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九十六章 三语煮海沸

作品:镇鬼高校之八宫蛇影|作者:萱草花雨|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20-08-22 21:06:11|下载:镇鬼高校之八宫蛇影TXT下载
  江午的态度转变的很快,但走蛟帮的众人并没有觉得奇怪,相反他们也收敛了大半怒气,老老实实的站在了原地。

  白马筱没想到这家伙出面会这么管用,小声道,“早知如此,你早点出来多好?”

  汪海微微一笑,对身后小声道,“我也没想到这偏远小帮会有人认识我。”

  白马筱一愣,心想原来他并没有十足把握可以镇住他们啊,那他的这次出面还真带了不少赌的成分。

  现在看来,这走蛟帮里认识他的人不少,而且还都明白他的厉害,不但是江午,连江少俞也对他毕恭毕敬的说,“汪督公,深夜来访,不知……”

  “不知?”汪海细眉一挑,脸上瞬间蒙上一层愠怒,“你们走蛟帮的人杀害了本督的探子,现在你跟本督说‘不知’?”

  这话说的众人不由自主的低下了头,好像有一只无形的大手按在了他们的脑袋上,沉重的压力使得他们不得不低下头来。

  江少俞连忙解释道,“汪督公,此事小民也是刚刚才知晓,但还未得到证实,不知是否是误会……”

  汪海怒道,“误会?半个时辰前本督亲自从河里捞起了那名探子的尸体,其死状与花子帮老帮主无异!正如这云姓女子所言,今夜那探子跟踪她来此,却遭人暗害,人证物证具在,你还想狡辩吗!”

  众人面面相觑,原先只以为是那云归随口胡言,扰乱他们的心绪,没想到居然是真的,而西厂的汪督公居然亲自来到此处,那么四周是不是也暗中埋伏了西厂的番子?

  正慌乱间,江少俞喝道,“李克!”

  说到此人,众人的目光又纷纷投向了这个矛盾的源头。

  花黎是他杀的,引来了云归和汪海。如今他又杀了西厂的探子,使得他们与西厂结仇,这家伙惹的祸不小,众人的目光中大多充满了埋怨。

  然而李克却并没有任何慌乱,相反却平静的出奇。他缓缓来至江少俞面前,面不改色的问道,“帮主有何吩咐?”

  江少俞正色道,“如今你为走蛟帮引来如此大难,你自己向汪督公解释!”

  李克一脸无所谓的看向汪海,淡淡的道,“那人深夜在此鬼鬼祟祟,我杀了他也是合情合理吧?我哪能想到他会是你们西厂的番子?”

  他这话不但丝毫没有畏惧,反而还很不敬,走蛟帮的人无不瞪大了双眼,惊恐的看着这个不怕死的家伙。

  相比他们,汪海的反应却是平淡的多,没有丝毫的愤怒,他一眼便看出这个李克并不简单,不单单是他的十字刀法,更多的是他那与这走蛟帮格格不入的气质。

  凭借汪海多年来的经验,此人定然是十字刀宗的刺客,可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走蛟帮,他的目的又是什么?

  “的确是合情合理,那探子居然会被你发现,如此无用之人,死不足惜。”

  汪海的一番言论让白马筱大跌眼镜,不禁皱眉,小声道,“你还有没有人性啊?他再怎么说也是因公殉职,你……”

  汪海并没有理会,而是继续说道,“本督今日也不是想和你们算这笔账,只是奉娘娘之命前来调查花黎被害一案。如今既已证实凶手是贵帮的这位李先生,那本督就要带这位李先生与那云姓女子一同回去,向娘娘复命。”

  一听不会连累自己,众人都露出了欣喜的神情,但江午却变了脸,“不可!此女子杀害本帮的老帮主,岂容她一走了之?!”

  汪海笑道,“江二爷,娘娘要的人,你也敢阻拦吗?”

  这所谓的娘娘,江午自然知道指的是皇后娘娘,那个手握天下情报,权势滔天的女人,比起西厂,她是最最惹不起的人。

  世人皆知,这南素玄手下除了西厂之外,还有一支“巾帼卫军”,号称是女子锦衣卫,但实则权力远大于真正的锦衣卫,是比西厂更让人闻风丧胆的存在。

  见他果然脸上挂满犹豫,显然是认怂,白马筱一时没忍住,小人得志般的朗声道,“没这个胆量就不要学人家谋朝篡位嘛,现在你死死的抓着她不放,不就是舍不得这么好的借口?”

  他这话一说出口,汪海立刻回头瞪了他一眼,示意他住口。

  白马筱认识汪海以来,没见过他这么恐怖的眼神,下意识的乖乖闭了嘴。

  江午听了这话果然大怒,“臭小子!你真的是活的不耐烦了!我兄弟遭此人所害,难道我还不能追究了么!”

  白马筱很想反驳,但看了汪海的眼神,还是选择将话语权交给了他。

  汪海警告似的白了他一眼,转而说道,“江二爷,此事有蹊跷,为何你始终不肯查清楚再动手,莫非真的被这小子说中了吗?”

  江午一时语塞,江少俞见状便打了个圆场,“汪督公勿怪,我二叔他只是悲伤过度,不能自已,我们走蛟帮虽不是什么名门大派,但自问还是团结一致的。”

  江午赶紧顺着台阶走下,“没错,是我唐突了。但汪督公,此事还有和蹊跷之处,请指教!”

  他这话说的,不退不进,态度十分强硬,却也不失礼敬,这让汪海进退两难,只好被迫管起了这个闲事,“很显然,当时江老帮主已准备交还号牌,而江少主也与那云姓女子了解了两帮的仇怨,此时她并没有理由要冒险杀害江老帮主,抢夺已是唾手可得的号牌,如此亏本的买卖,她为何要做?”

  这话说的有理有据,合情合理,江少俞赞许的点点头,就连江午也有些动摇,“那如此说来,我大哥究竟死于何人之手?”

  汪海忽然脸色一沉,“此事与我西厂无关。能驱使西厂查案的就只有陛下与娘娘。既然这云姓女子的嫌疑已被洗脱,我们就此告辞!”

  说完,汪海一回身,对白马筱使了个眼色,白马筱会意,带着云归,三人拔腿便走。

  江狄的死的确不在西厂的职责范围,汪海也没有必要帮他们查凶手,但就这样让这嫌凶离开,江午仍是不舍,可也找不到什么理由阻拦。

  准确来说,是没有十足的证据留下她。

  可就在这时,一人却朗声道,“汪督公,这么急着要带走她,莫非你也心虚了吗?”

  汪海站定了脚步,转过身死死地盯着李克,“你这是何意?本督已经放你们一马,你又何苦找死?!”

  李克冷笑一声,“女子善变,她没准就是不甘就此了结,为报她师父的仇,于是对我们老帮主痛下杀手。如今她也算有了动机,那么她的嫌疑便无法被洗脱,你不能将她带走!”

  江午正想找理由留下她,此时也推波助澜的说,“没错,汪督公,她的嫌疑仍在!”

  汪海示意他们二人不要说话,一切交由他来处理。

  可他低估了这俩人的自控能力,云归立刻反驳道,“好啊!我来此就是为了讨回号牌,既然你们想找出真凶,那就找出来!他杀了你们帮主与我无关,但你们必须信守承诺,将号牌还给我!”

  她这话倒是提醒了白马筱,他的小聪明立刻上线,“对啊!我们现在就来搜身!谁身上有号牌,谁就是真凶!”

  白马筱这个提议乍一听并没有问题,相反的确是找出真凶的办法,可汪海想的远比他们长远,此时这俩人的言论着实像一把刀子直插他的心窝。

  他十分怨毒的看着这两人,那表情仿佛在说:你们两个弱智,落入真凶的圈套了!

  但说出去的话就如泼出去的水,已经收不回来了。

  这下众人纷纷点头,要求搜身,李克哈哈大笑,张开了双手,“这小子说的不错!大家都来搜一搜,看看号牌究竟在何人手上!”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汪海已是满脸的生无可恋,而白马筱和云归这两人还没弄清楚发生了什么。

  然而此刻不止是汪海,魂侣也冷笑着说,“智商低不怪你,但你不听人劝就是你的不对了。”

  白马筱一头雾水的在心里说道,“为什么啊?这难道不是找出凶手的办法吗?”

  “你以为,凶手会傻到把号牌放在自己身上?那老头的死摆明了是要嫁祸给云归,若你们没有出手,他们杀了云归后在她身上没找到号牌,那该如何解释?这些你都没有想过吗?”

  听着魂侣的灵魂拷问三连击,白马筱在懵逼了半分钟后,恍然大悟般的看着云归。

  他的眼神很复杂,就像一个终于发现自己做错了事的孩子,满是懊悔、自责和震惊,这下只剩云归一个人还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

  正如魂侣所说,如果他没有出手相救,那么云归一定会死在他们的乱刀之下,那时她身上如果没有发现号牌,那么这场嫁祸便行不通了。相反,真凶定然将号牌偷偷放在了云归身上,只要云归一死,号牌在她尸体上被发现,那么一切都显得十分合理。

  显然,凶手的意图是要保住号牌。

  当时那种情况,能这么快想到这种办法留住号牌,顺便还能解决云归这个穷追不舍的家伙,此人无论是武功还是胆识,都高的惊人。

  杀人夺牌,这与花黎的死如出一辙,如无意外便是那李克所为。

  看他那有恃无恐的样子,白马筱不用问也知道,号牌就在云归身上。

  白马筱无奈的和汪海交换了一个眼神,见他一副求死的表情,知道自己实在是对不起他,干脆把心一横,对李克喝道,“虽然我们落入了你的圈套!但你也休想得逞!就算只有我们三个人,想要从你们这群酒囊饭袋的手上离开,那也是易如反掌!”

  “白痴啊你!”

  魂侣的声音,汪海的表情,十分的同步,这让白马筱觉得汪海此时也想这么骂他。

  难道我又说错了话?!

  自从汪海现身,白马筱一共只说了三句话,然而这三句话,句句诛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