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84章 苦海异象:老君背剑救苍生,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作品:提前一千年登陆西游|作者:姒荒|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20-08-25 14:55:31|下载:提前一千年登陆西游TXT下载
  体内气血如汪洋,这一刻,嬴季昌修为大增,几乎在瞬间便一飞冲天,苦海之中生出了一口命泉。

  命泉之中,精气冲天,不断的冲刷着嬴季昌的身体,让他的气血不断壮大。

  当命泉生出,嬴季昌能够感觉到只能到此为止了,根本不可能突破到神桥境界,一念至此,他也停下了修炼。

  虽然这个时候,他的战力增加不多,但是根基更为深厚,之前的修炼,对于身体的修炼一直都有所疏忽。

  但是,这一次嬴季昌修炼遮天法,算是在一定的程度上完成了弥补。

  让他的根基变得更加的深厚!

  从山巅之上,长身而起,这一刻,嬴季昌面向山东,心头再也没有的半点后怕,只有一往无前。

  遮天法!

  本就是战斗之法!

  一往无前的战斗,一生皆在战斗之中度过,嬴季昌可是心里清楚,不管是遮天位面的叶黑,还是狠人,以及完美位面的荒,都是一生都在战斗。

  而在战斗之中,本就是突破最为迅速的一种方式。

  ……

  函谷关。

  西据高原,东临绝涧,南接秦岭,北塞黄河,因其地处“两京古道”,紧靠黄河岸边,关在谷中,深险如函,故称函谷关。

  而如今,天下诸国的大军便驻扎在函谷关外。

  而这里,便是这一次嬴季昌的目的所在。

  洛邑爆发出来的力量太过于强大,这个时候的天下诸国,都感觉到了巨大的恐惧,再加上之前爆发出来的隐秘。

  这让天下诸国,一时间进退两难。

  他们忌惮突破金丹,无敌于天下的嬴季昌,同样的,他们也忌惮突破爆发出恐怖力量的洛邑。

  更重要的是,以当下的局势来看,他们连做一个中立者,旁观者的资格都没有,在这个时候,要么倒向北凉王,要么倒向洛邑。

  除此之外,别无选择!

  “魏王,好久不见!”

  看着魏王,嬴季昌笑了笑,曾经何时,魏王视他如蝼蚁,而如今,在他的眼中,这个天下,大半人为蝼蚁。

  “北凉王!”

  魏王双眸在瞬间收敛,瞳孔剧烈收缩,对于嬴季昌,他心中多少有点不安,毕竟当年他曾经得罪了嬴季昌。

  而短短数年过去,眼前的人,早已成长到纵然是他,也需要慎重对待的地步。这样的人,太过于出类拔萃。

  只是在片刻之后,魏王就放松了,他心里清楚,对方不是来杀他的,要不然,以嬴季昌这个时候的手段,自己不可能还站着说话。

  “北凉王此番入本王幕府,不知所为何事?”

  闻言,嬴季昌轻笑一声:“不瞒魏王,本来是前来杀人,只不过,现在是来联盟,不知魏王有没有兴趣?”

  “北凉王,洛邑的目的是你,而不是我们,你觉得本王会答应你么?”魏王冷笑一声,不管他心中如何想,至少在这一刻,他面上不会透露。

  “哈哈哈……”

  冷笑一声,嬴季昌深深的看了一眼魏王,随及摇了摇头:“既然魏王不懂唇亡齿寒的道理,那便算了。”

  “我们各自为战,看一看,到最后那一国先灭!”

  ……

  说罢,嬴季昌一步踏出,离开了魏国幕府,对于魏王这样的人,他根本不愿意多言,这一战,并非一定要联盟。

  他心里清楚,魏王等人的依靠,只不过是洛邑的首要目标便是秦国,只要自己出手,告诉天下人,第一个目标不是秦国,对方必然会低头。

  “上将军,刚刚本王拒绝了北凉王,现如今我们当如何?”见到嬴季昌离开之后,魏王朝着庞涓,道。

  “王上,北凉王虽然傲气,与我魏国有仇,但是他有一句话说的很对,唇亡齿寒!”

  庞涓目光炯炯,朝着魏王:“现如今,北凉王超越金丹,甚至于能够以一己之力,镇杀十名气血衰败的金丹。”

  “现如今,中原大地之上,唯一一个对抗洛邑,还有可能的就只有北凉王了!”

  对于魏王的决定,庞涓并不赞同,他心里清楚,洛邑看似只针对秦国,但是对于其余诸国的威胁更大。

  因为他们没有北凉王这样的强者,哪怕是魏国也没有。

  ……

  嬴季昌离开魏国幕府,也就熄灭了前往天下诸国的打算,他心里清楚,现在的诸国之君,心中还抱有幻想。

  “素容,给周天子传信,本王要与他共猎天下,然后一决高下!”

  “王上,你这是……?”

  这一刻,涂山素容目光炯炯,她可是清楚,嬴季昌如今到底有多强,很明显,在闭关之后,北凉王早已经深不可测。

  自身的修为达到了一个让人匪夷所思的地步,当下中原,只有嬴季昌才有能力抗衡周天子一脉。

  “魏王不愿意合作,既然如此,本王便打掉他们的最后一丝幻想,让他们来求我!”

  “毕竟北凉还缺少资源,而诸国之中资源很多!”

  “诺。”

  点头答应一声,涂山素容俏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她作为北凉商会的掌控者,自然清楚整个北凉恐怖的消耗。

  而嬴季昌作为北凉最强大的人,自然是消耗的最多,也最恐怖。

  一念至此,涂山素容自然是清楚了嬴季昌这一次是打算干什么。

  ……

  洛邑。

  现如今整个洛邑,压抑着恐怖的气息,这一刻,涂山素容一介女流,走进了洛邑。

  “北凉王麾下,涂山素容见过周天子!”

  闻言,周天子深深的看了一眼涂山素容,点了点头:“孤与北凉王已经是生死仇寇,姑娘此行不怕孤杀了你么?”

  “天子不会!”

  嫣然一笑,仿佛天地在一刹那失色,就算是见过无数美人的周天子也为之震动:“王上有言:欲与天子共猎天下,然后一决高下,不知天子意下如何?”

  “哈哈哈……”

  大笑一声,周天子摇了摇头:“孤虽然只坐拥洛邑等地,那是因为孤想这么做,这个天下本来就是孤的,何须再猎。”

  “告诉北凉王,入洛邑请罪,孤可以留他一条全尸,否则整个秦国都将会为他陪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