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957章 道什么道

作品:巨擘巅峰(陆羽巫清君)|作者:职业神棍|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8-24 11:54:05|下载:巨擘巅峰(陆羽巫清君)TXT下载
  暂时代为执行教务的外务长老,这时也露出了深深的为难之色。

  因为,他师弟说得没错。

  像于贺这种人,不应再进入祖地。

  可是,掌门也下了令,这于贺还不能死,如果在外死了,彼时他难以向掌门交差。

  于贺是废了,此时已与常人无异,在这外头,一头野兽都能将他咬死。

  左思右想,最后他还是咬了咬牙,说道,“掌门有令,他还不能死!”

  这话一出,开口反对的外务长老也是不敢再过多言语。

  除非,他能担当得起这个责任。

  无人再有反对的声音,一众人也随同几名外物长老,前往了神刀门的祖地。

  至于于贺,也是被两名金丹境长老捎带一起撤离。

  ......

  ————

  上官凝霜的伤势很重。

  陆羽却依然是活蹦乱跳,看起来一点事都没有。

  而他在此之前,在西域修行界,被活~佛的明王咒和天地之力所伤,还不是一次。

  再在之前,他还给哈驽达赤击中一掌。

  而那一掌,也是蕴含了天地之力。

  所以说。

  他不是什么事都没有。

  相反,他的问题,远远要比上官凝霜的伤势,要严重得太多。

  但好说歹说,到目前为止,两人还活着,这已是不幸中的万幸。

  还活着,那就是好事。

  陆羽背着上官凝霜,如一阵风似地,在南疆一望无际的密林奔跑着,这已是第四日。

  这距神刀门,都已不知远离了几万里。

  不过,在上官凝霜的要求下,陆羽这三日三夜,没有停下过脚步。

  偶尔,她会取下酒葫芦,给陆羽灌几口酒。

  这也是陆羽而已。

  否则,哪怕是一名金丹境,竭尽全力地赶路,也得吃不消。

  陆羽自然是没有意见。

  他只记得,上官凝霜夸赞过他,他是一只忠诚的好狗。

  尽管在之后,上官凝霜又改口说他不是狗了。

  其实,他觉得做一只狗,其实没有什么不好的。

  好吧,他实际上是人。

  和上官凝霜,和他看到的每一个人,都是一样的。

  可他还是乐意听从上官凝霜的命令。

  比如上官凝霜叫他不要停,那么他就没有停。

  于是他一直跑,一直跑,他能感受得到,他越是跑得快,上官凝霜的精神就更松缓一些。

  这么一来,他跑得就更带劲了。

  ......

  中午。

  “好了,傻狗,你先停下,不要再跑了。”

  上官凝霜轻声说道。

  “哦!”

  陆羽当即就来了个急刹,霍然停下。

  这几日以来,他对这密林中千奇百怪的毒虫,已是近乎麻木了。

  见得多了,也就没有了像先前那般,吓得屁滚尿流,哭爹喊娘。

  小心翼翼地放下上官凝霜,他拍了拍肚皮。

  肚子饿了。

  刚好,他看见旁边的树干上,盘恒着一条手臂粗细的蜈蚣,他面不改色地一把抓住。

  “咔嚓......咔嚓......”

  他嚼得是满口白中带绿的汁水横流,十几口下去,这条蜈蚣就剩下一小截尾巴。

  “呃。”

  这下,舒服很多。

  这三日他都没有停过,一直是靠着这种方式进食。

  就是沿途,逮着什么虫子就吃什么虫子。

  吃下肚,要是觉得不太对劲,就喝两口上官凝霜递过来的酒。

  而上官凝霜坐下之后,也习惯性地取下酒葫芦,一口接着一口,浅饮起来。

  她看着陆羽吃完了一条蜈蚣,又两眼放着绿光,紧盯一条通体乳白,说不出名字的虫子的时候。

  她皱了皱秀眉。

  “继续下去,不是长久之计。”她在自言自语。

  “那个神刀门,理应不会就此作数,所以一定会派人前来追杀,为今之计......”

  “拥有足够的修为,才能活下去......”

  有了打算,她的那双明眸,就变得更加深邃。

  陆羽显然不是一个好听众,此时他已抓住了那条通体乳白的虫子。

  仰着头,张开大嘴,发出长长的“啊”的一声,看这架势,准备是就这么塞入嘴里。

  “傻狗,你说,什么是道?”她再次望向了陆羽那边,问道。

  “哎?什么?”

  陆羽一顿,转头,茫然地问。

  “我问,什么是道。”上官凝霜又将问题重复了一次。

  宛若,她并不觉得,将这个高深且困扰着无数修行者的问题,与一个傻子交流,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道?什么道?”

  说着,陆羽连忙将扭动挣扎,想以此逃离魔爪的虫子,一口咬住。

  咬破了口子,“吸溜”一下,就把这虫子吸得只剩下一层薄皮。

  “天地大道。”

  “啥?天......天,地?”

  陆羽愕然地往上指了指,又往下指了指,他的意思是问,是不是头顶着的这个天,脚踩着的这块地。

  上官凝霜则是认真地点点头。

  尽然,她还是金丹境初成,距天地大道这一境界,还是相当之遥远。

  这个问题,她还是问了。

  只是她问的对象,好像不是很合适。

  但她不是心血来潮。

  或许,也不是因为陆羽之前,变作了另外一人,一个强大得不可思议的人。

  她有这么一问,主要是还在更早的时候,在中土修行界,她与陆羽曾有交流,关于修行方面的事情。

  尽管在那时,彼此都还是互相看不对眼的对手。

  却不能不承认,陆羽的对于修行方面的观点,着实是令人有种耳目一新之感。

  陆羽想了想,不确定地道,“主人,我傻,难道你也傻了?哪里有什么大道啊这是......”

  发现上官凝霜还是盯着自己看,陆羽一阵心底发虚,“你看着我有什么用,真的没有啊!”

  “你说不说?”上官凝霜的语气一冷。

  看得出,她有些生气。

  但更像是小女孩家家的小脾气。

  “呃,好嘛好嘛......我说,我说还不行嘛!”

  说是这么说,陆羽却已急得直挠头。

  说?要他怎么说?

  见此,上官凝霜也恢复了正常,难为一个傻子,给她说什么天地大道。

  她又不是真的傻了。

  “好了,傻狗,我不逼你说。”她的语气,轻柔了些许,“这天地大道,是这天地灵气,万事万物,遵循天地大道的运行轨迹,你看,风,是看不见又能感受得到的,而你看得见的这些树,是向上长的。还有,你看脚下的沙土......”

  “这些,都是天地大道的运行规律,懂了吗?”她认真地思索一下,又道,“起码,这是我暂时能够领悟的天地大道,我不知对不对,但一走下去,恐怕是很难回头了......”

  她终是说出了自己的心声。

  也说得没错。

  这修行,一脚踏出,确实是难以回头。

  陆羽烦恼地挠着头,纳闷地道,“既然这么麻烦,那么就不要走啊!”

  “不走?我们是修行者,自从踏入修行的第一日,我们就注定了要走这条路。”上官凝霜轻轻摇头。

  看来她是对陆羽的说法不置可否。

  而事实上,修行,修的就是天地大道,不修天地大道,修什么?

  世间修行者,再离经叛道的魔头,他们所修,修的也是天地大道!

  这时,陆羽脸上露出了强烈的不满,“主人,这是谁立下的规矩?那么麻烦,我不想走!”

  上官凝霜饮酒的动作,明显地顿了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