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241章 冰霜镇烽火

  呼!

  南阳郡城宽阔的城墙上,狂风大作,火气十足,一盆盆火油燃烧,惊人热浪冲天而起,浓密的烟尘弥漫,令人感觉别提多难受了。

  热!

  躁乱!

  这就是福公公江小蝉两人登上南阳郡城宽阔城墙的第一感受。烟雾缭绕,迷乱人眼,仿佛整个人都与真实的世界隔离了,剥夺六识,无法辨认东南西北,魔幻诡异。

  福公公江小蝉两人精神一振。如果他们是叶向佛麾下的宗师初入此地,定然会陷入杂乱无章的状态,心神失守,战力大减,南阳郡城上的奇异迷障给人带来的心理压力实在是太大了,连宗师的目力都无法看透远方。目不能视如何战斗?

  但当福公公江小蝉的身形闯入这方迷障,只是脚下轻轻一滞,紧接着,两人互视一眼,同时转身,转过一个精妙而准确的角度,直接向迷蒙的前方某处扑去。

  轰隆!

  城墙下方鼓声震天,无数兵士呼啸惊人,如同海啸般给人心里带来无尽的冲击。福公公江小蝉两人却像根本没听到一般,纵身一跃,形同闪电,在这迷障重重的浓烟密布中,行动竟然没有一丝的犹豫,就仿佛早已把这南阳郡城的地势了然于心。

  嗤!

  宗师罡风护体,两人撕裂热浪狂风,奔走无忌。直到——

  “贼子,纳命来!”

  前方火光迸裂,两道身影闪出,四五十岁的模样,身上披着一层散发着幽蓝的轻甲,踏步而出的一瞬间,福公公江小蝉两人只感觉滚滚热潮扑面,比一开始不知道强了多少倍!

  南剑宗。

  宗师!

  福公公江小蝉踏上城墙的一瞬间,他们已经电石火光间做出了反应,迎战而来。

  热浪。

  迷雾!

  甚至火光!

  滚滚浪潮迎面而来,江小蝉福公公立刻发现这些奇异的源头,赫然正是这两尊宗师身上那层薄薄的幽蓝轻甲,它似乎由奇异材料打造而成,一举一动间竟然可引动周围浓雾迷障和火光,两人如火神下凡,为他们的拳脚更添了几分威势。

  “秦老威武!”

  “金老,杀了他们!”

  城下军士听到了两位宗师的爆喝,一时间气焰更盛,高呼助阵喧闹不止,但这丝毫影响不了江小蝉福公公,因为他们知道,城墙高高在上,除了箭弩根本无法对他们造成任何威胁,更何况城墙上还有南剑宗宗师,他们不可能不顾及自家宗师的性命。所以,他们只要应付身前的两尊宗师就够了。

  望着身前两尊宗师身上的幽蓝轻甲,穿戴它们,两大宗师置身热浪就像水里的鱼儿一样自如,似乎身周的浓烟完全不会困扰他们分毫,恰恰相反,因为这幽蓝轻甲的缘故,南阳郡城上的火光与浓密烟雾似乎化成了他们的助力,一步跨出,火浪相随,拳脚轰鸣,烟雾翻滚,两人纵跃而至,身形与浓烟完美相融,频频闪现,几如白日鬼魅。

  魔幻!

  迷离!

  其他武者,只怕同为宗师看到眼前这超现实的一幕恐怕也会心惊肉跳,开始怀疑这方世界,但当江小蝉、福公公看到这些,不惊反喜,神色不仅更淡定了,还多了几分佩服。

  “殿下神通!”

  “他是怎么知道南剑宗的宗师会身披这么奇怪的轻甲的?”

  如果这句话被南剑宗的宗师或者风无尘知道,定然会大吃一惊。李云逸知道这些?甚至在福公公江小蝉发动夜袭之前,就已经向他们叮嘱了这些?

  怎么可能?

  这可是他们宗师战阵的最大机密!

  福公公江小蝉也不懂,但对于李云逸这等未卜先知的能力,他们早已习惯,再加上出发之前早有李云逸的叮嘱,所以望见南剑宗两尊宗师迎面而来,他们立刻抛却心头杂念,进入了战斗状态。

  “我来?”

  江小婵询问的清脆声音响起,福公公立刻点头:“你来。”

  “这本就是你的舞台。”

  江小婵闻言笑了,朱唇轻扬,美态尽显,灵动而脱俗,即便是这满天烟火都无法遮掩。可反观南剑宗的两位宗师就无法如此淡定了,闻言暴怒。

  当我们不存在?

  “杀!”

  一声低吼,两人融入火光烟雾,如鬼魅夜行暂时失去了踪影,可以想象,当他们再度出现,爆发的必然是雷霆一击!可就在这时,藏身满天烟尘里的他们看到,身前被夜行衣勾勒出曼妙腰身的少女抽出了一把剑。

  剑?

  若不是心怀杀意,两人甚至差点笑出声。天下谁人不知,宗师罡气无坚不摧,但最大的问题就是无法借助外物迸发?

  宗师持剑?这和自断一臂有什么区别?

  雏!

  叶向佛夜半偷袭,竟然排了这样一个雏儿来?是在搞笑?

  两人冷笑连连,正运足罡气欲要爆发雷霆一击,却讶然看到,被他们认定为雏儿的江小婵,真的出剑了。

  呼!

  轻飘飘一剑,直指身前虚无。

  落空了?

  并不是。

  南剑宗两位老牌宗师骇然看到,就在江小婵一剑递出的瞬间,清冷亮白的剑光四溢,剑芒锋锐,却凝而不散,如若有灵,在虚空交织出一朵雪花的模样,冰寒气息如火山喷发席卷而出,更如滔滔巨浪笼罩四下!

  这是……

  罡气?

  宗师罡气!

  身为宗师,他们对罡气的感知肯定不会错,可问题在于,她分明手持长剑,又是如何激发罡气的?

  “能传导罡气的神兵?!”

  毕竟是南剑宗的老牌宗师,这样的眼力劲还是有的,只是相对于看出江小婵的神通,他们更情愿没看到!

  “冰霜道意!”

  “她和宗主一样,是准圣宗师!”

  感受茫茫冰寒扑面而来,自己就像是脱光了衣服站在凛凛冰雪之中,两位南剑宗宗师胆寒了。无论他们怎么催动罡气抵挡,这股冰寒都如毒蚀骨般无法抹除,身上赖以纵横于满天火光的幽蓝轻甲就像是瞬间失去了隔绝火浪的能力,冰寒入侵,筋骨难抗!

  “我们的轻甲……”

  两人色变,正当他们骇然于身上轻甲的突然不靠谱之时,江小婵一剑已划破重重迷雾,直达身前,望着欺身而来的青锋寒芒,两人亡魂大冒的同时,突然想起刚才福公公的那句话。

  这本就是你的舞台……

  福公公早就知道江小婵的冰霜道意天然克制他们身上的火烈甲?!他们怎么什么都知道?

  火烈甲!

  高温之下身轻如燕,低温之时重达千钧!这只是它其中一个特性而已,但仅此一点,这一刻就足够要了他们的命!

  “完了!”

  嗤啦!

  两人拳脚齐出,试图竭尽全力抵挡江小蝉的靠近,罡气如潮,雷鸣狂震,可是当他们眼睁睁看着,江小蝉宛如冰雪天地里的女王,轻灵如燕,飘然若仙,身法奇诡,接连闪过他们的一手手亡命杀招,一剑挥下,两人竖立身前妄图抵挡的罡气罩如阳光下的泡沫砰然炸裂,无尽寒意蜂拥而来,如滚滚浪涛欲要将他们淹没,感受着和死亡如出同源的冰冷,同样破裂的还有两人的战意和道心,身上越发冰寒的烈火甲就是压垮他们的最后一根稻草,满目凄凉死寂。

  “我竟要死了?”

  南剑宗两人宗师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会死在这一战中,并且死的还是那么的轻而易举,微不足道。望着直逼眉心的银色剑芒,两人几乎能从光滑的剑体上看到反射出的自己的影子和苍白的脸色,惨然闭目,不甘直面自己的死亡,可就在这时,当他们眉心都开始因为刺骨的冰寒疯狂跳动之时——

  呼!

  他们听到剑鸣呼啸于耳畔炸响如雷,但是……

  “没有头颅破碎的炸裂声?”

  自己没有感受到痛苦,不由睁开眼望向自己的同伴,惊慌失措,可还未等他视野变得清晰,只觉一道深邃的漆黑从天而降,脖后猛地一麻,整个人立刻被无尽的黑暗吞没了。

  嘭嘭!

  两道还散发着微弱气息的身体栽倒在地,江小蝉从容收剑,动作没有一丝滞涩,似乎从一开始,她就没打算让自己手中的剑真正落下。迷蒙的烟雾火光中,一道黑影宛若鬼魅从已经昏厥的南剑宗两大宗师背后浮起。

  福公公!

  手刀劈落震晕两人的正是他!

  正如大阴山脉的那一战,福公公江小蝉配合默契十足,华安麾下十几个宗师都被他们宰了,更何况这次只有两人,并且还是在先天克制的情况下?

  只是令人意外的是——

  福公公分明有机会,竟然没有选择杀人!

  “走!”

  福公公震晕两人,脸上没有一丝激动兴奋,似乎这一切早已在判断之中,他们只是在循规蹈矩的完成计划而已。话音未落,福公公辨认方向率先朝前方掠去,江小蝉紧随其后,只是当浑身散发着冰寒气息的她走过南阳郡城火油焚燃的墙头之时,所经之处烈焰低迷,摇摇欲坠,似乎就连百丈外距离他们最近的烽火都开始微微震荡起来,随风迷离。

  只剑败宗师,冰霜镇烽火!

  若李云逸在此看到这一幕定会发现,江小蝉身上圣宗师的痕迹越发明显了,隐隐有种道意趋于破入下一层次的架势。

  当然,李云逸不在,他不可能如此敏锐的感知到。但是他没有觉察,有人发现了!

  南阳郡城,中央,将军府。

  一个髪须灰白面色红晕如童颜的老人盘膝坐在蒲团上,闭目养神,脸色稍有凝重。

  风无尘!

  当前战局有资格占据这将军府的,也只有他了。就在刚才他已经得到了牙将的急报,有宗师入侵,夜半袭城,已登上城墙,风无尘一点都没着急,依旧保持着道风仙骨的模样。直到,当城墙上的江小蝉释放冰霜道意,一抹冰寒无声无息弥漫而出,散落至这座将军府之际——

  啪!

  风无尘蓦地睁开了双眸,饱含震惊。

  “冰霜道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