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006 体系

作品:从一支笔开始召唤万物|作者:碧蓝的世界|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20-08-22 15:09:22|下载:从一支笔开始召唤万物TXT下载
  “对了,这位是?”

  出了书房,赵少爷才注意到一直跟在夏洛克身旁的陈牧。

  夏洛克道,“这是我的助手,陈——”

  “陈牧。”

  陈牧一看他说到一半就卡住,知道他肯定是忘了自己的名字,赶紧补充道。

  赵少爷眼中闪过一丝疑色,却没再多说什么。

  三人一路往后面走去,穿过一进院子后,才到地方。

  这是一座独立的院子,四面都是高高的围墙,只有一个拱门进出,院子的格局跟赵府别的院子完全不同,没有什么假山水池回廊这些,连树都没有一棵,只有一条草地。

  “这里原本是我赵家老宅,里面还供奉着先祖的牌位。”

  进了院子后,赵少爷讲解道,“平日里,家父从不让别人进来这里。”

  夏洛克问,“你也不行?”

  “不行。只有每年祭拜先祖的时候,才能进来一次。”

  说话间,三人已经来到屋子前,门上贴着封条,应该是巡捕房的人封上的。

  赵少爷将封条撕掉,取出钥匙打开门。

  里面看起来像是一个祠堂,正中一个神龛,上面摆放着上百个牌位。四周没有窗户,光线不足,只有神龛前几盏明灭不定的煤油灯。

  一进屋,就有一股阴风吹来,陈牧一缩脖子,怎么这么阴森。

  地面上用粉笔之类的画了一个人形的图案,边上一大滩血液,已经干涸,有些发黑。应该就是赵老爷被杀的位置。

  陈牧打量了一下四周,祠堂挺大的,却显得空荡荡,打扫得很干净。看不到什么灰尘。

  如果按这位赵公子所说,他爹不让别人进入这里,那是谁打扫的卫生?

  要么是专门有人负责打扫,要不然就是赵老爷自己打扫。

  陈牧看了一眼夏洛克,却没有多嘴。

  这个点,夏洛克不可能会忽略过去。不需要他来提醒。

  夏洛克有些艰难地蹲到地上,观察着地面的血迹。

  这时,赵少爷忍不住问道,“神探,那只女鬼,你能应付得了吗?”

  夏洛克耸耸肩膀,说道,“我的专长是查案,对付女鬼,自然需要更擅长的人来做。刑部的六扇门,还有都察院的第九卫,都是朝廷设立的专门处理这方面事情的机构。碰到这种事情,要第一时间上报。”

  “当然,修行有成的武者,道士,儒生或和尚,也能对付得了这些鬼物。你如果凝聚了文气,普通的鬼物就近不了身。”

  赵少爷闻言叹道,“想凝聚文气,哪有这么容易。在下寒窗苦读十年,自问已经通读经典,还是不知道如何凝聚文气。”

  “自从朝廷改|革了科举考试的内容后,越来越少人愿意钻研儒家经典了。你有这样的恒心,也算是难得。你也不用灰心,儒家讲究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日后你的积累到了,自然水到渠成。”

  陈牧竖起耳朵,听得很仔细,这是了解这个世界超凡力量的好机会。

  过了一会,赵少爷才问道,“她,这个女鬼,是什么品阶?”

  “凝聚煞气成实体,将人剖心挖肝,至少相当于第二境。”

  赵少爷脸上勃然变色,“怎么可能?我老师皓首穷经几十年,到六十岁那年,才到第二境。她才死了一个月不到……”

  夏洛克从地上站了起来,扶稳手杖,说道,“鬼物的形成,一是因为自身有怨气,二是外部的环境。黑风山是乱葬岗,阴煞凝聚。她葬的地方,应该是一处罕见的阴地,才会在短时间内养出这么一只厉鬼。”

  一时间,赵少爷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陈牧忍不住看了夏洛克一眼,心想这家伙未免太耿直了一点,这话不是在说,赵老爷有这样的下场,完全是自作自受吗?

  “不行,这里太危险了,不能让母亲留在这里。”突然,赵少爷一咬牙,说道,“神探,我要带家人去学院,这里就交给你了。”说完,急匆匆就离开了。

  他一走,祠堂里就剩陈牧和夏洛克两个。

  夏洛克转头问道,“你不怕吗?”

  “怕。”

  陈牧看这位赵公子被吓得落荒而逃,就知道那红衣女鬼比想像中更可怕。说不怕是骗人的,上辈子他还没碰到过鬼呢,“但是跟在你身边更安全。”

  那只红衣女鬼已经缠上他了,他要是一个人跑了,就要一个人应付。他又不能丢下奶奶,一个人离开津海。可是回家的话,会连累奶奶。

  他没得选,只能想办法将女鬼除掉。

  夏洛克眼中光芒一闪,说道,“你四处看看,有没有异常的地方。”

  这是真的把他当助手使唤啊。

  “好。”

  陈牧也不在意,开始打量起四周。

  …………

  祠堂很大,陈牧先是围了一圈,没发现有什么异常。最后才来到赵老爷遇害的位置,蹲在那里,左看右看,除了看出死者流了很多血之外,别的什么都看不出来。

  这时,有人送饭菜过来。

  夏洛克招呼他过去吃东西,不愧是大富人家,饭菜相当丰盛,有鱼有肉,雪白喷香的米饭,还有一瓶酒。

  陈牧闻到肉香,口水就大量分泌,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穿越过来至今,就没有正经吃过肉了。

  夏洛克递过一双筷子,“吃吧。”

  陈牧也不客气,接过筷子,夹了一块像是五花肉的肉到嘴里,一嚼之下,感受着肉汁在口腔里炸开,鼻子不由一酸。

  穿越过来后,连肉都吃不上,大病初愈,就要干苦力活。混到这份上,实在是太惨了点。

  不一会,两人将饭菜都吃完了。

  这是陈牧有生以来,吃得最满足的一次。

  在地球的时候,他什么时候挨过饿?只有吃腻了,就没有吃不上肉的时候。现在他发现,人不吃肉,那是真的受不了。

  奶奶天天吵着要吃肉,也是馋得不行了吧。

  “哎哟。”

  突然,陈牧叫出了声。

  夏洛克问,“怎么了?”

  “没什么。”

  陈牧想到奶奶,这才意识到,应该留一点,给她带点回去的。

  夏洛克拿出烟斗,塞了点烟丝进去,点燃后,深深吸了一口。

  陈牧闻到熟悉又陌生的烟味,觉得嘴巴有些发干。

  他本来是不抽烟的,成了职业写手后,为了码字赶稿,用了各种提神的办法,喝茶,喝咖啡,还有就是抽烟。

  现在换了一个身体,闻到烟味,还是有点忍不住。看来,这烟瘾确实是心瘾。

  “来一口?”夏洛克看出他也有烟瘾,将烟斗递过去。

  “不用了。”

  陈牧摆摆手拒绝了,一来是抽不惯烟丝。二来也不习惯跟别人同抽一根烟。

  津海倒是有过滤嘴香烟卖,就是没有那个闲钱。他一直在克制着。

  陈牧起身走到神龛前,这个神龛很大,有近十层高,每一层放着近十个牌位。上面却没什么灰尘,显然有人常常擦拭。

  看着这个神龛,他突然觉得有点不对,总觉得哪里有点问题。

  赵老爷似乎是个强迫症,祠堂所有东西都放得整整齐齐,供奉的桌子,油灯,连插香和蜡烛的香炉底下都是干干净净的。

  更别说神龛上的牌位了,上百个都码得工工整整的,除了其中一个。

  陈牧走到正中的位置观察了一会,果然,底下往上数第二层,最右边的那个牌位,稍微偏了一点点。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

  他正要喊夏洛克,就听到门外有脚步声。

  还没看到人,陈牧脑中就闪过一个念头,是赵公子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