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249章 破城

  南阳郡城下十数里外,叶向佛与各大诸侯国麾下大军正在休整。

  白天刚经历过一场大战,今夜注定难熬,各个营地不时传出痛苦哀号声,让人不由想起白天战争的残酷,脸色发白,但更多的还是麻木。

  既入此道,便无法回头。

  回头,那是逃兵。拼命厮杀还有可能活下去,可一旦做了逃兵,没人能救得了你,后悔也没用。

  此时叶向佛正在自己的营帐里等待,从半个时辰前他接连得到南阳城外斥候的汇报后就一直在等,他已经知道南阳郡城高墙上的骚乱,知道是李云逸出手了,但是——

  只持续了片刻,骚乱就结束了?

  李云逸失败了?

  邹辉早就前来禀告,说李云逸就在营帐里,从未离开,但不知道为何,叶向佛总感觉一丝不对劲。

  太平静了!

  这和李云逸承诺时的信心满满不太相符啊!

  叶向佛不知道李云逸已经对他亲自出兵秦王的目的和用意产生了质疑和警惕,只是从南阳郡城里突然爆发又突然结束的骚动中感到了一丝不寻常,等待半个时辰后,他终于忍不住了。

  “去唤李云逸!”

  叶向佛朝邹辉发令,后者对叶向佛的命令自然是马首是瞻,立刻出了营帐去执行任务了,只是不一会儿的功夫,令叶向佛意外的事情发生了,邹辉竟然回来了,面带惊讶。

  “国公,李云逸来了,就在门外。”

  自己正要寻他,他就来了。这么巧?

  叶向佛闻言惊讶,却顾不得多想。毕竟现在对他来说,如何拿下南阳郡城才是关键,即便坐镇军中,他也能感觉到自家大军已有军心不稳的征兆了,更别说各大诸侯国的兵马了。

  “快让他进来!”

  叶向佛自己都没觉察到,他的言语中已经多了一丝急迫。邹辉立刻出去领人,不一会儿功夫,李云逸进来了。

  “拜见叶公。”

  礼数不能丢,李云逸的表现礼貌有加。叶向佛就没有这个耐心了,虎目圆睁,直视李云逸,想要从他的脸上表情看出些许蛛丝马迹,急迫问道:

  “如何了?”

  “有把握么?”

  李云逸一听这话就知道,叶向佛定然已经知道了南阳郡城高墙上的骚乱,也不在意,事实上,如果叶向佛连这个也探查不到,才真正让他吃惊呢。在叶向佛期待地注视下,李云逸莞尔一笑,道:

  “幸不辱命。”

  “晚辈麾下两大宗师冒着身死的危险,重伤而归,带回情报,终于发现南阳郡城内的弱点。明日,叶公只需要派大军紧逼西南城角,破其烽火,必能使其大乱,破城有望。”

  成了?

  李云逸非但完成了任务,连破阵的方法都毫无保留的说出来了?

  叶向佛眼瞳一震,凝望李云逸,欲要辨认真假。

  “你不是无法捣毁这座宗师战阵么?”

  李云逸闻言笑道:“叶公误会了,晚辈此法并非针对宗师战阵,只是它依城而建,天然所成,它的玄妙晚辈看不出,但要论攻城拔寨,破其纰漏……说句狂放不羁的话,整个南楚或许无人是我李云逸的对手。所以,叶公尽管放手施为,明日大战,我定会陪在叶公身边,亲自陪同叶公欣赏此城之穷途末路。”

  亲自陪同?

  攻城拔寨?

  叶向佛听着李云逸充满自信的话音,眉宇一颤,不由想起了前些时日从北安城如纷雪迭至的战报,大周边城在虎牙军面前就像是泥塑的一样,一座接着一座的告破,叶向佛心头一振,终于踏实了。

  李云逸所说很有可能是真的!

  毕竟,后者连亲自陪同自己观礼的话都说出来了,自己还有什么值得怀疑的?叶向佛不相信李云逸不明白这件事若是出现差错的后果,既然后者连这等狂言都说出来了……

  “好!”

  叶向佛的脸色瞬间化为大喜,就差从椅子上直接站起来了,面色隐见潮红,困足南阳郡城下数日的疲惫似乎在这一刻一扫而空,眼底精芒闪耀。

  “只要此城告破,这一战,你小子是首功!”

  首功?

  李云逸闻言眉头一扬,苦笑道:“叶公言重了,小子不过做了一些该做的而已,怎敢贪功?这完全是叶公您的功劳,小子可不敢染指。前辈可莫忘了答应晚辈的事,要为我隐瞒啊。这份荣耀,小子实在承担不起,还望叶公收回王令。”

  不要功劳?

  叶向佛眉头一扬,深深望向身前躬下腰身的李云逸,瞳眸深邃。

  其实关于此战功劳之事,两人早在第一次相见的时候就已经约定好了,叶向佛此时重新提及,未尝不是一种试探。

  李云逸,什么时候学会低调了?

  他本以为这是李云逸在以退为进,但这次尝试的结果却让他更加诧异。他能看得出来,这份功劳,李云逸是真的不想要。

  树大招风?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这个年龄,连这点胆色都没有……”

  叶向佛眼底闪过一抹精芒,随即掩去,挥手道:“好吧。既然已答应于你,老夫自然会做到。只是,有点可惜了。”

  “不过你放心,待此事落定,老夫定会补偿于你的。”

  补偿?

  李云逸闻言眉头一扬,这才直起身来,笑道:“那就多谢叶公照拂了。”

  一大一小两个狐狸各有心思,相视而笑,连营帐里的空气都是阴森森的,邹辉站在一旁突然感到一股阴寒,莫名一抖,诧异望向紧闭的营帐大门,有些摸不着头脑。但很快,这种感觉就消失了,叶向佛拉着李云逸开始规划明天大战的细节问题。当然,大部分时候都是叶向佛在说,李云逸只有听的份。

  “他这是不想让我走了?”

  李云逸遥望天边,东方已肚白,一夜就这样过去了,叶向佛还是一副兴致极高的模样,眼看就要召集麾下将军同各大诸侯国王侯商议战事了,李云逸也不在意,反正自从来了之后,他就没想着离开。

  而当叶向佛将众人召集而来,宣布今天大战将会继续之时,整个营帐都差点炸了,劝阻声不绝于耳,每个人都在表达着自己心里的担忧。

  士气。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两天之内连来两场浩大的拼杀?这谁能撑得住?别说哗变了,甚至连整个大军都极有可能瞬间崩盘!

  直到,邹辉一声爆喝镇压全场,叶向佛的声音随之悠悠传来。

  “昨天只是试探。”

  “从昨天的试探中,老夫已知如何破其战阵,所以,诸位只管率大军同老夫厮杀就是。今日,此城必破。”

  叶向佛的声音并不大,可对众人造成的震荡丝毫不比他之前宣读战令差,人人目瞪口呆,瞠目结舌,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叶向佛说什么?

  以掌破城之法?!

  威震南楚的宗师战阵,被他找到漏洞了?!

  这就是军神的能耐么?

  众人懵了,连人群里的李云逸都有些惊讶,意外叶向佛竟然会这么说。

  破城,和破掉烽火狼烟宗师战阵可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意思,就是他也只是向叶向佛做出了破城的保证,根本不敢直说烽火狼烟尽是破绽。因为,烽火狼烟在南楚的地位和意义实在是太重要了。破城无所谓,南楚事后可以找各种理由来弥补,但是破阵……烽火狼烟将会直接跌下神坛,对南楚内外造成打击和震荡是避免不了的!

  叶向佛为何要这么说?

  莫非是……

  震慑?

  李云逸想到了自己率领虎牙军在大周境内肆意攻城拔寨的日子,其实他要救熊俊完全不需要那么复杂,但为了震慑各大诸侯国,他还是这么做了。此时,叶向佛的做法与他当时所为何其相似?

  这的确是个震慑的好机会。

  实际上,情况也像李云逸预料的一样,当终于把叶向佛这寥寥两句话里透出的意思消化,整个营帐终于停止了喧哗,有些人的眼底甚至已经有澎湃战意冒出。

  他们不怕打仗,也不怕死,怕的是没有结果的纠缠。可是现在——机会来了!

  “请我王下令,铁甲营必当身先士卒,不破南阳绝不回头!”

  叶向佛麾下一干将军立刻面容大改,纷纷表达忠心,浩荡战意充斥在这方小小营帐里,令心里还有忐忑狐疑的诸葛剑等人连话也说不出了,脸色尴尬,只得闭嘴听着。

  到这个份上了,他们这几张嘴还有说话的机会么?

  没有!

  完全没有。

  随着叶向佛低沉的声音在营帐里接连响起,众人的目光随着他落在地图上的手指而挪动,牢牢记下自己的位置和目标,尽显军纪严谨,诸葛剑云菲公主等人根本来不及提出心里的问题,就已经被叶向佛安排好任务了。

  “去执行吧。”

  “半个时辰后,全军压进!”

  叶向佛一声令下,众人立刻承诺,脸上洋溢着激动和热潮,返回自己的营地布置去了,诸葛剑云菲公主也惊疑不定地走了。事已至此,叶向佛的安排他们不得不完成。只是对于叶向佛所说昨日只是试探,今天才只是真正的总攻……他们还是有几分不相信的。

  但仅在三个时辰后,正午时分,烈阳鼎盛,南阳城下鲜血横飞,血腥味几乎化为蒸汽飘散在惨烈战场的每一处,每一寸土地都被染红了,残肢更是随处可见,与昨日一战几乎是同一个模板,正是最为惨烈的时候。但就在这时,却没有人再关注地上的战况究竟有多么惨烈,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南阳郡城西南角方向,在无数双眼睛震撼的注视下——

  轰!

  烽火台,塌了!

  足足两个多时辰的狂攻,双方不知道付出了多少兵力,城墙下的死尸都快堆积成山了,终于,最终还是叶向佛这边占据了上风!

  登城。

  屠戮!

  就在这一座燃烧着熊熊烈火的烽火台倾塌的一瞬间,一股狂风突然大作,在叶向佛紧张地注视下——

  呼!

  狂风掠境,青烟弥漫。

  笼罩在南阳郡城之上十数天的滚滚狼烟和火光,终于散了,露出了朗朗乾坤,正如他们接下来的战局一样,清晰透彻,再无忌惮!

  阵破。

  城必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