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246章 烽火狼烟

  “你……放肆!”

  风无尘真的要气炸了,脸红脖子粗,连头发都要竖起来了,是真正的怒发冲冠,勃然怒斥,属于准圣宗师的气机狂暴炸裂,衣袂横飞,掀起波波震荡。一时间,就连福公公江小蝉两人都忍不住脸色大变,纷纷手持神兵上前,拦在李云逸和风无尘中间,生怕后者会突然含怒出手,心头震荡,惴惴不安。

  即便他们无限忠诚于李云逸,尤其是福公公,对李云逸更是马首是瞻,从不忤逆,但在这个节骨眼上,他的心里还是忍不住冒出丝缕腹诽。

  搞什么?

  李云逸干嘛要如此直接的说风无尘的武道是错的?

  武道,对于一个武者来说,简直比他的生命还要重要,是一生信奉的修武准则。就连普通武者都信奉自己的武道之路为最崇高的准则,更别说是已经达到准圣宗师层次的风无尘了。李云逸当面说风无尘的武道之路是错的,这和当着他的面,指着他的鼻子骂他是狗有什么区别?

  这简直就是生死之仇!

  如果放在自己身上……

  江小蝉认定自己是肯定忍不了的,福公公也是面色复杂,心头凛然,已经做好了全力出手拦截风无尘,让李云逸伺机逃走的准备。因为他看出来了,风无尘已心生杀念,真的要杀人了!

  “李云逸,你最好给老夫个合理的解释,否则……”

  风无尘声色俱厉,眼瞳深处煞气充盈。这还是他养心修性多年的气度使然,换做另外一个人,哪怕李云逸手里有天机壶,里面极有可能存在一头真正的圣兽王,只怕也要拼死一搏,维护自己的武道。当然,哪怕风无尘养气多年,也已经被逼到极致了,只要李云逸下一句话不能让他满意,他定然要痛下杀手了。

  大战一触即发!

  福公公江小蝉紧盯着风无尘,心里满是忌惮,正在这时,在场唯一还算淡定的,定然是完全被风无尘杀意笼罩的李云逸,他听到风无尘的威胁,轻轻一笑,拱手道:

  “前辈莫急,是晚辈唐突了。”

  “晚辈所说之道,并非前辈数十年信奉的疾风道意,而是前辈接下来的追求。还请前辈莫要急躁,听晚辈慢慢道来。”

  不是疾风道意?

  接下来的追求?

  这其中有区别么?

  听到李云逸的解释,不等风无尘有何反应,福公公和江小蝉心里已经开始着急了。这解释也太苍白无力了吧!既然疾风道意就是风无尘一生追求信奉的武道,怎可能轻易改变?只是,当心神惴惴的他们下意识抬起头望向风无尘,却惊讶看到,后者非但没有恼怒出手,反而身体轻轻一颤,似乎被李云逸这句话所触动,眼底惊芒闪过,深邃幽然,沉声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

  李云逸看到风无尘的反应,似乎确认了什么,轻轻一笑,突然摆手:

  “你们退下吧。”

  “放心,前辈不是鲁莽之人,不会对我出手的。”

  李云逸的这番话明显是对福公公江小蝉说的,两人闻言一怔,相视一眼,目露惊骇。李云逸断定风无尘不会对他出手?他哪来的这份底气和自信?但即便心头狐疑重重,福公公江小蝉两人还是选择了听话,缓缓向后退去,只是在退下的同时,一只手始终握在神兵上,双目如电,紧紧锁定风无尘,捕捉他的任何一丝动作。

  风无尘见状亦是眉头一扬,眼底闪过一丝惊讶,却真的没选择出手,只是一双眼睛沉沉露在李云逸身上,一副想要把他看透的模样。

  “他真的知道我接下来的打算?”

  风无尘心里念叨着,还未等他作出判断,只见对面的李云逸展颜一笑,突然话锋一转,道:

  “如果晚辈猜得没错,贵宗的这座烽火狼烟,应当是出自无尽东海吧?想必当年芈家为了得到它也付出了不少代价,也算是颇有魄力了。”

  “风前辈,晚辈所言可准确?”

  烽火狼烟?!

  福公公江小蝉听不出李云逸这句话里的玄机莫测,风无尘又岂能听不懂?当烽火狼烟这四个字入耳的一瞬间,他的眼瞳立刻一颤。

  准!

  何止一个准字了得?

  李云逸不仅说出了这座战阵的名字,甚至连它的来历都说出来了!

  李云逸在楚京皇宫里有秘探?

  这是风无尘听到李云逸所言的第一个念头,可当它刚浮出心头,又被他立刻打消了。

  不对!

  烽火狼烟宗师战阵乃南楚镇国之秘术,其重要程度就别提了,甚至连它的名字也只有两人知道,一个是南楚的皇帝,另外一个,就是南剑宗的宗主!平日更藏在皇家密室中,重兵驻守,是不可能泄密的。

  李云逸又是怎么知道的?!

  风无尘心头狂震,但脸色依旧镇定,生怕陷入李云逸布置的陷阱,神色如常,根本不接着李云逸的话柄往下说,冷声道:

  “所以呢?”

  “你到底想说什么?”

  不上钩?

  李云逸捕捉到风无尘眼底的机警和谨慎,笑了。他根本不在乎风无尘是否会对自己的话有所回应,有当然更好,但没有也无所谓。

  “没什么,晚辈只是想证明一下自己而已。”

  “事实上,我不仅知道它的名字,它的出身,甚至还知道,在紫龙宫万千战阵中,烽火狼烟只是最低等的一类,仅此而已。”

  最低等?

  三字入耳,风无尘的心又是猛地一抖,脸色隐隐有失控的迹象,看得一旁的福公公江小蝉那叫一个心惊胆战,生怕他会一言不合突然出手,好在,这种情况并没有发生,风无尘最终还是忍住了。

  “所以你说这么多,就是故意讽刺于我?”

  风无尘声色冰冷,李云逸闻言连连摆手,道:“前辈误会了,您就是再给晚辈几个胆子,晚辈也不敢挑衅前辈啊。”

  “晚辈纯属心善,不愿看到前辈在这条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误入歧途。因为据我所知,欲借王朝震荡,假借王室之力登上圣宗师之位的,这世间不足五人,实在是太难了。并且这五人之所以能成就圣位,所属皇室都比南楚大的多,南楚与之相比简直不值一提。前车之鉴,后人之师,还望前辈能理解晚辈的一番苦心。”

  假借皇室,问鼎称圣?!

  如果说李云逸之前的话福公公江小蝉两人听得云里雾里,如在梦中,完全捋不清其中的因果和逻辑,那么现在,当李云逸的这句话传入耳中,他们心头一震,终于明白了,骇然望向风无尘,只见后者早已脸色阴沉如水,死死盯着李云逸,欲要择人而噬。

  是真的!

  风无尘真的是想借助南楚大势,问鼎称圣!

  他竟然还有这等计划!

  福公公江小蝉大惊失色,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风无尘心头的震撼丝毫不比他们少,甚至更多,如惊涛骇浪般不断冲击着他的道心,一双死鱼眼死死盯着李云逸,惊若天人。

  “他知道!”

  “他真的看破了我的计划和打算!”

  其实早在刚才,李云逸说出他已脱离疾风大道的时候,风无尘就想到了,他的计划和目的可能被李云逸看破了。但是当这时李云逸把它挑明,风无尘还是忍不住心神失守,大为慌乱。

  这可是他埋藏在心底深处最大的秘密,哪怕自己最亲近的人也从未提及过,李云逸又是如何知晓的?

  “你……”

  风无尘险些失语惊呼出声,只见李云逸似乎早已看穿他的内心风暴,笑道: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更何况是即便有一丝希望也要挤破头皮争抢的武道巅峰?前辈无需汗颜,这本就是我们武者追求的极致,很是正常。只是在晚辈看来,前辈的这条路,真的走不通。起码,在南楚是这样的。”

  无需汗颜?

  我汗颜你个鬼!

  望着简直比自己肚子里的蛔虫还要精明的李云逸,风无尘彻底无语了,连续深吸好几口气,才压下心底的躁动与蒸腾的杀意。其实就在李云逸说这条武道走不通之时,他真的想要反驳,但是——

  李云逸先前关于烽火狼烟的证明还是产生效果了。

  无所不知!

  李云逸连南楚真正的镇国之秘都能知道,并堂而皇之的说出,那么关于自己的武道……

  风无尘犹豫了,陷入内心纠结无法自拔,面色阴沉别提多难看了,眉头紧蹙,眼底不断有精芒闪烁。

  信。

  还是不信?

  这是个大问题!

  正如……圣宗师境界和江山社稷哪个重要?风无尘无法做出选择,因为他是一个成年人,所以——

  两个他都想要!

  正所谓名利双收,人生巅峰。但看到李云逸充满笑容的脸,风无尘知道,他想要同时满足自己的这两大欲望,怕是不可能了。

  “然后呢?”

  “你今日冒险而来对我说这么多,不只是提醒那么简单吧。”

  风无尘活了大半辈子,又是南楚国师,身居高位,纵然从来不理朝政,耳濡目染之下这点灵敏还是有的,他再次偏转话锋,引向了他处。

  无论李云逸所说究竟是真是假,还是那句话——

  熙熙攘攘,皆为利往!

  先探清楚对方的意图再说!

  说来也好笑,从李云逸现身到现在,他竟然无法洞悉后者的真正意图。现在,他终于忍不了,脸色泛起一丝急躁,就差直接说出“有话说,有屁放!”这句话了。

  李云逸脸上还是点点笑意,只是这一次,比之前又多了几丝严肃,凝视风无尘双眸,道:

  “或许,晚辈能给前辈提供另外一个选择。”

  另一个选择?

  李云逸此言一出,这一次,别说是风无尘了,就连身边的福公公江小蝉都忍不住大吃一惊,还在提防着风无尘,他们却不由回眸看向了李云逸,眼底骇浪如潮。风无尘更别提了,眼瞳蓦地一缩,如受雷击。

  另一个选择,啥意思?

  其实李云逸话里的意思已经很清晰了,并无歧义,但让他们震惊到心惊胆战的,也正是因为它的唯一意思——

  李云逸说,他能帮风无尘踏上圣宗师层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