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九十一章 凌云少年时

作品:镇鬼高校之八宫蛇影|作者:萱草花雨|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20-08-22 20:58:15|下载:镇鬼高校之八宫蛇影TXT下载
  出了城,二人往城外的树林中走去。

  一路上汪海没有说话,也并没有东张西望,好像一早就知道了去处,此时正带着白马筱往那儿径直走去。

  白马筱憋了一路,终于开口道,“你是在骗他,对吧?”

  汪海没有迟疑,似乎没有经过思考,就好像早就知道他会这么说,“哦?何出此言呢?”

  “你说顺着探子的标记寻过来的,但我看你并没有找标记的意思。难不成这标记是留在空气上的?”

  听他说完,汪海忽然停住,侧过身来看着他。

  这个家伙虽然不算男人,但长相是真的很秀气,有点像现代那种满是女子气的小鲜肉,穿上古装扎起长发,有点女扮男装的意思。

  但他偏偏长得很高,至少有一米八,对白马筱这种一米七六左右的身高来说,汪海与他对视本身便需要俯视,可这家伙好像习惯用鼻孔看人了,微微昂起头,眼睛向下瞟,就这么看着他。

  的确是年少得志,这气场除了自信以外,还有一种孤傲。

  白马筱不知他忽然停下是为什么,愣神的看着他。

  汪海先是没说话,而是举起右手指着他们前进的方向,不屑的说道,“你能看到什么?”

  白马筱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去,除了一片树林,和满地的杂草石块,看不到任何东西。

  “树,草,石头,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到。还有……星星和月亮?”

  这个答案显然不是汪海想要的,眼看着他的表情就从不屑变为了鄙夷。

  “魂侣……你看到什么了?”白马筱十分信任的求助着外援——应该说是“内援”。

  谁知魂侣也无奈的说,“和你看到的一样,还能有什么东西?”

  魂侣刚说完,白马筱立刻投降道,“我认输,你直说了吧,有什么东西?”

  “本来看你的身手,还想着要不要让你进入西厂,现在来看,还真是让我失望。”

  白马筱撇了撇嘴,“拉倒吧,我才不想当那不男不女的玩意儿……”刚说完,反应过来的白马筱便觉得有一道雷劈中了自己的神经,头皮一阵发麻,连忙摆手,“我不是说你啊!我只是……”

  汪海并没有恼怒,而是依旧笑着说,“没事,我知道世人对我们这种人都有此偏见。”

  白马筱尴尬的挠了挠头,“我没有偏见!人人平等嘛,只是……”

  “人人平等?”汪海看着他,秀气的眉毛轻轻一挑,随即笑道,“你真有意思。”

  有意思?白马筱不解的看着他,他总觉得这人的言语举动都不是表面上看到的意思,仿佛都有他的深意,可白马筱这种俗人是真的猜不透。

  “我并没有要你净身当太监。我们西厂大部分人都不是太监。”

  白马筱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是……是吗……我孤陋寡闻……”

  汪海并没有和他继续掰扯这个话题的意思,继续指着前方说道,“距离我们大约五十步的地上,有一颗黄豆,可看到了?”

  本来听他说到前半句时,白马筱努力眯着眼去看,准备搜寻他说的东西,但一听到他说黄豆,立刻放弃了尝试,惊讶道,“黄豆?!你开什么玩笑?!”

  汪海继续保持着他那标志性的微笑,“我没有和你开玩笑,你真的看不到?”

  “五十步差不多六七十米了,那么远的地方站个人我都看不清脸。一个黄豆,你能看到?!”

  汪海微一皱眉,“六七十……米?”

  “就是……大概十几二十丈左右吧……”

  “你的度量衡也挺有趣。”汪海淡然说道,“那里的确有一枚黄豆。不信,我们走过去一看便知。”

  白马筱心说这杠抬的没意思,他说得对,去看看就知道了。

  两人又往前走了五六十米的距离,期间白马筱一直盯着地面,走着走着忽然停住,就听汪海说道,“就在这里。”

  这次白马筱在他的指示下,才看到面前的地上果然有一颗黄豆。

  莫说五十步之外了,现在就在他脚边,若不是汪海提醒,他还真没发现。

  “你这什么视力啊?!鹰眼?!”

  汪海笑道,“想成为一个有用的探子,眼力自然要日积月累的训练。”

  白马筱心说你是专业人员,我啥也不是,能看到才是有鬼了。

  “不过……这荒郊野外怎么会有黄豆?”

  “这就是探子留下的记号。”

  白马筱恍然大悟,这种地方出现的一个不合理,也不容易发现的东西,的确适合作为标记,“所以……你就是顺着黄豆找来的?”

  汪海打趣的笑着说,“没有四处张望也能找到标记,相反若是四处搜寻着什么,被发现时便十分惹人怀疑。”

  白马筱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想不到在这里还能被人用特务知识上了一课,“也就是说……那个守门的李统领的确是玩忽职守了?”

  “也不算,那云姓女子轻功不错,一般的守门兵卒没有发现也是正常的。”

  白马筱皱眉道,“那你还吓唬他?”

  汪海笑道,“若非如此,他又怎能记得我这个朋友?”

  白马筱悄悄撇了撇嘴,嘀咕道,“这么坑的朋友……”

  “想要做探子,不但要有好眼力,耳力也是很重要的。”

  他果然还是听到了,白马筱偷偷白了他一眼,面露不屑。

  “想要让西厂拥有天下第一情报网,若不广纳好友,四处施恩,怎能有人肯真心为你办事?”

  看来这是权谋之术,白马筱无意做官,也懒得去了解。但不由得对这个比自己还小几岁的家伙刮目相看。

  看他不过十七八岁的样子,能做到如今的地位,进宫的时间不会短。那么小的孩子便离开家人进入宫中,无亲无故,想必他的童年必定是吃了不少苦头。

  “你也用不着可怜我。我的过去没你想象的那么悲惨。”

  卧槽,我说出声来了?!

  白马筱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你们做特务的,除了眼力和耳力好之外,还会读心术?!”

  汪海戏谑一笑,“读心术倒没有,不过从你的脸上,我能猜出你在想什么。”

  这还是个心里学家……

  “不是我可怜你,不过我看电视……我听说,那些自幼入宫的孩子都很凄惨的,被各种欺负,毒打,然后一步步从底层摸爬滚打上来,才能坐到如今的高位。不应该是这样的励志剧情吗?”

  听他说完,汪海居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那绵软的嗓音,还有那副神情,真就像一个温婉俏丽的女子,白马筱不禁心神一荡。

  荡,荡个屁啊!我居然会为一个太监心动?!

  白马筱感到一阵毛骨悚然,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个变态。

  不过他刚刚的神情举止的确很像个少女,而且……偏偏这家伙还长得那么清秀。

  说句没义气的话,这货比剑音还像个女人!

  准确来说应该是以前的剑音,最近的剑音不知是不是和南宫羽待时间长了,比以前温婉了许多。

  话说回来,剑音若是留了长发,以她的底子,绝对也是个美人呢。

  就这么短短的几秒钟时间,白马筱的思绪已经飞到了很远的地方,但这种小心思除了魂侣外,也就没别人能看得出来了。

  汪海收起了那个让白马筱胡思乱想的笑,继续说道,“你这人,不管是思想还是措辞,都是那么有趣啊。我的确是很小的时候入宫的没错,你说的欺负、毒打之类的所谓‘摸爬滚打’我的确也经历过,不过并没有多久,我就得到了娘娘的赏识。自那以后,就没人敢欺负我了。”

  果然再努力也不如运气啊,被一个贵人看中就能少奋斗几十年,像他这样的小太监在深宫之中只怕再怎么努力,也是默默无闻一辈子,最多在混成老太监后可以不用被同行欺负。

  但经过刚刚一番对话,白马筱对这个人也有了些了解,他能成功也不只是靠运气,正如他所说的,他是得到了南素玄的赏识。

  若他和白马筱一样不学无术,估计再怎么讨人喜欢,也不会被南素玄重用吧。

  “你还真了不起,我在你这样的年纪时,还一直碌碌无为呢。”白马筱由衷感叹道。

  “我如何能与你相比?从出生上,你就已身在泰山之巅,而我……”

  “我?泰山之巅?”

  一直自信微笑的汪海,在这一刻忽然露出了少见的慌乱,忙说道,“是啊,和我这种出生卑贱的人比起来,任何人都在泰山之巅。”

  虽然他改口改的还算自然,而且也没什么毛病,但结合之前白马筱偷听到他与南宫羽的谈话内容,白马筱知道他指的是什么。

  当初他与南宫羽所说的“人皇”,究竟是什么?

  木凡的身份不平凡,这白马筱那一晚便知道了,但能让这个西厂督公说出“泰山之巅”这样的评价,那他的地位得高到什么地方去了?

  总不会是当今太子吧?

  那种后宫争斗,狸猫换太子的故事他看过不少,但放在木凡身上还是太扯了,而且朱吉桦看起来也不过二十五六岁,哪有木凡这么大的儿子?

  但白马筱也不打算追问,从这个特务头子嘴里撬出情报,简直堪比登天。

  不过经过这次说漏嘴后,汪海没有再说话,而白马筱也没想再追问,两人的气氛一下子就冷却了下来。

  此时他们已经进入了树林深处,虽然白马筱一颗黄豆也没看到,但他知道汪海一定是顺着黄豆走的。

  忽然,汪海拦住了他,警惕的看着前方。

  “前面,有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