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031章 调动(二更)

作品:超脑太监|作者:萧舒|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20-08-21 20:07:43|下载:超脑太监TXT下载
  李澄空接过铁牌。

  这铁牌漆黑如墨,一看便知坚硬,可触手并不寒冷,反而温润如玉。

  仅仅一瞥,已然看清楚漆黑牌上的图像,却是一道山泉,泉水从几块石头之间穿过,跳起水花。

  观之仿佛能听得到叮咚声。

  “多谢筑主。”李澄空抱拳。

  贺玉琼摆手:“既来我小筑,自不能亏待了王爷。”

  “南王爷,这是我们的藏书楼头一次对外人开放。”李静柔轻声道:“即使弟子们的夫婿也不准进入的。”

  李澄空眉头一挑。

  贺玉琼笑道:“王爷与我们素无瓜葛,却来相助,我漱玉小筑当然要拿出一番诚意来。”

  李澄空缓缓点头:“生受了。”

  这个人情不小。

  贺玉琼这个筑主也魄力非凡,竟然打破了常规。

  现在是非常时期,也应该打破常规,但真正做得到的却不多。

  “那些弟子们的夫婿行事各有不同,如果有言语上的冒犯之处还望王爷海涵,别跟他们一般见识。”

  “板荡见忠臣,这个时刻能赶回来,都可敬可佩。”李澄空微笑点头:“如此人物,自然要宽容一些。”

  “多谢王爷。”贺玉琼抱拳,然后干净利落的告退。

  李澄空送出院门口。

  袁紫烟笑盈盈的道:“老爷,来对了吧?”

  天元海诸岛也有不少宗门景观奇丽,却没有漱玉小筑给自己如此巨大冲击。

  踏进这漱玉小筑,她都不想走了,就想留在这里生活。

  不仅仅是美丽的景观,还有浮动着的气息,空气中弥漫的一种浪漫而绮丽的气息。

  这才是理想的生活。

  李澄空“哼”一声,不停把玩铁牌。

  温润铁牌上还浮动着淡淡香气,从这铁牌上,他能看到更多,感受到更多。

  同时一百零八尊天神已经观遍整个山谷,看遍每一处地方,看到了所有漱玉小筑弟子。

  漱玉小筑一共有四个弟子在闭关,三个弟子宝相庄严,隐隐有观音大士的风采。

  其中一个冰冷如霜,孤高凌然,仿佛俯视人间的神祇。

  天神乍一靠近,便感应到强烈压力,不敢靠得太近,似能伤及自身。

  李澄空讶然。

  没想到这周傲霜身上竟然有如此奇力,中央天神于是飘出脑海,出现在周傲霜身前。

  中央天神观照之下,周傲霜已经不见,代之的是一巨大冰轮,雪亮无瑕。

  中央天神飘远观看,却是天空的皓月。

  皓月弥漫出一丝丝一缕缕寒意,飘向中央天神。

  中央天神惕然,倏的消失,回归到另一个虚空。

  李澄空凝重的看向那个方向。

  “老爷?”袁紫烟看李澄空心不在焉,抬头看向别处,忍不住娇嗔。

  李澄空摆摆手:“不必再费唇舌,帮忙便是。”

  袁紫烟顿时眉开眼笑。

  叶秋笑道:“袁姐姐你不是看眼缘的吧?”

  “这次不一样。”袁紫烟笑道:“我很喜欢漱玉小筑,不能让小筑被灭!”

  “教主,漱玉小筑确实不凡,”叶秋道:“弟子们修养极好,看淡生死,心灵宁静。”

  她一路走来,看到漱玉小筑的弟子心中所思。

  个个斗志昂扬,没有彷徨与畏惧,抱定必死之念,要与漱玉小筑世存亡。

  人心难测,自私为本,能在这个时候还保持如此坚定,说明这些弟子们个个心性纯良,殊为难得。

  “紫烟,调动人手吧。”

  袁紫烟讶然:“调动人手?老爷,还要再找人过来相助?”

  “嗯。”

  “我们三个就足够了吧?”

  “你也太小瞧洞仙宗了吧?”

  “老爷,如果我们三个顶不住,再来高手也没用吧?”

  “调五百个大宗师过来吧。”

  “五百?”袁紫烟明眸闪动,若有所思。

  她敏锐异常,一听到这惊人数字,马上便知道反常,知道李澄空别有用意。

  五百大宗师可不是小数字,是大规模的调动,不仅影响天元海,内陆武林也会震惊。

  叶秋也陷入沉思。

  她好奇李澄空为何要调动如此多的人手,洞仙宗虽强,五百大宗师还是太多了吧?

  “去吧。”李澄空道。

  “……是!”袁紫烟脆声答应,迟疑道:“老爷,五百个大宗师呀,老爷是想借机扬威吧?……帮漱玉小筑之际,也一展我们烛阴司的神威!”

  “你自己想吧。”

  “嘻嘻,那我去啦!”袁紫烟不再多说,化为涟漪消失无踪。

  ——

  “李师姐,听说那位南王殿下进了藏书楼!”

  “我亲眼所见!”

  “这不对吧?小筑内的藏书楼外人不得入内,我们这些家眷都不能进,为何这位南王殿下能进?”

  “筑主是打破了常例?”

  “那我们能不能进?”

  李静柔带着一帮师妹来到一间水榭。

  这些漱玉小筑弟子们身穿彩衣,端着木盘,盘上盖着圆锅,隐约飘出一丝丝诱人香气。

  她一进来,便被众人围住,七嘴八舌的质问。

  李静柔淡定的挥挥手。

  漱玉小筑弟子们如彩蝶般散开,来到一张张矮几前,各自打开盖子呈现出四盘菜,将四盘菜一一在矮几上摆好,然后轻盈退下。

  李静柔出想走,却被冯天真带人挡住路,封住水榭的门。

  “李师姐,到底怎么回事?”冯天真道。

  李静柔瞥他一眼:“许妙妙师妹昨晚没骂你?”

  “……没有!”冯天真一挺胸膛:“她敢骂我?还反了她!”

  众人强忍着笑。

  李静柔道:“许妙妙师妹的脾气大改啊。”

  “妙妙现在越来越温柔了!”冯天真忙点头。

  李静柔淡淡道:“那今天带人堵我的路,那许师妹会怎么说?”

  “咳咳,什么叫堵路?”冯天真忙道:“我们就是跟李师姐你请教。”

  “我没什么可说的,有问题,去问筑主。”

  “我们见不到筑主啊!”

  “那就没办法了。”

  “李师姐,我们怎么也是家眷,是自己人,筑主对我们太不客气了吧?”

  “你们夫人惯着你们,小筑却不会惯你们!”李静柔淡淡道:“让开!”

  冯天真摇头:“不让!”

  李静柔蹙眉。

  冯天真道:“至少要跟我们说明白啊,我们难道想知道原因都不行?”

  “就是就是,太让人寒心了吧?”

  “你们是小筑的夫婿,南王爷则与小筑无关,赶过来帮忙,自然需要足够的报酬。”

  “合着我们回来帮小筑是应该的,不必给报酬,外人过来帮忙,就给报酬?”

  “你们说呢?”李静柔哼道:“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好好修炼,临阵磨枪!”

  “不会是因为这位南王爷武功更强,所以比我们更重要吧?”一直沉默不语,呆在人后的陈正廷淡淡道。

  众人顿时一静,盯着李静柔看。

  李静柔则看向陈正廷。

  这一问很歹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