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030章 白云(一更)

作品:超脑太监|作者:萧舒|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20-08-21 20:07:43|下载:超脑太监TXT下载
  贺玉琼道:“小冯,你喝醉了吧?”

  “呵呵……”俊朗青年扬扬手上的酒壶,得意的道:“漱玉小筑的醴湖酿虽妙,却不醉人!”

  李静柔没好气的道:“谁说醴湖酿不醉人的?醴湖酿后劲极大,你醉了小冯!”

  “李师姐,我没醉!”俊朗青年摇头,打量着袁紫烟:“这位姑娘是……?”

  袁紫烟扭头看向贺玉琼。

  李静柔轻声道:“是许师妹的夫婿,冯天真。”

  “冯天真?扑哧!”袁紫烟捂嘴娇笑:“这名字有趣,有趣,咯咯!”

  冯天真不在意的笑看着她。

  袁紫烟姿容绝美,此时一笑,灿若月辉。

  李澄空轻咳一声。

  袁紫烟忙收敛笑容,抱拳道:“冯公子,我乃天元海南王府一丫环袁紫烟,幸会。”

  “天元海?”冯天真露出迷茫神色。

  他是真没听过天元海之名。

  还以为是哪一宗门,可遍搜脑海各处,却没搜到这个名字,扭过头看向正喝酒的众男子。

  一个青年轻笑一声道:“天元海是海外诸岛之统称,遥远不可及,没想到竟然有人过来。”

  “原来是域外来客,”冯天真看向李澄空:“那这位公子是……?”

  “这是我家老爷。”袁紫烟傲然道:“上李下讳澄空。”

  冯天真笑道:“筑主,我们小筑还有师姐妹嫁到域外去的?太远了吧?”

  “南王殿下没娶小筑弟子。”李静柔道。

  “哦——?”冯天真好奇的看向李澄空。

  数人也从门口探出脑袋,好奇的看向李澄空。

  如果不是家里夫人以死相逼,他们谁会在这个时候跑过来,无异于送死嘛。

  竟然还有不是娶了小筑女人的这个时候来小筑,简直是莫名其妙。

  “那南王殿下不知是来找哪一位师姐妹的?”冯天真笑呵呵的问。

  他这一问,众人恍然大悟,露出会心一笑。

  这是心有所属,看上了小筑的哪一位弟子。

  在这个时候跑过来帮忙,确实会打动这位小筑弟子,冒性命之险追求美人儿,原来是同道中人!

  “我想找周傲霜周姑娘。”李澄空微笑。

  “周姑娘?”众人一愣。

  “可笑!”有人发出一声冷笑。

  李澄空看过去。

  水榭的门挡着,透过敞开的窗户可看到一个英俊青年正停银杯冷笑。

  这青年嘴角有两撇黑亮小胡子,显得成熟儒雅,风度翩翩。

  银杯一停之后,又慢慢送到唇边,仿佛刚才这一声冷笑不是他发出的。

  “这位是陈正廷陈公子。”李静柔轻声道。

  袁紫烟道:“夫人是哪一位?”

  李静柔轻轻摇头:“李公子是白云峰的弟子,只是听闻洞仙宗肆虐,特意过来打抱不平,自愿相助。”

  “白云峰?”袁紫烟惊奇的道:“与洞仙宗齐名的那个白云峰?”

  “正是。”

  “原来是名家子弟。”袁紫烟轻笑道:“莫不是跟我家老爷一样,都是冲着周傲霜姑娘来的吧?”

  “这个……”李静柔迟疑:“没听李公子说过。”

  “那就好。”袁紫烟点点头:“不是情敌。”

  李澄空瞥她一眼,让她少胡说八道。

  袁紫烟收敛娇笑:“听闻白云峰的白云掌威力惊绝,不如赐教一二。”

  她便要动手。

  李澄空道:“算了。”

  “……是,老爷。”袁紫烟只能刹住身形。

  她周身气势一涨,正漫不经心喝酒、想看热闹的众青年男子顿时一惊。

  冯天真也吓一跳。

  周身汗毛一竖,后背出一层冷汗,酒意顿去,彻底恢复了清醒。

  “筑主,我们还是找一处安静地方吧。”李澄空道。

  “好,随我来。”贺玉琼微笑。

  她看一眼袁紫烟。

  袁紫烟先前收敛气息,贺玉琼也没能发觉,此时才发现小瞧了袁紫烟。

  只是丫环,修为却如此深厚。

  袁紫烟瞪一眼正看过来的陈正廷,随着李澄空一起离开。

  “陈兄,你得罪人啦。”冯天真转身过来,冲陈正廷呵呵笑道:“还是一位大美人儿。”

  陈正廷不在意的笑笑,气度沉稳,举止从容。

  他身为白云峰杰出弟子,天生高人一等。

  在座的诸人虽然都是各宗俊杰,却并非三大宗的弟子,宗门就先天弱一等。

  宗门就是他们底气所在。

  “诸位,这位南王殿下到底是何来历?”

  “天元海,八丈竿子打不着,谁知道那边的事。”

  “天元海我倒知道一些,一些些海岛,多不胜数,岛上又分各国,国与国之间纷争不休,这位南王还不知道是哪个岛上的王爷呢。”

  “这么一说,还真是不值一提。”

  “不过他身份不值一提,那美人儿的修为确实是厉害,李兄,可堪一战?”

  这话一语双关。

  众人轰然大笑。

  谈论女人是最能拉近男人之间关系的,尤其是喝着酒,议论着女人更是如此。

  纵使他们都是有妻子之人,坐在一起谈起别的美人儿来还是眉飞色舞。

  陈正廷没跟他们一起大笑,只是淡淡啜一口酒,目光平静而悠远的看向窗外,看到李澄空他们的背影。

  袁紫烟哼一声。

  李静柔安慰:“袁姑娘,他们喝了酒,个个都没正经,别跟他们一般见识。”

  袁紫烟没多说。

  这些家伙再怎么说,也在危急关头赶过来,共渡厄难,精神可嘉。

  要不是如此,她早就忍不住给他们点儿颜色瞧瞧。

  有人低声道:“陈公子,这位南王殿下让筑主亲自迎接,可不能小瞧,未必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正是正是。”

  “咱们进小筑可没这般待遇,也就陈公子才有。”众人嘴里泛酸。

  筑主对他们可没这么客气,反而处处透着不客气,一点儿没因为他们在这个时候赶过来而另眼相待。

  偏偏对陈正廷还有莫名其妙的南王如此客气,这也太势利了吧?

  女婿就不是娇客啦?!

  “要不要摸一摸他的底?”有人问。

  陈正廷摇头道:“多谢诸位,不必如此。”

  “那也对。”

  “陈公子堂堂正正可横扫一切,何必在意他的底细?”

  众人感慨。

  这便是白云峰弟子的气势,羡慕也羡慕不来,谁让自家宗门不如呢。

  李澄空一行三人被安排到了山谷深处的一处院子。

  院子位于一片竹林中,清幽宁静,无人打扰,与其他的院子隔得甚远。

  李澄空与贺玉琼在小院的石桌旁坐下,其余诸人站在他们身后。

  李澄空接过茶茗笑问:“筑主,不知周姑娘何时出关?”

  “实在说不准。”贺玉琼歉然道:“有可能很快出关,有可能需要一阵。”

  “那实在可惜。”。

  “傲霜虽强,我们筑内其他弟子也不弱。”贺玉琼笑道:“南王殿下想切磋,不妨跟她们切磋。”

  李澄空点头。

  贺玉琼道:“小筑内的藏书楼,里面是弟子们搜集的武功秘笈,虽然多是残篇,但也不乏奇功古学。”

  她从袖中掏出一铁牌递给李澄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