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032章 孤立(一更)

作品:超脑太监|作者:萧舒|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20-08-21 20:07:43|下载:超脑太监TXT下载
  陈正廷神色自若,平静沉稳。

  自己这一问,无疑是把这位南王爷推到了众人的对面去,不管怎样都会成为众矢之的。

  至于会不会得罪李静柔,却也顾不得。

  据自己所知,这位南王爷就是李静柔找过来的,当然会护着他。

  而这南王爷是为了周傲霜而来,容不得妥协,唯有将其斗倒逼退才好。

  李静柔心中冷笑,脸上却淡淡的,没有动怒:“小筑不会因为某人武功更强而有什么特殊对待,就像陈公子你,虽是白云峰弟子,修为也更强,可我们还是一视同仁。”

  “这倒也是。”众人纷纷点头。

  按照他们想象,像陈正廷这般身份与修为,来到小筑之后,应该比他们更受优待。

  可事实却是,小筑将他们安排在一起,显然没什么不同。

  先前还以为是小筑已经拿他当女婿,所以没客气,陈正廷应该不会生气,说不定暗喜。

  有人哼道:“那为何那位南王爷不同?”

  “因为南王爷并没追求小筑弟子,并无所求。”李静柔淡淡说道:“不像你们。”

  “我们也不追求小筑弟子……”

  “就是就是,我们也别无所求!”

  ……

  众人顿时嚷嚷。

  李静柔丢给他们一记白眼,娇嗔道:“别瞎胡闹,赶紧练功!”

  她转身便走。

  临别之际,深深看了一眼陈正廷。

  陈正廷若有所思。

  面对李静柔直直走过来,高耸胸脯便要碰到自己,冯天真只能缩身避开,让出了路。

  众女挟着香风袅袅而去。

  水榭里除了弥漫的菜香,还夹杂着她们身上淡淡的幽香,众人莫名觉得旖旎。

  “陈兄,现在放心了吧?”冯天真坐到自己矮几前,笑呵呵的道。

  陈正廷坐在他对面的矮几后,从容放下酒杯,淡淡道:“我没什么不放心的。”

  “嘿,嘴硬。”冯天真给自己斟一杯酒,一饮而尽,俊朗脸庞露出一丝愁容。

  “多谢了,冯兄弟。”陈正廷道。

  他知道冯天真这一次是出了大力,冒着被夫人重罚的风险而出头。

  谁不知道许妙妙娇娇柔柔却手段高明,把刚硬的冯天真制得死死的。

  冯天真放下酒杯摆摆手:“小事儿!”

  “嘿嘿……”有人忍不住笑,尤其是看不得他这幅嘴硬的模样。

  冯天真眼睛一瞪:“看什么看,你们也不比我强到哪里去,我们老大别说老二!”

  众人无奈摇头。

  冯天真对陈正廷道:“既然这位南王爷不是为了追求周师妹,那也没什么威胁。”

  陈正廷颔首。

  恰在此时,一个英俊青年随着一个小筑弟子飘飘来到水榭,抱拳微笑。

  众人纷纷回礼。

  他们认得这英俊青年,云仙府的杰出弟子顾常青,也是小筑的女婿。

  “老顾,你来得太晚啦,是不是不想来?”

  顾常青进了小筑毫无拘束感,笑呵呵的道:“我倒是想来,可是宗里有事,没办法,拖到现在。”

  “有什么事?”

  “我知道,是跟小苍山的事吧?”

  “嗯,现在总算是消停下来。”

  “你们还没能灭得掉小苍山?”

  “小苍山请了外人相助,灭不掉了,只能息战。”

  “莫不是太真观?”

  “不是太真观……”

  他们七嘴八舌的问一通,终于将事情经过弄清楚,却纷纷露出古怪神色。

  “你们诸位也要小心这个南王府,他们野心勃勃,其志不小!”

  “咳咳,老顾,你说的这位南王爷,已经在小筑里了。”

  “嗯——?”

  “他也来小筑帮忙,被筑主优待,甚至能进藏书楼,我们却没这待遇。”

  “筑主这是引狼入室!”顾常青腾的站起,皱眉道:“小苍山就是最好的例子!”

  “唉……”众人摇头。

  现在这地步,驱狼吞虎也是没办法中的办法,谁让小筑到了生死关头呢?

  凭他们这些援手,真挡不住洞仙宗。

  而宗门又不肯伸手。

  “不行,我去跟筑主说!”顾常青便要往外走。

  他抬头发现李静柔正站在水榭门口。

  “李师姐!”顾常青抱拳。

  “小顾,你要跟筑主说什么?”

  “说南王狼子野心,居心叵测。”

  “难关要一关一关过,南王如果真像你说的居心叵测,那就是第二关,而眼前,先要把第一关过了,没有南王,我们过不了第一关。”

  “……李师姐!”顾常青皱眉道:“有这南王在,即使过了第一关也过不了第二关?”

  “南王府比洞仙宗更可怕?”

  “……是。”

  “呵呵……”冯天真摇头笑道:“老顾,你这是危言耸听了,他一介域外之人,海上来客,再强能强到哪里去。”

  “有时候,一个足抵一宗。”顾常青肃然。

  冯天真看向陈正廷:“陈兄,你觉得呢?”

  “拭目以待吧。”陈正廷缓缓道。

  顾常青道:“现在他进入小筑,正是歼灭的大好机会!”

  众人皆摇头。

  人家过来帮忙,却把帮忙的灭掉,这怎么说也不好听,太让人心寒。

  即使真如顾常青所说,居心不良,在没有证据的情形下,妄自揣测,那也不该。

  要不然,他们任何人都能被随意处置,以居心不良之名而杀之。

  “小顾,此事休要再提。”李静柔严肃的道:“一切都等过了这一关再说!”

  “唉……,就怕到时候就晚了!”顾常青摇头叹气。

  “放心吧老顾,对付洞仙宗,我们宗门没办法,对付域外来客,我们宗门绝不会坐视的!”

  “正是正是。”

  “那就好……”顾常青松一口气。

  李静柔又深深看一眼他。

  这个顾常青,外粗内细,看似鲁莽冲动,其实用心极深,小筑的这些女婿个个都不是庸人。

  他的目标不是杀李澄空,而是孤立李澄空,从而报云仙府之仇。

  小筑怎么也不可能杀李澄空的。

  他明知如此,还浓墨渲染南王府的威胁,请小筑杀李澄空,打的主意便是请乎上,得其中。

  她懒得多说。

  李澄空也没有跟他们打成一片的想法,孤立不孤立,无关紧要。

  虽然跟这些小筑的女婿打成一片,只有好处,毕竟都是各宗的杰出弟子,将来的顶梁柱,是极好的人脉。

  小筑弟子吃香,固然是因为小筑弟子才貌品性皆好,也有人脉的缘故。

  成为小筑弟子的女婿,便跟这些杰出人物有了紧密联系,小筑弟子感情极好,时不时相聚,女婿们也常常聚一起。

  “李师姐!”忽然一声娇唤声在远处响起。

  李静柔忙看去。

  山谷口处,六个漱玉小筑的弟子正疾射而至,每人身上背着一个弟子。

  这些女子气息已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