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章 种菜

作品:超脑太监|作者:萧舒|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20-08-21 20:07:43|下载:超脑太监TXT下载
  大月朝

  孝陵位于玉京之南一百多里的崇山峻岭之中,乃大月朝历代皇帝的陵墓,如今已然二十三座陵墓。

  太祖皇帝打下大月江山,定都于玉京,龙驭归天之后葬于这孝陵内。

  虽然大月都城后来迁至神京,但历代皇帝仍葬于孝陵。

  巍峨巨峰三面环抱,二十三座庞大墓陵依山而建,好像二十三只巨兽坐背望南的盘踞。

  南边开敞,地势平坦,绵延着数重牌坊与城门及神道,庄严肃重。

  西南有一座湖泊,湖面如镜,天空白云倒映其上。

  湖水外流,分出数条小河,如玉带般穿过山谷。

  西北一座山脚下的树林里建了一片院落,隐于树林之中,外人看不出。

  最西北角的落院里忽然响起一声惊叫。

  李澄空猛的坐起。

  他一头冷汗,脸色苍白。

  自己身为超算研究员,正在湖下检查超级计算机倚天,地面忽然剧烈震动,自己竟被震飞。

  身在半空中,看到地面好像纸一样被撕开,湖水汹涌眨眼淹没倚天。

  强大电流化为银蛇在湖水上蹿动。

  自己手舞足蹈仍旧无可避免的落回水面上,被银蛇吞噬,眼前一黑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这是哪里?

  他扭头四顾。

  自己正坐在一张坚硬的床榻上,薄薄一层被子已经湿透,嘴里还有一股药味。

  这是又活了?可这家具与摆设怎么这么怪?还有三张床榻是怎么回事?

  剧烈疼痛忽然而至,他眼前一黑,又仰天倒下去。

  当再次醒来的时候,他躺在榻上看着藻井,静静出神。

  没想到自己运气如此之好,却又如此之糟!

  他把手探进被子里一摸,脸上露出欲哭无泪神情。

  自己果真重生于一个小太监身上!

  做一个太监,那还不如直接死了,说不定还能换一个人附身。

  “砰!”房门被一脚踹开。

  一个满脸麻子的魁梧青年大步流星进来,三两步到他跟前:“李澄空,我说你也躺够了吧?都几天了?!你来这儿不是享福的,是干活的,赶紧的!”

  李澄空抬头看向他,做呆滞状。

  “怎么,脑子也坏了?”魁梧青年冷若冰霜:“坏了也得干活,快!”

  李澄空已经完全接受了自己同名同姓小太监的记忆,知道这青年的身份,神宫监的掌司秦天南。

  他慢慢撑起身体。

  好汉不吃眼前亏,胳膊拗不过大腿,至于死不死,先等等再说。

  他浑身虚弱无力,想快也做不到。

  秦天南一把掀掉薄被,将他扯下榻,冷冷道:“磨蹭!”

  他直接抓住李澄空衣领,大步流星往外走,好像拎一只小鸡般轻松。

  一出屋,风一吹,李澄空不由打个寒颤,这身子太过虚弱,屁股与后背隐隐疼痛。

  他强压着屈辱,仍不忘打量四周。

  太阳霞光万道,正是清晨,霞光把院子照得亮堂堂,照得他暖融融。

  这是一个宽阔院子,有十米见方,东西两排屋子有十间,南北都有门,显然只是院落的一重。

  自己正从西厢房最南边的屋里出来,院子里正有两个小太监在阳光里扫地。

  看到他们,两个魁梧的小太监停住扫帚,笑嘻嘻看着这边。

  秦天南喝道:“干你们的活!”

  “秦掌司,这小子的命还真够大的呀。”一个小太监笑眯眯的道:“可悠着点儿使,别真没命了,秦掌司你还要担责任。”

  “啰嗦!”秦天南冷哼,拎着李澄空出了南门,沿着一条铺石子小径穿过树林。

  李澄空一动不动,任由他拎出两百多米,上了山腰,在一间松木屋前停住。

  “砰!”李澄空被扔到地上。

  李澄空抚平自己衣领,看向四周。

  眼前是一座荒地,约有五亩左右,地头的这间松木屋是刚建的,犹散发着松木香气。

  “吱嘎。”木屋的门打开,一个矮胖的老太监走出来,须眉皆白,脸白如雪,圆圆脸庞圆圆的大眼,气色红润,有鹤发童颜之姿。

  他圆脸露出可亲笑容:“哟,秦掌司,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老汪头,又躲着偷懒!”秦天南哼道:“给你添个作伴的,从神京挨了二十杖送过来种菜的。”

  圆胖老太监打量李澄空,嘴里啧啧作响:“二十杖,啧啧,又是个可怜人呐。”

  “谁也别说谁可怜。”秦天南冷冷道:“秋天要是收不到两百颗白菜,你们两个谁也逃不掉梃杖!”

  “明白明白。”老汪笑呵呵的道:“放心吧,不会给秦掌司你找麻烦的!”

  “那就好!”秦天南沉着脸瞪向李澄空,又瞥一眼老汪:“好好干活,活干好了,随你怎么偷懒,要是干不好活,哼哼!”

  他露出森然一笑,转身便走。

  李澄空目送秦天南离开,一直没有说话。

  自己现在这身份,说不说话没什么区别,在秦天南眼里都是卑微如蚂蚁,谁管蚂蚁说什么。

  “呵呵,小家伙,今天开始,我们就搭伙儿干活,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啦。”老汪拍拍他肩膀,和蔼可亲的笑道:“我这身子骨一天不如一天,不知道晚上一觉睡下去,明天还能不能醒,所以干活还是要靠你啦。”

  李澄空笑笑。

  他接收了这具身体的记忆,可还处于一种懵懂状态,因为隐隐觉得不太对劲。

  这具身体也叫李澄空,原是负责清扫宫中东阳门的,结果不长眼,在清溟公主经过的时候还埋头打扫,灰尘落到公主眼里,惹得她大怒,打了二十梃杖送到孝陵种菜。

  孝陵种菜,依例不得迁转。

  意味着他这一辈子只能在这里种菜,活在这里,老在这里,死在这里,干得再好也不能离开孝陵,也不能升官。

  惹怒清溟公主挨梃杖那一幕在原本身体的记忆很模糊,因为一切发生得太快,快得他发懵,恍然一场噩梦。

  但现在的他却能清晰回放那一幕。

  能看得到当时的天空、阳光、清溟公主的衣着、薄怒冷漠的神情、绝美的脸庞,还有她身边两个宫女秀美脸庞上的冷硬与厌恶。

  这让他感觉到不对劲儿。

  就好像这具身体的记忆制作成了电影,他回忆就是电影回放,而且影片回放的速度还能任意控制,可快可慢,可放大可缩小。

  就像自己正对着一台电脑。

  更不对劲的是,他感觉周围一切都变得缓慢,一切都放慢了十倍。

  这是身为工程师的严谨所做出的严谨推算。

  不管是秦天南的说话还是动作,还是老汪头的说话与动作,都缓慢十倍。

  这让一切都变得不真实。

  他隐隐有一个推测。

  自己这状态很可能是与超级计算机倚天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