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955章 问罪(2)

作品:巨擘巅峰(陆羽巫清君)|作者:职业神棍|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8-24 11:54:05|下载:巨擘巅峰(陆羽巫清君)TXT下载
  没了,还真全都没了。

  神刀门苦苦经营了几十年的根基,全都没了。

  要是没有发生这件事,要是再给他几十年,让这二十余名金丹境弟子,培养成才,成为元婴境......

  他有这个信心,神刀门将在几十年后,勉强跻身于三流门派之列。

  这几十年来,他日夜操劳,为的不就是那一天?

  就如他此行与大长老外出,如覆薄冰,踏遍南疆修行界,不就是为了寻觅天材地宝,作为供给门下弟子修炼的资源?

  可是......

  什么都没了。

  再给他几十年,能够让他恢复神刀门现今的底蕴?

  想到种种,他就心生万念俱灰之感。

  “父亲,那两个魔道余孽......”

  张一凡依旧是一脸激愤地冲了上来。

  却还未站定,就被一巴掌扇飞了出去。

  “我张宏图究竟是犯了什么错,生下你这个逆子?”

  这一句话,他几乎是用吼的。

  而他这一巴掌,用上了天地之力,抽得张一凡飞出几百米开外,没有了声息。

  伤不致死,却是重伤难免了。

  谁都没有想到,掌门已然暴怒到不惜将自己的爱子打成重伤。

  “掌门......”

  “掌门......”

  张宏图霍然转身,紧紧地盯着于贺。

  于贺一脸死灰,双膝一软,又再跪倒在地。

  这是他的错,他犯下的这个错,可以说是万死不辞其咎。

  身在其位,不谋其政,他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虽说掌门暂时还不对他做出处罚,但他对少掌门也如此重罚,就可预见得到,等待着他的是什么下场。

  不过,于贺并未对此有所恐惧,反而,心生一丝解脱之意。

  因为如此,他就能给予门下二十余名弟子,以及门中长老一个妥善的交代。

  反过来说,如果掌门并不对他有所处置,而是谅解了事,那么他此生都将无法面对同门。

  但不管神刀门发生了什么事。

  依旧,是日起日落。

  神刀门长老,弟子,都已逐渐散去,那二十余具骷髅,也都抬走安葬。

  地面流淌的血水,也被清洗得干干净净。

  唯有于贺,还在跪着。

  他跪着一动不动,保持着一样的姿势,就这么跪了三天三夜。

  无人前来劝导,也无人前来探望。

  直至。

  三日之后。

  早晨。

  有了几名神刀门弟子出现。

  接着陆陆续续地,神刀门的弟子都来了。

  其后,就是神刀门的长老,再最后,就是神刀门掌门,张宏图,以及大长老。

  他们还是以三日前的位置站着。

  张宏图和大长老,则是站在了于贺面前。

  这人一来,又是升起了一股隐隐的凄凉之意。

  半响。

  大长老长长一叹,开口说道,“于贺,你知不知罪?”

  “弟子,之罪。”

  于贺抬头,苦笑地道。

  他如何不知罪?

  无论是什么判决,他都无话可说,要是被判处得轻了,他还得反过来质问掌门,并且要求施与重判!

  如此,他的良心,就能好受一些。

  因为血气之毒的恐怖,还是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

  就连三日前,追捕上官凝霜和陆羽的三名以中年人为首的神刀门弟子......

  都无一例外,遭到血气之毒毒噬横死。

  既然这是他的罪责,那就由他一人独自承担。

  大长老又是一叹,沉声说道,“你身为神刀门长老,疏于其职,使得神刀门招致大劫,本应受千刀万剐之刑,以示效尤,不过掌门念在你这几十年的苦劳,决定施与百刀之刑,死后还可葬于门中祖地,你,觉得公正与否?”

  于贺微微一愣,接着苦笑,“禀告大长老,掌门,我觉得不公正。”

  “嗯?”

  张宏图的双眼猛地一眯。

  大长老也是顿了一下。

  于贺抱拳,说道,“神刀门因我才招致大劫,我于贺也自问罪不可赦,应死后抛尸荒野,没有资格葬入门中祖地。”

  这一番话,于贺说得无比诚恳。

  使得在场的所有神刀门弟子,都为之一惊。

  于贺,是神刀门权位极重的长老,而且这件事,乃是他无心之过,谁都能看得出来。

  但规矩就是规矩,犯下这种如此严重的罪责,最好的下场,是理应处死。

  却还是会将他的遗骸葬入门中祖地,留得一个好的归宿。

  活着的时候,犯了错。

  死了,也把错给偿还了。

  这也算是给了于贺一个善待。

  孰知,于贺却提出了这个要求。

  要知,将他曝尸荒野,就等于是死后也遭到了神刀门的遗弃,不承认他的身份。

  甚至他的事迹,在往后的几十年,几百年,都会在门内流传下去。

  也就是说,他是要请缨,成为遗臭万年的罪人!

  这要是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着实难以理解,然而对于一名对门派有着强烈归属感的修行者,这不是谁都能接受得了的。

  只是,于贺就这么做了。

  张宏图也是眼皮一抖。

  哪怕是将这个于贺,施与万刀之刑,一点都不为过,他也处罚得心安理得。

  毕竟,为了以儆效尤,他就连自己的爱子,都能下得去手。

  可是......

  曝尸荒野,冠与遗臭万年的罪名......

  这,他下不去手。

  面对于贺坦然赴死的神色,张宏图转头避开了对视。

  他冷声说道,“哼,于贺,不要以为,你说了这些我就会对你于心不忍......”

  “待处以你刑罚之后,我再与大长老一同,寻上那两个魔道余孽,活擒回到门里,再处以极刑,让他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如此,在你死后也不至于太过遗憾。”

  如果说上一句话,是张宏图的心意已决,那么下一句话,就是他的于心不忍。

  实际上这三日以来,他一直在考虑,如何处决于贺。

  于贺,始终是神刀门长老。

  毋庸置疑,这几十年来,他对神刀门的贡献,也是不容忽视。

  他却触犯了不可饶恕的大错。

  所以,他有此判处,已是他能对于贺给予最好的厚待。

  千刀万剐,减至百刀,这都是他的决定。

  而在此之后,他要去寻那两个魔道余孽,自然也是他的想法,而他在于贺受刑之前道出,也是为了于贺,能够在临死前得到一丝慰藉。

  他能做的,就这么多了。

  只是,他没有想到。

  在他道出这一番话以后,原本坦然赴死的于贺,脸色陡然就变得一片煞白起来。

  他浑身如筛糠似地颤抖着,似是遭受了某种极致的恐惧,尖叫地道,“掌门!这都是我的错,我甘愿受罚,但是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不要再追究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