|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0-08-21 19:27:28|下载:唐末大军阀TXT下载
  淄青军治所,青州益都牙署节堂当中。

  杀声震耳、呼声鼎沸,本来一举做势要攻取益都,挟制住那帅位尚未坐稳的王师范的卢弘亲随却被杀了个措手不及。

  只得与立刻被控扼住牙署各处要道的牙兵拼死厮杀,正苦苦支撑之时,从斜刺里便又杀出一彪兵卒,更是将眼前猝不及防的卢弘部众冲击得七零八落。

  溃动的叛军人群当中,主将卢弘慌张的四下张望着,脸上流露出恚怒懊恼之色。然而悔不当初也已是晚了,也只能怪自己真不应该小看了淄青军的少主王师范。

  半路倒戈,指挥兵马反攻治所益都。卢弘也以为自己能轻易控制住王师范全家,继而与唐廷讨价还价,瓜分得藩镇大权...然而还没等发兵强攻城郭,王师范那边便已服软,遣人前来哀求有言“晚辈的确年方幼少,无力主掌藩镇,只是请求将军念在家父的情分,留我我家香火,也必感念将军仁德...如今乞保性命,去守家父与先人坟墓,还望恩许”......

  卢弘心说王师范毕竟年少,到底还是怕了。我轻易攻取淄青军,全当姑念与先前王节帅到底是君臣身份,也还能留个好名声。留得王师范的性命不杀,只须控制住他,谅这黄口小儿也再掀不起什么风浪来。

  然而王师范虽年少,他可并不是邻道泰宁军的齐克让。趁着卢弘大摇大摆的进城入府赴宴,坐等王师范主动让出节度使的位子,而最是麻痹大意之时,王师范这个在反叛部众眼中毛还没长齐的后生小子,竟突然命令伏兵发动奇袭,卢弘这个淄青军的宿将也不免着了道!

  不但是被示之以弱的王师范给瞒骗了过去,反叛部众甫一遭受奇袭,虽然不至被当场格杀,但也陷入被动挨打的局面。

  卢弘自问是淄青军牙兵部众都指挥使,凭自己在藩镇中积累下的人情与威望,也鼓惑煽动得不少牙将肯随他将王师范赶下帅位。眼下就算遭逢突袭,只要能杀出牙署,能够迅速控制住局势。

  然而伏击的敌军先是从厅堂正中骤然杀出,卢弘连忙指挥亲随要杀出条血路。溃动慌乱的叛军将兵,就感到从四面八方似乎都突然杀出无数人马,这也打得卢弘顾此失彼,毫无喘息之机。

  “快!眼下顾不得寻王师范那小儿,只要能突围出去,集结暂且安顿在城内的兵马,便能再杀回来重夺牙署!王师范胆敢诳我,也是自寻死路!”

  卢弘歇斯底里的嘶声咆哮着,他死命抵抗,率领亲随将士冲过牙署内一道道鲜血满涂的回廊。然而当卢弘好不容易突围到藩镇署府大门的左近处,却见又有数百名军士早已堵住了府门,列开几层密麻麻的阵列,彻底封死了他们前去召集城内其余军旅的去路。

  那一众军士前方,也有一员身形清瘦的军将面色冷峻的望向卢弘与他的亲随部众,他生得还算是俊朗端正,颌下蓄着一缕山羊胡,从貌相气质看来便似是精明且常好算计的人物...那军将冷眼打量着气喘吁吁的卢弘,忽的开口说道:

  “都指挥使,恕末将得罪了,可你毕竟辜负了先主遗愿。而且少主非但不曾亏待,仍信任你统领兵马讨伐叛将张蟾。可你反与蟾勾结,如此背恩忘义,也怪不得末将要与你这昔日的军中上司为敌了......”

  “刘!鄩!”

  卢弘咬牙切齿的嘶声说着,随即又忿恨的念道:“我在淄青军中做马步军都指挥使之时,你这竖汉也不过是个军中区区一个小校!后来虽得擢升重用,如今就凭你,便以为能动得了我?就算是我大意,小瞧了王师范那小儿,但他故意示弱恭请我入府赴宴,我统领的诸部军旅,半数以上也开拨入了益都城!

  牙署内闹出如此大的动静,也必然会惊动得追随我部众前来援助...就凭你麾下这些兵卒,又可能抵挡住随我入城的数千兵马?王师范与你这驴鸟当真敢谋害我,到头来却也被我麾下部众反扑牙署,尽数杀绝屠尽!”

  那被卢弘唤作刘鄩的军将却摇了摇头,不但神情气定神闲,本来在军中对马步军都指挥使这等要职高官向来恭谨的他,再望向卢弘的眼神就像是在看着一个白痴:

  “以前都指挥使也曾嘲弄末将常好耍小聪明,想的再多,也不过是弄巧呈乖,算不上什么真本事。可末将却以为你当真不懂得揣度人心,都指挥使虽然煽惑得众部牙兵倒戈,的确是因为你当初在军中颇有威望,但并非是因为少主众叛亲离,而迫使得淄青军各部军旅只得背反。

  在你答应少主不再前行攻取牙署,而入府赴宴之时,其实你就已经败了。牙署节堂内突生异变,可暂且于城内安顿的部众到底不明所以,末将已传令宣告下去,就说都指挥使在府内已然伏诛...暂时背反的牙军,本来便不是一门心思的要逼迫少主退位,只不过是受你胁从作歹......都指挥使以为,末将若是对叛乱的兵马宣称你已身死,其余叛党一律既往不咎,仍按原职录用,他们又会作何反应?”

  卢弘听罢当即愣住,很明显这刘鄩配合着扮猪吃老虎的王师范,又设下层层的部署,他也万万没有想到当初于军中只得听从号令,还被自己讥讽只会耍小聪明的刘鄩,要取他性命的同时,更要重新招降叛乱部众的计策,也是环环相扣!

  不止是卢弘,就连随着他于节堂中遭遇伏击,好不容易冲杀到牙署大门的亲随牙将、军卒闻言听罢也不由面面相觑,各个神情惶恐。倘若城内叛乱部众真如刘鄩所说的那般,已悉数降从又倒向了王师范一方,他们很明显也不愿再随着卢弘一条路走到死......

  “又何止是城内的叛军,眼下就连城外暂歇的兵马,也都情愿弃械降从,等候少主安抚再重做安置...都指挥使,殊不知你从背反少主的那一刻开始,便已走上了绝路。如今末将已接管了你的兵马,你便认命了吧......”

  刘鄩那语气中透着轻蔑的言语又穿入耳中,也刺激得卢弘立刻嘶声狂叫起来:“呸!我不信!你这贼汉诳我!众弟兄休要被他蒙骗,还不快随我杀出去召集部众!?”

  卢弘癫狂的吼着,又立刻擎尽了钢刀直朝着刘鄩冲去。而刘鄩眼见卢弘这副癫狂的模样,却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他伸出手指点了点自己的侧额,又长声说道:

  “虽说我辈皆是投身行伍的武人,也是靠厮杀征战争个功成名就...但人终究只有一条命,杀阵凶险,什么时候阵亡战死都不稀奇......

  与其一味的耽着凶险搏命,能多动动脑子解决的敌人,又何必还要莽撞的以性命相博?你算计的不够周密,所以中了少主与我所设的计,现在拼命,又有何用?”

  刘鄩说着,忽然他双目中精芒暴涨,又厉声喝道:“与尔等叛乱的兵马,已尽愿复从于少主效命。少主仁德,我也不愿昔日同僚枉然厮杀下去,只除卢弘一个,其余人等不追究叛乱罪责!尔等若仍要迟疑,只得枉死!除叛乱祸首,反罪得免,还为淄青军立下大功,这更待何时!?”

  明晃晃的兵刃骤然探出,利刃入肉发出一连串噗噗噗的闷响声。卢弘身后的亲随当中有数十人忽然拔足前冲,挺起手中兵刃猛砍乱搠,却是直接落在了背朝着他们的卢弘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