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6章 得笈

作品:超脑太监|作者:萧舒|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20-08-21 20:07:43|下载:超脑太监TXT下载
  他低头看看胸口。

  他所处的位置恰在月光之下,能清晰的看到一根木棍从后往前贯穿了他心口,被鲜血染成了黑红色。

  木棍倏的缩回。

  血箭喷射中,他不甘心的扭头,看到了李澄空正持棍站在月光中。

  月光中,他的脸庞苍白没有一点儿血色,唯有寒星般的双眼熠熠放光。

  李澄空惊奇的发现,自己竟然不惊慌,杀一个人竟然像蹍死一只蟑螂一般感觉。

  而且自己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弱。

  身体是跟不上思维的速度,可有了内力便不同,十倍速度的内力催动下,乾坤一式的速度增了四倍有余。

  这一刺奇快绝伦,无声无息,恰好又是黑衣人失去理智陷入狂暴的时候,一击奏功。

  这些念头纷杂而现,但在外人眼里,不过是一瞬而已,他看三人缓慢的扭头过来,忙将思维调到正常人水准。

  “多谢!”胡云石沉声说一句。

  宋明华冲他抱抱拳。

  “老李,深藏不露啊!”孙归武没管自己裂开的衣衫,凑过来打量李澄空。

  李澄空笑道:“我这是捡便宜,凑巧了。”

  “老李你这就虚伪了!”孙归武用力摆摆手:“这便宜可不是那么好捡的,我们三个的小命都是你救的!”

  李澄空道:“真是捡便宜,不是你们吸引他注意,我也得不了手。”

  他这话出自真心,没有他们,自己一个人即使能杀掉黑衣人也没这么容易,而且自己既也不会轻功也不会身法,恐怕两个回合都挡不住。

  宋明华笑道:“客套话就不用多说了,又不是外人。”

  李澄空道:“老宋说得正是,再客气就是拿我当外人了!”

  孙归武一拍李澄空肩膀:“好好好!……嘿嘿,我们能有一座院子啦!”

  他兴奋的双眼放光。

  他外表大咧咧的,其实最敏感,跟别人呆一间屋子浑身别扭不舒服,只是形势比人强,只能捱着。

  所以他迫不及待想立这大功,得这赏赐。

  “人是老李杀的,你高兴个什么劲儿!”胡云石冷冷道。

  孙归武道:“谁说我不能高兴了,老李得了院子,一个人又住不了那么多屋子,我们一人一间,正好!……嘿嘿,是吧老李?”

  他讨好的冲李澄空笑。

  李澄空道:“这功劳不是我一个人的,是我们四个的。”

  他的目标不是院子,而是宝物。

  他跟别人住一屋也不习惯,尤其是离婚之后,独居习惯了,可相比于宝物来说,可以忍一忍。

  孙归武道:“那我去招呼秦掌司!”

  他急不可待的蹿出去,恨不得今晚就分了院子,有属于自己的屋子。

  李澄空伸手把黑衣人搬离自己床榻,黑衣人扭身侧倒恰好倒在李澄空榻上。

  他发动了十倍思维,周围一切变得缓慢下来。

  趁着抓黑衣人的时候,侧身挡住他们目光,迅速一探其胸口,将一本小册子取出塞到自己袖中,一切都发生得无声无息。

  此时宋明华正低头看胸前的裂口,胡云石正探身去点灯,待他们看过来,看到的是他把黑衣人弯腰放到地上,对小册子的进出毫无察觉。

  此时已经听到脚步声。

  灯光之下,秦天南随着孙归武出现。

  秦天南进来之后,仔细打量一眼三人,目光落在宋明华衣衫裂口处,然后又看向李澄空。

  李澄空平静的抱抱拳:“秦掌司。”

  看起来好像一点儿不记当初秦天南扯着自己领子拽到菜地里的仇。

  秦天南冷着脸点点头,弯腰扯去黑衣人的面巾,露出一张苍白脸庞,年纪轻轻,相貌平庸。

  “秦掌司可认得此人?”宋明华道。

  “没见过!”秦天南检查一下他伤口,然后又仔细摸摸,抬头看向李澄空手上的木棍。

  “秦掌司,这是那个凶手吧?”胡云石道。

  “要查过才知道。”秦天南提起黑衣人:“等消息吧,把嘴闭紧喽!”

  “明白。”宋明华三人点头。

  秦天南又看一眼李澄空,转身离开。

  孙归武挠挠脸腮:“不会吞了我们的功劳吧?”

  “不好说!”胡云石道。

  宋明华笑道:“换了旁人,有可能,秦掌司嘛,不会的!”

  “他处事虽然公正,可那是没碰上这样的功劳,这么一大块肥肉,能忍得住?”孙归武急道。

  “那有什么办法!”胡云石冷哼:“谁让我们是种菜的!”

  大月朝有两套体系,外廷与内廷,外廷是诸大臣官员与王公贵族,内朝廷是太监宫女们。

  内廷二十四衙监督压制外廷,地位更高。

  但二十四衙地位再高,也与他们孝陵种菜的没关系,例不得迁转,意味着他们要种一辈子的菜。

  除了钟鼓司惜薪司之外,他们地位最贱。

  “放心吧,不会的。”宋明华笑道:“早点儿睡吧,明天还要干活呢。”

  灯光熄灭。

  屋里却不安静,四人议论不休。

  “除了一座院子,还有一件宝物,老李,这件宝物就归你啦,这是规矩。”宋明华道。

  “库里都有什么宝物?”

  “谁知道呢,我是没进去过。”

  “我们神宫监能有什么宝物?有什么宝物也轮不到我们吧?”

  “说不定有武功秘笈呢。”

  “有神功秘笈也是孤本或者残篇,不成体系,练来无用。”

  “那些神功秘笈,练了一鳞半爪就受用不尽!”

  “兵器不能有,那不妨弄一件宝甲。”

  “算了吧,我们呆在这儿,哪有什么机会用宝甲,不如弄个值钱的!”

  “或者有灵丹。”

  ……

  众人好一番畅想,天快亮的时候才睡去。

  一觉到天亮,四人醒来吃早饭,蹲在院子成一排的时候,李澄空能明显感觉到自己被他们三个接纳。

  先前的时候,三人对自己也友善,可那只是疏于表面,并不把自己当成自己人,有什么话往往要背着自己。

  现在好像彻底把自己当成自己人,更加随意。

  他们吃饭的时候,听着周围人们议论纷纷,打听昨晚有没有人失踪被害。

  宋明华与胡云石都不动声色,孙归武神色古怪,被憋得很难受,如果不是胡云石不时瞪他一眼,说不定就忍不住说了。

  吃过早饭,在去菜地的路上,李澄空取出薄册子,迅速翻看一遍,凭着过目不忘将其烙印在脑海,然后将它撕成粉碎,吞进了自己肚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