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197章 叛徒,也是能大加利用的

作品:唐末大军阀|作者:云霄野|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0-08-24 13:17:06|下载:唐末大军阀TXT下载
  “毕竟都是芦冈出身,张虎那厮虽对我尚有所遮掩,以他的性情当然也藏不住许多心事。按他这些时日抱怨的言语...本来张虎他以为既是最早投从的,如今也应是主公的左膀右臂。

  可不仅是彦章兄、安仁义、葛从周、张归霸等人,就连后来投从于主公的符存审、王重师明显更受主公重视。张虎嫌他如今步军兵马使的军职低微,之前便曾抱怨......”

  牙署节堂当中,却是解青对李天衢禀说着,他只迟疑了片刻,便又道:“再加上主公斩了他麾下小校,张虎怨懑更深。依我看来,的确早晚必成祸害......”

  李天衢微微颔首,也不由喟叹说道:“德不配位,必有殃灾;才不堪任,必遭其累。所以说,人还是贵在知足呐...我许他前程,他却嫌弃仍是我怠慢亏待了他。可是休说是统兵御将,便是冲锋陷阵,张虎虽有几分本事,王彦章、葛从周、符存审、张归霸、安仁义...他又及得过哪个?

  何况张虎更不及王彦章、葛从周等人的地方,在于比起建功扬名,他到底是匪盗心思,只想着攫取暴利。一个人要获得多少,先掂量掂量自己的能力又能争取到多少。还有那夏侯晏与杜标,要与诸处藩镇竞争霸业,当然需要广纳良才,可手下也终究不免有的要做害群之马...真到了那一步,也就只有设法将他们给除了。”

  解青闻言趁势,随即又道:“只不过我所探查到的,也就只有这些。毕竟张虎、夏侯晏与杜标私下会晤,也不能就此指证他们便有了反心。见我就在主公身边行走,多少也仍会有所防备,若要捉贼捉赃、捉奸捉双,证据确凿的治他们的罪...主公看来还是要启用那个人了......”

  “虽说要杀他们三个易如反掌,但是的确不能不教而诛,好歹也要证据确凿。毕竟现在张虎、夏侯晏、杜标三个现在还未曾起事反叛,执意要杀,倒要让世人以为我好猜忌而无端擅杀属下,休说难免要动摇诸部将士军心,以后纵然没反心的,也终不能要把人给逼反了......”

  李天衢长声说罢,旋即望向解青,又道:“那个人,他已到了吧?”

  “是,他的确精细伶俐,我又遣亲信察看,今番前来拜见主公,也为让夏侯晏、杜标那边的军士发现其行踪。”

  解青禀说罢了,便暂退出节堂去传唤那人。未过多时,就见有个小校在解青的带领下入了节堂,他正值龙精虎猛、血气方刚的年纪,虽然从貌相上看说不上如何出众,可举手投足间也投着股干练。而那小校甫一见到李天衢,便立刻施礼参拜道:“卑职张骁,参见节帅!”

  这个名为张骁的小校,尚在夏侯晏帐下听命。虽然眼下在义成、泰宁藩镇尚属于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可李天衢却很清楚,此人也是在唐末五代的史载中留下过名号与事迹的。

  因为如果义成军仍是按原本的轨迹由安师儒接管,他被夏侯晏、杜标的迎奉巴结冲昏了头脑,撒手不管军政全权委托谗臣小人,而把郑、滑二州打理得一塌糊涂...正是这张骁率领两千兵卒哗变,就逼迫得安师儒只得诛杀夏侯晏、杜标二人平息众怒。

  按史载,虽然张骁逼迫安师儒杀了夏侯晏、杜标之后军中怨气稍息。可过后不久,张骁眼见自家主公到底仍是个扶不起的阿斗,何况先前胁迫主公诛杀牙将的事都已经做下了,遂索性直接驱逐安师儒滚蛋,而由他暂时接管了义成军藩镇。

  然而得知邻道藩镇节度丢了基业,天平军朱瑄便立刻派遣他另一个堂兄弟朱裕企图攻打强吞,可到底是宣武军朱温快了一步,遣大将朱珍与李唐宾冒雪趁夜发动奇袭战,而速取义成军...张骁再是了得,终究不可能力抗住两路强藩的侵攻,也就无法入其他藩镇哗变的牙军将官那把驱逐节度,篡位自据,关于他的史料记载就此断绝,应该于宣武军朱珍麾下牙军的侵攻下战死毙命......

  可如今接管义成军上位的是李天衢,张骁没有煽动军队哗变,所以尚还留得条性命到了现在。李天衢吩咐他起身答话,又道:

  “张骁,当初你私下至解青兵马管勾账司,说愿指证夏侯晏、杜标二人贪墨军饷,治军疏忽怠懈。而你没有大张旗鼓的要告发他们,还提议暗中搜集二人罪证,才好教他们俩措手不及,无从抵赖...也足见你心思细腻。

  那时我召见你嘱咐暂且隐忍,定期前来私下禀告夏侯晏、杜标后来暗地里又做的什么勾当。先取信他们两个,才好顺藤摸瓜的揪住更多包藏祸心的宵小...近些时日,你又见他们又什么动作?”

  张骁虽然在李天衢面前表现的甚是恭谨,可听到夏侯晏、杜标这两个名头时,他脸上鄙夷轻蔑之色也是毫不掩饰:

  “那两个蠢汉呆鸟,只以为卑职要巴结他们,也从来不曾起疑。有什么举动卑职也都看在眼里。而张兵马使的确也与夏侯晏、杜标勾搭成奸,非但暗地里诋毁置骂主公,还图谋结党聚群,打算背反叛乱。只不过到底还是忌惮节帅与诸位将军的本事,已有那贼心,尚还没那贼胆,而在等候时机背反...节帅,如今由我与几个信得过的弟兄指证,是否已到时候动手,而将这伙杀才一网打尽?”

  李天衢凝视着跃跃欲试的张骁,虽说他按其原本轨迹,也曾做下煽动军队哗变,而驱逐藩镇节度的事例,可张骁只不过是以一介小校的身份,而迅速招聚两千兵马直到义成军中枢,迫使安师儒只得杀了夏侯晏、杜标平息众怒,也足见他号召力与组织力也是十分突出,并且行事果敢很有魄力。

  何况犯上作乱这种事,除了那种野心勃勃,从头到尾都盘算着叛乱背反自己当家,而终究养不熟的白眼狼之外。还有一种情况是眼见自己效力的主公当真就是个不成气候的大草包,能力上也根本无法服众,不愿意自己的身家性命、前程志向都落在一个庸才的掌控之中,这年头投从一方藩镇军中效力,又不像后世工作跳槽那般容易,真就不甘心,那也就唯有反他娘的。

  所以张骁会在安师儒那厮麾下会煽动士兵哗变,但是换一个镇得住他的主公,能够让张骁心服口服的,他也就不会逢主必反,关键还是在于其对自己的主子是否认同。

  而张骁按原来的事迹,会胁迫安师儒必须要对义成军将士有个交代,而点名必须诛杀夏侯晏、杜标二人,也足见他对那两人深恶痛绝,后来眼见安师儒终究还是个不成器的庸人,也不过是让他赶紧滚蛋,这才暂时掌控得义成军藩镇。通过几次接触,李天衢大概也能确定这张骁可以信任,而且以他义成军旧部小校的身份,尚且也还没与夏侯晏、杜标撕破脸皮,在这个时候正好也能派上大用场......

  是以李天衢微微一笑,又对张骁说道:“也不必着急,虽说还要让你在夏侯晏、杜标手下按捺些时日...起码这几个驴鸟,现在还不知我已能确定他们早晚必要背反。而连同张虎在内,这几个杀才虽说已意图谋反,可终究还是有所忌惮,而不敢动手么?那么也用不了许久,我也会给他们一个背叛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