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千二百一十七章 肾督空虚

作品:全职国医|作者:方千金|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8-20 16:11:50|下载:全职国医TXT下载
  “方医生!”

  看到方寒进来,胡镇泉急忙起身招呼。

  胡镇泉从早上七点就开始一直等着方寒,时不时的就去病房门口看两眼,可一直等啊等啊,等到十点还没等到方寒。打电话的时候,方寒只是说了等会就来,胡镇泉以为方寒挂了电话就会过来,没想到方寒先去省医院那边查了房,到这边已经是十点半了。

  “让胡主任久等了。”

  方寒客气了两句,走到了病床边上。

  “方医生,我家**不太会做人,您不要介意......”胡镇泉的爱人急忙替胡镇泉说着话。

  “我先诊个脉。”

  方寒客气的笑了笑,并不接话,而是一边打量着胡镇泉的爱人,一边在病床边上坐下。

  “脉象大空而数!”

  方寒摸了脉,站起身有查看了一下胡镇泉爱人的舌苔,舌红光无苔。

  “除了走路横着走,看东西重影之外,还有什么症状?”方寒问道。

  “头晕,腰困,腰膝酸软。”

  “腰困膝软的症状是这次生病之后才有的还是以前就有?”

  “以前也有,累一些,加班多的话就会感觉到腰困膝软,已经好几年了,上了年纪了,平常检查也没什么大碍,就没在意。”胡镇泉的爱人道。

  上了五十岁,毕竟不比以前了,久坐,加班,工作时间长胡镇泉的爱人就会觉得腰膝酸软,休息两天就会好转,偶尔也吃一些药调理,她倒是没怎么在意过。

  “嗯。”

  方寒点了点头,站起身,胡镇泉急忙又把一份病历递给方寒:“方医生,这是之前几位医生开的一些方剂和治疗的方案。”

  方寒接过,翻开看了一下,西医的一些药都是针对更年期妇女的一些药物,中医的治疗也是以元神涣散为主。

  看过病历,方寒走到边上开了一个方子,然后递给胡镇泉:“按方吃上五剂,到时候我再来复诊。”

  胡镇泉接过药方,细细的看着,九地30克,鹿角胶15克(化入),胎盘粉5克(冲),鹿茸粉3克(冲)、五味子10克,山萸肉、枸杞、菟丝子、胡桃肉、生龙牡、活磁石个30克......

  “方医生,贱内的病症究竟是怎么回事,这种情况我以前从没听说过呀。”

  胡镇泉虽然不是中医,可这上面很多药什么作用他还是清楚的,这个方子一看就是滋补的方剂,里面的好几味药都是补药,而且还都是血肉有情的滋补之药。

  “冼大哥看出来了吗?”方寒回头问冼奋。

  冼奋伸手从胡镇泉手中接过药方看了一遍,有些不确定的道:“这是肾督空虚,这个方剂是填肾督而敛精气的方子。”

  方寒点头,道:“这个症状虽然罕见,可万变不离其中,《内径》有‘精散则视歧’之论,五脏六腑之精气皆上注于目而为之精,因而目又为五脏六腑精气所化,精气不聚,因而视物重影,重重叠叠......”

  “《灵枢·大惑论》也有说,其不能直行,则是督脉空虚,失去平衡、定向能力之故,从症状来看,患者当时肾督空虚,不能敛精所致,脉象大空而数,也是气虚之兆......”

  方寒解释了一下,道:“肾督为病,非血肉有情难为功。”

  胡镇泉听的事实而非,不过也没有再问,他又不是中医,方寒再说他也不可能完全听懂。

  “方医生,麻烦您了。”胡镇泉道了声谢。

  “胡主任客气了。”

  方寒礼貌性的笑了笑,道:“那我就先走了,等五剂药吃完胡主任再联系我,要是胡主任觉得在上丰不方便,也可以回家调养,到时候给我打电话就行。”

  “好,我送送您。”胡镇泉点了点头,送着方寒出了病房,一直目送着方寒和冼奋进了电梯,这才返回了病房。

  “看看,看看,人家这才叫专家呢。”

  胡镇泉刚刚走进病房,他的爱人就没好气的道。

  “嗯?”

  胡镇泉一愣:“你从哪儿听出来人家这才叫专家?”

  “就你还是医生呢?”

  胡镇泉的爱人道:“刚才人家方医生说的那么清楚,什么精散则视歧,内径里面都说了,我这个症状怎么来的,什么情况,人家说的清清楚楚,不像其他人,都没搞明白原因,就随便给人开药。”

  胡镇泉满头黑线,你这是认准方寒了,所以现在听着什么都有道理,这要是换个人,你估么着要说人家瞎扯呢吧?

  不过还别说,人家方寒确实有能耐,什么症状,什么缘由确实说的明明白白的,不能说全部听懂了吧,最起码你听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不像之前候忠实和雷军锋,说的他们自己心中都没底。

  ......

  “魏庆民的孙女持续高热已经快半个月了,中医西医,不少专家都看过了,一直不好......”

  卫生厅,周主任给孙秋白说着当时的情况:“方医生开的方子里面有一位生石膏,剂量有点大,60克,雷军锋看了当场就来了一句,胡闹,你这是治病呢还是杀人呢?”

  “哼!”

  孙秋白哼笑一声:“雷军锋?也算是有些水平,不过见识太浅,井底的蛤蟆,见过多大的天,60克就吓住了,这要是一斤他还不吓尿了?”

  孙秋白那可是冯开阳的学生,见识自然不俗。

  雷军锋孙秋白有印象,不过印象不深,丰州省中西医结合医院的中医科主任,主治医师,在丰州也算是个人物了,可这些学院派出身的,之后又规规矩矩在医院工作的,大都谨慎有余而魄力不足,把西医的那一套搬过来,什么都按照协定处方用药,剂量稍微大一些,就吓得不行。

  真要按照协定处方,火神派就可以取缔了,火神派的很多名家医手用药,那都是大剂量的,动辄60克100克的剂量,可也没见人家把患者吃出问题来。

  其实越是大剂量用药,医生越是谨慎,出错出事的概率反而低,往往越是小剂量,很多医生反而不怎么在意,容易疏忽,一个辩证不清,就有可能造成误诊误治。

  周主任脸上不动声色,心中则是乐开了花,瞧瞧,孙厅的说法竟然和昨天江枫的说法差不多,井底的蛤蟆。

  雷军锋行医三十年,也算是资深医生了,却被人说成井底的蛤蟆,怎么能不生气?

  可这话要是孙秋白说的,不知道雷军锋还有没有胆子怼一下?

  “我还有点事,先走了,方寒那边要是有什么事,周主任可以给我打电话。”

  孙秋白看了看时间,也不多说了,雷军锋真要和方寒闹的不可开交,他自然会替方寒出头的,不过事情已经告一段落,那就不说了,有机会敲打一下雷军锋就好。

  “孙厅您慢走,路上注意安全。”

  周主任急忙上前替孙秋白拉开车门,护着孙秋白上了车,一直笑呵呵的看着孙秋白的车子远去,这才哼着调子回办公室去了。

  雷军锋昨天针对方寒,同样也扫了周主任的面子,周主任不给他上点眼药,心里都不舒服。

  ......

  中午吃过午饭,何文宏就一个人到了胡镇泉爱人的病房。

  “何主任!”

  胡镇泉也是刚刚吃过饭,陪着爱人说着话,看到何文宏进来,也不起身,笑着招呼了一声。

  “胡主任。”

  何文宏也向胡镇泉打了声招呼,走到病床边上,一边看着胡镇泉的爱人,一边问:“方医生来过了?”

  “来过了,十点半左右来的,开了方就走了,也没多呆。”胡镇泉点了点头。

  “那就好,那就好,方医生看过了,那就好。”何文宏点了点头,也不多呆,笑着道:“那我就不打扰了。”

  说着话,何文宏转身就走,胡镇泉犹豫了一下,急忙跟上,:“何主任。”

  何文宏停了一下,胡镇泉走上来,笑着道:“我送送何主任吧。”

  说着话,两人出了病房,胡镇泉这才低声问:“何主任,我怎么发现你们中医科这两天怪怪的,怎么回事?”

  上午那会儿方寒来的时候胡镇泉就感觉不对劲,他能看出来,何文宏对方寒是很巴结的,按说方寒过来,雷军锋不跟着的话,何文宏最起码也会陪着吧,可刚才那会儿何文宏并没有来。

  这会儿何文宏过来问,很显然并不清楚方寒什么时候来的。

  何文宏左右看了一下,道:“胡主任,过去抽根烟吧。”

  “行,我正好烟瘾犯了。”

  胡镇泉点了点头,和何文宏走到走廊的拐角,边上有个窗户,这边有人想抽烟大都来这个地方。

  “何主任来一根。”

  胡镇泉拿出一包华子,给何文宏一根,自己叼了一根点燃,抽了一口,然后等着何文宏说情况。

  何文宏也狠狠的抽了一口,吐出一口烟雾,这才道:“不瞒胡主任,昨天我们雷主任和方医生闹的不太好,所以我才叮嘱胡主任不要在雷主任面前提方医生。”

  “闹的不太好?”胡镇泉一愣。

  何文宏从昨天到今天,这心中都好像压了一块石头,很是有些不吐不快,倒也不隐瞒,把情况向胡镇泉说了一下,道:“我们雷主任和方医生算是对上了,现在正较劲呢,现在雷主任听到方医生就不怎么舒服......”

  胡镇泉抽了一口烟,若有所思,这么说雷军锋倒是和他犯了同样的错误,有些瞧不起人家小年轻,只不过他这命背一些,自家爱人生病,要求着人家方寒,雷军锋倒是没这一茬。

  “胡主任您是客人,我们雷主任倒是不会说什么,方医生开的方子,这边也会照常用,不过胡主任见了我们雷主任还是不要太提方医生,免得雷主任心里有气。”何文宏叮嘱道。

  “谢谢何主任,我心中有数了。”胡镇泉点了点头,他现在总算明白了,为什么他昨天来了之后雷军锋和何文宏这边这么诡异了。

  “对了胡主任,嫂子的情况方医生刚才怎么说?”何文宏问道。

  “方医生说是肾督空虚,什么精散则视歧......”胡镇泉简单的说了一下。

  “精散则视歧,神劳则魂魄散,方医生不愧是方医生,这见识,这水平,确实无人能敌啊。”何文宏禁不住感慨。

  胡镇泉爱人的情况何文宏也了解过,他之前一直考虑是元神问题,气虚,人受了惊吓,所以导致元神不附,魂魄不凝,没想到竟然是肾督空虚。

  ......

  下午四点半,雷军锋就离开了门诊,雷主任每周只坐两天门诊,全天,不过放的号不多,一天三十个号,上午十五个,下午十五个,四点半不到下午十五个号就看完了。

  “雷主任!”

  回到科室,值班室的医生们纷纷问好,雷军锋微微点头。

  “雷主任!”

  雷主任点了点头,然后脚步一停:“小张,来我办公室吧。”

  张医生急忙后面跟着,跟着雷军锋进了办公室:“雷主任。”

  张医生小心翼翼的,张医生就是昨天雷军锋和江枫怼起来的时候唯一在场的一位主治医了。

  “张医生,五号特需房那边什么情况?”雷军锋问。

  “上午十点半的时候方寒来了一趟,开了个方子就走了,没怎么留,您这边叮嘱了,我也就没说什么,直接让抓药了。”张医生急忙道。

  从昨天到今天,张医生其实和何文宏差不多,心中都是小心翼翼的,昨天雷军锋和方寒怼起来,他可是没帮着雷主任出头,也不知道雷主任会不会怪他。

  “方子呢,我看看。”雷军锋道。

  “雷主任您等一下,我去外面电脑调一下。”

  张医生没记住,急忙出了办公室,在电脑上调了出来,抄写之后又进了雷军锋的办公室,把方子递给了雷军锋。

  “行了,你去吧。”

  雷军锋摆了摆手,然后看着方子。

  “填肾督而敛精气的?”

  雷军锋细细看了一遍,微微沉吟:“这么说是肾督空虚,肾督空虚,失去平衡和方向能力,同时因为不能收敛精气,所以看东西重影?”

  临时有事耽误了,更新晚了点,本章四千字,还有一章,为了节省时间,下一章不分章,二合一,今天依旧一万字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