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九十二章 又见十字刀

作品:镇鬼高校之八宫蛇影|作者:萱草花雨|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20-08-22 20:58:15|下载:镇鬼高校之八宫蛇影TXT下载
  汪海语气严肃,这让白马筱也跟着紧张起来。

  “你看到了什么?”

  “黄豆。”

  “废话,我们不就是顺着黄豆来的吗……”

  “两颗黄豆。”

  “啥?”白马筱愣了片刻,便心领神会的说,“两颗代表危险,是吗?”

  先前路上的黄豆都是一颗,此时变成两颗,的确应该代表某种意义。

  “不,两颗代表需要警戒行事。前方可能发现了情况。再往前走时,你我都不要发出任何动静,以免打草惊蛇。”

  “好。”

  白马筱闭上了嘴,蹑手蹑脚的跟在他身后。

  虽然和之前并没有什么区别,但经过汪海这么一说,白马筱忽然觉得前面的树林中,连空气都散发着危险的味道,仿佛下一刻就会有什么东西从树丛中窜出来。

  然而夜晚的城外树林是如此的寂静,除了夜鸟啼鸣,连风声都没有,完全不像是会有危险的样子。

  不过,这片树林里的鸟叫声好像有些奇怪,仔细听感觉带着一种奇怪的规律。

  难道鸟兽之间真的有人类听不懂的语言?

  想起曾经看过的电影情节,白马筱的脑海中出现一个词:“摩斯密码”。

  这个时代当然不可能有摩斯密码,但白马筱觉得这鸟叫声会不会也是一种讯号?

  “汪督公……”

  汪海回过头看着他,眼神中有些许责意。

  白马筱知道不该发出声音,但还是凑到他耳边,尽量小声说,“你觉得这鸟叫声会不会是暗号?”

  汪海皱眉看着他,忽然将手伸到嘴边,发出一声很响的声音。

  这声音居然和周围那鸟叫声一模一样!

  白马筱刚感到一丝惊讶,就听周围的鸟叫声应声停歇,更是十分震惊,“这是你们西厂的联络暗号?为什么停了呢?”

  汪海十分严肃的说,“连你都能听出是暗号,那还不容易被发现吗?看来那个探子的好日子到头了,回西厂就让他停职受训。”

  他的语气没毛病,体现出他的认真;他的做法也没问题,表现出西厂的严谨;他的措辞也没不妥,展现出这位督公的亲和。

  但白马筱总觉得难受,什么叫“连你都能”?

  这是有多看不起他啊。

  不过汪海并没有料到,这个白马筱纯粹是因为电影看多了,喜欢胡思乱想,一般的古代百姓哪能听得出这惟妙惟肖的鸟叫声?

  白马筱不满的撇着嘴问道,“那鸟叫声一直在说什么?”

  “时刻汇报情况。目前那云姓女子已经找到了目标,正在跟踪。”

  白马筱有点乱,“你是说,你的探子在跟着云归,而云归在跟着另一个人?那人是谁?”

  “不知道。”

  白马筱吃了瘪,悻悻的闭了嘴,继续安静的跟在他身后。

  夜晚的树林凉风嗖嗖,暗淡的月光穿过密密麻麻的树叶,落在他们面前时已没剩多少,面前可以看清面前的路,再远便是一片黑暗朦胧。

  两人不知走了多久,来到树林中的一条小河前,此时黄豆仍然每次两颗的出现,沿着岸边向小河的上流走去。

  沿着河走了一段时间,汪海忽然站定,白马筱也跟着止步,顺着他的目光,看向了旁边的小河。

  却见小河里有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漂过,往下游,也就是他们来时的方向漂去。

  “那是什……”

  白马筱刚问出三个字,汪海忽然拉过他的手,往旁边的树丛中钻去,两人一瞬间便消失在了夜幕中。

  看样子应该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白马筱大气都不敢喘,也不敢问,就陪着他在树丛中蹲了有五分钟,见无事发生,汪海才小声道,“是他。”

  “他?谁啊?”

  汪海微微低下头,眼神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忧虑,“我派出去的探子。”

  “什么?!”白马筱失声叫道,随即捂住了嘴,小声道,“我们就是跟着他留下的标记走来的?那前面……”

  “居然会被发现,对方果然来头不简单。若他被发现,只怕那云姓女子也是凶多吉少。”

  白马筱瞪大了双眼,“那还等什么?快去救她!”

  “慢着!”汪海按住了跃跃欲试的他,正声道,“如今我们连对手是谁都不知道,就这样贸然暴露,很容易中埋伏。”

  “怕啥?就算是蛇神教我也不怕,你跟紧我就行!”

  “别胡闹!娘娘将你交给我,我就必须保证你的安全!”

  白马筱并不想被这个太监保护,但他也是受了南素玄的命令,他并不想让汪海为难。

  而且汪海说的也对,对方是谁都不知道,万一是个什么很厉害的灵者,像墨睿那种的,此刻聂涧枫和剑音都不在,会发生什么谁也不敢保证。

  “那你说怎么办?”

  汪海早有打算,“往下游走,把尸体捞上来。”

  想起那晚,汪海通过尸体上的刀伤便能推断凶手的身份,白马筱会意的说道,“你想给他验尸?”

  汪海点点头,拉着他在树丛中穿梭,向着河水的下流走去。

  两人加快了步伐,没一会儿便追上了河水中的尸体。

  白马筱刚想走出树丛,却被汪海拉住,“我们不知道附近有没有对方的眼线,再走远一些。”

  还真是谨慎,不过也能看出他的江湖经验比白马筱高得多,白马筱也只好完全听从。

  约莫又走出一里多地,汪海这才带着他出来,“把他捞上来吧。”

  白马筱木讷的看着他,“我捞?”

  汪海看着他,理所当然的说,“当然,我又不会水。”

  白马筱不可思议的说,“你一个特务你不会游泳?!”

  汪海一脸无辜,“我是个文官。”

  白马筱无言以对,心说虽然我算半个习武之人,但这捞尸还真没干过。

  但眼下只好硬着头皮干了。白马筱脱下外衣,跳进水中的瞬间便觉上当,回头怒道,“这水才到膝盖啊!”

  汪海后退两步,完全没有理会他的意思,“都已经下去了,顺手捞上来吧!”

  白马筱在心里暗骂,当着你下属的尸体,也不怕他化成恶鬼来找你,到时候我可不帮你镇鬼!

  白马筱哀叹一声,捉住了那具尸体的衣服,将他拖上了岸。

  拖上来才发现,这人穿着很普通的百姓服装,居然是个佝偻的中年男人,怎么看也不像是个特工啊!

  他以为会是个007一样的人物,没想到居然如此普通。

  “这……是不是认错了?”

  “不,就是他。”汪海来到尸体面前,秀眉紧锁,“你肯定认为他长得太过普通。然而偏偏如此才不会引起怀疑。”

  白马筱心说就算长得普通,最后他还不是被发现了?而且还被宰了。

  汪海没有心思再去读白马筱的心思,他俯下身子,打开了尸体的衣襟,露出的胸膛上赫然现出两个刀口。

  两个刀口呈十字形,与花黎身上的一样,两刀均向外翻,显然又是十字刀宗的刺客所为,且都是修为未达顶尖的普通高手。

  或许,凶手是同一个人。

  白马筱凑过来看了一眼,猜测道,“又是十字刀口?莫非和杀害花老帮主的是同一个人?”

  “或许。”汪海沉声说道,望着这个探子的尸体陷入沉思,“莫非真的是走蛟帮雇凶杀人?可又为什么杀了他呢?”

  “这还用想?发现自己被跟踪,起了杀心,不是很正常么?”

  汪海摇头道,“不,若真是雇凶杀人,号牌已经得手,花黎也已被杀,为什么这位来自十字刀宗的刺客还要留在这里?”

  “这也很简单啊,任务没完成呗。”

  汪海猛地看向白马筱,一脸的错愕。

  几天来他一直想不通的事,居然被他一句话给提醒了!

  为什么这个刺客杀害花黎并抢走号牌后,走蛟帮也已收到,但他却迟迟没有离开广州城,莫非真的是因为任务没有完成?

  杀人夺牌,或许根本就不是他的目的?

  汪海眉头大皱,虽然被白马筱点破了一道难题,可同时又丢给了他一道更难解的,这让他的思绪不宁反躁。

  见他想了半天也没有动静,白马筱等不及的说,“别再想了,追上去看看没准就有头绪了呢?现在云归可能身处险境,我们得赶紧去救她啊!”

  汪海看了看他,点点头,“就这么办吧。把他丢回去。”

  “啥?”白马筱一愣,立刻便反应过来,“你说把这他的尸体再丢回去?他好歹是你的下属,你至少得派人把他带回去安葬吧?”

  “一具尸体而已,现在我们有更重要的事要做。而且我们还不能暴露自己的存在,若是他的尸体被发现不在河中,很可能引起怀疑。”

  白马筱看着一脸无所谓的他,不禁苦笑,“你这也太没人性了,没听说过死者为大,入土为安吗?”

  汪海不耐烦的说,“情况紧急,顾不上这些了。而且,谁说我会让他曝尸荒野了?他的尸体顺流而下迟早会被发现,到时西厂的人自然会将其秘密带回。不用你教我做事。”

  果然还是他考虑的周全,白马筱又一次无话可说,心服口服的将那具尸体搬起,又丢回到了河里。

  看着刚刚被他打捞上来的尸体再度回到冰冷的河水中,并随着河流渐渐远去,白马筱不禁心感愧疚。

  生命就是如此脆弱,白马筱不知哪天会不会自己也是这样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