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九十八章 深藏而不露

作品:镇鬼高校之八宫蛇影|作者:萱草花雨|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20-08-24 16:19:24|下载:镇鬼高校之八宫蛇影TXT下载
  月光透过密集的树叶洒向这片茂密的树林,极其的昏暗使得这片树林看起来处处弥漫着危险。

  然而的确也是布满危险。

  两个身影在树林中不快不慢的穿梭,准确的说,快的是其中一个娇小的身影,而慢的是另一个相对高大的身影,而前者却又不得不被后者拖慢。

  不久后,那个高大的身影理所当然的停住了。

  正如汪海所说,他只是一个文官,这种高强度的体力活动对他而言有些强人所难,就和两个月前的白马筱一样。

  云归很想就这样把他丢下,但毕竟今晚若不是她,这家伙也不会出现在这里,而她的命也是他救下来的。

  只是她没想到这个家伙会如此孱弱,她更想不到自己偏偏会被这样的家伙给救了。

  “你行不行啊?再这样下去,我们都会死在这里的!”

  汪海喘着粗气,弯下腰,双手拄在膝盖上,连说话都有些勉强,“我不行了……我活到现在都没跑过这么长的路……”

  云归轻蔑的看着他,“不行就不要学别人强出头,何必亲自跑来送死呢?”

  汪海挣扎着直起身子,反瞪着她,“如果不是娘娘下令,让我保护木凡,而那块木头偏偏又多管闲事去救你,我才不会管你的死活!”

  云归冷哼一声,“好啊,既然你不是为了救我,那你的死活也与我无关,后会无期!”

  说完,她扭头便走,将汪海一个人丢在了原地。

  汪海看了看周围这随时可能扑出野兽的环境,很想把她叫住,但或许是自尊心使然,他并没有出声。

  可就在这时,身后亮起了火光,隐约有人声和脚步声迅速靠近,看来的方向,必然是那群走蛟帮的人。

  居然这么快就追了上来,难道木凡没有挡住他们?

  想起南素玄的嘱托,汪海心系起白马筱的安危来,刚刚那个时候,就算他们留下也是无济于事,只能想着白马筱与走蛟帮他们无冤无仇,应该不会遭他们毒手。

  可那家伙做事愣头愣脑的,万一失手杀了几个走蛟帮的人,只怕那群海盗土匪不会放过他。

  现在回想起来,汪海心里十分焦急,正思索间,火光已到近处,不远处那群人已经冒了出来,瞧见了汪海,立刻加紧脚步追上,将他围在了中间。

  为首那人是江午,看来他果然没放弃这个篡权的机会,带着人紧追不舍。

  刚刚还喘着粗气,一脸狼狈的汪海,此时已直起腰版,一脸平静的看着他,好在火光微弱,看不清他额头上那豆大的汗珠。

  他故作镇定的说道,“江二爷,看来你还是不愿丢弃这么好的借口啊。”

  江午冷笑一声,说道,“汪督公,你这话是何意啊,我追杀一个杀害我大哥的凶手,还需要什么借口吗?”

  汪海呵呵一笑,“你叫我‘汪督公’,看来你的确是知道我的身份。”

  如此说来,说汪海是假冒的,果然他杀人灭口的借口罢了。

  江午毫不避讳的说道,“那是自然,几年前,江二还有幸见过汪督公呢。”

  这倒让汪海没想到,颇有些惊讶的“哦?”了一声。

  江午微笑道,“五年前的武宗大会上,江二沐浴天恩,有生之年可以见到皇后娘娘的倾国容颜,那时汪督公你就在娘娘的身边。想来那一年汪督公还是个十二三岁的少年,今日得见,虽然变化颇大,但那份气质依旧啊。”

  汪海意味深长的看着他,“这么说,你是认准了我今日没有带西厂的人前来,所以想杀我灭口了?”

  江午露出一个残酷的微笑,“哼哼,我知道你们西厂的手段,今日你的探子死在我们手上,想要善终已是不可能的了,既然如此,为了我们走蛟帮上下几百位兄弟的性命,江某也只能以身犯险了。”

  汪海冷冷的看着他,“若说这冠冕堂皇的满足一己私欲,江二爷可真是炉火纯青啊。汪某自认在官场混迹多年,像阁下这样的人才,还真是世间少有。”

  这两人的对话极其阴沉,汪海见过许多城府极深的人,但像江午这样老奸巨猾、果决狠戾的角色,还真是不多见。

  江午满意的笑了两声,拱手道,“能得汪督公如此评价,江某也算此生无憾了。为表示感谢,江某保证汪督公不会走的太痛苦。”说着,他看向身旁一个手执长刀的壮汉,“汪督公不会武功,你尽量一刀结果了他,莫让他太过难受,知道吗?”

  那汉子应了一声,满脸奸笑的挥舞着手中的钢刀,十分猥琐的看着汪海,就像是一个看着羔羊流口水的恶狼。

  汪海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眼中居然没有露出一丝恐惧,全然不像一个待宰的羔羊,那汉子的奸笑不自觉的渐渐淡化,最终僵在了脸上,有些不知所措。

  这样的少年让汉子莫名的心生恐惧,仿佛是想逃避什么,他举起钢刀,有些慌乱的劈向了汪海的脖子。

  却听一声清脆的金属相击之声,那汉子的刀劈下后居然就只剩下了一半,另一半静静的躺在了地上,切口极其整齐。

  众人都是一愣,再开汪海时,他的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柄匕首,这匕首的刀刃在月光下散发着泠泠寒光,这白光就像有温度似的,照进每个人的眼中,均感到心中一阵凉意。

  刚刚他就是用这把匕首迎上了那汉子的钢刀吗?

  简直是削铁如泥!

  众人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江午愣了一会儿后立刻回过神来,喝道,“他不会武功!只是仗着兵器锋利罢了!你们一起上,把他给我剁成肉酱!”

  众人互相对视了一眼,虽然这匕首的确是世间罕见,但还不足以震慑到他们,在短暂的迟疑后,下一秒便一拥而上。

  汪海的确不会武功,一对一的时候或许可以用这把神兵出其不意,可这四面八方被围攻的局面可就一点讨巧的机会都没了。

  汪海下意识的趴下,躲过了第一波攻击,接着便十分狼狈的从人群的裤裆下钻了出来。

  借着昏暗的火光,众人只见一个黑不溜秋的东西从地上窜过,一时间竟然找不到汪海的位置,直到江午喊了一声,“他在那边!追!”众人这才反应过来,回身向他追来。

  然而这并没有给他争取到太多的时间,跑出去还没两步便又被追上,眼看就要被一个跑的稍快的壮汉用刀砍上,忽然一道黑影闪过,那壮汉便应声倒地。

  这黑影出现的很是突兀,汪海也被它吓了一跳,脚步一乱便跌坐在了地上,挣扎着坐起后,便看到了云归。

  江午哈哈大笑,“臭丫头,没想到你居然还会回来送死!”

  云归冷笑道,“臭老头,现在只有你们这十几个人,我又为何不敢会来?既然你口口声声说要为你兄弟报仇,那我就送你去见你兄弟!”

  江午冷冷的道,“好大的口气啊,就你这三脚猫功夫,若不是江少俞那小儿对你手下留情,你怎么可能活着出来?”

  “就算那江少俞武功远胜于我,但比起你又如何?”

  江午冷笑着,右手一抖,现出一把直背钢刀,“老夫年轻时也算是名震南海,如今几十年未出手,世人要么没听说过老夫,要么就以为老夫的刀生锈了。今日老夫就让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开开眼!”

  云归根本没把这个老头放在眼里,双剑齐出,大摇大摆的进攻他的面门。

  江午将手中直背刀一横,忽然左右极快的一抖,便打开了云归的双剑。

  云归还未看清江午手中的刀,只见寒光一闪,接着感到双手虎口一痛,双剑便被打了开去,震惊之余,只觉得头顶一丝凉意,接着自己全部的武学修为,本能的后退一步,那刀便贴着她的鼻子落下。

  只往后少退几寸,她立时就会被劈成两半。

  这惊人的速度让云归措手不及,慌忙举剑迎下江午接下来的进攻,只见他的直背刀上下翻腾,极其灵活,有如一条在海中翻腾的铁背虬龙,气势翻江倒海,勇不可当。

  这下云归相信这江午所言并不是虚张声势,他的刀法只怕更胜那江少俞。

  这走蛟帮居然会有两位高手,实在是不可思议!

  云归彻底慌乱,未再接下几招,双剑便被打落,江午毫不留情的一刀捅向她的脖颈,直要置她于死地。

  就在这时,云归忽然身子一转,汪海已经抱着她转过身去,回身胡乱的用匕首一划,便接上了江午这一刀。

  江午一愣,这个不会武功的家伙居然有此胆量冲上来救人?但下一刻便嘲笑他的不自量力,直背刀一划,便在汪海的手臂上划过一条口子,匕首应声落下。

  这下两人都是手无寸铁,江午趁势一刀劈向二人。

  然而刀还未落下,江午的眼角余光之间出现了一个雪白的东西,正裹着一股子劲风朝他双眼飞来,他不及细想,赶忙回刀打开。

  那白色的东西被他这么一击,在空中旋了几圈后,缓缓的落到了一人手中。

  望向这个忽然出现的又一个不速之客,江午这才看清刚刚那雪白的东西其实是一把折扇,而执扇人一声淡黄色长衫,极其儒雅,像个书生。

  大半夜的荒郊野外,居然会有个书生?

  但刚刚那一击飞扇,刚柔并济,劲力十足,便知此人绝不简单。

  然而他的确不简单,汪海只看了一眼,便面露少有的惊惧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