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026章 种树(一更)

作品:超脑太监|作者:萧舒|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20-08-21 20:07:43|下载:超脑太监TXT下载
  顾英珠忙伸玉手接过。

  她接过之后,没急着去看,反而盯着李澄空看。

  李澄空微笑:“怎么,顾姑娘你是怕这步法有假?”

  “你不至于做出这种事来。”

  “知我者,顾姑娘也。”李澄空微笑道:“这套步法应该是陈飞虹前辈功行圆满之后所悟,而且已经来不及再录下,匆匆留下这八个脚印,将步法蕴于其中。”

  “我们内观弟子皆奇才,悟性皆高绝。”顾英珠好奇的道:“为何就没有悟通的?”

  李澄空叹一口气。

  “还请南王殿下明言。”

  “因为你们修为不够,达到陈飞虹前辈的层次,才能领悟到她这套步法。”

  “……这么说,南王殿下你已然达到陈祖师的修为?”

  “差不多吧。”

  顾英珠上下打量他。

  “顾姑娘是觉得看不出来吧?”

  “是。”

  “那现在呢?”李澄空忽然放开了气势,洞天里的力量全部归入身体。

  顾英珠脸色微变,情不自禁的后退数步,一直退出了大厅才停住。

  李澄空收敛了气息,微笑看着她。

  她心中的惊悸与凛然犹在,奇异的看着李澄空。

  李澄空一直懒得跟她计较,却不想再受她一而再再而三的横眉冷对。

  太真观所有师兄弟们都宠着她,再上她有绝顶的资质与修为,造成了她强烈的错觉,好像世间的男人都会让着她。

  李澄空虽懒得计较,却不想被当成软杮子。

  李澄空周身气势皆敛,恢复了温文尔雅之态,微笑道:“如何?”

  “南王殿下好修为。”顾英珠低头看向八张素笺。

  每一张素笺,皆有一套步法,而且配合了一套心法,看起来繁复异常。

  她半信半疑抬头看向李澄空。

  李澄空微笑点头。

  “竟如此复杂?”顾英珠虽然惊悸于李澄空的强大,仍难免持怀疑态度。

  八个脚印,竟然蕴含着这么复杂的步法?超乎想象。

  李澄空道:“你试着练练看,自然就明白了。”

  “好。”顾英珠肃然点头。

  如果李澄空居心叵测,可能这步法藏着危险,自己今天索性就以身试法,一探究竟。

  她是武学奇才,这套步法虽繁复,却看过一遍便记住,完全烙印入脑海。

  “咦?”她奇怪的睁开眼看去。

  然后再闭上眼,然后又睁开眼。

  如此反复数次之后,又抬头看向李澄空。

  李澄空一脸微笑。

  她总觉得这笑意藏着古怪,好像戏谑又似嘲笑,又似幸灾乐祸。

  “这……?”

  “凭顾姑娘你的资质,练成不难。”

  “……好。”顾英珠缓缓道:“那我带回去练,南王殿下你暂时歇息吧。”

  “可以。”

  “请随我来。”顾英珠在前头带路,引李澄空出来此院,来到山腰另一侧的一座院子。

  “此乃贵客精舍,南王殿下若不想走,可暂且在这里住下。”

  李澄空答应。

  叶秋与袁紫烟正等在院里。

  待顾英珠离开后,两女忙上前迎上。

  “老爷,我们还留下?”袁紫烟不耐烦的道。

  她原本以为只是过来挑战一番,打败整个太真观便走,然后去别的宗门挑战。

  如果能把内陆最顶尖的宗门都战败,烛阴司在这里立足就水到渠成了。

  可看老爷的架式,竟然没有速战速决的心思,磨磨蹭蹭不想走。

  难道是因为顾英珠美貌,或者说那个李静柔美貌,所以想多相处一阵子?

  这一路上,顾英珠没给好脸色,可老爷却仍旧和颜悦色,一点儿不发火。

  老爷何曾有如此好脾气?

  一定是看上顾英珠了!

  这顾英珠也没什么好的吧,比玉筝公主差远了,更别说清溟公主了!

  真不明白老爷怎会看对了眼!

  “再留两天。”

  “为什么呀老爷?”

  李澄空看她一眼。

  她顿时露出笑容,嫣然笑道:“当然喽,老爷想留就留,不必说为什么。”

  李澄空哼一声:“你别呆在这儿了,该忙什么忙去,一摊子事呢。”

  袁紫烟忙道:“老爷,我不忙。”

  如果嫌麻烦就直接跑了,一定会被秋后算帐,别忘了自己的身份,是老爷的丫环。

  身为丫环,当然要随时随地的伺候,鞍前马后的辛苦,否则要自己这个丫环何用?

  李澄空斜睨她一眼。

  袁紫烟笑道:“真不忙,有什么事都处理好了。”

  “那就劳烦你的大驾了。”李澄空道。

  “嘻嘻,老爷说笑了。”

  李澄空摆摆手,坐到院中的石桌旁。

  袁紫烟忙奉上茶茗,娇笑道:“老爷一定有所斩获吧?”

  她能感受到李澄空的气息不同。

  旁人感受不到他气息,却瞒不过她这个身边人。

  虽然只有细微差别,仍被她所察觉。

  “看了三位前辈高人的笔记,大开眼界。”

  袁紫烟双眼放光:“那老爷更上一层楼了?”

  李澄空颔首。

  “可喜可贺!”袁紫烟赞叹。

  到了老爷这一步,想更进一步谈何容易,没想到还能更上一层楼。

  这太真观确实底蕴深厚。

  叶秋道:“教主,这位顾姑娘对教主你的看法有所改观,但也越发忌惮教主了。”

  “她呀……”李澄空摇头笑笑。

  外人看来她可能想得太多,可他却知道顾英珠的感觉敏锐,智慧不俗。

  叶秋轻声道:“那步法当真很玄妙?”

  “不愧是陈飞虹前辈,确实玄妙莫测。”李澄空缓缓点头。

  “难道老爷就真交给他们啦?”

  “嗯。”

  “唉——!”袁紫烟叹气。

  换是成她,一定要留一手的,绝不会全传给别人。

  “待人以诚。”李澄空微笑道:“在这种事上怎能耍小心思!”

  “是,老爷,受教啦。”袁紫烟忙点头,免得再受训。

  李澄空摇摇头,轻啜一口茶茗:“你们两个都不适合这套步法。”

  “难道是独门心法?”

  “嗯,需得配合太真神树的心法。”李澄空颔首:“是养树壮树之妙法。”

  “养树壮树?”

  “是太真观独特的心法,你不适合练。”

  “为何不适合?”

  “对资质要求极高。”

  “……明白啦。”袁紫烟知趣的不再多说下去,并且岔开话题:“那我们住几天?”

  这无异是说自己的资质不如太真观的弟子呗。

  “再呆两天吧。”李澄空道:“我要闭关两日。”

  “是,我来替老爷守关。”袁紫烟忙道。

  李澄空颔首。

  随后的两天,他一直闭着眼睛坐在床榻上,声息全无,心神全部在自己的精神之海。

  精神海内,已经生出一株参天巨树,与陈飞虹所坐的那株金树一般无二。

  此乃太真神树,并非太真观诸弟子们所凝成的太真神树,而是真正的神树,生于更高层次的神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