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248章 拿下

  福公公。

  江小蝉。

  他们两个就是证明?

  当李云逸挥手指来的一瞬间,就连福公公江小蝉两人都不由一愣,面露茫然,不解其意。风无尘却是眼瞳微微一缩,涟漪乍起。

  他们算是证明么?

  算!

  绝对地算!

  早在叶向佛差遣他同南剑宗的诸多宗师连同李云逸一众闯入东齐的时候,那时候风无尘就已经注意到李云逸了,他应该算是诸葛剑等人中第一个发现李云逸真实身份的。李云逸的易容别人看不穿,但是他能。

  也正是在那个时候,他注意到了同为宗师层次的福公公和江小蝉。尤其是后者的年龄,更让修武多年,见过各种妖孽天才的他都忍不住动容,主动抛出了橄榄枝招揽,甚至心起将整个南剑宗的未来托付给她的冲动。

  十五岁的宗师!

  不说南楚,就是整个东神州,真的有这样的妖孽么?

  只可惜江小蝉对李云逸的忠诚是个人都能得出来,他想撬墙角没能成功。但风无尘虽然打消了招揽的念头,也因此注意到了李云逸。

  李云逸到底拥有何等手段,能让这样一个惊世之才如此忠心耿耿的陪在他的身边?风无尘并不知道江小蝉体质特殊,全天下也唯有李云逸一人能治疗,这才是他们关系的根基之初。风无尘也因此注意到了福公公,偶尔得知后者坎坷的武道之路,当开始追随李云逸后才晋升宗师境界,在那个时候,他就隐隐意识到了李云逸或许拥有某些手段,对宗师益处极大。只是在那个时候,战事忙碌,他并没有多想什么,直到现在——

  道意!

  他们两人竟然全都参悟出了道意,达到了准圣宗师的门槛!

  巧合?

  若是福公公一人做到,风无尘定会认为他是厚积薄发的缘故。如果是江小蝉,他会把这原因归结在后者的逆天天资上。但两个人同时达到,并且其实距离当时突入东齐并没有多少时日,最多两个月的时间……

  李云逸!

  除了李云逸拥有某种特殊手段,还有其他的原因可以解释么?

  想到这里,风无尘眼瞳轻轻一颤,内心震荡。这一刻,他真的差点动心了。他无法证明福公公江小蝉领悟道意肯定是李云逸帮助的结果,但必然同后者有摆脱不了的干系!

  但就在下意识点头的一瞬间,他还是克制住了心头的激荡,一双清冷的眼眸抬起,直视李云逸,沉声沙哑:

  “你想让我干什么?”

  “放弃南阳郡城?这不可能。芈虎肯定会怀疑我的,届时,遭殃的不止是我一人,更有我的宗门,我是绝对不可能答应你的!”

  李云逸闻言眉头一扬,笑了。

  他笑的原因当然是看出了风无尘的心动,事实上也是如此,如果风无尘连半点心动都没有的话,又岂会说出这番话来?

  他已经开始给自己找退路了,寻找另外一种可能!

  这当然是李云逸最乐意看到的,所以,他嘴角的微笑更多了,笑着摇头道:“前辈误会了。”

  “区区烽火狼烟战阵,晚辈还没看在眼里,除了破掉阵心之外,晚辈还有很多方法破掉此阵,所以前辈完全不需要特意做什么,只要顺水推舟,在关键时刻保全自己即可。当然,佯装不敌也可以,这一点就需要前辈自己评估了。”

  除了阵心,还有其他办法!

  李云逸根本不需要我帮他演戏?

  风无尘闻言眼瞳一缩,望着侃侃而谈的李云逸,不由心头震荡,生有强烈的震撼。看着李云逸脸上的淡然和轻笑,风无尘丝毫不认为李云逸这是在骗他。因为,后这的确没有这个必要!但也正因为这一点,他心头的震荡才越发强烈。

  “对烽火狼烟,他怎么知道这么多?”

  风无尘无法理解,正如他这辈子也无法明白,李云逸如何能横跨三十余年的时光,重新回到这个时代。在中神州,战火滔天,在东神州算的上天大的事的王朝之战在中神州只能算是平常,至于宗师战阵,正如李云逸刚才所说,烽火狼烟,只是中神州一方最基础的宗师战阵而已,根本上不了台面。怎么知道这么多的?无他,惟眼熟尔。

  李云逸当然不会对风无尘主动解释这些,下一刻,只听他话锋一转:

  “至于晚辈想要前辈做的,更是简单,不在当前,而在未来。”

  未来?

  风无尘闻言眉头微蹙,听到李云逸下半句话徐徐传来:

  “我希望,在将来某些特殊时刻,晚辈或者景国身陷险境的时候,前辈能出手相助一把,也算是还今日晚辈提醒之情了。”

  风无尘眼瞳眯起。

  提醒之情?

  你是说南阳郡城和烽火狼烟?

  无耻!

  这份危机分明是你带来的,竟然还有脸这么说?!

  当然,风无尘虽然心有腹诽,但绝对不会把这些心思说出来。事实上,如果李云逸所言不虚,乘君王气运这条大道无法走通,无论是对他还是南剑宗而言,这场鏖战都是一场巨大的损失,甚至有可能使得昌盛千年的南剑宗直接走向衰败!这等前景是风无尘无法接受的,所以,李云逸今夜造访,对他来说的确算是示警和提醒了,说是恩情也不过分。但是——

  “你想得到我南剑宗的支持?”

  风无尘眼瞳眯起,内蕴锋锐,直视李云逸双眸,沉声道:

  “可以!”

  “但是,空有这份空头保证还不够!”

  不够?!

  风无尘此言一出,福公公江小蝉忍不住眉头蹙起。

  怎么个意思?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想狮子大开口不成?

  福公公江小蝉虽然看不懂李云逸今夜如此布置的原因是什么,但是以他们的智商也能瞧得出来,单单是这份示警,对风无尘和南剑宗来说都已经算是一桩莫大的好处了,如果李云逸不提前示警,联手叶向佛直接破城,风无尘或许不会死,但南剑宗必然会死伤无数,根基大损!

  这好处对风无尘来说还不够?太贪心了一点吧!

  哪曾想,就在他们内心腹诽风无尘之时,李云逸脸上非但没有不耐,反而笑意更深,就仿佛风无尘的这反应才最让他开心,一指身旁的福公公,笑道:

  “不够?”

  “如果晚辈猜得没错,前辈应该是想向晚辈索要一把这类神兵吧?”

  “没问题!”

  “听闻前辈在晋升宗师境前一把白玉扇走天下,穷寇匪徒无一不胆战心惊,前辈只需给晚辈一份图纸,最多三个月,必当会给前辈一个满意的答复。”

  李云逸竟然答应了!

  并且还如此爽快!

  福公公江小蝉闻言大惊。于心底而言,他们早已把风无尘视为对手,可现在……李云逸竟然要满足风无尘的要求,为他打造一柄趁手的神兵,这不是让他如虎添翼,变得更强么?

  “殿下!”

  福公公忍不住出声欲要阻止,却被李云逸一摆手打断了,笑盈盈地望着风无尘,等待他的答复。风无尘面露惊讶,显然没想到李云逸竟会把他的心思猜测的如此精准,尤其是当后者说到一把白玉扇走天下时,他的眼底更忍不住荡起一丝怀念。

  那是一段多么美好的岁月啊!

  那时候,他还不是南楚国师,也不是南剑宗宗主,全无压力,纵情行走在天地间,行侠仗义,以匡扶正道为己任,哪像现在这般……

  但这丝怀念也只是在心头存留了一瞬,下一刻,风无尘眼瞳一振,恢复理智与平静。

  “不。”

  “我要一把剑,和她手里一模一样的剑!”

  剑?

  风无尘竟然没选羽扇?他什么时候连趁手的兵器都改了?

  这次轮到福公公江小蝉惊讶了。身为武者,更为宗师,恐怕没有人比他们更清楚一柄趁手的神兵对他们所能发挥出的战力的影响程度了,正因为此,听到风无尘的选择他们才如此吃惊不解。但是,当李云逸听到风无尘的要求,眼底精芒闪动的同时,突然多了一抹敬意,在福公公江小蝉惊讶的注视下,深深躬身行了一礼:

  “前辈大义。”

  “单看前辈这番大义,晚辈也定然会履行承诺,保证打造出的神兵必让前辈满意。”

  什么鬼?

  看到风无尘缓缓点头,福公公江小蝉两眼懵逼,完全听不懂其中的玄机。直到——

  “好。”

  “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

  风无尘深深看着李云逸,声音沙哑沉重,透出一种别样的压迫。这一次,李云逸没有笑,同样脸色严肃,认真望着风无尘,道:

  “前辈放心。”

  “晚辈其他不说,单说人品,还是可以的。起码,只要是我的朋友,就绝对不会吃亏。”

  我的朋友。

  从不吃亏!

  风无尘闻言眼瞳一缩,脑海中突然闪过无数道人影——

  熊俊、肖狐、丁喻……

  当李云逸身边这些熟悉的人从脑海里一一闪过,风无尘心头终于渐渐放松起来,他能体会到,李云逸说的这句话虽然张狂,但确实是事实,他身边的人还真的没有吃亏的。甚至,李云逸愿意祭出全部虎牙军直入大周,为了熊俊攻城拔寨……这份情谊,何曾在南楚任何一对君臣之间发生过?

  这一刻,他相信李云逸了。但是,心里想要点头,一颗头却沉重地很,最终还是没能垂下。因为风无尘知道,今夜之事无论是对他个人而言还是对整个南剑宗而言,都必然是一个巨大的转折。

  是福是祸?

  是机缘还是灾劫?

  事情还未发生,风无尘也无法断言未来,只是心头沉重,脚步更是沉重。在李云逸福公公江小蝉三人的注视下,他仿佛一下子苍老了数十岁一般,尽显颓然,缓缓转过身去,轻轻一摆手,脚步踏出,下一刻,整个苍老的背影已经消失在了茫茫夜色,福公公只能感觉一股浩荡的风声逐渐远去,朝南阳郡城而走。

  风无尘,走了。

  李云逸目送他离去的背影,缓缓直起了脊梁,月色下,星眸闪烁,思绪浮沉。

  对风无尘而言,过了今夜,必然是一个崭新的开始。

  对他而言,又何尝不是如此?

  甚至,他比风无尘的处境还要急迫!

  望着风无尘的背影消失在视野尽头,李云逸悄然侧身,望向与南阳郡城相对的另外一侧,在那片山峦叠嶂之下,是叶向佛和各大诸侯国的大军。

  “是时候回去了。”

  出来太久,容易被叶向佛发现。从当前的结果看来,自己今夜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虽然有些波澜,但大多都在自己先前的计划中,李云逸的心情还算轻松。

  可是对福公公江小蝉而言,今夜发生的一切,就不是那么清晰透彻了。有些更无关政局,只关武道。

  眼看李云逸要迈步离开,江小蝉忍不住了,一步赶上道:

  “殿下。”

  “风无尘为何要剑而不要羽扇?”

  李云逸闻言脚步一顿,转过头来,笑了,但这份笑容却明显比之前多了几分感慨。

  “那是因为,他从来都不是为了自己啊。”

  不是为了自己?

  江小蝉闻言一愣,以她当前浅薄的江湖阅历自然无法明白李云逸这句话里的玄机,但当她身后的福公公听到李云逸的解释,眼瞳一震的同时,望向南阳郡城夜幕方向的目光亦不由多了一抹复杂。

  不是为了自己,那是为了什么?

  这问题的答案显然只有一个——

  南剑宗!

  风无尘向李云逸索要神兵并不是狮子大开口,也不是为了帮自己索取最大的好处,更不是在给自己找退路。

  他完全都是为了南剑宗!

  南阳城破,芈虎兵败在即,可想而知日后南剑宗将会迎来何等的动荡。或许,南剑宗与南楚千年纠缠的因果可以使得它免于被毁灭的下场,但地位大降是必然的。在这种情况下,南剑宗如何自保?

  之前有南楚皇室作为后盾,南剑宗在南楚一家独大,可是以后呢?没有南楚皇室的支持,南剑宗必然外患无穷!这个时候,它必须要一个保障。

  一边是年少轻狂的夙愿与自身战力的提升,一边是宗门的未来是否能顺利传承,在这两个选择间,风无尘最终还是舍弃了自己,选择了宗门。

  如果这不是大义,还有什么是大义?!

  江湖义气,莫过于此。

  风无尘对南剑宗的此番牵挂,就连见多生死和宫廷内斗的福公公都忍不住心生触动,或者说,正因为见多了世间冷暖,他才更有感触。

  李云逸也被感动了一瞬间,但是很快他就从这份情绪中脱离出来了,神眸如电,思绪纷飞。

  今夜,他算是已经拿下风无尘了,心头稍安,哪怕日后南楚政局再乱,他也稍微有了一些底气,景国的安危也有了一丝保障。当然,这是在场面足够稳定,没有失控的情况下。

  但是现在,南楚震荡,连叶向佛都亲自下场了,单单是半拉拢了风无尘,这真的足够么?

  李云逸心里没有足够的底气,但更清楚,以当前的局势而言,他能够半拉拢到风无尘已经相当不错了,至于叶向佛到底抱有怎样的目的和心思,他想不到,以虎牙军的力量更不可能阻止,所以——

  “看大势吧。”

  李云逸深吐一口气,平复气息。

  前方,大军营地已入眼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