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516章 布伦希尔德

作品:诸天信条|作者:咸鱼不惧突刺|分类:军事科幻|更新:2020-08-20 16:11:12|下载:诸天信条TXT下载
  当陆潇与瓦尔基里在城门口对峙时,冲入城内的贫民已经与城内的守卫们开战。

  武装贫民知道高天尊手下的雇佣兵有武装飞船,他们故意通过走街串巷的方式发挥游击战的优势,逼迫城市守卫放弃空中优势,跳下飞船与他们进行巷战。

  如火如荼的人民战争惊扰到了正在角斗士休息室养精蓄锐的战士们。

  此时托尔正苦恼的挠头,他总觉得自己好像被人骗了。

  前往虚无知地向帝凡讨要现实宝石的过程出乎意料的“顺利”。

  帝凡同意归还宝石,但他希望托尔先帮他一个“小忙”。

  帝凡声称自己的一位老朋友遇到了麻烦,他的角斗场中出现了一名战无不胜的常胜将军。

  为了避免以后的角斗毫无观赏性,对方向帝凡求援,希望能找到一名强大的战士,中止那名角斗士的连胜纪录。

  高天尊确实有和帝凡与其他宇宙元老通过话,但内容与帝凡告诉托尔的有一些出入。

  他想找的是奴隶,能与浩克战斗的强大角斗士。

  用雷电神力威胁了帝凡一番,托尔同意完成他的委托,临时客串一下角斗士。

  帝凡在托尔面前表现得非常谦卑,他再三保证,只要托尔从萨卡星回来,他就会将现实宝石双手奉上。

  高天尊本以为帝凡派过来战士应该在他的可控范围内,但手握暴风战斧的托尔实力完全超出他的预期。

  不能力敌就只能智取,高天尊巧舌如簧的哄骗住托尔,保证只让他参与三场角斗,之后就会帮他一起敦促帝凡还债。

  帝凡和高天尊是同族旧识,但要说两人的关系有多好倒也不至于。

  千万年来,帝凡和高天尊相互之间坑害对方的次数至少也上一百了。

  各怀鬼胎的帝凡和高天尊都有自己的算计,托尔只是夹在他们博弈之间的棋子。

  一个克鲁南族的角斗士就站在托尔身边,看到他那冥思苦想的样子,克鲁南石头人不解的问道:“托尔,你在想什么?很快就要轮到你上场了。”

  托尔摇了摇头,暂时将杂乱的思绪甩开:“没什么,只是总觉得有哪里……”

  “轰!”

  角斗场外传来的爆炸声吸引了所有角斗士的注意,相继凑到窗边观察塔外的情况。

  下方的城区内烽烟四起,每过一会儿就能看到某个街区发生爆炸。

  悬浮在城市上方的飞艇正在向城内的空旷地带开火,无差别的将其他赏金猎人和武装贫民一同击杀。

  “怎么回事?”

  “不知道,好像是城外的贫民冲进城了?”

  “他们怎么进来的?城门附近不是有严密的防守吗?”

  “天晓得。”

  角斗士们对塔外的异状议论纷纷,正在此时,高天尊的巨大投影出现在塔外的空中。

  “我亲爱的角斗士和尊敬的观众们,我们的城市出了一点~点小问题,但各位无须担心,局势很快就能控制住。”

  高天尊似乎对城内的混乱局势不以为意,依然笑容满面的报幕道:“下一场角斗即将开始,请已经购票的观众尽快入场。”

  “嘿!”

  一名全副武装的萨卡星战士来到托尔所在的休息室:“雷人,该你上场了。”

  托尔不悦的看着那名没礼貌的萨卡战士,眼中隐约闪现出雷霆之光:“我不是雷人,是雷神!”

  对方不以为意的耸了耸肩:“谁关心这个,你在萨卡星的正式称号就是雷人,跟我来吧。”

  “啧!”

  托尔不爽的跟上‘等这最后一场战斗结束,我一定要找高天尊好好“交流”一下!’

  ……

  “所以?海拉已经死了?”

  从陆潇口中得知海拉的死讯,瓦尔基里的表情变得十分复杂,但至少暂时感受不到她的敌意了。

  “呜~”

  通人性的芬里尔低头呜咽着,似乎在哀叹旧主人的逝去。

  作为最后一名接受过正规训练的女武神,瓦尔基里一直没有放弃过亲手击杀海拉,为所有姐妹报仇的想法。

  但她对自己和海拉的实力差距有自知之明,就算是虚弱状态的海拉也不是她能战胜的。

  正是因为受到这种纠结的情绪影响,瓦尔基里开始用酒精麻痹自己。

  但不幸的是,她的酒量太好了,如果不能一次性喝下足够的酒水,根本不可能醉倒。

  购买大量烈酒需要花费不菲的金钱,为了赚取买酒的钱财,瓦尔基里在宇宙中流浪了很长一段时间,在不少星球当过雇佣兵。

  高天尊统领的萨卡星也只是她漫长旅途的其中一站。

  陆潇点了点头道:“我亲自参加了与海拉的最后一战,确认她在我的面前断气。”

  “奥丁和古一相继逝去,没有了顾虑的萨诺斯即将开始行动,九界……乃至整个宇宙都将面临生灵减半的浩劫。”

  陆潇郑重的看着瓦尔基里劝说道:“我知道当年封印海拉的那场惨烈战斗让你对阿斯加德王室有颇多怨言,但请相信我,托尔不是奥丁那种老奸巨猾的人,他不会轻易牺牲自己的部下来达成目标。”

  “只要你愿意回到阿斯加德,作为幸存下来的最后一名女武神,你完全可以重新训练一批女战士组成新的瓦尔基里部队。”

  “王储托尔和神后弗丽嘉肯定不会反对,反而会对你的工作给予大力支持。”

  “托尔……”

  瓦尔基里脸上露出嘲笑之色,竖起大拇指向身后的全息投影指了指:“就是那个被人骗得团团转的笨蛋吗?就凭他能支撑起阿斯加德和九界?”

  陆潇对托尔懒得动脑的习惯也十分无奈,他摊了摊手道:“托尔是什么样的人,你近距离与他接触过后才能得出准确的结论。”

  “怎么样?要和我们一起返回阿斯加德吗?”

  “其他的不敢说,至少阿斯加德的蜜酒绝对管够。”

  “咕噜~”

  回想起故乡的美味蜜酒,瓦尔基里的喉咙滚动了一下,多年的习惯让她变成了嗜酒如命的酒鬼。

  “咳~”

  脸色有些不自然的咳嗽了一声,瓦尔基里别扭的说道:“看在美酒的份上,我暂时和你们一起行动吧。”

  “如果让我发现你们骗了我,可可别怪我翻脸无情!”

  陆潇不以为意的伸出手:“你不会有机会的……顺便,能告诉我你的真名吗?瓦尔基里应该只是一个代号吧。”

  “瓦尔基里”眼中闪过一丝怀念之色,她叹了口气握住陆潇伸出的友善之手。

  “事到如今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反正神后弗丽嘉也认识我……布伦希尔德,这就是我真正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