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002 大丈夫能屈能伸

作品:从一支笔开始召唤万物|作者:碧蓝的世界|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20-08-20 19:22:31|下载:从一支笔开始召唤万物TXT下载
  一声鸡啼。

  陈牧从睡梦中醒来,房间里依旧一片漆黑,他用力伸展了一下身体,浑身肌肉绷紧后,那种酸软,简直酸爽到了极点。

  他在码头扛了几天包,真的是累惨了,特别是前两天的时候,感觉手脚都不是自己的了,每晚回来,真是累得手都抬不起来。

  陈牧咬牙坚持,才慢慢适应下来。可是每天早上起来,还是很受罪,那种浑身酸痛的感觉,没经历过的人,永远体会不到。

  他从床上爬了起来,从床头拿起一根小毛刷,摸黑到隔壁厨房,拿起水瓢到水缸里舀满了水,开始刷牙。

  在这个世界,生活不易,牙膏太贵,没有自来水,每天要去井边挑水。热水器更是别想了,烧水得用柴禾。

  想洗个热水澡,要挑水,又要去弄木柴……

  想要保证基本的生活条件,那可真不是那么容易。

  陈牧在地球时就习惯了天天洗澡,到了这里后,天天干重体力活,都是一身臭汗回来,他实在受不了,也只能冲个凉水澡。

  洗漱过后,他开始生火煮粥,打开米缸一摸,里面的米已经所剩无几。

  又要买米了,还好昨天发了工钱,不然,买米的钱都没有了。

  陈牧坐在灶台前,往灶里添柴,忍不住伸手到口袋里,摸到了那支钢笔,心中一定,有它在,不愁赚不到钱。

  昨晚,他原本想再写一章,看能不能再将那颗星星点亮,结果一拿起笔,就感到一阵强烈的疲惫。

  应该是写完一章,消耗了太多的精力。无奈之下,他只得收起东西,上床睡觉。

  他打算今晚再试一试。

  很快,粥就煮好了。

  陈牧拿起扁担,挑起两个木桶,出门挑水去了。

  ………………

  水井隔着两条街,不算近。

  陈牧出门的时候,天开始蒙蒙亮,两只空的木桶也挺有份量。第一次去挑水的时候,他挑着两个空桶,光是走到井边,肩膀就又酸又痛。

  现在适应多了。

  几分钟后,陈牧来到井边,这个点,这里还没什么人,等天亮一些,就会有很多妇女到这里来洗衣服。

  “嗯?”

  陈牧刚把桶放下,眼角瞥见一道红色的身影在街角一闪而过,转头看去,那里却空无一人。

  眼花了?

  他摇摇头,将一只绑着绳子的小一些的木桶扔进了井里,用力一荡手头的绳子,浮在水面上的桶侧倒,很快就装满了水。

  陈牧正要将桶提上来,突然觉得背后一寒,猛地转过身,一看之下,心脏一阵紧缩,头皮发紧。

  只见一个身穿红衣的女人不知何时站在他身后,脸色苍白如纸,一双黑漆漆的眼眸直勾勾地盯着他。

  空气仿佛凝固了。

  陈牧浑身僵在那里,突然闻到一股刺鼻的血腥味,眼角瞥见她手上沾着红色的液体,沿着指尖滴落到地面上,接触到地面的水迹上,快速扩散。

  一股寒意从他脊背蹿起,直冲大脑,一时间,他只觉得手脚冰凉,巨大的恐惧将他的心脏攫获了。

  一秒,两秒——

  令人窒息的沉默中,红衣女人侧了下头,空洞漆黑的眼眸中似乎升起一丝疑惑,突然转过身,一步一步,向对面的街道走去,不一会,消失在墙角的阴影中。

  “我去——”

  陈牧终于感觉到了身体的存在,脚一软,退了一步,扶着水井的边沿才站稳。

  他一捂着胸口,心脏还在怦怦狂跳。

  “这是,见鬼了?”

  陈牧大口喘气,突然跳了起来,拿起扁担,提着两个空桶,撒脚狂奔。

  …………

  回到家中,陈牧将门栓给塞好,靠在门口,抹了一下额头,全是冷汗。想到刚才那个诡异的女人,心里一阵后怕。

  “原来,那些工友说的都是真的?这世界,有鬼?”

  之前,他在码头扛包,休息的时候,一些工友就喜欢聊一些鬼怪之事。

  陈牧本来以为是封建迷信,也没怎么放在心上。有了刚才的经历,他意识到,这个世界可能真的有鬼。

  “小飞,是你吗?”屋内传来一个老太太的声音,正是原主在这个世界唯一的亲人,奶奶。

  陈牧定了定神,应道,“是我。粥好了,起来吃早餐吧。”

  小飞应该是他的小名,他醒来后,奶奶让他改个名字,至于原因,却没说。他脱口而出说“陈牧”。

  陈物听到熟悉的声音,心神也安定了一些。

  “今儿个怎么这么早?”

  屋内一阵悉悉嗦嗦的声音后,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太太走了出来,她的个子不高,只到他的肩膀,人又瘦小。真不知道她是怎么一路把昏迷为醒的他带到津海的。

  “有肉吗?”老太太问道。

  “没有。”

  老太太说道,“奶奶已经几个月没闻着肉味了。”声音里有些委屈。

  陈牧已经盛好两碗粥,将属于她的那碗放到她面前,说道,“等我挣到钱了,一定给你买一大桌肉,让你吃个够。”

  这位奶奶,跟慈祥之类的词一点也沾不上边。更别指望她会做家务了,天天吵着要吃肉,有时真让人头大。

  看在她拼命将自己救活的份上,也只有忍了。

  陈牧从原主零碎的记忆中,知道原主跟这位奶奶的关系很差,甚至是厌恶的那种。

  老太太喝了几口粥,突然说道,“对了陈牧,我看街角那家米铺的那个小姑娘对你有点意思,你赶紧把她拿下吧,以后就不愁没饭吃了。”

  “没谱的事别乱说。”陈牧没好气地说道,他还没沦落到要吃软饭的地步。

  “你是不是担心她父母?咱们现在是虎落平阳,他们势利看不上咱们。没关系,你只要施展些手段,将生米煮成熟饭,把小姑娘的肚子搞大。到时候,不怕他们不认。”

  老太太出谋划策,“我可打听了,他们就这么一个闺女。以后家产也要女婿来继承。等到日后两个老的归西,米铺还不是咱们家的?就算他们要你做上门女婿,咱们也忍忍,大丈夫能屈能伸……”

  陈牧都惊呆了,这是什么神仙奶奶啊,居然这样教唆孙子去搞大别人的肚子,再谋夺人家的家产。

  “越说越离谱了啊。”

  陈牧赶紧打断她,“这种话,以后不许再说了,要是被别人听见,我们都得滚蛋。”

  这年头,普通民众的道德观还是比较淳朴的,像他们这样的外地人,要是被本地人认为是坏人,肯定会把他们赶走。

  警告完后,他三口两口将粥喝完,说道,“我出去了,你一个人在家注意一点,多到院子里晒晒太阳。”

  陈牧回房间,将昨晚写的那一章小说撕下,揣到怀里。之前他就打听过了,津海的大大小小十几家报纸,都有小说在上面连载,如今火得很。

  他走到门口,见天已经亮了,才放心地迈出门口。

  大白天的,总不能再闹鬼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