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寒湿潜伏(二合一)

作品:全职国医|作者:方千金|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8-20 16:11:50|下载:全职国医TXT下载
  “雷主任什么时候回来的?

  魏庆民点了点头,很是随意的问道。

  “昨天下午刚回来。”雷军锋急忙道。

  他知道,上次的事情魏庆民多少是有些生气的,虽然后来因为他的辩解,魏庆民也帮他说话了,可人家魏庆民不是傻子,不计较不代表就真的彻底过去了。

  “雷主任刚出差回来,不休息两天?”

  魏庆民笑着道:“市疗养院那边一直希望我们医院派几位专家过去,要不雷主任您去科室挑几个人,过去给帮个忙,那边环境好,风景也好,是咱们市的度假胜地,避暑山庄。”

  雷军锋心中咯噔一下,魏院长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是准备拿掉自己了?

  虽说一般科主任一旦上任,如果不犯什么大错,不得罪什么大人物,这个科主任基本上是能干到退休的,科主任虽然是职务,可在医院这种地方,科主任往往也代表着水平。

  各大医院的院长不一定都是从基层干起来的,有空降的,有卫生部门的领导调任的,也有医学院的一些领导调过来担任院长的,可科主任,十之八九基本上都是从小医生一步一步干起来的,临床经验绝对要丰富。

  哪怕是类似于匡明卓那样,从国外镀金回来的,刚入职就是副主任,更厉害的也有直接被聘请为科主任的,事实上也是从临床干起,一步一个脚印走过来的,匡明卓没在江中院干多长时间,可在麻省总医院干了十年,那也是资历。

  也正是因为如此,科主任这个岗位不是随便换个人就能干的,医院各科室的科主任都狠狠的霸占着属于自己的领域,不让其他人染指,也正是为了保证自己不可取代的地位。

  没有更合适的医生引进,下面的医生又没有成长起来,贸然拿掉一位科主任,对整个科室和整个医院的影响都会很大的,因为科主任的水平往往意味着天花板的高低,拿掉了更高的天花板,那就降低了天花板的高度。

  可凡事都有例外,换句话说,这个地球离了谁都照样转,一旦某位科主任犯了禁忌,让院领导的容忍度达到了极限,换掉也并非不可能。

  这会儿雷军锋的心中就有了危机感,难道说魏院长已经准备对自己下手了吗?

  事实上这几天雷军锋是有这样的担忧的,毕竟他得罪了魏庆民,得罪了周主任,当时虽然糊弄了魏庆民,可万一人家事后想明白了呢?

  正是因为有这样的担忧,雷军锋才不想在外面多呆,时时刻刻关注着医院的情况,胡镇泉的爱人和魏庆民的孙女刚出院,他就回来了,在这种时候。雷军锋觉得自己更要牢牢掌控科室的局势,避免被一些人趁虚而入。

  原本只是担忧,可魏庆民刚才的话却让雷军锋瞬间感觉到了危急。

  “魏院长,这事我安排人去就行了......”

  说着雷军锋的目光在边上一扫:“何主任......”

  魏庆民摆了摆手:“这事你下去再说吧。”

  魏庆民是好心,他是觉得方寒快到了,所以打算支开雷军锋,反正上次已经躲了,这次继续躲出去,免得尴尬,既然雷军锋没这个意思,那就算了,反正丢人的不是自己。

  “陈总!”

  雷军锋又和陈玉福打了声招呼,然后走到了病床边上,开始给陈玉福的女儿做检查,患者既然收在了他们中医科,在雷军锋看来,那自然是他们中医科治疗的,检查肯定是要检查的,情况肯定是要了解的。

  雷军锋给患者做检查,陈玉福也没说什么,多个人检查是好事,虽然雷军锋半年前就给她的女儿治疗过。

  “陈总,患者现在的情况相当棘手啊。”

  雷军锋检查过后,眉头微微皱了皱,对陈玉福道。

  “嗯,比起上次更严重了。”陈玉福点了点头,忧心忡忡,虽然魏庆民和周主任都说了方寒不少事情,可他的心中还是没底。

  深海的医疗水平可不低,是完全可以和沪上燕京相提并论的,所谓北、上、广,燕京、沪上、广云,而深海市正是广云的省会,顶尖医院不少,名医云集。

  雷军锋正和陈玉福说着话,病房门口传来一阵脚步声,方寒、冼奋以及周主任到了。

  听到脚步声,雷军锋一抬头,就看到了一位身材高大,面庞英俊的年轻医生,方寒的个头不算很高,却也不低,一米八左右,大长腿,面容俊朗,真的是那种让人看一眼就会牢牢记住的,在人群中也是那种鹤立鸡群的。

  看到方寒,雷军锋的脸色瞬间就不自然了。

  方寒!

  这一刻雷军锋瞬间想通了,怪不得陈玉福又回来了,原来是奔着方寒来的,自己躲了好几天,这刚回来又撞上了?

  雷军锋看到方寒的同时,周主任也看到了雷军锋,顿时满脸笑容:“呀,雷主任回来了?”

  雷军锋的嘴角一抽,真的是恨死了姓周的,你不说话能死啊。

  只可惜,周主任就是奔着雷军锋来的,笑呵呵的看了一眼雷军锋:“雷主任,方医生来了,不打声招呼?”

  雷军锋面无表情,也不吭声,就装着没听见。

  周主任却不依不饶:“咦,几天没见,雷主任这是聋了还是瞎了?”

  雷军锋脸色难看,却不好说什么,哼了一声,迈步就往外走,他是不能在这儿呆了。

  “雷主任,说话要算数,难不成雷主任不仅仅聋了瞎了,记忆力也减退了,要不要我帮雷主任提醒一下?”周主任却不能这么轻易的让雷军锋走了。

  麻痹的,装傻呢?

  “周主任,上次就是开个玩笑,不用当真。”方寒插了句嘴。

  “方医生您这话说的,雷主任我认识时间长了,还是知道雷主任的为人的,雷主任那可是一口唾沫一个钉,我看绝对是聋了瞎了,记忆力不行了,您要不给雷主任看看?”

  方寒不动声色的皱了皱眉,这个周主任,真是睚眦必报啊。

  雷军锋脸色铁青,方寒和周主任刚进门,原本边上还能过个人,这会儿周主任故意往边上挪了一下,正好挡住了雷军锋的出路,雷军锋也出不去了,他要是硬要出,要么和方寒撞上,要么和周主任撞上。

  魏庆民也是一阵无语,心说雷军锋你得罪谁不好,偏偏得罪周主任,姓周的心眼不大,熟悉的人都知道,这下不好收场了。

  方寒的性子魏庆民倒是看出了一二,为人还是比较大气的,谦虚有礼......

  魏庆民正这么想着,方寒又开口了:“周主任,咱们瞧病要紧,再说了,道不轻传,我也不是什么人都收的。”

  魏庆民:“.......”

  何文宏则是强忍着,不让自己笑出声,说实话,看到雷军锋吃瘪,何文宏的心中还是相当畅快的,要是能拿掉雷军锋,那就再好不过了。

  刚才和雷军锋一起来的文鸣则有些发懵,什么情况这是,雷主任什么时候得罪周主任了?

  不仅仅是和周主任,好像和这位方医生也不怎呢对付。

  周主任呵呵一笑,向边上挪了一步,给雷军锋让开了地方,笑着道:“方医生说的是,您是郭老的学生,师出名门,收学生也要德才兼备,有些人确实是没资格的。”

  “周主任,何必欺人太甚?”

  雷军锋气的差点吐血,终于是忍不住了。

  周主任也不看雷军锋,依旧笑着对方寒道:“方医生,这人啊,不怕犯错,就怕的是不识时务,没有担当,明明是自己食言在先,现在却反过来说别人欺人太甚,我今天算是见识到了。”

  “周主任,咱们还是先看看患者吧,这儿毕竟是病房。”魏庆民急忙插嘴,这位周主任,这个嘴是真损啊,他怕周主任继续这么说下去,雷军锋可能会被气的吐血。

  “魏院长说的是。”

  周主任点了点头,笑着对方寒道:“方医生,咱们还是看看患者吧。”

  说着,周主任又对魏庆民道:“魏院长,不是我说你,你这个院长当的不合格啊,当医生水平是一方面,品性也是一方面,厅里面一直强调,医务工作者一定要德才兼备,当医生首重人品,医德,其次才是水平,你们结合医院这方面做得不够......”

  原本只是开玩笑或者私人恩怨,这会儿周主任一张口却说厅里面,什么德才兼备等等,魏庆民的脸色也变了变,周主任可是厅里的办公室主任,这种人要是不摆官架子,那还可以交朋友,开玩笑,可人家一旦摆起架子,那就是领导,代表官方的。

  “周主任说的是,我们结合医院一定重视这一点。”魏庆民急忙表态。

  边上雷军锋的脸色阴沉,悔的肠子都青了,自己是吃错药了,上次当着周主任的面刁难方寒,这下好了,方寒这边看上去倒是没什么,周主任这边却有些不依不饶。

  这一刻,雷军锋是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方寒对周主任这种人是不怎么喜欢的,同时对雷军锋这种人就更不喜欢了,因而也不想多说,走到了病床边上,先给患者做了一个检查。

  “患者的情况大概多久了?”

  陈玉福这会儿还有些懵,什么情况这是,怎么刚见面雷军锋就和周主任掐上了?

  方寒问话,陈玉福这才急忙道:“大概半年前,孩子先是关节疼痛,最初也没太在意,去医院看了看,打了几天吊瓶,吃了点药,后来渐渐严重了,三个月前开始出现持续高热,关节疼痛更为严重,医院诊断为亚急性变应性败血症......”

  说着,陈玉福急忙把一沓厚厚的资料递给了方寒,孩子持续治疗的时间挺长了,病历不少,厚厚的一沓,差不多有两斤重了。

  方寒伸手接过来,挑重点详细的看着,看了大概十来分钟。

  方寒看资料的时候,病房内倒是没人说话,静悄悄一片,雷军锋站在病房门口,也看着方寒的方向,这个病雷军锋也是比较好奇的,他之所以没走,一方面是这会儿不好走了,另一方面也是心中好奇。

  方寒一连医好了胡镇泉的爱人,魏庆民的孙女,雷军锋哪怕不想承认,却也不得不承认,方寒是有水平的,比他强,现在雷军锋只是还放不下最后的矜持。

  纵然这个时候他已经把面子丢的不少了。

  “孩子最初出现关节疼是在二月份左右?”方寒问。

  “嗯,阳历二月底,刚过完春节时间不长。”陈玉福急忙点头。

  “关节疼之前在生活上有没有什么没注意的情况吗,比如淋过雨,游过泳,或者冷水洗澡之类的?”方寒又问。

  方寒不问,陈玉福还没怎么注意,方寒这么一问,陈玉福急忙道:“有过,大概是年前一个多月左右,淋过一场雨,去年冬天我们上丰市没下雪,倒是下了几场雨,这丫头平常又穿的不多,那次都湿透了,不过淋雨过后也没生病......方医生,和那场雨有关系?”

  淋雨这事陈玉福从来就没有往这个病上联系过,也从来没给医生们说过,当然也从来没有医生问过。

  淋雨距离关节痛差不多隔了两个月,而且那次淋雨孩子也没生病,之后一直好好的,过了两个多月才出现关节疼,谁能联想到一块去?

  方寒道:“我刚才了看了一下患者的病史,也给患者做了检查,患者关节疼痛、经闭,舌苔白腻,这些都是寒湿潜伏,导致郁热外露......”

  “患者持续发热,关节疼痛,这是郁热外露的症状,属于标,而寒湿潜伏则是导致郁热外露的原因,是为本,凡医者用药,必须标本兼治,辨明病因,不明标本,不足以论治,我刚才看了患者的病例,虽然用的治疗方案不少,可大都只是针对患者的发热、关节疼痛这些表证,却没有深明病因......”

  边上,副主任文鸣若有所思,陈玉福女儿的这个情况中医内科这边好几位医生都是清楚的,之前陈玉福的女儿在中西医结合医院这边治疗的时候,中医内科这边用的方剂都是清热消毒、活血化瘀止痛的方剂。

  之前文鸣还没多想,可刚才听方寒这么一说,他才若有所思,可不就是不明标本吗?

  这位方医生不简单啊,水平很高,患者淋雨这个事他们之前一直是不知道的,方寒刚才给患者做了检查,然后看了病历,马上就判断出患者之前可能淋过雨或者冬泳、洗冷水澡之类的,单单这一点,就让人不得不服。

  雷军锋的脸色依旧阴沉,可心中却已经后悔的不行了。

  这个方寒,不愧是郭文渊的学生,真的是妖孽,这水平绝对不比国内的一些名家医手差了,自己真是吃饱了撑的,和这种人为难。

  方寒没有理会其他人,继续道:“针对这种急性外感疾病,重点在于分清表、里、寒、热,治表不能犯里,治上不能犯下......患者的病情之所以能这么严重,最主要的就是辩证不明,用药不清,一会儿治表,一会儿通里,一会儿治上,一会儿治下,患者体内的寒湿潜伏依旧存在,无论怎么治,治标不治本,谈何治病......”

  说着,方寒走到边上,写了一个方剂,左右看了一下:“何主任!”

  “方医生!”

  何文宏急忙上前。

  方寒把方子递给何文宏:“这个方剂通阳宣痹,先给患者用上......”

  魏庆民眉头微微一皱,方寒好像和何文宏的关系很不错,他如果没记错的话,上次方寒给他的孙女治病,开好方也叫的是何文宏。

  那天方寒还没到之前,何文宏就说过,自己认识方寒,他们雷主任也有请方寒的意思。

  想到这儿,魏庆民好像有些明白了,不是雷军锋想请方寒,而是这个何文宏替雷军锋说话呢,要不然雷军锋不至于吧?

  都打算请人家了,人家来了,却刁难人家,最后还闹的不可开交?

  周主任同样是若有所思,方寒和何文宏认识,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方医生放心,患者这边我会盯着的。”

  何文宏心中叹息,上次还好说,这次方寒又给他叮嘱,这一下他算是和雷军锋彻底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雷军锋看了何文宏一眼,没吭声,他本来就不怎么重视何文宏,何文宏和方寒走的近,他就更不待见了。

  “方......方医生,我全身都疼,您能有办法帮我缓解一下吗?”

  病床上,陈玉福的女儿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方寒,好帅气的医生哥哥,看着都能减少一些痛苦呢。

  “银针。”

  方寒下意识的喊了一句,这次江枫没跟着,冼奋也没有带针袋,何文宏急忙道:“方医生您稍等。”

  说着,何文宏急匆匆出了病房,向外面的护士喊了一声,不过会儿护士就端着银针进来了。

  方寒捻起一枚银针,开始给患者针灸,雷军锋看了一眼方寒,然后看了一眼何文宏,趁着没人注意,转身走了。留在这儿等会儿周主任搞不好又要冷言嘲讽,他还不如走了的好。