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244章 当然是我

  福公公江小婵二人踏风而驰,速度极快,在自身道意的支撑下,他们的速度绝对超过了大部分宗师,冠绝一方,可即便如此……

  风无尘的速度更恐怖!

  轰!

  掌声轰鸣,一道灰虹从身侧呼啸而来,福公公如未卜先知,腰身一扭,身体偏转成一个诡异的角度,脚步连踏,瞬间变换十数次终于躲过,掌握暗影道意的他躲避风无尘的拳脚都如此吃力,更别说江小婵了。

  砰!

  江小婵不擅步法,只能举掌相迎,寒霜白光同风无尘的拳头遥遥相撞,虚空如雪花迸溅,寒霜倾洒,遮掩在夜行衣下的曼妙腰身猛地一颤,露出在外的眉宇间明显苍白了一分,秀眉蹙起,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这是武道底蕴的差距!

  修武一道,江小婵不可谓不是天才,十四岁的宗师,即便李云逸曾横闯中神州也没有见过几个,都是隐世豪门与屹立一方的顶尖宗门才能培养出的绝世英才,无一不名震一方。在东神洲,江小婵的天赋更是独一档,无人能及!

  但是,武道一途天赋固然重要,底蕴同样如此。若再给江小婵几年的时间,她或许可以直面风无尘而不落下风,这已经相当强横了,足以令世人惊动。要知道,风无尘可是南楚公认的第一宗师!

  她能撑到现在已经很不错了,当然,福公公的照拂也占了极大的因素,否则她的处境会更惨!强者之争,差之毫厘失之千里,生死就在一瞬间,江小婵能固守这么久,福公公绝对功不可没,是他故意放慢脚步,大部分时间挡在了她的身后,吸引风无尘的攻势。可即便如此,江小婵心里也着急了,数次欲要抽出腰间长剑,都被福公公拦住了。

  “别急,还不是时候。”

  风无尘紧随其后,隐隐听到了福公公的话,眉头紧蹙。

  不是时候?

  什么意思?

  其实风无尘现在发挥出的绝对不是他最巅峰强横的战力,可是当他数次接近江小婵欲要发动杀招,总会感觉一丝令人心悸的冰冷,似乎自己的性命受到了威胁,他追击的同时也在一直寻找这种武道本能从何而来,可是一直没有找到,自然不肯放手一搏。武道修为达到他们这一层次,冥冥可感吉凶,风无尘还是很相信自己的武道本能的。更重要的是,风无尘固然想杀福公公江小婵两人,毕竟后者差点就坏了他的大事,可同杀人相比,他更在意的还是这两人背后的幕后之人!

  “他们的背后肯定有高人指点!”

  杀人不足以解决所有问题,既然这两个夜行人背后之人能看破自家南剑宗的宗师战阵,那么,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怕无论自己怎么改变,也无法改变这危机,除非……

  “杀了他!”

  风无尘眼底利芒一闪,杀意凝重。其实在他的心里已经有了一个目标和人选,只是没有亲眼看到,他也不敢完全确定,更不敢贸然去赌。关乎自家性命的如此大事,怎能去赌?

  吊着!

  找到幕后主使!

  然后……杀了他!

  这也是风无尘不断追赶,不断向福公公江小婵施加压力的主要原因。只是一路追赶,风无尘的心里始终有个疑惑无法解释。

  “他们为何不向叶向佛的大营奔走?”

  此行有诈?!

  风无尘心头微荡,但很快就恢复了镇定,眼底一抹精芒闪过。这是雄浑实力给他带来的强大自信,即便面对两大准圣宗师,他也丝毫不惧。但或多或少,他的心里也多了一丝谨慎。

  只有两人他当然不怕,但如果前面还有其他埋伏……不得不防!

  “是直接出手镇杀他们,还是再等等?”

  风无尘的心里也在纠结,正在这时,不知不觉,一方夜雾笼罩的低矮山谷映入眼帘,风无尘全然没有觉察,直到突然。

  啾!

  夜空啼鸣,清脆悦耳,突然响起。

  又来?

  风无尘本能心头一动,正要下意识地抬头去看,却没有看到,前方那稍显纤瘦如同女子的黑衣人身形微微一顿,一只纤纤玉手落在了腰间剑柄上。风无尘没有发现,但福公公发现了,蓦地大惊。

  江小婵要出手?!

  这和计划不一样啊!

  李云逸早有安排,当第一声啼鸣响起之时,他们就必须撤离,远遁而走,直奔这山谷而来。第二声啼鸣响起,就说明他们的任务已经结束了,接下来就不需要他们再出手了,可是现在……

  江小婵被风无尘压制的太厉害,心生恼怒,已有杀意?

  福公公也是从年轻时走过来的,瞬间意识到江小婵的心态不稳,可是,还未等他出声阻止。

  咻!

  一柄长剑裹挟浓郁白光划破苍穹,直挂沧海,冰冷如霜,寒气肆意卷动,彻底融入长剑之中,以直捣黄龙之势,羚羊挂角,直指风无尘眉心!

  锐!

  疾!

  或许是因为一路被压制的恼怒,不得不说,江小婵这一剑绝对是她当前武力的极致了,此剑一出,就连福公公都眼前一亮。不只锋锐,从这一剑中他更感受到了一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凌然盛气!

  年轻。

  气盛!

  这才是属于年轻剑道天才应有的一面!

  势如破竹,直挂沧海!一剑既出,神佛辟易!哪有什么顾虑和后果,只有一个字,干!

  感受到江小婵这一剑锋锐的又岂止是福公公?白光亮起的一瞬间,风无尘就察觉了,和福公公一样,他也认定江小婵这一剑是被压迫后的反击,固然猛烈,但其实心里并没有太过在意。

  初成圣宗师,底蕴浅薄,又岂会被他看在眼里?风无尘一如刚才,迎着白光就是一掌拍出,心存轻视。

  宗师持剑,你在逗我?

  可就在他的手距离长剑只有三尺距离时,突然。

  不对!

  风无尘感受着身前扑面而来的寒芒与犀利,整个人心头猛地一颤,武道本能翻滚,一股强烈至极的不详涌上心头,令他瞬间色变。这种与死亡直面的感觉,他虽然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过了,但却如毒蚀骨,从未忘却!

  “我可能会死?!”

  “这是什么剑?竟能传导罡气?!”

  关键时刻,风无尘终于发现江小婵手里长剑的诡异了,神色骤变的同时,脚步匆忙旁踏,手腕一翻,迎着剑芒的手心立刻转向了另一侧,朝剑表拍去,雄浑如潮的罡气轰然爆发!

  砰!

  掌剑相交,伴随一声如雷暴响,白光大胜,狂风肆虐,一道纤细的身影立刻倒飞而去,如断了线的风筝,足足连踏十数步才堪堪稳住身形,露出面纱的眉宇间尽是苍白,但从未减少的,是那团郁郁不散的杀意,即便遭受重创,连手臂都在颤抖,江小婵还是再一次扬起了手中长剑,在月光下散发着清冷酷寒的银光。

  风无尘虽然没有退,但他的状态也不好,脸色泛白的同时,忍不住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右手,一道深达骨头的血痕贯穿手心,滴滴鲜血垂落,风无尘眼瞳一缩,闪过一抹忌惮。

  这还是他最后一刻发现了江小婵手中长剑的诡异,如果没发现……

  风无尘心头一振,忍不住打了一个激灵,尤其当重新抬起头看到江小婵凶气十足的双眸,心里一突的同时,之前心里的犹豫已经有了抉择。

  呼!

  煞气翻滚,充斥贯穿两人之间,这是杀意大盛的征兆!他们虽然不是真正的的圣宗师,但道意弥漫,已经隐隐有改换天地的征兆和异象了。

  要死战了?!

  望见这一幕,福公公心头大震,虽然这完全超乎了李云逸安排的计划之外,但这个节骨眼上,他当然不会有丝毫犹豫,一把抽出铁钎,罡气萦绕,站在了江小婵身前。

  “走!”

  “咱家挡住他!快去找殿下!”

  当江小婵听到福公公充满忌惮的警告,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冲动可能会引发何等代价,轻纱下小脸一变,苍白而倔强:“我不走!要走也是你走。”

  “我犯的错,我自己来承担!”

  江小婵通过那一剑终于感受到了风无尘的恐怖,不愧是南楚武道第一人,即便手握神兵,他们也没有必胜的把握,更别说让福公公一人抵挡了。

  “你……”

  福公公气急,因为他看到,风无尘眼底厉色狂暴,显然已生杀意,马上就要出手了!

  大局已逝?!

  正当福公公犹豫是否要把江小婵强行拍晕,强行带走之时……但自己的速度也远远不如风无尘,更别说自己还带着一个人……

  纠结。

  焦灼!

  这一刻,福公公真的有些手足无措了,这样的意外完全在他的考虑之外,没有任何的准备。正当他要狠心出手之时,突然。

  “好了,停手吧。”

  “你们两个可不是风前辈的对手。如果风前辈早就全力施为,恐怕你们连南阳郡城都出不了,就别自取其辱了。”

  一道清朗的声音从迷雾里传出,福公公精神一震,立刻面露喜色。可当风无尘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脸色就没那么好看了,眉头一沉,望着从山雾里走出的青年,脸色再复杂不过了。

  “真的是你?!”

  此时的李云逸并没有揭去易风的面具,但风无尘又岂能不认识?

  面对风无尘沉重如水,煞气如潮的凝视,李云逸却只是轻轻一笑,拱手行礼道:“风前辈,好久不见。”

  “至于我嘛……”

  “当然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