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247章 大道的诱惑

  是夜。

  南阳郡城外,无名山谷,唯有山雾茫茫,天地苍凉。

  静。

  是令人发指,空气近乎凝固的静!

  包括福公公江小婵都忍不住望向李云逸,面带惊讶,眼底充满无尽的骇然波涛,就更别说风无尘了,后者心头猛地一颤,修武数十年的心境竟然差点因为李云逸的一句话而直接破去。

  另外一种选择!

  这不是踏上圣宗师境界的意思又是什么意思?

  这一刻,望着神色平静的李云逸,风无尘真的有些失态了。

  圣宗师!

  这绝对是所有宗师心里最渴望的境界,因为它可不只是再进一步那么简单,它代表的,是武道的另一个层面!

  天人合一,神通加持!

  它是与天地的共鸣,是凡俗与神祗之间的差距!是武道的无上境界,至高巅峰!

  而对风无尘这种年近大限的宗师来说,更重要的还有圣宗师的另外一个特性,返老还童!

  这四个字或许夸张了,但有传说证明,一旦踏上圣宗师,人与天合,武道蜕变的同时,人的肉身也会进一步蜕变,寿元可足足暴涨一倍有余,达到两百岁!这和返老还童有什么区别?

  生,永远是充满巨大诱惑的,甚至比圣宗师代表的战力更让人心动。毕竟,谁不爱这美丽的世界,愿意提早离去呢?

  正如此时的风无尘一样,作为南剑宗的宗主,其实早在数年前他就已经感觉到自己的状态开始下滑,寻找传人的任务迫在眉睫。他对自己的实力有绝对的自信,认定自己不可能死在任何人手中,但天地大限是他永远抗衡不了的。为了南剑宗,他必须要在大限来临之前选定继位者,不只是南剑宗的宗主之位,更是南楚未来数十年的国师。

  对一个年龄过高的老人来说,无论他是不是宗师,这都是一种煎熬,让他忍不住会想到自己年轻的时候,荣耀加身,昔日光辉仍在眼前,却要面临如此选择,身前明明有更高层次却无缘踏入……

  这是一种煎熬,身心俱疲的煎熬!

  一方是养育栽培自己的宗门,如今更早已成为自己的义务,另一方是自己对无上大道的追求……世上有多少老牌宗师是在这种备受折磨的煎熬下老去,无奈离开这方世界的?

  风无尘不知道具体数目,但对于他自身而言,却从未放弃对圣宗师之位的攀登。只可惜,空有鸿鹄之志,却不得其门而入……在这次南楚大乱之前,他一度以为,自己将会就这样走完一生最后的岁月,找个传人,无奈离去。直到,芈虎弑君之事败落,叶向佛起兵而至,大战迭起,他隐约看到了一丝希望。

  借势而起!

  正如火借风势,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借助这股大势,自己是否能假借天子气运成功问鼎圣宗师之境?!

  风无尘心里没底。因为南楚从来就没有诞生过一个真正的圣宗师,哪怕是他的师祖,南剑宗的第一任宗主,助芈家封王南楚的第一任国师,也没能踏出这一步,只是留下遗书,写下了这种可能。

  “吾之一生因烽火狼烟所困,无法超脱,但君王气运浩荡如海,若世间真有圣境,此径或为可取之道。”

  李云逸说的没错,南楚建立之初从无尽东海的紫龙宫得到烽火狼烟大阵,付出了极大的代价,但这代价不仅局限于南楚,更同他们南剑宗有莫大的关系。时隔千年,这份交易细节如何已经无法追查,但南剑宗第一任宗主的这份遗书却传了下来,每一任宗主都能得见。

  君王气运,天下大势!

  遗书里的意思很明确,可要想实现何其困难?这种大战势必是王朝之战的层面,并且还不是那种简单的碰撞,而是以一方王朝陨落为代价的超级战争!风无尘估计,自己站在胜者一方匡扶社稷,方有一丝可能。可这样的战争,真的会在东神洲发生么?

  事实证明,自从南楚建立之初有大劫外,千年以来,王朝之战时常发生,但规模大到以一方王朝覆灭的,还真一次没有过。更别说,是南楚最终站在胜利一方了。尤其当芈熊十数年前惨败东齐,胆气全无,这些年固守有加,却根本不敢染指他国,风无尘一度以为自己没有机会了。直到这一次……

  南楚内乱!

  匡扶社稷的机会来了!

  芈虎的招揽固然重要,但最终决定他坚定地站在芈虎这边的,更是他心中对圣宗师之位的无尽渴求。

  这是机会!

  证道的机会!

  兴许更是自己有望染指圣宗师之境的唯一机会!

  所以这一次,他以一己之力强行压下南剑宗内部的一切反对声音,孤注一掷,把南剑宗所有宗师都派来了,重塑烽火狼烟宗师战阵,为自己心头的渴望最后一搏!

  不成功,便成仁!

  行事之前,风无尘已经做好功败垂成的心理准备了。

  朝闻道,夕可死!

  这必将是他的最后一搏!

  所以,当福公公江小婵出现,直指烽火狼烟阵心,他一度以为,自己的一生夙愿已经完了,尤其是当发现他们的幕后指使者是李云逸,手握天机壶,内里疑似有圣兽王的李云逸……他真的感觉天要塌了,甚至心生一种今生止于今日的绝望,因为他知道,自己杀不死李云逸,这场战争他必然只有灭亡一途!但令他万万没想到的是,李云逸不仅一针见血的点出了他埋藏于心的计划,甚至还说有另外一种选择……

  “我不是在做梦吧?”

  风无尘茫然,如在梦中,狐疑不定地望着李云逸,内心思绪如潮。

  是诈?!

  但有这个必要么?李云逸既然能看出烽火狼烟的真髓,那么无论自己一方怎么阻挡,只怕最后都不可能挡得住。在这种情况下,他真的有必要使诈稳住自己么?他分明已经立足不败之地了啊!

  风无尘想不通,但他当然不认为这是李云逸故意抛来的橄榄枝。活到他这个岁数,连眉毛都是空的,焉能不明白天下没有无端的好处这个道理?

  天上掉馅饼?那就必然是陷阱!

  风无尘努力保持冷静,可心头对圣宗师之境的渴望却因为李云逸一句话化为滚滚浪潮,一发不可收拾,无法自持,双脚站定在原地,目光下沉望向地面,一时竟僵住了。

  而此时此刻,就在风无尘陷入内心的纠结,不知道该不该相信李云逸之时,他不知道的是,看似风轻云淡的李云逸心头其实也并不如他表现的那么镇定,忐忑而期待。

  风无尘会相信他么?

  在对方做出回答之前,这注定是个无解的问题,没有答案。因为它的回答者是人,更是风无尘。只要是人。就有变数!

  但于心底而言,李云逸当然是希望风无尘相信他的,因为这就是他此行最大的目的,若非如此,他又何必花费这么多周折,甚至冒着叶向佛发现的风险亲自来到这里?如果只是捣毁南阳郡城里的烽火狼烟大阵,正如风无尘所见的那样,他甚至完全不需要出现,只是福公公江小婵两人就足够了。

  但他还是来了,甚至特地嘱咐福公公江小婵不得对南剑宗的宗师痛下杀手,因为他的目的从来都不是叶向佛安排的那么简单,而是。

  攻略风无尘!

  是的,他要把风无尘拿下!

  这所谓的拿下,当然不是对像福公公江小婵那样的绝对掌控,事实上,李云逸也不认为现在的自己有能力掌控风无尘,作为南楚第一宗师,更是第一宗门南剑宗的宗主,若是这么轻易就被人攻略了,南楚皇室又岂会如此信任他?

  李云逸想要的,只是一把刀。当前南楚最锋利的刀!

  其最终目的。

  却是叶向佛!

  此次勤王一事在外人看来无比清晰,无非是芈虎弑君,五皇子与叶向佛共抗大义,要为芈熊报仇,铲除逆子佞臣。但在李云逸看来,其中暗潮涌动,又岂是这么简单?

  叶向佛的目的,他还是看不透!

  单单这一点,就让李云逸无法心安。南楚大势一天一个样子,在他人看来,无论叶向佛芈虎哪一方兵败,这场南楚的内乱都将一锤定音,彻底结束,李云逸却不这么想。

  “它恐怕不是结束,而是另一场战争的开始!”

  李云逸没有证据,这只是一种感觉,是之前与叶向佛那场对话里感到的不详,亦是五皇子从未于人前出现的奇诡,让他不得不多想,不得不多做准备。

  在其他人看来,叶向佛已经是南楚的无冕之王,只等南阳郡城破灭,大军破京,五皇子或许能继位,也许不会,但他镇楚王的声誉必然会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巅峰,是南楚未来新君都无法压制的程度!这将是真正的功高盖主,并且南楚新君还没办法对他做任何桎梏,毕竟,对方为你报仇雪恨,助你登基,你还对这等大功臣各种压制,让天下人怎么看?朝堂亦会寒心。所以到那时,叶向佛无冕之王的位置将会彻底坐实!

  但是,叶向佛真的会满足于一个无冕之王的身份么?

  这个问题同样没有答案,除了叶向佛之外没人能回答,他也不可能回答。但李云逸也不在意,这个节骨眼上,他只要做好自己的就是了。

  未雨绸缪。

  他人只看到李云逸未卜先知,谋略超神,又哪能看得到这全是他未雨绸缪的结果?

  正如此时。

  李云逸也不确定拿下风无尘后能对限制叶向佛未来的计划有什么用处,不过无所谓,他还是决定先把风无尘拿下再说。更何况,在整个南楚范围内,若是连风无尘都不能限制叶向佛的话,李云逸还真想不到谁有这个能力了。

  所以,他来了。

  不仅来了,还直接祭出了天机壶,没有丝毫犹豫。天机壶固然机密,但李云逸清楚的明白,要想拿下风无尘这种人,实力压制不可取,阴谋陷阱更是枉然,唯一的可能,就是大道的诱惑!

  圣宗师的诱惑!

  但即便做了这么多准备,李云逸也不能确定风无尘愿不愿意相信自己,从而达到自己的目的。一面是君臣千年的情意,一面是大道的诱惑,风无尘是否会真如自己所愿,选择后者?

  所以,即便是现在,李云逸还是有点忐忑的。只不过这份忐忑并没有在他的心里存留太久,因为正在这时,他看到风无尘僵硬的身体轻轻一颤,因低头而垂落的灰白长发之下,一道如在沙漠苦苦奔走数天滴水未沾之人,沙哑而颤抖的声音传来。

  “你……拿什么证明?”

  证明?

  一旁,福公公江小婵听到风无尘沧桑的声音亦是心头一颤,忍不住望向李云逸,期待他的回应,一颗心更是提了起来,生怕李云逸一个回答不对,风无尘就会瞬间翻脸。可是当他们的目光落在李云逸脸上却讶然发现,后者脸上哪有半点担忧?恰恰相反,李云逸一脸桃花,笑意充盈,一双眼都要眯成月牙了。

  李云逸这么开心?

  福公公江小婵惊讶不解,一脸迷茫。但他们又怎知李云逸的心思?就在风无尘这句询问传出之际,李云逸就知道,自己的计划,成功了!

  风无尘最终还是没能抵挡住大道的诱惑!在皇室大义与圣宗师的希望之间,他或许还没有做出最后的决定,但已经产生了巨大的倾斜!

  至于风无尘的这个问题……

  李云逸脸上非但没有福公公江小婵两人想象中的为难,反而笑容更满,勾起嘴角,活脱脱一个狡猾的小狐狸,轻轻一摊手。

  “风前辈莫不以为,晚辈还真的需要证明什么么?”

  无需证明?

  风无尘显然没想到李云逸会这么回答他,下意识抬头,可当望见李云逸两只手所指的方向,他因为刚才的苦思而充满血丝的双眸蓦地一震。只见李云逸所指向的不是旁物,赫然正是他身边的两人。

  福公公和江小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