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140章 长平县主96

作品:穿呀!主神|作者:幽幽弱水|分类:军事科幻|更新:2020-08-25 14:18:36|下载:穿呀!主神TXT下载
  长平县主被王后罚跪,原本应该跪在长秋宫那里,她倒好,跑到勤仁殿这里跪着了。大约王后也没想到,她那么大的胆子,敢跑到汉王那里跪。

  现在一干老臣都在,而且淮阳侯当街调戏县主的事情闹得是沸沸扬扬,王后又让县主罚跪,闭着眼睛都能猜得出怎么回事。

  杨国公忍不住问:“这是为何呀?”希望王后能给点好的理由,否则免不了君上要大动肝火了,这丢的可是汉室的脸面。

  长平县主就这样直挺挺地跪着,不说话。对他的话充耳不闻,好了,完蛋了,长平县主因为此事迁怒到他身上了。

  御史中丞李大人暗地里那个高兴呀,杨家势大,和他呈对峙之势。而刘标则是帮理不帮亲,只管说理,谁都不帮。这次是一次绝佳机会,就算整不倒王后,也好好杀杀杨家的嚣张气焰。

  犹豫过后,柔声问:“长平县主,王后为何罚你呀?”

  长平县主跪着,平静得有点可怕:“说我招蜂引蝶了,不去报官,让官府处置,却先将人打了一顿,哪里象是汉室宗亲女,简直就象街面上的泼皮无赖。”

  杨国公的脑瓜顿时“嗡”的一声,这说的是什么话呀?

  长平县主:“说我从小父母不在,自然疏于管教。长得一股子媚样,到了街上自然引得浪荡子垂涎。”

  杨国公眼前都发黑了,这下可能要闹大了!

  首先刘标就爆炸了,声音如雷,震得门窗都在颤:“王后果真这样说了?”

  长平县主闭上眼,微微叹气:“可问身后宫人,长平所言是否虚假。”

  身后的宫女们哪敢多言,直接全部跪下了,低着头没一个敢回的。

  马上要成自己的孙媳妇了,可不能被王后这样欺负了,说什么也要给自己未来孙媳妇挽回颜面。

  刘标猛地转身,对着刚出来的殿门直接闯,一手撩着官府前摆,一手高举着,快步往里小跑,愤怒地高喊:“我要见陛下,老臣要见陛下……”

  那精神头,完全不像快近七十岁的样子,能活到九十九。

  李大人都快要笑出来了!杨国公的问话不回,还担心也不回他问,结果是回的。明显长平县主对于杨家简直是隔阂到底,这个梁子一定会结下了。

  不要高兴了,赶紧进去吧,刘标一定在里面已经开始弹劾王后了,说什么他也要进去瞧个热闹,帮衬个几句,不显山露水的落井下石一番。

  李大人也往殿内跑,原本出来后,还需要通报才能进去。事情紧急,也不管通报不通报了,冲进去再说。刘标不也是这样进去了嘛。

  旁边的若干大臣纷纷轻声说:“怎可如此……这样不是明摆着了吗……”

  他们原本是跟着过来一起弹劾长平县主的,在门外等了老半天,也得到了些消息。知道长平县主把这件事不但抹平了,还颇得君上赞赏。里面的三位肱骨,也是对其赞誉颇佳,好似还有更多的内幕,就等着三位出来再询问。

  没想到还有瓜可以吃,而且这次瓜更大,扯上王后了。

  杨国公定了定神,转身也往殿里去。可不能让牙尖嘴利、舌如刀锋的刘标把王后的罪名落实了。还有李林府这个老家伙,天天盼着能拿到杨家的把柄,这次不信他不会跟着刘标,助波推澜。

  不久后,里面的大内监一路小跑了出来,左右一个瞪眼:“还愣着干什么,扶长平县主起身呀!”

  宫女们这才站起来,就听到长平县主说:“不可!王后娘娘懿旨,长平须跪到掌灯时。多谢翁翁宽宥,但长平不敢违背懿旨。”

  这下不能扶了,宫女们赶紧跪下,有时跪着比较好。

  大内监相当于内监大总管,能劳烦他亲自跑一次,自然是汉王嘱咐的。可大内监又不能说是君上叫他出来,看这个长平县主也不是好糊弄的主,也只有回去禀报,让汉王定夺。

  一听要跪到掌灯时,气得汉王一巴掌趴在了案牍上,将案牍上的几卷奏表都震翻到了地上。

  这巴掌拍得有点重,手生疼。让汉王疼得脸都有点扭曲了,不过可以看做生气的。

  大内监赶紧说:“陛下莫生气,别气坏了身体!”

  等这股疼劲过去了,汉王冲着杨国公大吼:“都是你家干的好事,现在长平县主就跪在外面,王后这是要让她跪给谁看?丢的是谁的脸?”

  刘标在旁行礼:“长平县主虽然从小父母双亡,但有宗亲和大臣关照,刚才言行举止稳妥,哪里疏于管教?就算疏于管教,现在长平县主也已长成,王后这个时候才想起管教,未免也太晚了点。”

  言下之意,王后平时不管,现在完全是为了侄儿泄私愤。

  刚才死士的事情,已经处置稳妥,大家欢喜,高高兴兴的。王后却为了侄儿,让长平县主罚跪,把这件事又翻了过来,这不是当众打了汉王的脸。

  汉王那个气呀,直接指着杨国公:“你去把她劝起来,否则这件事你就和你的好妹妹商量着办吧!”

  就是说,杨国公请不动,只有叫王后了。王后罚长平县主跪,如果其他人劝不了,只有王后改口终止处罚。如果王后不改口,那么明天弹劾王后的劄子保证比今天弹劾长平县主的劄子要多得多。就算改口了,也免不了这一顿。

  长平县主已经跪下了,以她目前的表现,哪里会轻易松口,没有王后的懿旨,绝对不会起身。杨国公明白是汉王给他尝尝味道,就算是劝不起来,也要硬着头皮上,才可以稍减君怒。

  杨国公出去后,二话没说,直接就在长平县主身边跪下了。

  这下把一干老臣都看瞪眼,杨国公都跪下了。杨国公为公爵,论地位,是比县公主的地位要低点。但是县公主的长辈,又是世代肱骨,能给长平县主跪下,显然是逼得没办法。

  希宁立即跪着作揖,一改刚才冷漠状,诚惶诚恐地说:“杨国公此为何,长平受不起呀!”

  杨国公叹气,作揖还礼:“王后一时糊涂,望县主海涵。老臣心甘情愿地陪着县主一起受罚。”

  谁知趣的赶紧地去和王后通报,否则真要跪到掌灯了。离掌灯还有一个时辰,打算把他这把老骨头给拆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