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九十三章 林深决仇怨

作品:镇鬼高校之八宫蛇影|作者:萱草花雨|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20-08-22 20:58:15|下载:镇鬼高校之八宫蛇影TXT下载
  丢完那个探子的尸体,两人在岸边树丛的遮掩下又沿着河畔向上游走去。

  两人似乎各怀心事,这次一路上没有人再说话,很快便看到了树林中的火光。

  火光幸好不是来自于河对岸,否则汪海这个不会水的文官还不知要怎么折腾白马筱。

  他们的手脚更加小心安静,随着不断靠近,那火光变得越来越清晰,直到还有百米距离时,发现那是一堆篝火,似乎树林中驻扎着一片规模不小的营地。

  十分安静的环境下,他们听见营地的方向传来一声很清楚的叫喊,“臭丫头,单枪匹马就敢闯爷爷们的营寨,胆儿挺肥呀!”

  “你们这帮杀人凶手!”

  听声音果然是云归,白马筱加快了脚步,不一会儿就在一片树丛后看到了营地的景象。

  这营地果然不小,至少二十顶帐篷围绕着中间的一块巨大篝火,一旁四五十人围着一个女子,虽隔着人群看不清,但不难猜出那女子便是云归。

  这帮人服饰各异,但都卷起了袖子和裤腿,露出坚实的胳膊和小腿,看着像是海边的渔民,更准确的说,是海盗。

  “他们就是走蛟帮?”

  随后赶到的汪海在他身边蹲下,只一眼便确定了身份,“不错。他们果然都驻扎在这里。”

  白马筱看了看如此偏僻的树林伸出,心生疑惑,“奇怪,他们不也是来参加武宗大会的吗?武教司没有给他们安排住处?”

  就连黄巾帮那群乌合之众都有小行馆给他们住,没理由这帮看起来纪律性稍强的家伙没分到个体面的住处。

  汪海解释道,“这次的武宗大会来的帮派实在太多,而且每个帮派来的人也很多,武教司一时间腾不出那么多客栈给他们,所以有一部分来得稍迟的只能驻扎在城外。那花子帮也是如此。”

  白马筱缓缓点头,心想为了那个号牌,光天化日之下的大街上都打的不可开交,更别说这压根没人管的城外了,这么一看花黎的死并不算稀奇。

  “小姑娘,我佩服你的胆量。”

  说话间,人群中有两个人搬来一张太师椅,这和这里的环境完全不搭。

  他们将太师椅搬到篝火旁,随后便走出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他身穿长袍,是这群人中唯一没有露胳膊露腿的人,他的左眼戴着一只眼罩,走路一瘸一拐,乍一看看不出瘸的是哪条腿,左手是一个铁钩,看来也缺失了。

  这再典型不过的海盗形象让白马不禁笑出了声,“这家伙,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海盗么?”

  汪海疑惑道,“这话怎么说?”

  “眼罩、瘸腿、铁钩手,海盗都这样,太明显了。”

  汪海好奇的上下打量着他,“你还做过海盗?”

  白马筱瞪大了眼睛,“你这话又怎么说的?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

  “呵,你见过几个海盗?这帮人出了名的要命也要钱,除非你是女人,否则见过必死。或者,你还做过海军?”

  白马筱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解释,古代的见闻大多是亲眼所见,不像现代人,坐在家里就能了解人间百态。

  其实要真比起来,白马筱在这里应该还算学识渊博了。

  “不说这个了,你知道这老头是谁吗?”

  “走蛟帮帮主,人称‘海上飞鱼’的江狄。”

  江狄端坐在太师椅上,抬起头望着云归,颇有些老大出来谈判的架势,“你是为,花老帮主之死而来的吧。”

  云归狠狠的瞪着他,喝道,“废话!不然呢?!”

  江狄微一叹息,“花老帮主说起来也是老夫的老朋友了,早年间靠着他卖给老夫的情报,让老夫一次又一次躲过官府的追杀。真要算起来,他也是老夫的救命恩人。”

  云归冷笑道,“救命恩人?笑话!你们走蛟帮就是这样报答救命之恩的吗!”

  江狄的确也感到理亏,无奈般的摇了摇头,并没有搭话。身旁的一个年轻男子说道,“花老帮主之死,的确是本帮一位新收帮众所为,此人不知花老帮主与家父之间的关系,这才为了争夺号牌贸然出手。为此家父已经严厉的责罚过他。既然武宗大会定下的规矩就是号牌有能者得,发生此误会也是形势所迫,还请姑娘不要太过挂怀。”

  这男子虽然也是一身海盗装束,但说起话来却是格外有礼,像个读书之人。

  白马筱好奇道,“这人是谁?说话文绉绉的,像个军师。”

  汪海称赞道,“你眼力不错,这人是江狄的独子,江少俞,走蛟帮未来的继承人。人称‘龙宫太子’。”

  白马筱听说过“走蛟化龙”的传说,这江少俞有这么个称号,看来外界对走蛟帮的这个少主很是看好啊。

  然而江少俞这番说辞当然不能平息云归的怒火,她举起手中的两把短剑,怒道,“不必挂怀?那现在我杀了你父亲,你也别记恨于我!”

  说完,云归便挥剑向江狄斩去,身形很快,所有人都猝不及防。

  除了江少俞。他右手一抖,便已从左手的剑鞘中拔出一把剑来,一剑便格住了云归的剑,接着第二剑拦腰向云归斩去,将她逼退。

  这两剑十分迅捷,打的云归毫无还手之力,当下便明白此人武功在她之上。

  “云姑娘,你若想报仇,就冲我来吧。”

  “哼,你这人多势众,他们会坐视你死在我的剑下么!”

  江少俞脸色一变,肃然喝道,“所有人听着!今日我与云姑娘以命作注,无论生死,都不许插手,也不许再添新仇!”

  周围人群皆举起手中各式各样的武器,异口同声的喊了一声“好”,气势恢宏,在树林间回响不止。

  然而四面八方传来的无形威压并没有让云归感到胆怯,她紧紧的盯着江少俞,正色道,“再加一条,若我赢了,你必须交出你们从我手上夺走的号牌!”

  江少俞郑重的点头道,“好,一言为定!”

  云归将手中的双剑用力一甩,大喝一声,带着她所有的愤怒,箭步冲向江少俞。

  江少俞微微一笑,将手背在身后,单用一只右手执剑招架,本就在兵器上被压制的他却又放弃了一只手,看似托大的背后,证明了他深知彼此间的差距。

  然而即使如此,云归依旧占不到上风,无论她一双短剑挥舞的多快,都会被他一一挡下,而他在让了一只手后却仍有意让她,只一味招架,始终不肯进攻。

  不远处躲在树丛里的两人全神贯注的看着他们的比武,直看的白马筱啧啧称奇,“这姓江的小子剑术不赖啊,我还以为走蛟帮就是一群乌合之众呢。”

  “的确就是一群乌合之众。”汪海依旧处变不惊的说,“那江少俞师从翰墨剑门,虽是走蛟帮少主,但他的武学路数却与走蛟帮没有任何关系。这一次武宗大会,他也并没有代表走蛟帮出战。”

  “翰墨剑门?”一听他的师承,白马筱立刻表现出一脸的嫌弃,偏见使得他对这个江少俞的好感大打折扣,尽管他什么都没做。

  “奇怪……”

  “怎么?你也觉得一群海盗的少主居然是翰墨剑门的弟子,这很奇怪吧?”

  汪海若有所思的摇摇头,“不,我是说,杀害花黎的人所用的明明是十字刀法,怎么看都不会是这江少俞所为,那么凶手到底是……”

  白马筱皱眉道,“这一点本身就很奇怪吧,为什么走蛟帮里会有十字刀宗的人?难道……走蛟帮之中还有人是师承十字刀宗的?就和这江少俞一样?”

  汪海毫不犹豫的否定了他的猜想,“走蛟帮有不少帮主都死在了十字刀宗的刺客手上,虽然他们只是拿钱办事,但走蛟帮向来与十字刀宗势不两立,怎么会允许十字刀宗的人加入?况且,十字刀宗的弟子为何要加入这样一群人?”

  鉴于这位汪海所掌握的情报量是白马筱难以想象的,白马筱不想加入他的猜测,这样除了自取其辱外,没有任何用处。

  正百思不得其解时,江少俞忽然剑速猛地增快,手上那只长剑如一根毛笔一般划出了一个极其迅速的草书字体,眨眼间便打掉了云归手中的一把短剑。

  这下云归只剩一把剑了,胜负已然十分明显,可她却并没有放弃,忽然剑锋一转,脸上的表情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江少俞低估了这位女子的执念,他若是知道这位云归在几天前的夜晚,宁愿冒着被“修罗刀”封子修一刀砍死的风险,也要抓着那块号牌不放,就绝不会低估了她。

  此时她执剑继续攻来,可她的剑术似乎有了些改变。

  虽然单剑与双剑所施展的剑术当然不可能一样,可江少俞觉得她的武功路数完全变了一个风格,准确来说,是另一种流派。

  并且,还是一种极其狠辣的……刀法?

  没错,的确是一种刀法,她不再使用刺击,而是以劈砍为主,并且只有两刀。

  第一刀,她挥剑竖着劈向了江少俞的面门。

  江少俞惊讶于她以剑作刀的奇怪招式,不及细想便横剑格挡,谁知她的剑劈上的瞬间,几乎毫无停顿的将剑转为横削。

  这一转变让江少俞着实没有想到,树丛中的汪海更是惊得低声喊道,“十字刀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