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949章 只要吃下它

作品:巨擘巅峰(陆羽巫清君)|作者:职业神棍|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8-24 11:54:05|下载:巨擘巅峰(陆羽巫清君)TXT下载
  像他们这种下九流门派,在南疆修行界是何其多。

  也正因如此,他们这些长老必须步步为营,在外行事,素来都是小心翼翼。

  例如,尽可能不要进入某一个势力范围,因为这很可能招致某个势力无情的打压。

  更需避免在外招惹是非,或是一时冲动而大动干戈。

  而这年长长老,是打算亲自追杀那两个魔道余孽了。

  至于为何只身一人,主要是为了保险起见。

  万一那两个魔道余孽逃窜到了某方势力,三名元婴的动静太大,极为容易引起误会。

  可是,神刀门有二十余名金丹境弟子身陨,几十年根基毁于一旦,这与灭门之仇没有什么两样。

  又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两个魔道余孽在毁了神刀门的根基以后,大摇大摆地离去。

  若是抓不住那两个魔道余孽,哪怕是在事后,掌门和大长老不做计较,他也终身良心不安,无颜面对历任掌门。

  所以这一行,他是有必须要去的理由。

  元婴境施展瞬移之术,瞬息千里,想要追上陆羽并非难事。

  然而这是南疆修行者边界,是下九流门派汇聚之地,绝非只有神刀门一个修行门派。

  好巧不巧,陆羽逃离的方向数十里外,就是另一个门派的山门。

  因此,他就更不敢贸然使用瞬移,怕是有诈。

  不过他真正担心的是,为何那两个魔道余孽,突然出现在神刀门的势力范围。

  又是为何,出手杀戮二十余名神刀门弟子。

  为什么?

  所以,他追捕陆羽,并非是出于一个报仇的目的这么简单。

  而其中可能遇上的危险,或许会超乎他的想象。

  谁都不知,神刀门是不是成为了魔教的猎物,更是不知,这又是不是,一个等着他往下跳的陷阱。

  他有此决定,意味着抱了慨然赴死之心。

  这也就能理解,为何另外两名神刀门长老的反应这么大了。

  这很有可能,将一去不回。

  随着两名长老飞离此地,年长长老黯然一叹,追了下去。

  ————

  ......

  上官凝霜未有再次陷入昏迷,偶尔她会给予陆羽一些提示,比如适当指引一下方向。

  她没有来过这里,而作为一个神智正常的金丹境,若是稍微细心,总能看出四周环境的一些蛛丝马迹。

  她指引的方向,恰巧避过进入别的门派路径。

  “好了,停下来吧。”

  当陆羽跑到一个相对空旷的地带,上官凝霜轻声说道。

  “主人,我们安全了吗?”陆羽惊魂未定,慌张地转头四顾。

  上官凝霜没有回答。

  而实际上这时两人的处境,又哪里能找到一个真正安全的地方。

  她望了一眼陆羽胸前的血迹,问道,“你哪里还痛?”

  考虑到陆羽神智失常,问他受了什么伤,必然是回答得含糊不清,还不如问哪里痛来得更直观。

  “哪里都痛。”陆羽哭丧着脸说道。

  听罢,上官凝霜的声音,就更轻柔了些许,与往日的淡漠简直判若两人。

  “我这还有药,太痛的话,吃下去就不痛了,来,我给你。”

  她从储物戒指取出一只小瓷瓶,从中倒出一颗猩红色,黄豆大小的小药丸。

  “这是什么?”陆羽走近,茫然地问。

  “只要吃下它,你就感觉不到痛了。”

  “真的?”

  “真的。”

  陆羽正想说点什么,突然仰头蠕动了一下喉咙,“咕噜”一声,咽下一口又要喷出来的血,脸色也随之变得一阵红一阵白。

  其实他肉骨再强,也有个极限,硬抗三名元婴境三招,这都没死已经算是个奇迹。

  或许是真的太痛了的缘故,他连忙接过药丸,扔进嘴就吞了下去。

  “来,这酒,你再喝点。”上官凝霜又递过去了酒葫芦。

  “主人,你对我真好。”

  此时的陆羽,憨憨地傻笑着,却浑然不觉,他吃下去的药丸,到底是有什么功效。

  上官凝霜微微一叹,轻声地道,“之前,我让你做一只听话的狗,是因南疆修行界非常危险,不过......显然你没有把我的话听进去。”

  “而如今你我皆受重伤,这么下去,等着我们的唯有死路一条。”

  “你吃下疯魔丹,或许就能帮我们躲过这一次死劫,代价是从此往后,你也会成为血气之修......也就是魔道。”

  “但,与其命都保不住,那还不如先过了眼前这一关再说。”

  她望着正在往嘴里灌酒的陆羽,似是在自言自语,“我们都不能死,因为我还有很多事不明白,也不知你是谁,而我,又是谁......”

  而随着往下说,她原本淡漠的明眸,也逐渐变得坚定。

  或是感受到了上官凝霜的注视,或是陆羽也已喝过了瘾,他憨笑着递还酒葫芦。

  “主人,你这个酒葫芦好奇怪,怎么里面的酒,怎么都喝不完。”

  上官凝霜接过,饮了两口,其后就将酒葫芦挂回腰间。

  与此同时,她也从中站起,望向了来时的方向,沉默不语。

  这天地气息,似是发生了一丝微妙的变化。

  说不准。

  风停止了,接着又掀起了树浪。

  “哗啦啦”的,却没有一个固定的风向,显得有些凌乱。

  接着在百米之外,空间荡起了涟漪。

  然后更诡异的一幕出现了,一道人影,从涟漪的中心,现出身形。

  来人,赫然就是神刀门的那个年长长老。

  他阴沉地打量了陆羽和上官凝霜一眼,说道,“小女娃,你是擎天教的......弟子?”

  “是。”

  “就是你们,杀了我神刀门二十余金丹境?”

  说到这里,年长长老的胸口剧烈起伏了两下。

  一想到这件事,他的心底,不可遏制地就升起一股悲恸和愤怒。

  二十余金丹境,几十年的根基,试问,他又怎能做得到无动于衷。

  “神刀门弟子招惹我们在前,你不先作反省,倒是向我兴师问罪来了。”上官凝霜面无表情,微微转头瞥了一眼正在拍打着脑袋的陆羽。

  他愣了愣,这其中因由,在来之时倒是没有细问,但是在那时,哪里又留给他过多追问的时间。

  而惨剧是酿成了。

  事到如今,不管孰是孰非,其实都已不重要。

  眼下他要做的,就是要为神刀门讨回一个公道,因为,他是神刀门长老。

  他长长一叹,说道,“小女娃,恐怕今日过后,你得永远留在这里了。”

  他说得很婉转,实际上他大可以说得更直白一些。

  只是,心存顾虑。

  他并没有把这两个金丹境放在眼中,而是在顾虑着,这是不是一个魔教的陷阱。

  否则他一上来,就可直接动手,而无需多作废话,以此试探。

  “所以,你想杀了我们?”

  上官凝霜的坦率,却毫不留情地戳破了这层伪装的面纱。

  年长长老的瞳孔猛地一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