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千二百一十八章 雷军锋跑了 二合一

作品:全职国医|作者:方千金|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8-20 16:11:50|下载:全职国医TXT下载
  “37.5摄氏度!”

  早上六点四十,魏庆民的儿媳给女儿量了体温,看着上面的度数,惊喜的对边上的丈夫道:“欢欢的烧退了,烧退了.....”

  已经持续半个月了,加上方寒开的方剂又吃了三天,从患病到现在,孩子发烧已经超过半个月了,之前哪怕是用退烧药,打点滴,孩子的温度也始终在三十八度以上,大多数时候都在38.5摄氏度以上。

  持续高热孩子已经非常虚弱了,每天魏庆民的儿媳和儿子都想办法给女儿退烧,用酒精擦拭,退热贴,物理降温,生怕女儿长期发烧出什么意外,长期发热,对人的损伤可是非常大的。

  持续这么长时间,患者可以说元气大伤,身子已经非常虚了,这一点其实也是雷军锋当时看到方寒开的60克生石膏觉得剂量大的原因之一。

  “烧退了,真的吗?”

  魏庆民的儿子急忙一把拿过体温表,仔仔细细的看了好几遍,还有些不敢相信:“会不会体温计有问题?”

  “怎么,欢欢退烧了你还不高兴?”魏庆民的儿媳眉头一竖。

  “我只是怕搞错了,这已经这么长时间了,咱们一定要慎重......”

  两人正说着话,护士进来了,还拿着血压计。

  “体温量了没有?”

  “量了,量了,37.5。”魏庆民的儿媳急忙道。

  护士也有些意外:“烧开始退了。”

  “嗯,昨晚上还是38.7呢。”魏庆民的儿媳点着头。

  “要不再换个体温表量一量?”魏庆民的儿子道。

  “我量一下吧。”

  护士同时带着红外线的体温计,量了一下,道:“37.5,没错,烧开始退了。”

  “真的37.5了。”魏庆民的儿媳高兴的不行,37.5,虽然还依旧发热,可相比起前几天,这情况可是好多了,之前哪怕是服用退烧药,温度最低的时候也在三十八度以上呢。

  “血压也没问题。”

  护士登记了一下,然后出了病房。

  早上七点半,张医生来到值班室,住院医急忙把几个病房患者的情况拿过来汇报。

  “张医生,魏院长的孙女退烧了,刚才体温是37.5。”

  “退烧了?”张医生急忙接过文件夹,细细的看了一下情况:“药吃了量剂?”

  “嗯,今天再吃就是第三剂。”住院医点了点头。

  “行,我知道了。”

  张医生摆了摆手,魏院长的孙女烧退了,按说这是好事,只是,这烧退了,也就证明人家方寒开的方子是有效果的,三剂见效,这才吃了两剂,今天吃完才是第三剂。

  见效了,也就意味着雷主任输了......

  想到这儿,张医生也有些头大,雷主任输了,以后见了人家方寒可就要叫老师了,不知道雷主任知道了这个消息会是什么心情?

  每天上午,雷军锋都是要去一趟特需病房的,要是坐门诊,时间早一些,不坐门诊,时间晚一些,八点左右,等会儿查房雷主任也就知道了。

  想到这儿,张医生也郁闷,这两天雷主任见了他也都是面无表情,很显然对他不满。

  早知道那天他就强出头了,得罪了魏院长,好歹不是天天见,可得罪了雷主任,这天天见啊,俗话说的好,县官不如现管,雷军锋才是他的顶头上司。

  “何主任!”

  张医生正胡思乱想呢,就听到有人打招呼,一抬头,何文宏来了,他也急忙起身:“何主任。”

  “嗯!”

  何文宏点了点头,也不多说,直接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差不多七点四十五的时候,文鸣也来了。

  “文主任!”

  值班室又是一群人打招呼的声音,文鸣点着头,同时招呼张医生:“张医生,特需病房那边什么情况?”

  张医生急忙拿起文件夹准备说,文鸣道:“边走边说吧,雷主任出差去了,这几天科室这边我负责,有什么情况随时找我,张医生咱们去病房。”

  “雷主任出差了?”张医生一愣。

  昨天雷主任还在的,做晚他还见了,这今天就出差去了?

  当然,人家科主任出差不出差,张医生也管不了,只不过他有些奇怪,难道是雷主任已经察觉到自己要输,这才早早躲了?

  “田丰市中医院那边出了些事,雷主任连夜过去了。”文鸣说了一句,就和张医生一起到了特需病房。

  ......

  “叮......恭喜宿主,李小飞的缝合技能达到初级水准,奖励宿主随机抽奖一次!”

  骨伤医院,方寒正做着手术,突然脑海中医生系统的提示音响起。

  方寒愣了一下,李小飞的缝合进入初级了?

  李小飞、林广才、江枫等人,方寒都是指点过的,只要是指点过的,有人的技能达到某个阶段,方寒都是有奖励的,没想到李小飞的缝合突然就达到初级了。

  愣了一下之后,方寒倒也不意外,李小飞现在是住院总,各方面都接触,简单的需要缝合的患者,李小飞一般都自己处理,这么长时间达到初级水准,倒也不稀奇。

  一边想着,方寒下意识的就看了一眼边上的江枫:“认真点,这么长时间了,吊儿郎当。”

  算起来江枫这么长时间好像还没给他贡献过随机抽奖呢。

  正骨复位、缝合、关节置换、拇外翻,学的不少,什么都没达到初级,想着就来气。

  正在打下手的江枫一愣,很是委屈,我咋了嘛,我又咋了嘛,这手术做的好端端的,怎么又要说自己?

  “嗯。”

  江枫应了一声,急忙打起十二分精神。

  “这次回去好好学一样,必须入门,这么久了,你看看你,会什么?”方寒气不打一处来。

  没对比就没伤害,之前没系统提示,方寒都差点忘了这个系统任务了,刚才系统提示,他才想起来,李小飞、叶开、陈远好像都给他贡献过随机抽奖,林光亮好像都贡献了一次,也就江枫不争气。

  “知道了,方医生。”江枫相当委屈,自己没犯错吧这两天。

  林广才强忍着笑,江枫又被方医生骂了,好羡慕的说。

  是的,好羡慕,人就是这么贱,方寒整天说教江枫,这在林广才看来,那就是器重,要不然,为什么整天骂着,出门还整天带着。

  “来,江枫,你来收尾。”

  方寒做完关键的地方,把位置让了出来。

  “好的方医生。”江枫急忙点头,边上林广才又是一阵羡慕,看看,方医生一边骂着,一边给机会教着,哎......

  江枫收着尾,方寒则在边上查看着系统面板,正所谓一行通,行行通,虽然方寒的关节置换水平在所有技能中算是最低的,可这两天做起来,进步也是很快的,经验值已经到了二十多万了,五十万就是中级,这么算他已经到了初级和中级的中间段位了。

  “方医生,喝点水!”

  边上有护士急忙给方寒递来一瓶葡萄糖,同时还要帮方寒擦汗。

  “谢谢。”

  方寒道了声谢,接过葡萄糖,接过纸巾,自己擦了擦。

  ......

  江中院急诊科,李小飞缝合好伤口,交给田甜给患者上药。

  “李师兄,没想到你缝合也做的这么好?”海燕拍着马屁。

  在医院实习了这么多天,海燕也学会拍马屁了,当然也不是所有人的马屁都值得她拍。

  “还行吧,老师会的才多呢,我什么时候能学会老师的十分之一,这辈子就够了。”李小飞笑了笑,被美女夸赞,他还是颇有几分高兴的。

  “老师那是不讲道理,没有可比性。”

  海燕评价道,在江中院这么长时间,她和田甜对方寒的一些事知道的更多了,心中也更吃惊了。

  “哪位也是不讲道理。”李小飞向田甜的方向努了努嘴。

  这位小师妹,也是妖孽,这几天在不少病症上都能发表意见,不少意见都还很不错。

  李小飞看了一眼海燕,还好,这位虽然也有天赋,可也不算妖孽,要不然他真的是备受打击。

  “老师都走了半个多月了吧,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再不回来,我和甜儿都要回去了。”海燕不知道江枫的想法,心中想着别的。

  现在已经八月初了,她和田甜最多到八月中旬,就要回燕京了,又快开学了。

  “老师这次出去可能要一段时间,这次老师可是去刷经验的。”李小飞笑了笑。

  方寒这次出去,主要是刷知名度的,用方主任的话来说那就是,多去几个地方,有人请就去,现阶段对方寒来说那是相当重要的。

  如果能评选名医,方寒明年就能拿到主治医师职称了。

  想到主治,李小飞也有点小开心,他的主治也快了。

  ......

  第二天一大早,周主任就到了丰州省中西医结合医院,今天是方寒给魏庆民的孙女复诊的日子。

  按说今天方寒复诊,周主任是没必要来的,可他还是来了,他到要看看,雷军锋这次怎么说,要不要当面叫方寒一声老师。

  “周主任!”

  魏庆民看到周主任,先是一愣,然后笑着伸出手:“周主任早上好。

  “魏院长早。”周主任笑着点了点头:“魏院长看上去好像不欢迎我?”

  “哪能呢。”

  魏庆民脸上笑着,心中则是苦笑,周主任来干什么的,他是心知肚明啊。

  这会儿还不到八点,方寒还没到,魏庆民正在病房等着,方寒确实今天要来复诊,不过几点来,这个说不准。

  “欢欢怎么样了?”

  周主任和魏庆民客气了两句,这才看向病床上的患者。

  “好多了,昨天就开始退烧了,37.5,也是37.5左右,上下起伏不到一度。”魏庆民的儿媳急忙道。

  “看来方医生开的方子确实有效果。”

  周主任笑呵呵的,之前一直是38.5以上,持续了,半个月了,现在虽然还是低烧,可已经稳定下来了,从昨天到今天一直是37.5左右,这就是很好的情况了。

  “嗯,还要谢谢周主任啊。”魏庆民笑着点了点头。

  两人正说着话,门口有脚步声传来,方寒和冼奋一起走了进来,今天不用去省医院查房,方寒吃过早点就先来了这边复诊,赶早不赶晚,复诊过后正好去骨伤医院。

  “方医生!”

  周主任笑呵呵的站起身,显得相当热情。

  前天和孙秋白聊了两句之后,周主任是彻底感受到了孙秋白对方寒的重视,这次再见方寒,比起上次更加热情了几分。

  “周主任也在。”方寒礼貌的打着招呼。

  “我今天可是专门来看方医生收徒的。”周主任笑着道,他是好不避讳自己看热闹的意思。

  周主任可不怕雷军锋,上次雷军锋没给他面子,两人其实已经算是有了矛盾了,再加上周主任要巴结方寒,那就更不在乎了。

  方寒笑了笑,都不知道怎么接话了。

  “方医生,快请进!”

  魏庆民也急忙站起身招呼,边上魏庆民的儿媳和儿子也都很客气的招呼。

  这边正可套着,病房门口又是一阵脚步声,文鸣和何文宏还有张医生一起来了,雷军锋不在,这边每天查房的任务就是文主任负责,何文宏知道方寒今天要复诊,魏院长也在,也跟着一起来了。

  “魏院长,周主任也在。”文鸣急忙打招呼。

  “文主任!”

  魏庆民笑着点了点头,周主任也客气的点了点头,目光在人群中一扫:“你们雷主任怎么没来?”

  “雷主任这几天出差去了,不在医院。”文鸣笑着道。

  文鸣其实对上次的事情不怎么知情,何文宏不说,张医生不说,特需病房的护士也不敢乱说,这事到现在其实知道的人依旧是上次那几位,当然,冼奋和林广才也知道了,胡镇泉也知道了。

  “出差去了?”

  周主任一愣,嘿嘿冷笑:“你们雷主任倒也没品的很啊,他今天要是来了,我还高看他一眼,没想到竟然躲出去了,这是彻底不要脸了呀!”

  文鸣一愣,有些不是很明白,怎么回事这是,周主任对雷主任有意见?

  边上何文宏和张医生倒是心知肚明,只不过这话他们没法插嘴。

  魏庆民道:“周主任,雷主任是真的有事,田丰市那边出了点状况,请雷主任过去了,前天晚上就走了。”

  “呵呵,前天晚上走了,昨天早上欢欢就退烧了,雷主任走的很及时嘛。”周主任嘿笑一声,他才不信雷军锋是真的有事呢,绝对是逃了。

  肯定是察觉到方寒的方子有效果,怕丢人,所以干脆躲出去了,方寒又不是丰州的医生,迟早要走,躲个十天半个月的回来,到时候方寒走了,谁敢提打赌的事?

  “周主任,既然雷主任有事,那就这样吧,我先给患者做个检查。”方寒插了句嘴,说实话,方寒也觉得雷军锋是躲出去了。

  正如周主任所说,雷军锋今天要是在场,方寒还高看雷军锋一眼,他这么一躲,方寒都有些瞧不起他了。

  当医生不如人......不,不仅仅是当医生。

  各行各业都一样,不如人不可怕,正视问题,虚心学习,迎头赶上,哪怕是赶不上,学习的过程中自身也总是在进步的,可逃避,那真的是只会止步不前。

  “这位就是方医生吧。”

  文鸣不清楚当天的情况,不过倒是知道给魏庆民的孙女治疗的是方寒,笑着问了一句。

  “文主任,这位就是江中院的方寒方医生。”何文宏介绍了一下。

  “方医生,这位是我们科室的文鸣文主任。”

  “文主任好。”

  方寒向文鸣点了点头,打了招呼,然后到了病床边上,给患者做了一个检查。

  “嗯,高热已经开始减退了,原方不用变,继续吃,再吃上四剂,吃够一个礼拜,差不多高热就能完全退下来了。”

  “嗯,谢谢方医生了。”魏庆民道着谢。

  不管怎么说,自家孙女的这个高热总是人家方寒给降下来的,这个人情他要记。

  “魏院长客气了。”

  方寒笑了笑,然后道:“那就这样,我就先告辞了。”

  “我送送方医生!”魏庆民急忙道。

  “不用了,我和方医生一起就行了。”

  周主任站起身,道:“老魏啊,你们中西医结合医院真是,呵呵,我都不想多说,上次的事情孙厅也听说了......”

  “孙厅也听说了?”

  魏庆民心中咯噔一下,孙秋白知道了?

  孙秋白要是知道了,这事可不太妙啊。

  周主任说穿了也就是省厅的大管家,权利也不小,可管的都是厅里的一些琐事,他们医院这边吧,周主任最多上上眼药什么的,其实问题不大。

  可孙秋白的话,那就不一样了。

  雷军锋去田丰市的事魏庆民是知道的,也没阻拦,在他看来,躲出去也好,避免当面尴尬,可这事要是传到孙秋白耳中,以孙秋白和方寒的关系,对他们医院的影响就很坏了。

  别的不说,今年年底评选,他们医院这边的一些荣誉搞不好就要被拿掉了。

  “该死的雷军锋。”魏庆民心中骂着。

  “魏院长,周主任,两位不用送了,海丰市第一医院胡镇泉胡主任的爱人就在隔壁病房,我今天过来,也顺便去看一看。”方寒客气的道。

  “胡镇泉?”

  周主任一愣:“我好想有印象,那就一起过去看看?”

  周主任要一起,方寒自然不好不让去,几个人又去了五号病房。

  “方医生!”

  看到方寒进来,胡镇泉急忙应了上去,满脸带笑。

  “周主任!”

  和方寒握过手,胡镇泉就看到了周主任,周主任是省厅的,胡镇泉以前也见过,自然不敢怠慢。

  “患者看上去恢复的不错。”

  方寒和胡镇泉握过手,就看到病房里面胡镇泉的爱人正慢慢的迈着步子走着,走的不快,不过却是直线行走的。

  “吃了两剂药了,看东西还有点不是很清晰,不过却比之前好多了,现在走路也稳了些,不能走太快。”胡镇泉笑呵呵的,这个病十来天,多少人找不到原因,方寒开了方,这才吃了两剂,就有效果了,他都有些不敢相信。

  “方医生!”

  胡镇泉的爱人也走上前来,感激的道:“谢谢您了,我现在感觉好了不少。”

  “这两天不着急,多休息,你这个还是劳伤所致,长期劳累,导致肾督空虚,还是要多休息,多调养。”

  方寒说着,让对方上了病床,然后给做了检查:“药继续吃着,五剂药吃完。”

  今天胡镇泉爱人这边是没到复诊的日子,方寒也是想着来了,顺便过来看看。

  交代了几句,方寒也不多留,起身告辞,周主任和方寒一起出了病房。

  “那个雷军锋也真是的,竟然这么不要脸。”

  周主任和方寒边走边说,气呼呼的,显得比方寒还生气:“堂堂一个科主任,这是一点面子都不要了。”

  “周主任说的是。”方寒笑着点头,人家不管怎么说也是帮他的,他总要符合的。

  说着话,方寒和冼奋还有周主任就到了停车上,方寒客气的道:“周主任,那我们就先走了,以后有机会再聊。”

  “好,我也要回厅里了,今天都算迟到了,回去要挨骂。”周主任笑着道。

  方寒和冼奋看着周主任开着车离去,两人这才拦了车前往省医院。

  周主任开着车到了省厅,车厅好,还没到办公室,就遇到了孙秋白:“孙厅。”

  “周主任才来?”孙秋白点了点头,下意识问了一句。

  周主任急忙道:“刚从省医院那边过来,今天方医生给魏庆民的孙女复诊,我过去看了看情况。”

  “怎么样了?”孙秋白问。

  “吃了三剂药,高热已经退了不少了,效果很喜人。”

  周主任笑着道:“倒是结合医院那边,雷军锋真是让人没法说,一个科主任,太没品了。”

  “嗯,雷军锋又有意见?”孙秋白眉头一皱。

  “上次不是打赌吗,说方医生的方子要是有效,他认方医生当老师,您猜怎么着,他跑了,找了个借口出差去了,压根没露面,这是一点脸都不要了。”周主任半开玩笑的说道。

  “这种人能当科主任?”孙秋白也被气乐了,一点担当都没有啊。

  六千多字大章,二合一,上章四千多字,今天一万多字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