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960章 蚍蜉撼树

作品:巨擘巅峰(陆羽巫清君)|作者:职业神棍|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8-24 11:54:05|下载:巨擘巅峰(陆羽巫清君)TXT下载
  陆羽伸出双手,夸张地比划了一下。

  “好了,雷劫过去了。”上官凝霜思忖少倾,说道,“傻狗,你说得没错,其实我们修行者,是在逆行天地大道,但也是附应了天地大道,或是说天地大道借用了我们修行者之力,去逆行某个规矩。”

  “什么?”陆羽瞪着双眼一愣。

  他完全不知道上官凝霜在说什么,或是说他早就忘记了之前他说过的话。

  上官凝霜脸色一寒,说道,“起来。”

  陆羽委屈地挠了挠头,从坑里爬起。

  “主人,我们要去哪里?”

  “我已晋境元婴,也再不惧神刀门的追杀,我们......去唐门,找那里的人,帮你治脑子。”

  “呃,我只是傻,又不是脑子有病,治脑子干什么啊!”

  “你觉得傻,不是脑子有病?”

  “我不觉得啊。”

  “你的脑子没病,难道是我的脑子有病?”

  “什么?你的脑子有病?”

  ......

  “傻狗,如果你不想倒霉,最好现在就给我闭嘴。”

  ......

  上官凝霜依旧一贯淡漠,但她今天的话,明显是多了起来,换做是以往,最多不超过十句。

  两人,就在这毒虫遍布的密林随意走动。

  而这地方杂草丛生,完全找不着路,想来平日无有人烟踪迹。

  只是南疆修行界广阔不知几千万里,要是这么走,想要走到唐门,也不知道要走到何年何月。

  不过从上官凝霜的神情可判断出,她并非是在赶路,更像是在游山玩水。

  她脸上的沉重,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平静的淡漠。

  这么一走,就走到了下午时分。

  时至秋季,纵然是南疆,傍晚的气温也带上了些许凉意。

  两人在一条清澈的小溪停下,准备是在这露宿过夜。

  陆羽激动得手舞足蹈了一会儿,就跳下水里抓鱼,而上官凝霜,则是独坐岸边饮酒。

  她的视线,一直在陆羽身上徘徊,只是谁都不知,她又想到何事。

  傍晚,夕阳西下。

  阳光把这条小溪镀上了一层金色,而陆羽还是兴高采烈地乐在其中,这么一会儿工夫,他就已抓到了五六条鱼。不过这点肉,还不够他塞牙缝的。

  尽管这几天,也没有把他给饿着,但那些毒虫的滋味,始终及不上正宗肉食。

  上官凝霜靠在岸边一块石头旁,拿着酒葫芦,右手承膝,望着陆羽的身影有些出神。

  秋风刮起她的齐耳短发,荡起挂在耳垂上的银环。

  偶尔,她嘴角微翘,闪过一抹微不可察的笑意;偶尔,她又饮上一口酒。

  只是倏地,她恢复了淡漠。

  溪边,倒映出了一张陌生的脸孔。

  不知是什么时候,她的身后,也就是隔着一块石头的距离,神不知鬼不觉地多出了四人。

  这,正是追踪而来的神刀门掌门,以及神刀门大长老,还有两位主事长老。

  神刀门掌门张宏图,背负双手,望着陆羽,也像是出了神。

  奇怪的是,陆羽像是并未发现四人。

  “主人,你看这条肥鱼!”陆羽回头兴奋得大吼。

  他的手上,正抓着一条八斤有余的大鱼。

  在这小溪之中,居然能捕获得到这么大的鱼,着实是令人感到意外。

  不过,一想到这是南疆,虫蚁甚多,食料充足,加上这条小溪深有米余,也就不觉得太奇怪了。

  “我很难想像,我神刀门再不济,却就凭你们这两个小辈,毁了过半根基。”

  张宏图长长一叹,似在感怀,语气之中却听不出任何情绪波动。

  “区区一个下九流门派,哪里有什么根基。”上官凝霜抿了抿嘴,眸中也露出了不屑之色。

  “呵呵,好一个贫嘴的女娃。”张宏图冷冷一笑,说道,“看怕是没有长辈管教,不知天高地厚。”

  张宏图的淡定,自然有淡定的本钱。

  先前还在千里之外,他的神识,就悄然锁定了上官凝霜和陆羽的踪迹。

  只是,他没有第一时间靠近,而是吩咐三名长老,分别把附近的状况勘探了个清清楚楚。

  这,才放心前来。

  而他也看出了,与传言无误。

  这小女娃,还有那个疯癫年轻人,都是金丹境修行者。

  他这边却有四名元婴。

  其实追捕这两个魔道余孽,单凭他一人就已足够,不过是谨慎所致,怕是中了圈套,这才带了三名长老过来。

  他没有理由,对此抱有顾忌。

  上官凝霜的语气,依旧是不温不火,“你说我不知天高地厚,我还想说你蚍蜉撼树。”

  说罢,她站了起身。

  遂一对视,神刀门大长老不禁叹道,“素闻魔教弟子胆魄非凡,今日一见果然所言非虚。”

  他是对上官凝霜的胆识和定力由衷而赞。

  要知,这金丹小女娃,面对的可是四名元婴境。

  元婴境和金丹境,虽说是只有一个境界只差,但是这个境界,却是天与地的距离。

  而这小女娃,明知他们的身份,更知其动机,却仍然是泰山崩于前而面色不改。

  就凭这份胆魄,就绝对不是一般门派弟子,可以比较得上的。

  甚至,他敢说一句过头话,哪怕是巅峰教派弟子,在遇上这种情况,再不畏死也无法做到如此镇定。

  上官凝霜瞥了一眼神刀门大长老,淡漠地道,“你说对了,我们擎天教子弟,从来不惧生死。”

  “呵呵,那又如何,这方天地唯一一个巅峰魔教,桀骜不驯过了头,还不是难逃覆灭之厄。”

  上官凝霜顿了顿,继而不屑轻笑,“话说我擎天教的事,好像也轮不到你担心,只是不知你有没有想过,你身为掌门,这张嘴却没遮没掩,很容易会为门下招致大祸。”

  这番说辞,与其说是反唇相讥,更不如说是赤~裸裸的恫吓,或是,威胁。

  不过,在张宏图四人看来,被一名金丹境小辈恫吓,这未免也太过可笑。

  “哦?难道就凭你?”张宏图挑了挑眉。

  “对,就凭我。”上官凝霜认真地点点头,说道,“你们神刀门是咎由自取,我也不想再多作计较,但你要是苦苦相逼,离灭门不远,不如我们各退一步,以往的种种恩怨,既往不咎。”

  张宏图着实是楞了一下。

  连带着站在他身后的三名神刀门长老,也是不免为之一愣。

  这,也太狂了!

  区区一个小金丹,居然敢说出这番狂言妄语,还试图恐吓,怕是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