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九十五章 趁火起异心

作品:镇鬼高校之八宫蛇影|作者:萱草花雨|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20-08-22 20:58:15|下载:镇鬼高校之八宫蛇影TXT下载
  火光再度亮起时,却现出了已然气绝的江狄,他神态安详,只有胸口一片殷红像是浓墨滴入清水一般扩散开来,手上的号牌也已不翼而飞。

  一切来的太过突然,所有人看着江狄的尸体陷入了愣神之中。

  躲在人群外的树丛中偷窥的两人,虽看不清究竟发生了什么,但现场那忽然寂静的诡异气氛还是让他们察觉到,似乎发生了什么惊天变故。

  忽然,那李克指着云归,大喝一声,“好你个大胆妄为的丫头,竟敢为抢号牌,杀害我们的帮主!”

  其实此刻人人精神都绷的很紧,只需一丝火星便可引发剧烈的爆炸。

  而李克的那句怒吼,便是引发爆炸的星星之火。

  众人暴怒的举起武器,不由分说的向云归头顶砸去。

  云归根本来不及解释,江少俞也没法劝阻,云归慌忙一个就地打滚,从人群的裆下滚出,横剑喝道,“你们莫要被那奸贼骗了!”

  然而他们根本听不进这些,相比起李克这个帮中老兄弟,他们更愿意相信,是这个与他们有仇的女人杀害了江狄,并抢走了她一直志在必得的号牌。

  一切都太过合理,合理到他们仍是一点机会都不给她,转身便叫嚷着朝她冲了过来,全然不顾身后江少俞的极力劝阻。

  云归不想和他们动手,一转身便见身后也已被围住,慌忙挥剑去攻,想打出一个缺口。

  以她的身手,三两个走蛟帮的乌合之众并不能造成威胁,刚交手便被刺倒了三四个人。

  众人见她又出手伤人,怒气更盛,一拥而上,不一会儿云归的背上便中了一刀,然后又被踢了一脚,身子摔出去,跌在营地边缘的树丛前,剑也丢在了一边。

  她慌忙爬起身,还没来得及捡起剑,三个大汉已欺到身前,两把大刀和一只长棍迎头劈下,眼看就要被乱刀分尸,她绝望的伸手拦在眼前,闭上了眼睛。

  耳边却听“当”的一声脆响,接着脑袋便被什么东西重重的砸了一下。

  她以为这一下自己的脑瓜都要被崩开,但一阵剧痛后,似乎并没有什么重伤。

  疼是真的疼,但没有到受伤的地步,她以为这是人在受重击后的短暂麻木,可那拍在自己脸上的一下下巴掌让她明白,自己并没有麻木。

  她睁开眼,发现白马筱正一个劲的拍她的脸颊,见她醒过来,白马筱这才笑道,“我还以为把你砸晕了呢,吓我一跳。”

  我在哪?那一瞬间发生了什么?

  她不可置信的看着白马筱,迷离的目光绕过他看到了他身后那些盛怒的走蛟帮众,她才明白自己仍然待在原地,并没有被打的瞬间失忆。

  那么这个家伙什么时候来的?

  她被砸的有些懵,白马筱见她这副模样,担心的说,“不会被砸傻了吧?我不是故意的啊……”

  云归更加懵逼的看着他,皱眉道,“你砸的?你为什么砸我?”

  白马筱一时不知怎么跟她解释。

  刚刚那两把大刀和一只长棍砸下来的时候,白马筱及时出现,出剑挡住了那三把兵刃的进攻,气合手加持下一时没控制住力道,把这三把兵刃震的飞上了天,其中那只长棍不偏不倚的砸中了云归的脑袋。

  幸好是棍子,砸中她的若是刀,那白马筱就该自刎谢罪了。

  “以后再说吧。”白马筱收起尴尬的神情,将她从地上拉起来,转过身,面对眼前这数十个气势汹汹的壮汉,仗剑而立,丝毫没有示弱。

  这个突然出现的年轻男子,举手间便打飞了三人的兵器,众人立刻愣在了原地,上下打量着这个其貌不扬的家伙。

  这下总算是冷静下来,江少俞终于有机会控制局面,他从人群中挤了出来,对众人道,“大家先不要激动!先问清楚再动手不迟!”

  本来被白马筱震慑住的众人,听了他的话后,情绪便急速冷却了下来,可就在这时,一个人的出现又将温度提了上来。

  “江少俞,杀害老帮主的奸贼就在眼前,你不为老帮主报仇,就不配做我们的帮主!”

  说话之人是一个头发斑白的中年男子,江少俞见了他,颇为恭敬的说道,“二叔,此事蹊跷,不可枉杀好人!”

  这人是江狄的二弟,江午,如今江狄一死,他便成了走蛟帮中资历最老的人。

  江午还未说话,一旁便有人附和道,“二当家!您可一定要为老帮主报仇啊!”

  “是啊!这江少俞一定是被这丫头给迷住了!”

  “没错!刚刚就故意输给了她,现如今还要包庇杀父仇人,不忠不孝!不配做我们的帮主!”

  “对!不配做我们的帮主!”

  吵嚷声此起彼伏,虽然并不是所有人都参与了呐喊,但至少有一半人,而另一半人则对他们怒目而视。

  转眼间就陷入了分裂的窘境,白马筱一时摸不着头脑,但隐约觉得这事并不简单。

  似乎有人在借题发挥。

  江少俞忙伸手示意大家安静,又吵了一会儿后,随着江午举起一只手,那一半叫嚷的帮众这才消停了下来。

  这一刻,连白马筱这个外人都看了出来,这个帮派依然分裂成了江午一派,和江少俞一派的两股势力,这和那些古装电视剧中的戏码很像,老大一死,底下便分成两派,争夺大权。

  这种情况在宫廷戏比较常见,这江少俞就是太子,江午便是皇叔,这皇叔造太子的反并不稀奇,就连大明的开国皇帝朱元璋的儿子——朱棣就干过这事,从侄子朱允炆的手上夺下了皇位。

  怎么好好的一场寻仇大戏变成政治斗争了?

  云归刚从鬼门关走一趟回来,此时见状不由得有些欣慰,躲在白马筱的身后,小声道,“他们现在窝里反,我们是不是可以趁机逃走了?”

  白马筱微微侧过头,对身后的她说道,“你想多了,现在有人想借题发挥,谋朝篡位。你可是他冠冕堂皇造反的借口,怎么可能让你逃了?”

  他说的很是在理,云归并没有想到,不过他虽是侧过脸来,但声音却是异常的大,大到不像是对她说悄悄话,而是说给面前这几十号人听的。

  这话说的一针见血,仿佛扎破了江午的大动脉,他气得暴跳如雷,恼羞成怒的骂道,“这是哪来的狂妄小子,居然敢挑拨离间,血口喷人?!”

  白马筱冷笑道,“别说你们没有这心思,刚刚喊的最欢的那几个,我若没猜错的话,是大叔你的心腹吧?这新帮主刚上台,只是让你们冷静下来,你们就说他不肯为父报仇,借此还想赶他下台。意图也太明显了吧?”

  他这话毫不避讳的说出口,江午一派的众人立刻心虚,而刚刚没有跟着起哄的那帮人纷纷应和白马筱的话,对他们谩骂指责起来。

  而对方为了掩饰心虚,立刻反击,两帮人顿时陷入了一片骂声,吵得不可开交,几乎要动手。

  然而这是江少俞和江午都不愿看到的情形,两人合力,意图将局面稳定住,但效果不佳。

  平息仇恨最有效的方法便是转移仇恨,江午立刻指着白马筱喝道,“此人意图煽动本帮分裂,其心可诛!我们不要中了他的圈套!”

  这招果然效果明显,众人纷纷将刀口对准了白马筱,场面一度失控。

  白马筱倒是没想到会是如此,他原以为可以隔岸观火,没想到却是引火烧身。

  白马筱冷笑道,“我的圈套?自己有篡位的想法却不敢承认?”

  江午怒不可遏,不顾江少俞的劝阻,拔刀怒斥,“还敢胡言乱语!给我剁了他!”

  在江午的煽动下,这些家伙根本听不进任何劝阻,也不顾白马筱所说是不是有道理,现在他们的脑中就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将这个胡说八道的白马筱,已经他身后那个杀害帮主的凶手,一起剁成肉酱。

  白马筱才不怕这群乌合之众,举剑便要开打。

  战争一触即发,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个绵软的声音忽然响起,“江二爷,何必这么激动呢,难不成你真的心虚了?”

  这是他们从未听过的声音,一时间所有人都愣在了原地,四处张望着寻找说话之人。

  这时,白马筱身后的树丛中站起一人,此人身穿宦官的官服,看图样,却是个宦官之中的高官。

  深宫高官忽然现身于此,所有人都想到了一个名词——西厂。

  刚刚听云归说起那李克杀害了跟随而来的西厂探子,此时所有人都猜到了他的身份。

  汪海依旧昂首挺胸,看起来文弱的他毫不畏惧的来到了白马筱与走蛟帮之间,看着他们凛然道,“那云姑娘说的对,西厂汪海早已到此多时了。”

  一听他真的是西厂的人,几个有些阅历的人一听他是汪海,一时间人群中议论纷纷,不一会儿所有人都知道了这汪海就是西厂提督——西厂的一把手。

  他们当然不敢得罪朝廷中人,尤其是手握天下情报的西厂汪督公,江午带头认怂,拱手笑道,“小民江二,拜见汪督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